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迎風擺盪

 

 

 

「客人,很晚了,我們要收店了。您還有要點東西吃嗎?」矇默出聲問。

瑟連問:「我們可以在這裡過夜嗎?」

矇默面無表情的盯著瑟連,不說話。

璽克直接說:「人類的餐點每一道來兩份,媚魔的每一道來一份。」他指著菜單繼續追加:「還有這些、這些,明天給我們當早餐。」

矇默點頭說:「當然可以過夜!我們的榮幸!」他把盤子都拿去清洗,動手製作璽克點的東西,還有另外一份用了很多蔬果的餐點。

這天晚上璽克他們就在蘋果之夢的地板上睡覺。矇默把東西都弄好以後,把璽克的水壺裝滿,就鑽進吧檯底下,消失無蹤了。

瑟連有一件短外套,和蓋到腳踝的騎士披風。他把披風給璽克蓋,璽克則把他的長外套給莉絲娜蓋。瑟連就穿著那件短外套蜷成一團睡。

騎士披風很大,因為瑟連體格很大,所以這件更大。璽克可以把自己完整的包在裡面。

剛開始璽克覺得還滿暖的,但他後來就開始連連咳嗽,把披風拉到蓋住脖子也沒多少改善。他感冒了。其實在暴流讓船迷茫的隔天他就出現喉嚨沙啞的症狀了,但是現在才開始真正發作。夜咳不停導致他沒法入睡,好像還開始發燒了,身體覺得很冷,好像什麼都沒墊直接躺在石地上那麼冷。

璽克緊閉眼睛忍耐不舒服的感覺。後來有某個長滿了細密長毛的動物貼著他躺下,身上的熱度傳了過來,給璽克溫暖。璽克的夜咳才慢慢停下,沉沉睡去。

早上醒來的時候璽克沒有找到任何動物,但是他在瑟連的披風上面發現兩根閃亮的銀白色長毛。

 

 

 

璽克又跟矇默買了許多可以當成法術材料的蔬菜,還在隔壁的「鐵鉤替代品」買到長柄鐵鍋、尖頭菜刀、長湯匙這些可以當成法術器材的生活雜貨。他蓬頭垢面的,一面咳一面煮出一些基本魔藥隨身攜帶。

瑟連忙著把頭髮抓順,衣服拉整齊。騎士的整潔習慣就是改不了。

他們花掉了不少錢,剩下的錢整理一下塞進口袋,就沒有再提個大袋子了。

他們準備好就出發前往船塢。他們要一路攀爬巨岩上去。途中一度停下來吃午餐,他們坐在大岩石上頭,配著前方一望無際的海洋吃肉捲。

璽克今天體力明顯比平常差,他最常停下來喘口氣。瑟連毫無問題,一度提議要背璽克上去但是被拒絕了。還有一個選擇是用飛的,因為擔心被看到也否決了。莉絲娜穿著高跟鞋攀岩居然也毫無問題,還爬第一個。璽克經過她爬過的地方時,發現石頭被抓出了爪痕。

等他們接近船塢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前方是一塊平坦的區域,底端有一座亂石堆,看起來像是盜採什麼東西留下的痕跡,裡頭應該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不過璽克他們知道那是船塢的其中一個入口,通往最可能關著默捷號的地方。

入口附近地上有一些黑色五公尺長的蛇爬來爬去,那些蛇的頭看起來像是鳳梨一樣長滿尖刺。那是守衛。

璽克拿出一瓶魔藥,拔掉塞子,估算風向,很快的移動到上風處附近,把藥潑出去。刺蛇吸進了蒸發的魔藥,他們抬起頭晃了兩下就癱在地上不動了。

璽克等人繞過這些癱蛇,走進亂石堆的洞口。

瑟連抬起右腳,用手指擦了一下鞋子。

洞裡很窄,他們只能排成一排前進,還需要低著頭。璽克手一摸牆壁,全都是細小的水珠,地上也相當濕滑。這裡的地面經人工磨平,再刻上凹槽防滑。不過現在都長出青苔了,又躺著不少廢纜繩,走起來相當辛苦。這裡屬於一個大型水利系統的一部分,曾經是牽引設備,現在只是單純的通風口。

他們一直前進,直到看見前面有光線從下往上射進來。

前方地上開了一個垂直坑。璽克站在坑邊往下看,從他站的這個地方到垂直坑的下端出口距離大約一公尺半。從下端坑口到地面則有幾百公尺高。

底下是一個非常巨大的,人工開鑿的山洞,可能也是古代建築擴張而成的。那裡現在看起來像是造船廠,或是修理船隻的地方。璽克看到有很深很深的水池,很多狀況良好的木材放在水池邊磨平的石地上。還有數臺大型懸臂機械。這裡沒有窗戶可以讓外面的光照進來。照明是來自眾多鑲在牆壁上的圓形燈。

在燈光下,那些水看起來乾淨清澈。這裡也沒有海水的味道。璽克不懂為什麼在這個連飲用水都嚴重缺乏的地方,會有這麼多乾淨的水用來停船。這群海盜可能控制了一處豐沛的水源。

他又觀察了一陣子,發現每二十秒會有一個掛在纜繩上的大鐵桶從坑口底下經過。那個鐵桶裡有時會坐著人,是交通工具。他們可以算準時間跳進去搭便車。

璽克和瑟連低聲溝通,他們算好桶子抵達的時間,接二連三的跳下去。

瑟連第一個跳進桶裡。這個桶子不算很理想,裡面有人。瑟連一腳踩在其中一人的頭上,在清脆的「喀」一聲沿著骨頭傳上來之後,瑟連就把對方壓進桶底了。另一個正要張嘴喊叫,第二個進入桶內的璽克一刀了結了他。

莉絲娜接在璽克後面跳下。他們三個人踩在兩具屍體上,桶裡顯得有點擠。他們盡量穩住身體,免得鐵桶亂晃,引來注意。

現在視野變遼闊了,璽克把整個洞穴看得更清楚。這個洞比他透過坑看到的更大,水池也更大更深。是好幾座造船廠連在一起那種感覺。有好幾個池子用水道和輸送帶相連,裡面全部應該可以停上十艘船,但現在只有三艘。其中一艘就是默捷號。那兩個巨大的槳輪設計在這地方還沒看到別艘船有過。

璽克把船的方向指給瑟連看。瑟連已經看到了,他證實了璽克的判斷,他清楚看到璽克不能看清的細節。船主洛菲司單獨盤腿坐在主甲板上。

問題是,他們乘坐的鐵桶正朝默捷號的反方向前進。洞頂上至少有二十條纜繩、三十多個鐵桶滑來滑去,交錯縱橫形成交通網絡。地上有五座高塔伸到這個網絡中,是讓人上下鐵桶的地方。

他們從一座高塔前面經過,站在塔頂準備搭鐵桶的人看見他們的長相,臉上露出殺意。瑟連算準距離把那個人打下塔。那個人發出長長的慘叫聲墜落地面。頓時,底下走來走去的所有海盜全都注意到上面有入侵者了。他們全都抬頭怒目看著璽克他們坐著的鐵桶。有些法師要拋擲攻擊法術,卻被同伴阻止——打到鐵桶運輸系統就糟了。

在別人的地方打仗就是有這個好處。地主綁手綁腳的,外來者卻可以恣意破壞。反正任何損失都只是地主的損失。一些軌道比他們高的鐵桶經過他們上方。一個鬍子有抓握能力的海盜想跳進來,被瑟連甩下去。另一個人舉起冒煙的大水桶,裡頭可能是酸液或滾水!

「小灰!過來!」璽克吼出迴盪全場的巨大音量。他隨即感覺喉嚨一陣劇痛。咳了整晚的喉嚨經不起這樣逼迫,受到重創。

他的霧妖小灰像一陣染上灰色的風,穿過幾百公尺的距離,從默捷號上衝到璽克他們上方籠罩他們,及時吞掉所有澆下來的液體。

「我們必須換車。」瑟連看了一下纜繩的盡頭。他們搭的這個鐵桶之後會穿過牆壁上的石洞,到另外一個洞窟去。

璽克痛苦的吞嚥口水,無法出聲回答。

另一個鐵桶從反方向靠近,高度和他們差不多,估計距離最近時大約五十公分。

瑟連露出了堅定的、充滿覺悟的眼神,眼周用力,眉間繃緊,嘴也繃緊。彷彿準備挑戰刀形山峰的登山家。璽克一看就知道,這傢伙打算進行一些愚蠢的行為,但他卻沒辦法開口叫他別做。

瑟連往前撲,手抓住另一個鐵桶,腳勾住他們本來的鐵桶邊緣,整個人就這麼懸在半空中:「快點過去!」

璽克只想盡情的大罵髒話,因為瑟連很明顯拉不住鐵桶。本來他的膝蓋和手肘都是彎的,逐漸被拉直了。這個系統的動力超過人類的力氣。

莉絲娜一腳踩上鐵桶邊緣,再接著一腳踩在瑟連背上,輕巧的一跳就進了對面的鐵桶。

瑟連悶哼一聲。人生中第一次被高跟鞋踩居然是在如此高空中,也算是個特殊的體驗吧。

璽克拉起法師袍的下襬,爬上鐵桶邊緣。他們這個鐵桶有兩人重的壓艙石,不會因為璽克和瑟連的動作就偏一邊。

璽克踏上瑟連的背,突然,他聽到咻咻咻的笑聲。

原始精靈又來了!

雖然這次璽克已有心理準備,但是他現在正在發燒、頭昏腦脹,光站著就已經不容易了,還要踩在一個人背上保持平衡,十分勉強。原始精靈鑽進他的法師袍裡,把袍子鼓成一張風帆,把璽克從瑟連背上扯開。

腳下一空的同時,璽克心裡想的是:為什麼在這麼急迫需要以髒話明志的時刻,自己卻一個音都發不出來?璽克反射動作伸手一抓,及時抓住了莉絲娜所在的鐵桶邊緣。就在這個時候瑟連的腳也勾不住原先的鐵桶了,從邊緣脫開往下蕩。瑟連全身的重量都移到抓住鐵桶邊緣的手上。

瑟連突然多出的重量和腳甩動的力量、璽克下墜瞬間停止產生的衝力,全都施加在同一個鐵桶上。最糟的是,還是施加在同一側。

鐵桶當場往一邊傾斜約六十度,莉絲娜幾乎要被倒出來。她在情急之下甩出鮮紅皮鞭,纏住鐵桶和纜繩相接之處。在她拉住自己免於掉出去的同時,皮鞭也纏死了滑輪,讓鐵桶停下來不再移動。

鐵桶維持著外面掛著兩個人,傾斜六十度的狀態,定點停在空中。

目標不會移動了,海盜就不再擔心打到別的東西,一個個動手施法。各種顏色的魔法箭矢以他們為目標飛過來。小灰包住他們,擋住了大部分,還有一些瑟連把聖劍恢復劍型,單手拿著聖劍彈開了。

好巧不巧,一發被彈開的箭矢精準的從纜繩中間穿過。

璽克眼睜睜的看著纜繩中間多了個洞,周圍不斷剝離出斷裂的纖維,然後纜繩完全斷開來。

他們的鐵桶現在是固定在纜繩上的。而纜繩斷裂的位置相當靠近他們。於是他們宛如吊在長繩尾端的鐘擺一般,以纜繩在洞頂上的固定點為圓心,畫出圓弧路徑蕩向洞穴另一頭!

璽克死命抓住鐵桶邊緣。狂風從他身邊刮過,速度讓他感覺空氣像是一堵硬牆,而他被當成刀刃從中切過。他的衣服壓著身體,臉頰往一邊揉過去,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尖叫,說他正在不停的墜落。

突然,璽克又感覺全身一輕。在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內,他體驗到了無重力狀態。這個世界哪面是天、哪面是地不再重要。他懸浮於一個任何引力都碰觸不到他的地方。

接著是另一次下墜!

就在璽克脫離引力控制的時候,纜繩在洞頂上的固定點被拉力扯掉。鐵桶獲得自由,朝著慣性所指的方向飛出。

璽克緊閉眼睛準備面對衝擊,但鐵桶卻衝進了一張魔法緩衝網裡,速度平穩的降了下來。在他們衝過魔法網之後,剩餘的衝力已經只像是從二樓跳下來那樣了。

璽克迅速反應作出著地動作。肌肉放鬆,保護頭部,利用關節動作把慣性轉往水平方向。他在地上滾了三圈,撞到欄杆才面朝下的停下來。

他在地上靜靜的趴了十多秒,等身體恢復才抬起頭。他看到船主洛菲司就在他前面,正高舉雙手施展保護全船的護壁擋住箭矢。璽克轉頭看到巨大的槳輪左右夾著這艘船。他回到默捷號上面了!

他接著看到莉絲娜踩著優雅的步伐走來,兩手正忙著把斷裂的皮鞭接合起來。那條鞭子有點像生物,斷口纖維自己往另一個斷口伸過去相接。

璽克沒有看到瑟連,只看到鐵桶口朝下,倒扣在甲板上頭。過了數秒瑟連才用聖劍切開鐵桶走出來。璽克安心的同時心想:應該趁瑟連出來以前把水泥灌回去才對。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