第一章 這不是艾太羅

 

 

 

在一片黑暗的海洋中,一艘船緩緩前進。

這裡的空氣帶著獨特的味道,像是水的氣味,卻更加黏稠濃厚,有時幾乎讓人感到呼吸困難。

這個地方不是艾太羅。

這裡是屬於諾卡斯特界域的「迷途之海」,世界與世界間的航道。

黑暗中只有船上的燈照亮甲板,餘光在水面上照出一片波光。

這艘船全長四十公尺,寬十二公尺。主要的材料是法術圖騰深深透進內部的木頭,再包覆上魔法漆。船的兩側各有一個巨大的、像車輪一樣的槳輪。輪上裝著大量槳葉。槳輪一半在水裡,一半在空氣中,無聲的轉動,帶動槳葉撥水,推動船隻前進。左邊的槳輪外側裝著一圈紅色燈泡,右邊則裝上一圈綠色燈泡。

這是一艘魔法明輪船,名為「默捷號」。

她是一艘異界極遠洋漁船。

船的前半部有一片廣闊的主甲板,甲板上有兩個活門。船首有船首樓。後半部的後船樓和船尾樓連在一起,海圖室、艦長室等等都在後船樓裡。後船樓頂上另有一層較小的上層甲板,可以從後船樓上去,也可以從主甲板爬鐵梯上去。

璽克站在主甲板上。天氣寒冷,呼吸都會冒出白煙。他穿著厚重的防水工作袍,不停的搓手。在他身後有很多人走上甲板,手中拿著一箱箱的魔法繩子、魔法釣鉤。

「餌在這裡,都已經假活好了。」璽克指著他放在腳邊的箱子,對那些人說。

「魔餌長讓你一個人做?你學得挺快的嘛。看起來很不錯。」

「魔餌長在前面。今天的餌的確是我一個人做的,他有檢查成果……」

璽克邊說,邊和眾人一起走到船邊的工作區。

「左舷收繩,右舷放繩!」甲板長大喊。人們分成兩批工作。收繩器嗡嗡作響,把延伸到海中的長繩捲回來。

他們用的是「延繩釣法」。就是放出一根很長很長的主繩,上面每隔一段距離就綁上浮球,讓繩子不會沉到海裡太深的地方。然後在主繩上保持固定距離綁上分支繩,支繩底端綁上魚鉤和魚餌,垂下去等魚來吃。

放繩是把主繩和勾、餌放出去。收繩是把之前放出去的主繩拉回來,看看有沒有釣到魚。

璽克是這艘船的魔餌助理,負責製作魚餌的工作。他們要釣的對象吃的餌很特殊,要法師才處理得來。璽克對漁夫的技術一竅不通,就蹲在右舷工作組旁邊看他們做事。漁夫們手腳俐落的在主繩上綁好支繩,掛上璽克做的魚餌,放下水。魔法浮球拖著主繩往黑暗中前進。

今天的餌是把本地撈上來的新鮮黑蝦、夜光魷魚和浮火蜇剁碎,用魚腸纏在一起,再施一點小法術讓它會動,看起來像活的一樣。他們要釣的對象很挑嘴,需要費心思對付。

他們綁在支繩底端的釣鉤雖然是叫釣鉤,但並沒有鉤子的形狀,只是一個可以把餌卡在上面的環。魚吃餌的時候會觸發魔法陷阱捕捉牠。

璽克看了一陣子放繩,看餌的狀況很好,掛上餌以後仍然活跳跳,就拐到另一邊去看收繩。

收繩側甲板上的活板門開啟,底下直通養殖水槽。魚上鉤的時候,他們把魚解下來就直接推進水槽裡飼養。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穫,拉上來的線底下都是空的。大夥並不急躁,整個作業有條不紊。

「客人來啦!」站在旁邊觀察收繩作業的資深漁夫大喊。他從主繩下沉的樣子,判斷支繩上有釣到魚,於是大喊所有人準備。

主繩被收繩器拉上來,有魚的支繩也越來越靠近,一到船邊,一個人抓住支繩解開,其他四個人再跟他一起抓著支繩把魚拖上來。整個過程乾淨俐落,收繩作業不受影響,收繩器也沒有停下來。

在支繩尾端有一顆五彩斑斕的大光球。裡面有一尾身長兩公尺,鱗片像是一片片的寶石,鰭像是鑲貝,眼睛像兩顆夜明珠的美麗大魚。魚的頭像鯰魚般偏扁,嘴很大,身體像鱒魚,尾鰭是方形,下巴伸出很多鬍鬚,也都光澤閃亮。

魚在光球裡游動轉身。這顆光球困住牠,同時也保護牠不在上船的過程中受傷。「客人進房了!」漁夫們對著通話器喊。

漁夫們轉動魔法釣鉤,光球就脫離釣鉤。大夥把光球推進活門裡,掉到底下的水槽。光球在碰到水槽裡的水五秒鐘後破裂消失,釋放大魚,讓牠在水槽裡慢慢游動。

通話器另一頭,在船艙裡工作的同伴們,傳回來確認大魚已經平安待在水槽裡的回報:「客人入住了!」

這條魚吃掉的餌是魔餌長做的。璽克希望他做的餌也能豐收。

上一個工作的經驗讓他對文明徹底失望。他不想再看到那些人,尤其特別的不想看到某個金髮碧眼的聖騎士又在他工作的地方冒出來。他想要走得遠遠的,到一個不必和那些傢伙扯上關係的地方。但是遷移需要錢,這正是他最缺的東西,就在這時,他發現了這個工作。

跑船是重勞動,既辛苦又危險,還有暈船問題要克服。年輕人通常不想做這種工作,尤其是一般來說都坐在書桌前面的法師,願意從事身體勞動工作的人幾乎沒有。這一行嚴重缺人,更缺法師。於是在璽克表示自己非常吃苦耐勞以後,他就得到了這個工作。

工作的地點「迷途之海」在異世界。他們是穿過了蟲洞門,越過多個世界才抵達這個漁場。

不管瑟連那傢伙是如何的陰魂不散,這次絕對不可能再冒出來了!

「客人來啦,這條大尾啊!」資深漁夫大喊。

大夥打起精神,璽克也盯著看。

這次的支繩很重,浮球幾乎完全被拖到水裡。解開繩子以後七個人一起使力才成功拖上船。光球翻上甲板的瞬間,所有人都沉默了。本來要大喊客人進房的資深漁夫也愣住了。

光球裡不是魚,是一個圓柱型的金屬材質五十加崙汽油桶。先不提異世界怎麼會有這麼熟悉的東西,他們的釣鉤沒有沉到海底,怎麼會釣起來一個沒有浮力的東西?

沒人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彼此交換眼神,卻沒人敢行動。至少這東西肯定是不能推進水槽裡的。

璽克身為這條船上僅有的四個有照法師之一,還是現場惟一一個法師,在這種時候他該率先行動。他走上前用祭刀在光球上戳了一下,光球破裂消失。汽油桶轉了兩圈,穩穩的站立在甲板上。璽克盯著汽油桶的上部看,發現它裡面灌滿了已經硬掉的水泥。

灌滿水泥的汽油桶——不得不說,這讓璽克聯想到一些可以上報紙社會版,需要找警方來調查的新聞。

總不會是哪個同行船跑到一半,覺得同伴看起來不順眼,就把人家灌水泥沉海底了吧?

璽克繼續盯著看。水泥是不透光的東西,封口的水泥卻隱約透出金色的微光。這裡面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要開來看看嗎?」其中一個漁夫問。

「就開吧。」璽克舉起祭刀,由上而下垂直劃了一刀,噴出一串火星。他換個角度再劃一刀,連桶帶水泥切開來,但是沒有傷到裡頭的東西。兩刀切開的地方裂開來,倒到甲板上。強烈的金色光芒從裡面放射出來,璽克用手遮眼,一時間什麼都看不到。等金光消失以後,璽克看到一個男人從汽油桶裡倒了出來,躺在碎水泥塊上頭。他的金髮上沾著血塊,藍灰色的騎士服上滿是水泥碎屑。

璽克覺得身體發涼,他蹲下來把那個人翻正,用手背測他的呼吸。奇蹟般的,這個閉著眼睛的男子還有呼吸,被封在水泥裡又沉到海裡並沒有殺死他。璽克看到他左胸上別著聖潔之盾騎士團的盾型徽章,現在微微發出金光,也許和他的生還有關。璽克還看到他胸前衣服底下有個地方鼓鼓的。他正要伸手掀開衣服看看,那個人卻睜開青綠色的眼睛,抓住璽克的手,說:「我——要——去法院。」

「怎、怎麼了?」漁夫們圍了過來。

璽克用沒被抓著的手揉揉後頸,水泥桶裡出來的男人說完話就又倒下了。璽克想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合適的開場白:「我來為你們介紹,這個人是瑟連.尼可.拉斐特。薩拉法邑朵國皇家騎士團聖潔之盾的成員。」

 

 

 

瑟連再次睜開眼睛時,他看到沒有星辰的夜空。他把視線往地平線方向轉,才搞清楚自己是仰躺在一條船的甲板上,身上蓋著毛毯。璽克盤腿坐在他肩膀旁邊一點的地方,手裡捧著一個冒出白煙的杯子。

「醒啦?要喝嗎?薑茶。」璽克把杯子遞給瑟連。裝薑茶的大鍋子在旁邊冒出熱氣。瑟連可以感受到吹過來的寒風夾帶著些許溫暖。

「謝謝。」瑟連推開毛毯坐起來,啜了一口薑茶,覺得凍僵的身體好了點,於是又喝了一大口。

璽克坐在原地,不時起身給偷空過來的漁夫加薑茶。

稍微回神以後,瑟連問璽克:「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要搶別人的台詞。」璽克皺著眉頭瞪瑟連:「我在工作!你出現在這裡才奇怪!」

「不奇怪。我正要去法院,在河邊——河——」瑟連往四周看,正好看到一尾美麗的大魚包在光球裡上船。那不是艾太羅的物種。「這是哪裡?」瑟連繃著臉問璽克。

「『迷途之海』,你也可以簡單的理解為『異界』。對騎士來說應該是跟魔界和元素位面差不多遙遠的地方。」璽克說:「這艘船是『元素結晶採集船』,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這個行業。元素結晶是高級施法材料,很值錢。是輝煌魚在海裡覓食的時候,在腸道裡聚集起來的。我們誘捕迷途之海裡的輝煌魚,養在水槽裡,等牠把結晶排出來,就作個會隨時間褪去的記號,然後放走。」以後如果碰到有記號的魚,肚子裡沒有結晶的機率很大,就可以考慮直接放走。很久以前這裡的船都沒有作記號的習慣,因為輝煌魚很多,重複抓到的機率很低,現在不只越來越難抓到,重複抓到的機率也越來越高了。

瑟連的臉整個刷白。璽克還是第一次看到瑟連這個樣子。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