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默捷號大衝撞

 

 

 

「你們回來了。」船主洛菲司走過來問:「其他人呢?」

瑟連說:「納林格大人救走了其他人。」

「納林格?那個傳奇法師嗎?」船主洛菲司驚訝的抬高眉毛說:「那好,我們可以離開了。」他用手往旁邊的岩壁一指,動作自然的像是隨意甩了下手而已,岩壁上卻炸出巨大的開口。水池裡的水往那個洞口洩出去,也帶著默捷號往那裡過去。其他的船有下錨,雖然晃個不停卻沒有移動。

默捷號衝出開口,回到天空底下。璽克再一次的體驗到瞬間的無重力狀態,接著船就乘著瀑布、沿著山坡往下衝。璽克極力的把全身在甲板上貼平,他頭朝船首,身在不會被船首樓擋到視線的船舷邊,因此他是頭下腳上的往下衝,眼睜睜的看著船隻前方。

他們乘著洪流穿過城鎮,無數建築物被撞毀。璽克看到各種料想不到的東西從船的護壁上彈開。巨大彩繪浴缸跟裡面的紫色泡泡水、愛心形狀的床墊、整張虎皮、異世界鋼琴、一頭牛和牛型人類、裝飾鐵環的大刀、裝著糖果的藤編螃蟹造型籃、等身大巨人族美女海報、泡過水的瓦楞紙箱、艾太羅大炒鍋、會發光的後背式假翅膀和光環組合、一包鑽石原石、整盒煙火(爆炸了)、園藝鏟、做成生肉造型的蛋糕……還有整片屋頂從他們頭上飛過,淋下一片碎屑雨。有一段時間,他們撞上的東西多到璽克看不清前方景物。在最後一片木板也彈飛後,璽克終於看到那些熟悉的彎鉤狀植物密布於海洋裡,太陽球貼著海面飛行,即將潛入海裡。

默捷號撞碎了幾塊岩石,衝入海中。衝力讓他們一口氣離岸將近一公里的距離,才慢慢停下來。船主洛菲司跑進船艙裡,去叫輪機長卡洛啟動槳輪。幾分鐘後槳輪開始運轉,默捷號開始航行,以最高速度脫離幽迷島。

璽克還是趴在甲板上,瞪著海面。他看到前方海域上有魔法交戰的閃光。

默捷號靠近閃光出現的地方,眼前景像讓璽克明白到為什麼船塢裡敵人那麼少,出入口也沒有像樣的守衛。

海面上有無數船隻在交戰。分成了兩個陣營。其中一邊是眾多海盜的聯軍,璽克認出那些曾經夾擊過默捷號的黑色鋼鐵戰艦。另一邊的旗幟讓璽克相當驚訝。那是光明之杖標誌加上一對錨。

船主洛菲司回到主甲板上,他看到那個旗幟,欣喜的說:「是納林格大人的自由號船隊,我們過去跟他會合!」

默捷號全速衝進戰場。這一次船主洛菲司一開始就拿出真本事。戰場彷彿成了他的遊戲場。他的手指指向哪,哪裡的船就爆炸下沉。敵人的法術才剛剛脫離法師手中,就在半空中煙消雲散。璽克只能獃獃的看。看滿天飛舞的火焰在船主洛菲司的指揮下,像是有生命一般,跳著讚頌魔法奧秘的舞蹈。

自由號船隊中有一艘船靠向默捷號,把活動步道伸了過來。翻譯員奧葛和航海長費倫娜平安無事的走過步道回到默捷號上。看到他們緊握著的雙手,船主洛菲司只是笑了一下,問:「安派特大人呢?」

璽克和瑟連聽到這個問句,一個偏頭,一個低頭。

「他應該和璽克先生在一起啊。」航海長費倫娜睜大眼說。

船主洛菲司狐疑的轉頭看向璽克,璽克看瑟連,瑟連看莉絲娜。

莉絲娜偏著頭,用一根食指靠著臉頰問:「安派特是誰?」

「等——」璽克往前張開雙手,手掌朝上,用幾乎聽不見的嘶聲說:「我們碰到莉絲娜的時候,他還在,沒錯吧?」

瑟連摸著下巴苦苦思索:「我想想。好像在吧?之後到了酒館,我有印象他有下注在你身上。」

璽克雙手慢慢握拳:「然後在蘋果之夢,他捧著一個西瓜大的餐捲在啃。吃完還繼續吃我的老鼠派。」

「啊,原來是那個人啊。璽克大人煮魔藥的時候他蹲在旁邊看,讚嘆不停呢。」莉絲娜兩手手掌貼在一起,把手背貼在臉頰旁邊笑說。

「上山的時候他提議要帶大夥飛上去。」瑟連用力的點頭:「走進船塢入口的時候,他踩到蛇跳了一下,結果踩到我的鞋子。之後——之後——」瑟連的聲音變小了。

三人沉思了五秒鐘,努力在腦中搜尋目擊紀錄。

「之後,就沒看到他了!」莉絲娜笑說。

他們把降龍者安派特忘在敵陣裡面啦!

「糟了。」璽克抓著頭髮無聲的吶喊。

「沒問題!」船主洛菲司鎮定的說:「安派特大人沒那麼容易被發現。我們先把眼前的敵人解決掉,再回頭去救他!」他轉身繼續施展法術。

然而,幽迷島的方向一直有新的海盜船隊加入戰局,海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敵船。船主洛菲司再怎麼強,也不可能一個人對付這麼多敵人。

航海長費倫娜和璽克都拿回了自己的施法工具。航海長費倫娜馬上加入戰鬥,翻譯員奧葛也拿了一把長刀和她並肩作戰。

與此同時,璽克蹲在一邊全力喘氣。

他真的病得很嚴重。眼前的景色都開始冒白星,看不清楚了。他光站著就幾乎耗盡力氣,是灌了兩瓶魔藥才沒倒下。

他躲在靠近船艙入口的引繩設備後面觀察戰況。敵船越來越多,我方開始處於劣勢。他們和自由號船隊遭到包圍,敵人從四面八方攻過來。雖然因為指揮者很強,目前還沒有大船被擊沉,這樣下去落敗還是遲早的事。

船主洛菲司第一次露出疲態,施法動作停了一秒。

航海長費倫娜說:「撐下去!納林格大人說會有支援。」

沒多久,就如納林格船長所說,璽克看到外海有掛著白色旗幟的船隻靠近。三對羽翼和一朵藍色重瓣花的標誌,那是諾卡斯特的海上警察。璽克看到光是第一排就有二十艘船,後面還一直有船出現。有希望了!

太陽球衝入海中,進入黑夜。

一道紫色的光之帷幕從海中升起。看起來就像是巨大的布幔,隔開了他們和海上警察船隊。

「這是什麼?」船主洛菲司試著穿透帷幕,卻沒辦法。

翻譯員奧葛的臉色刷白:「隱蔽護罩。這是利用幽迷島能量製作的護盾。除非把島整個拆毀,否則這個護罩的能量供應不會斷絕。這樣子海上警察找不到幽迷島,看不到我們!」

璽克聽到有人在說一種非常難聽,好像邊磨牙邊說話一樣的語言。他轉頭看到綠皮海盜老大站在敵船高處,指著翻譯員奧葛破口大罵。

船主洛菲司馬上把手指指向綠皮海盜老大。紫色帷幕在雙方中間閃現,又慢慢透明消失,他的法術沒有發生作用。

翻譯員奧葛咬牙切齒的翻譯綠皮海盜老大說的話:「他說,把我和納林格大人交給他,他就放過你們。」

「絕對不行!你要跟我回艾太羅,以我丈夫的身分歸化為我國國民!」航海長費倫娜緊緊抓住翻譯員奧葛的手臂說。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船主洛菲司握緊拳頭。這種根植於大地上的法術非常棘手,他沒有把握能夠破解。就算能夠做到,也需要花上很長的時間,在那之前他們恐怕就全滅了。

「一定有辦法。」瑟連喃喃說:「一定會有。」

璽克只當那是自我安慰。他無比的想罵髒話,喉嚨狀況卻不允許。綠皮海盜老大仍然罵個不停,光聽那下流的語氣,璽克就可以判斷出來對方正在盡情使用各種不雅言詞,璽克卻落到連國罵都發不出來的境地,讓人氣結。

「絕對有辦法,絕對。」瑟連的用辭更加肯定了:「我是聖騎士,和我同行,就有奇蹟!」

璽克抬頭看瑟連。甲板上所有人也都看著瑟連。瑟連臉上掛著微笑,一種泰然自若的微笑。那就是一直以來騎士們在薩拉法邑朵人民面前露出的笑容。彷彿一切災厄不過是狂風掃過,總會過去。他以鎮定否決了所有的絕望。只有這麼短短的一瞬間,璽克突然相信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正義,而且正義真的會引領守護他的人,直到世界的盡頭。

就在此時,幽迷島爆炸了。整座島化為火炬,土石和建築物炸飛到半空中。衝天火光照亮了黑夜。所有紫色帷幕落入海中,消失。

璽克被爆炸聲嚇到本能的蹲下。他看著天空,看到火光中有巨大的蛇在天上飛,在空氣中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水中游動。那是撒拉拉司龍,她自由了!

心靈溝通傳遍這片海域,將她的喜悅也傳達給每一個人:「啊,我異界的同胞。惟有此刻我認同你有資格稱為我的族類!我自由了!我准許你向我請求一件事!」

撒拉拉司龍在戰場上繞了一圈,對著海面噴火燒掉了一半的海盜船。眾多海盜船紛紛掉頭逃離戰場。

當她經過默捷號上空時,特意降低了高度。一個璽克非常熟悉的身影——降龍者安派特——從撒拉拉司龍背上跳下來,包在護壁裡降落在默捷號主甲板上。護壁解開的時候,璽克衝上去抱住他。

失蹤一段時間的乘龍者安派特頭髮有點凌亂,袍子是濕的,但是沒有受傷。他那雙狗狗似的眼睛很有精神,帶點興奮的轉來轉去。

璽克想問他怎麼會這樣出現,卻發不出聲音。乘龍者安派特努努嘴,伸手用手背貼著璽克的額頭:「感冒變嚴重了。」他抬起頭大喊:「大姊,幫我治好他好不好?」

璽克想要說:感冒沒有任何魔法可以治療。在他開口的同時,他感覺到一陣清涼的風在他體內,吹散了所有不適。他突然可以發出聲音了,把「感冒沒有任何魔法可以治療。」這句話完整的說了出來。

「我已經做到了你的請求,我異界的同胞。現在,我要去整頓我的巢穴!大批的肉在那裡等我享用!」撒拉拉司龍發出最後一波心靈溝通,在默捷號上面轉了一圈,往幽迷島飛了回去,沿途又燒毀了許多海盜船。

璽克覺得渾身都有了力氣,他轉身舉起祭刀對著敵船說:「好,炸了這渾蛋。」

船主洛菲司伸手按住璽克的手:「不行,把他交給海上警察吧。這才是他最合適的下場。」

璽克點點頭,把祭刀收起來。

 

局勢逆轉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