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鄭重警告正常人請勿跳船

 

 

 

「從這裡回艾太羅要多久?」瑟連瞪大眼睛問。

「我們從艾太羅到這裡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璽克說:「而且,我們這一行綽號『魔法鮪釣船』,不只是因為我們跟鮪魚船一樣用延繩釣法,還因為我們出海時間也很長。我們還比鮪魚船好一點啦,出海一次才差不多一年而已。」

「今天幾號了?你們什麼時候要返航?」瑟連著急的追問。

「今天是諾卡斯特界域標準曆第二神紀第四千八百三十一年,四月十七號。換算成我國的紀年是一百二十四年九月三號。默捷號預定的返航時間是十二月中,回到艾太羅是明年四月的事了。」

「啊——」瑟連大喊起來,全船的人都往這邊看。瑟連抓著胸前衣服大喊:「這樣不行,只剩十一天而已了!」

璽克問:「這是怎麼回事?」

「我必須在十四號以前把這個包裹送到王都法院。」瑟連從衣服裡拿出一個大紙包。那東西用油紙、雙層封口密封袋、膠帶密不透風的包裹起來,封口處還蓋上了騎士團的印章。「拉瑪哈羈押快到期了。這些東西可以證明他計畫潛逃出境,說服法官繼續延押。如果不把這個東西及時送到,警方只能依法釋放他,那個人馬上就會逃得無影無蹤!要再抓回來就難了!」

「拉瑪哈?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裡看過?」璽克用拳頭頂著下巴,思考。

「他因為貪汙上過報紙,你可能是這樣看到的。他本來是個大官,還跟闊霍蓋姆凱惹勒是互邀演講的好友。」瑟連咬牙切齒的說明:「他歷年來貪汙的總額達到——」瑟連說出一個璽克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金額。「——還大部分都在國外沒有追回來,他也不肯吐出來。我們抓到證據把他送辦,他卻對媒體說這是政治陰謀,把貪污案說成是種族對立冤獄。」瑟連用拳頭錘了一下甲板:「如果他不是少數民族出身,政府怕被國際批評說是迫害弱勢族群,判決早該出來了!」

「能貪汙到那麼多錢還算是弱勢族群?」璽克問。

瑟連猛的站起身,往船邊衝過去:「我用游的也要游回去!」

「站住!」璽克抱住瑟連的腰,被他拖著往前移動了好幾步才停下來。

「放開我!作為一個騎士,我辜負了同伴的信任,活著也沒有意義了!」

「你送死對這件事也沒有幫助!這裡不在同一顆星球上,海洋沒有相連啊!」璽克死命抓住他:「說起來,你到底是怎麼會進到汽油桶裡的?總不會是想坐那種東西渡河吧?」

瑟連停下腳步,安靜下來,肩膀也垮了,聲音漸漸帶著哽咽:「我們遭到襲擊,對方是國外來的職業殺手集團。我只能保護證據,其他人不知道怎麼了……」

璽克鬆手,摸摸瑟連的頭安撫他:「總之,你先吃點東西。」

瑟連默默點頭。

 

 

 

在璽克的個人經驗裡,不管是多麼萎靡不振的時候,只要吃到熱騰騰的食物,精神就會變好。

但是瑟連吃過熱騰騰的食物,陰沉程度卻加重了。他現在坐在餐廳裡,癱在椅子上,手垂在扶手外,頭也歪一邊。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段宜於栽培香菇的朽木。

璽克坐在他斜前方的位子,縮著脖子,把指甲靠著下嘴唇,偷瞄瑟連。他覺得要是就這樣把瑟連繼續扔在這裡,不久後他們真的會有菇類可以吃。

不過不管他多擔心瑟連,船上的工作不能等。他把自己的食物扒完,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上主甲板去回收剩餘魚餌。

瑟連也跟在璽克後面上到主甲板,看起來像個遊魂似的。

璽克彎腰拿起魚餌箱,量估得不錯,幾乎沒有剩。在直起腰的時候,他眼角餘光看到海面上發出些微橘光。他揚起頭,露出笑容,用下巴比比海面對瑟連說:「看,太陽要升起了。」

先是從海的深處發出橘色光芒,越來越亮,連天空也被照亮了。船員在船上前後奔忙,把燈關上。沒有了人工照明,海裡透出的光顯得更加清澄純粹。

嘩啦一聲,無數拳頭大的光球同時衝出海面,朝天空飛去。每顆光球亮度有限,但是光球數量龐大,隨便往哪看都可以看到數千顆,像是海裡的魚群一樣在空氣中游動。他們合力發出的光輝將世界照得如同艾太羅夏季中午那樣明亮,天空呈現黃昏燃燒般的橘紅色。

瑟連站著不動,凝視再也找不到一絲黑暗的天空,喃喃說:「這裡真的不是艾太羅。」

「是啊,離得可遠了。」璽克應聲說。

「『騎士啊,正義會引領你至世界的盡頭。』」瑟連朝天伸出一手,像是希望徒手抓住一路往遙遠天上飛的太陽光球,眼神莫名的認真:「我在此祈求,在世界的盡頭,願正義指示我應行之路。」

璽克只是搖搖頭,逕自進了船艙。在這個時間點上,璽克還不明白聖騎士是一種為了達成目的,連法則都可以扭曲的存在。

他還沒能想到,在這片海洋上國籍複雜的無數艘船隻當中,瑟連恰恰好被他們這艘艾太羅來的船釣到,是一個必須如此的命運環節。

 

 

 

等璽克補眠過,再次回到主甲板上,瑟連看起來已經恢復精神了。騎士也算是體力工作者,他一下子就跟漁夫混熟了。

璽克揉著眼睛,他看到瑟連在收繩的行列裡幫忙。璽克走上去問:「你在幹嘛?」

「我吃你們的食物,我想我應該要回報一點。」瑟連說。

這艘船上分工嚴密,誰要做什麼工作,都是在上船前就分配好了。除非有人病倒,不然多個瑟連也只是單純的多餘人力而已,沒有什麼差別。

璽克瞇著眼睛看了一陣子。大家都是好人,因為瑟連是騎士,對他就更好了。雖然瑟連做事認真,但他仍然是個新手,在注重流程無縫銜接的收繩作業裡,不熟練的他明顯是個麻煩。瑟連也不可能以跑船為業,費工夫訓練他沒什麼意義。

璽克嘆口氣,上前抓住瑟連的袖子把他拖出人群。旁邊的人立刻遞補他的位置,收繩工作順暢進行。

「你只要乖乖白吃白吃,不要跳海,就可以了。」璽克拉近瑟連,低聲說。

「但——」瑟連皺著眉頭。

璽克說:「你這是補償心態。因為騎士工作沒法做好,才想在其他地方有所貢獻,安慰自己說:我還是有用的。」

瑟連肩膀馬上垮了下來,背也慢慢駝了。就視覺上來說,他看起來像是在沼澤裡緩緩的沉了下去。瑟連用氣音,哀怨的說:「這種話不可以真說出來啊。」

「我對你向來沒在客氣的。」璽克抓住瑟連的肩膀往上提,把他的魂魄提回堅硬的地面上:「通訊室有幫你問同個世界來的船有沒有近期返航的,不過不要抱太大期望。這裡的工作跟季節有關係,大家返航的時間都差不多。」

「就算現在就返航也來不及了。」瑟連又慢慢的沉了下去。

「振作點!騎士精神不是永不放棄嗎?」

「騎士精神根本沒有用。」瑟連重重的吐出這幾個字:「那只是自我催眠。真實情況是我們一天到晚被邪惡壓著打,放棄的理由多到滿山遍野。班納圖說過:『騎士精神這東西,改叫少女情懷還比較貼切。』」

「嗯?」璽克皺眉:「這不太像你會說的話。這是怎麼了?」璽克想了一下,說:「之前在第四焚化爐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怪怪的了。雖然說,我也覺得沒有芳古諾世界會更好,可是明知一般民眾要害死自己,你還配合她湊齊死亡條件,這不太像你會幹的事。我不覺得那單純是心靈毒素的影響。」

「哪會不像?我一向如此。」瑟連嘴硬不承認。

璽克說:「你是那種會背老奶奶過馬路、幫小朋友撿球、整個錢包都被乞丐掏空還傻笑的傢伙。就算你是年歲漸長學到教訓,也不可能越過那條線變成另一種人。」

瑟連嚴詞否認璽克說的話:「我建議老奶奶住在鄉下就好,不要到車多的城市居住。球跑掉要自己想辦法,一開始就該選個不會有這種狀況的寬敞地方玩球。乞丐的收入比你還多。」

「最後一句太傷人了。」璽克說:「不可以真說出來啊。」

「不客氣。」瑟連點頭:「多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完全沒事。」

「幾個小時前還卡在水泥裡的人說自己沒事?」璽克哼了一聲:「要不然我把你灌回去,看嘴會不會因此鬆一點?」

瑟連兩手一攤說:「就算把我倒吊起來一顆顆的把牙齒打掉,我也不會鬆口。」

「有人出過那種事?」璽克眉頭一皺。

「沒,我什麼也沒說。」瑟連深吸一口氣:「我沒說正義的一方赤字嚴重,犯人住飯店我們住警局。」

「騎士不是國家門面嗎?會不會太慘了點?」璽克縮起脖子,看來瑟連很需要有人聽他說話。騎士到處住警局省經費的事情他之前略有耳聞,但犯人居然不是跟著一起住警局,這難道是受到國際人權風潮的影響?

「門面個頭,又不是機場。」瑟連說。機場都綽號國家門面,因為那是外來客會第一個抵達的地方。瑟連說:「我們的裝備常會要自己出錢買。禮儀劍一把貴得要命,每次穿正裝都要配戴,又不能讓來賓看到我們總是配同一把,只好每個人買不一樣的,大家交換用。除非知名度夠高,有廠商找上來代言商品才有得賺,不然都是苦哈哈。」雖然騎士薪水不少、福利不差,不過因為常要跟上流社會打交道,花費也很大,難以存錢。

「那你應該合約簽不完吧?」璽克問。瑟連在新一代騎士裡不管怎麼說都算是滿出鋒頭的一位,外型也相當不錯。

「拍廣告那種事不是騎士該做的。」瑟連正色說

拍廣告拍到不務正業把抓壞人的事情放一邊的傢伙,還有代言到莫名其妙開運商品的傢伙,沒先調查好廠商信用搞到最後演變成法律糾紛的傢伙,隨之墮落的傢伙實在太多了。因為狀況太多,上頭也在研擬更嚴格的管理條例,再過幾年可能要全面禁止在團內有職位的騎士拍商業廣告了。

璽克挑眉,這句話就滿像瑟連會說的:「你終究是個聖騎士啊。」

瑟連有些激動的說:「我才不是那種東西呢!」

「怎麼回事?身為聖騎士很可恥?那我是死靈師怎麼辦啊?」

「聖騎士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天生比較亮晶晶嗎?」瑟連壓低聲音,但急促的說:「整個社會把騎士吹捧得像聖人似的,其實我們每天都在計較衣服平整不平整,頭髮整齊不整齊,敬禮時手的角度有沒有大家都一樣這種小事。高官貴族嫌我們只會誇耀乾淨整齊,等我們真的抓到狐狸尾巴想幹點大事,他們卻說那隻狐狸是他們放養的,不准抓。如果不打仗,騎士就跟會走路的掛毯差不多。」

璽克點點頭:「聽起來像是發生了很多事的樣子。」

「什麼事都沒有!」瑟連的聲音轉得更小了:「當我人在戰場上的時候,我希望戰爭早點結束,讓我離開那個地方,回到和平的國度。可是等到戰鬥真的結束,我又希望快點投入下一個戰場。待在後方眼睜睜的看那些傢伙扯我同袍的後腿,還不能對他們做任何事,更讓人難以忍受。」

「我懂。」璽克點點頭。他也曾經在極近距離看那些滿腦子除了和平啥都沒有,連腦漿都沒有的傢伙,是如何竭盡所能的妨礙他人維持和平。這就是他逃離了和平世界到這個異世界來的起因。

瑟連罵了幾個璽克聽不懂的字。聽口氣,璽克能肯定那是髒話。那一定是用外國語言罵的。上流社會很流行有事沒事就說幾句外語,好讓自己顯得很國際化。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