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地下道推進

 

 

 

他們跑出拍賣廳大門,眼前的長廊堆滿守衛屍體。石柱和雕像倒在路中間,牆壁多處崩塌,跑出一堆土石。

納林格對航海長費倫娜說:「這個地下城本來是沉在諾卡斯特血海底下的古帝國首都,不知怎麼會轉移到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本身就是魔法民族居住的地方,又經歷過噬日衝擊,物質裡殘存著很強大的魔法能量,海盜利用這些能量隱藏他們的蹤跡。

「本來我也無從找到這座島。是一名叛變的海盜告訴我妳在這裡被拍賣,要我來救妳,我才能找到這裡。」

「奧葛嗎?」航海長費倫娜立刻想到這個名字。

「他是這麼自稱的。看來我有臉見他了。」納林格船長露出一絲微笑,大聲對所有人說:「我們還要經過海盜的賊窩,一路殺回地面上。在費倫娜小姐離開幽迷島之前,我都還不算履行了承諾。不會打仗的人就躲在我的部下後面,你們有人沒打過仗嗎?」他看向璽克等三人。

璽克和瑟連馬上看向第三人魔餌長安派特。魔餌長安派特馬上躲到一個非常強壯的船員後面。

「做得很好,保持下去。」納林格船長稱讚那個躲起來的。他拉開一個束口袋,從裡頭抓出一把細沙,動作熟練,一粒沙都沒有掉出去。他把沙子灑在前方地上,沙子均勻的分散開來,一觸地就開始發光。

「魔法陷阱,對方已經埋伏好了。需要處理點麻煩了。」納林格船長說。

有個船員笑說:「還不都是因為船長您拖時間的關係。」

「唉,那是我們全體都想做的事吧。我只是代表大家動手而已。再說,對方埋伏好了更好,更方便一網打盡。」納林格船長一甩袖子,作出像敲擊三角鐵一樣的手勢,擺了一下法杖,走廊就化為一片火海。火海中有五個圓形區域沒有燒起來,船員瞄準那些地方射出光箭。光箭飛過那些區域上空,軌道上憑空噴出鮮血,接著人就出現了。躲在那裡的人解除了隱蔽法術和護盾,哀嚎著被火焰吞噬。

「衝衝衝衝!」火一熄,納林格船長就指揮所有人往前狂奔。

破壞奴隸拍賣會顯然是惹毛了很多可以從中獲益的團體。璽克他們在隧道中奔跑,埋伏在途中攻擊他們的人不計其數。

剛開始都是納林格船長和他的船員在應戰,但他們通過其中一條長廊的時候,一個躲在石堆裡的敵人衝出來攻擊隊伍中段的人,手裡發出綠色螢光的劍直接刺向前方人的心窩。魔餌長安派特閃躲的速度極快,馬上閃到同伴群裡離敵人最遠的位置。位置最近的璽克腳往後踏,閃開攻擊時揮舞長叉打中敵人下巴。璽克一甩武器,直接撕裂咽喉,對方倒地掙扎。璽克給他最後一擊。

璽克眼角餘光看到前面有大批敵人衝了過來,跟納林格船長交戰。他低聲唸咒,拔出長叉的同時後退,敵人的屍體就變成千餘隻長著獠牙的蠕蟲,在他的指揮下朝敵人竄去。

璽克大喊出聲,讓前面的同伴知道這是他放的法術,再跑到隊伍前方,用蠕蟲咬下的斷肢追加法術,呼喚出用腐蝕性液體構成的人形傀儡。傀儡會抱住敵人爆炸,炸下來的血肉又變成下一批施法材料。璽克連同納林格船長解決的敵人一起,製造出一隻兩百公分高,有著燃燒的火紅色尖銳羽毛,長長的禿鷹般的脖子,粗壯有力的腿和老鷹之喙的怪鳥,往前疾衝開路。

像這樣一直重複循環。璽克幾乎沒消耗到力氣,作用中的法術卻越來越多。同一時間至少七、八道璽克的法術在作用。要不是他沒辦法維護更多法術不崩潰,作用中的法術還會更多。

友方法師注意到這一點,也看出來璽克放出來的法術就是要消耗用的,那些能量不能再回收,於是也開始讓璽克的法術先衝,他們保留法力收拾剩下的。

所尼語系法術最初被列為禁忌法術的原因璽克雖然不知道,但是看這樣子也能猜到一點可能性。這種法術看似專門設計用在以少敵多的作戰。它依賴獻祭,極少消耗法師本身的力量,非常適合血肉四濺的戰場環境。

璽克碰到一個衝過法術群的敵人,他放出一點一點累積在長叉上的能量,把對方的頭燒成一團焦炭。還是沒用到他自己的法力。

弱小的所尼語系法師還需要拿自己的法力當火藥的引線,但璽克這種程度的所尼語系法師,連引線都可以用獻祭得到的能量來做。

瑟連放出聖劍,連接砍倒了幾個敵人。他習慣團體作戰,因此能夠時時注意同伴的情況,他一直在注意璽克和魔餌長安派特、航海長費倫娜,這幾個「平民」。他看著璽克熟練的把敵人屍體轉化成武器,很難不想起以前騎士團和黑夜教團交手時的慘狀。

那時候被化作武器的屍體都是他的同袍。他也看過璽克在他面前這麼做,把死去的騎士變成一場大爆炸。所尼語系法術的獻祭特質,代表的並不只是力量,還會讓敵人恐懼、反胃,對他們的敵人來說是一種威嚇。

就像在火藥控制戰場之前的冷兵器時代,攻城方將守城士兵的頭顱用投石器扔進城中一樣。

同時還是個死靈師的璽克,又擴展了這種褻瀆行為的範圍。當時瑟連受到很大的震撼。大概是因為這樣,璽克對他來說和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不一樣。

全世界,他只有在璽克身上感受過恐懼。

 

 

 

「要到廣場了,注意上方!」其中一個船員大喊。

走廊盡頭接到一個開闊空間,和之前關奴隸的地方有點類似。但是這裡比較完整,在二樓高度的地方還有馬蹄型迴廊,可以從那裡居高臨下攻擊璽克他們。

璽克讓紅色怪鳥先衝出去,馬上遭遇猛烈的轟炸,不過兩秒時間怪鳥就變成碎塊。納林格船長看起來沒有很驚訝。

「這要怎麼通過?」瑟連低聲問。

納林格船長沒說話,只是抬起一手,觸發他早就設置在這裡的陷阱。

敵人喊叫聲突然消失,隔音範圍架了起來。廣場地面像是被巨大的利刃切割開來,整齊的分成數塊。地板底下是空心的,往下墜落。支撐馬蹄型迴廊的柱子也斷裂了,連同大塊牆面下墜。

納林格船長和部下往前站到崩塌區域的邊緣,連放法術把沒有掉下去的敵人都解決掉。

全都結束後,現場只剩下一個大坑,一個敵人都不剩。

有一個船員拿出一個陶製的小甕,放在崩塌的地板邊緣打開蓋子。甕裡鑽出一條布幔,像蛇一樣的往對岸伸過去。碰到另一頭的地面時,它展開來形成一個平面,然後硬化,這就成了簡易橋樑。

納林格船長檢查以後說:「好,可以過去了。」

他們一個個踏上長達五十公尺,寬兩公尺的布橋。橋面踩起來就像石橋一樣堅硬,就算有這麼多人同時在上頭,也沒有變形的跡象。

一次上去一半人。另一半人專心注意有沒有別的敵人過來。第一組比較危險,所以都是納林格船長的人。璽克和瑟連都排在第二組。

璽克自認為能克服懼高症,於是在過橋時往下看了一眼。墜落的地板把下一層、下下層、下下下層都打穿了。不知道總共打穿了幾層,總之璽克看不到底。大坑的盡頭消失在黑暗裡。

璽克可以看到每一層都有裝飾花紋,還有一些奇怪的,像人型生物又不太一樣的白骨掉在地上。現在旁邊又噴上了鮮紅的血液。底下幾層似乎沒有被海盜使用,所以還留著一些文物。

他看到一些半毀的雕像,似乎是有著薄片狀翅膀或是魚的尾巴的人型生物。那些雕像身周都有像是火或是水型態的裝飾物。

先過去的人又和趕來的敵人遭遇,打了起來。璽克看到對面的走廊裡不斷有魔法的閃光。幾個船員守在橋頭,催促璽克他們走快一點。

璽克加快腳步,突然一陣怪風捲住他的腳踝往外拖。除了腳之外他的任何地方都沒有感覺到風,這個地底下也不應該有這麼強的風。璽克本能的以為是被法術暗算了,但他沒有感覺到任何魔法能量。這像是自然現象的風,吹法卻不合理。

璽克反應不及,一腳就這麼踩到了布面外。同一時間他的長叉,這種受風面小,按理來說不容易受影響的東西,居然被風捲住,往另一個方向扯飛。瑟連走在璽克後面,見狀立刻抓住璽克的手腕。本來他可以就這麼把璽克拉回來,可是怪風在他重心回穩以前纏上了他的腳,瑟連腳步不穩,跟著往外面倒。第三個人伸手抓住瑟連的手臂,但是也只能落得一起被扯出去的下場。

三個人手牽著手往無底黑暗掉下去的時候,璽克在心裡罵出了他所知的每一個髒話。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