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帶走

 

 

 

同一時間就有二十條繩梯被拋到船上來。還有數十個附有魔法鑽頭的炸彈。璽克用護壁把炸彈包起來,阻止爆炸傷到船身。瑟連在原地一個轉身,聖劍畫出一個圓形,金黃色的光弧飛了出去,所有繩梯一口氣被他全部砍斷。

敵船上也有法師,而且數量不少,他們用的法術璽克他們看都沒看過。像是有一團黑影看起來好像某種剪影壁紙一樣,卻會扭動著到處移動,還會鑽進別人的影子裡隱藏身影,然後趁機偷襲。

璽克眼角餘光看到自己的影子在扭動,立刻蹲下,把祭刀插進自己的影子裡。拔出來的時候刀刃上插著一個黑色抓著刀鋒掙扎的人影,璽克把他甩到海裡去,好像看到他在海裡恢復了立體的樣子。

瑟連也碰到危機,很多看似會走路的桌巾的東西朝他逼近,砍開的地方立刻就會復原。他只好搬箱子過來壓住那些東西。

一些從外往內捲動的火球用滾動而非飛行的方式前進,碰到東西就會爆炸。那些火球會追人,瑟連就引那些火球去燒桌巾。

璽克聽見長長的尖叫聲,他們的漁夫被長了翅膀的手銬銬住,騰空抓到敵船上去。在璽克反應過來之前,就有三個人被抓走了。那些手銬非常敏捷,法術怎麼也打不中。

載著人的動作會慢一點,璽克想打碎手銬,但擔心打錯目標,也擔心打碎了漁夫會掉進海裡。在他猶豫的時候,又有一個人被抓走了。

這樣下去,他們所有人都會被抓。

「通通住手!」突然出現的大喊聲不是艾太羅標準語。璽克聽不懂這個語言,但是聽語氣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他看到船主洛菲司穿著一件垂到腳踝的披風衝上主甲板。

那件披風相當華麗,從最底下的雲紋刺繡,再上去一點的翅膀,還有兩肩日月圖騰,是諾卡斯特的工藝。上面還有諾卡斯特文構成的標誌。這似乎是某個地方的制服配件。

「洛菲司大人!請您回——」航海長費倫娜話還沒說完,突然響起了超巨大的爆炸聲,音量大到每個人都忍不住縮了一下脖子,船上的戰鬥突然停了下來。

左邊的敵船爆炸了,船身上多了一個巨大冒煙的洞。看那個洞的邊緣,好像是被什麼鋒利到不可思議的東西給挖掉的,裡面卻又出現高溫引起的火災。那艘船開始進水,傾斜下沉。船上的海盜紛紛衝向救生艇。

船主洛菲司目光凌厲,瞪著右邊的敵船,他們被抓走的人全都在那艘船上。船主洛菲司的左手食指指著的地方,就是左邊敵船洞出現的位置。他用諾卡斯特標準語說話,但是那個兇狠的語氣,璽克可以推測出那是什麼意思,應該是:「不想要我把你們的船全部炸沉的話,就放棄攻擊!」

左邊的敵船沉到只剩天線了,海盜坐在眾多小艇上逃生。

被抓的默捷號漁夫在右邊敵船的船舷邊一字排開,利刃架在他們的脖子上。

璽克看過去,大部分的海盜都穿著飽經日曬雨淋海水沖刷的舊衣。只有一個海盜穿著特別新而亮麗的衣服。這個穿新衣的海盜走近船舷,旁邊還跟著一位較為瘦小的海盜。

所有海盜,包括在默捷號上的,現在都用敬畏的目光看著那個穿新衣的人。

穿新衣服的應該就是海盜的老大。他有誇張的方下巴,簡直像是在本來的下巴外面再加一層下巴鐵甲似的。他的皮膚是綠色的,頭兩邊有長長直立的尖耳朵。他的身高接近三公尺,寬度也差不多有兩公尺,手臂比瑟連還粗四倍。他的一對黃色眼珠間隔很開,讓人聯想到鱷魚。在他開口說話的時候,可以看到他嘴裡的牙齒全是肉食動物那種銳利尖牙。

他說的語言在璽克聽來似乎全是「喳喳喳」的音,他旁邊的瘦小男子幫他把這些話翻譯成艾太羅標準語。

「偉大的船長說,你們進入禁區,不能放你們走。」那個翻譯員看起來是薩拉法邑朵周邊國家的人種。他有白皙的皮膚和挺直的鼻樑。細長的眼眶中有酒紅色的瞳孔,帶著些許魅惑的氣息。在周圍那一大群粗暴蠻橫的海盜中,只有他的站姿挺拔端正,說話時抑揚頓挫合宜而內斂,怎麼看怎麼突兀。

「要用武力決勝負就來啊!全軍覆沒的肯定是你們!」船主洛菲司大喊。我方船員看他的眼神驚懼不已,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自信,敢這樣挑釁。只有法師們知道,剛剛船主洛菲司把船炸沉的那一下攻擊,根本就沒有打破對方的護壁,是直接「跳過去」了。他的魔法造詣比璽克、航海長費倫娜、現在所有的法師都要高出太多太多。他一個人炸沉整支艦隊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們會殺死你們的船員!」綠皮海盜老大藉著人質威脅船主洛菲司。

三個站在敵船船舷上的漁夫怕得發抖。

「讓他們回來,我過去代替他們!」瑟連突然開口大喊。

「咦?」璽克驚訝的看向瑟連。看他的表情,是認真的。

海盜老大旁邊的人對他說了幾句話,海盜老大的嘴張大又噘起,讓璽克有不太妙的感覺。綠皮海盜老大賊笑說:「你過來,還有那兩個法師也要過來,那兩個黑頭髮的法師。」

翻譯員在翻譯這段話的時候,眼神飄動,顯得不安。

「我過去,放過他們!」船主洛菲司低吼。

「不!」綠皮海盜老大大笑著拒絕:「我還沒有愚蠢到讓魔法聖都的人上我的船。那三個,上來,不然我就殺了這些人!」

「殺千刀的。」瑟連還沒出聲回應,璽克就罵了一句話。

璽克把自己的祭刀收進刀鞘裡,連他的銀匣一起塞給船主洛菲司保管。他對著綠皮海盜老大大吼:「你敢動他們,我變成幽靈也會詛咒你們!」他大步往敵船走,抓住放下的繩梯往上爬。

瑟連急忙跟上。聖劍很好藏,手一握就在掌心裡消失了,所以不需要交託給別人。他塞給船主洛菲司的是拉瑪哈計畫潛逃的證據包裹。雖然那東西按理來說沒有用了,他還是認為那很重要。

璽克一上船,藥草包就被拿走了。他口袋裡的骨頭也一根不剩的被掏光。等瑟連上來以後,船長依約放走兩個漁夫。他把刀架在最後一個人質脖子上,露出一口接近橘色的牙齒,笑看航海長費倫娜。

航海長費倫娜一咬牙,把法杖和一堆護身符都塞給船主洛菲司,也爬繩梯上了賊船。在她上來的時候,翻譯員身體前傾,好像是打算往前邁步,過去幫忙,卻沒有勇氣行動。

三個漁夫都獲釋了,他們平安回到默捷號上。

翻譯員翻譯說:「偉大的船長說,你們必須跟在我們的船後方,和我們一起回去幽迷島。等到我們確定你們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再度找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我們才能釋放你們。」他翻譯的時候心神不寧,一直在偷瞄航海長費倫娜。

「好吧。可是不要忘記,魔法聖都的洛菲司隨時盯著你們。如果他們怎麼了,我會血洗你們的島。」船主洛菲司抱著一堆東西咬牙說。

然後璽克他們就被帶進船艙裡,關了起來。

 

 

 

璽克他們被關在一間陰暗的船艙裡。燈光微弱,看東西都只能看到輪廓。空氣中有濃厚的鐵鏽和潤滑油的味道。每個人的手都被綁在背後。海盜仔細的把他們每根指頭都和另一手的指頭綁在一起,讓他們沒辦法比出施法手勢。

璽克忍不住想到,如果是那位魔法院行政部部長,就算手被綁住了,一定也還可以自由施法無礙,但是璽克做不到。

船晃動的方式改變了,船正在加速前往某個地方。

「這次絕對都是你害的。」璽克低聲對左邊的瑟連說。

瑟連盤腿坐著,只是苦笑。

「我們是法師,本來就應該挺身而出保護船員。你們很勇敢,作出了正確的決定。」魔餌長安派特說。

璽克轉頭看向右邊,他到現在才發現魔餌長安派特也在。這麼說起來,被飛天手銬抓走的總人數應該是四人才對。

「原來您在啊。」璽克愣愣的說。

魔餌長安派特露出一個冷靜到不自然,超然於困窘之上的笑容,彷彿璽克沒發現他存在,跟不知道他穿什麼顏色的襪子一樣正常:「我很容易被忽略,要發現我還滿難的。」

璽克聽到門外傳來三個人的說話聲,聽起來像是發生了一些爭論,幾分鐘以後爭論平息,門打開了,翻譯員腳步沉重的走了進來。

航海長費倫娜從進來到現在一直保持沉默,似乎一直在想事情,對另外三人毫無反應,現在她瞪大眼睛看著翻譯員,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會在海盜船上?奧葛?」

翻譯員奧葛搖了搖頭,說:「為了生計。中斷學業以後,我在家鄉毫無未來可言,作這一行——至少有飯吃。」

「嗯,你是——」瑟連說了一個小島國的名字:「——人吧?」

「是的,您知道?」翻譯員奧葛驚訝的睜大眼睛。

瑟連說:「大概四年前斷交的吧。騎士也要管外交事務,這種事情我們一定會注意。」

「怎麼會斷交的?」璽克問。在他的想法裡,斷交是大事,八成是誰宰了誰的人民,或是國境線兜不攏才會斷交。

瑟連眨了幾下眼睛,說:「嗯——因為我國只願意幫他們蓋醫院,還有提供農業指導,但是另一個和我們抱著對抗意識的國家願意幫他們蓋機場、鐵路還有整修皇宮,他們就跟我們斷交,和那個國家建交了。」

璽克驚訝得嘴都合不攏了:「邦交是這樣決定的嗎?」

瑟連說:「不打仗的地方,邦交都是標價賣的。順便教你,整修皇宮才是關鍵。」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