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各有各的問題

 

 

 

一個有著天藍色及肩長髮,海藍色眼睛和鵝蛋臉的男人,面帶微笑走出船艙,朝他們走來。他明顯不屬於艾太羅民族。他的身高很高,骨架明顯卻不會顯得單薄,似乎這個種族的肌肉本來就是隱藏著的。他穿的衣服和法師袍有點相似,都有寬袖,但是裝飾方法大不相同。領口是一層一層的花紋布料,那些紋樣都是艾太羅沒有的植物。外衣刻意弄得比較短好露出內層的襯衣花紋,跟艾太羅通常是外衣最長的風格相反。

那個人拍手、停一下、再拍手,作出「注意這裡」的拍手方式。

藍髮男子笑說:「在這片海洋上罵髒話,莫若尼絲大王會現身喔。我個人是相當期待見到牠啦。」藍髮男子的艾太羅標準語說得很好,事實上,是太好了。一點錯誤跟習慣性發音都沒有,反而一聽就知道是後天學會的。

璽克為瑟連解釋:「莫若尼絲大王是這個地方最大尾的輝煌魚,傳奇等級的魔獸。」

接著璽克把瑟連介紹給那個人,重複了一次關於聖潔之盾皇家騎士團的那番話,然後璽克再把那個人介紹給瑟連:「這位是船主洛菲司大人,本船船主。」

「船主——」瑟連用指尖摸自己的下巴,思考這和船長有什麼不同。

「跟你一樣是吃白食的啦。」船主洛菲司說:「異界船隻不准在諾卡斯特界域作業,所以要掛名在諾卡斯特人底下,才不會被驅離。其實這艘船從船東到船員都是艾太羅人。我什麼事都不用做,只要讓他們掛我的名字就有錢拿。啊,不過這艘船要是做了違法的事情,我會被政府算帳,所以我要在船上盯著。」

「喔——」瑟連上眼瞼提高了,露出了悟的表情。

璽克說:「諾卡斯特界域的法術資源很豐富,真希望可以開放多一點。」

「以現在的局勢來說不太可能再開放。政府擔心會重蹈薩普溫的悲劇,動用否決權……」船主洛菲司和璽克聊了起來。

他們談著異世界的另一個地方,因為諾卡斯特的傢伙私自跑過去,仗著技術優勢居然把整個大陸的生態和政治都翻了天。結果諾卡斯特這裡只好又派人過去收拾自己人。後來發生延燒到整個大陸的革命,好不容易才又把政權交還給當地人,但他們也只能和扭曲的生態系一起共存下去了。

他們談到諾卡斯特也曾經因為外來種族整個社會出現大型變遷,只是諾卡斯特碰到的是有異族共存傳統的種族,所以沒遭到文化斷根,而是出現文化互補,後來都一起當諾卡斯特人了。去薩普溫那傢伙會把當地政府變成傀儡政權,把當地文化變成外來文化的劣等版,傀儡政權會導致民族忙於討好外來勢力而墮落不振,劣等版文化的自我痛恨則會將社會風氣導向最糟的路線,最後反過來傷害整個世界,所以諾卡斯特人不能允許。還有……

他們交談的內容通通都是瑟連沒聽過的地方。瑟連再一次體會到,他真的離開艾太羅很遠了。

當他們在討論異界干預的底線和時機時,璽克吸吸鼻子問:「什麼味道?」

「什麼?」船主洛菲司挑起眉毛,他沒聞到有什麼別的味道。

瑟連剛開始也是什麼都沒聞到,大概過了五分鐘,他才開始覺得空氣中有股淡淡的香氣。不是食物的,而像是花朵的。這個味道逐漸增強,直到變得刺鼻,好像有誰打翻了香水。

眾人聚在船舷邊往下看。海面紅得不自然,水面上浮著厚厚一層濃稠的鮮紅色液體。

「是賊船。」璽克瞇眼,很不高興的說:「盜獵者。那些傢伙不想花錢裝水槽,就殺魚取結晶。這種方法根本拿不到多少結晶,但是他們成本低,還是有賺頭所以不在乎。」

船主洛菲司閉著眼似乎有點不忍,過了三秒才睜開眼,說:「輝煌魚成長和繁衍都很慢,再給這些傢伙亂搞下去,這裡很快就沒魚了。反正魚越少結晶價格就越貴,一隻都不剩的時候他們再去盜獵別的物種,根本不在乎。」船主洛菲司轉身離開:「我去叫通訊室通報海上警察。」

「那會有用嗎?」瑟連狐疑的問。

「沒用,只是作個紀錄而已。」璽克想都不用想就能回答:「他們早跑得不見蹤影了。這片海洋很大,看守的人力怎樣都不會夠。想根除盜獵是癡心妄想。」

「喔。」瑟連看著海面上一大片幾乎看不到邊緣的魚血。裡頭參雜著破碎而光澤黯淡的鱗片。不管到了多遠的地方,就算到了世界的盡頭,還是有一些無可奈何的事情存在。

槳輪加速轉動,默捷號帶著他們離開這片水域。賊船肆虐過的地方,短時間內是不會再有任何收穫了。

 

 

 

在他們抵達下一個漁場之前,璽克要先把魚餌做好。他在狹小的工作室裡轉來轉去,龐大的瑟連就在旁邊礙事。工作室是個狹長的空間,牆面上滿滿的都是漆成綠色的木頭小格櫃子。櫃門用磁鐵吸住,再加上固定扣環,免得在船隻晃動時打開。這裡面可是有上百種不同的施法材料的。天花板底下有橫向的金屬杆,上面垂掛著一串串材料。這裡的空氣一直都飄著淡淡的樹皮味,那是為了去除異味,插在門邊的那把樹枝發出的。

「這是什麼?」瑟連指著一串紫色有尾巴的眼珠問。把眼珠懸掛起來的繩子就綁在那個尾巴上。

「別碰。」璽克站在工作檯前,忙著剁碎魷魚。他用所尼語回答。

「喔,他們叫嘎個他是嗎?那個呢?」瑟連又指著一串風乾水果皮說。那個水果皮乾掉以後看起來像死珊瑚。

「嘎個他。」璽克再次用所尼語的「別碰」回答。

「一屋子的東西都叫嘎個他?」瑟連轉向璽克,揚起眉毛:「你可以用我聽得懂的語言回答嗎?」

「嘎骨。」璽克用所尼語說「別想」。他用手把魷魚塊和其他材料混合均勻,塞進完整的黑蝦殼裡,壓緊,然後拿碗裡多出來的材料當施法材料,用祭刀施法。黑蝦殼就像還活著一樣開始彈跳。他一個一個施法,最後把做好的魚餌都掃進塑膠箱裡,用艾太羅標準語說:「幫我把東西搬出去。」

「你只有這種時候才想和我說話啊?」瑟連嘆氣。但他還是順從的把箱子扛在肩上走出去:「如果你一直不理我,只是給我飯吃,我會寂寞而死。」

「是啊。」璽克把祭刀擦乾淨收好,他看著絲毫沒有弄髒的抹布,還是拿去洗了。他兩手空空的跟上瑟連:「如果一直跟你說話,我會煩死。」

兩人上到主甲板。太陽球在空中游動的速度明顯比剛日出時慢了很多。他們在貼近水面的地方盤旋,準備時間一到就回水底休息。

瑟連扛著魚餌去找準備放繩的漁夫。璽克轉身,看到他們的航海長站在船舷邊,正把長達三公尺的亮橘色法杖從水裡拉上來。

「水溫不太對。今晚有得瞧了。最好把每個東西都固定好。」航海長說。她是一名年輕女性,擁有一種成熟的威嚴。當一個通常由單一性別組成的職場裡,有另一個性別的人進來站穩腳跟,而且並不是靠著性別保留名額或性別齊頭式平等政策的時候,往往代表這個人是菁英,實力強大到足以突破性別壁壘,造成特例。他們的航海長就是這樣的例子。她有深色的皮膚,豐滿的嘴唇,豐厚的黑色捲髮剪短到耳下,襯得淺藍色的眼睛特別明亮。她除了自己的職位,同時也擅長漁夫的工作,有人生病時不管哪個位子她都能接替,跟只能當法師的璽克不一樣。她的身材緊實健康,不穿法師袍,而是穿著束緊領口和袖口的長袖長褲,和漁夫們一樣。

「費倫娜大人。」璽克略帶敬畏的說出這個名字。

「你那個朋友,不知道會給我們帶來幸運還是厄運啊。」航海長費倫娜瞄了一眼瑟連,後者正蹲在比較不會礙事的角落,試著把滑溜的魚餌掛上魚鉤。航海長費倫娜說:「在海中央上船的人,旁邊一定跟著妖魔或是精靈。何況我聽說了,他還是個可以輕易活過一百五十歲的聖騎士。」

聖騎士是種天賦。他們天生下來就是要對抗邪惡、維護正義。他們對法術和毒藥都有遠勝一般人的抵抗力,手一碰就可以引發奇蹟,具有一般人望塵莫及的壽命和強健體魄。當代為人所知的聖騎士有兩位,一個在艾太羅地區的薩拉法邑朵國,就是瑟連。

就像現代魔法是學自古代先天法師,騎士的聖劍技術也是學自古代聖騎士。聖騎士不管在團裡有沒有職位,一定會受到矚目,承擔眾人的期待。這樣一想,其實瑟連滿辛苦的。騎士的工作壓力本來就很大,他是聖騎士,壓力肯定更大。

璽克長長的嘆氣。他還是多陪瑟連聊天好了。

太陽球發出爆炸般的落水聲,一面往海底沉下去一面失去光芒,天空恢復成一片無星的黑夜。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