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髒話至尊之戰

 

 

 

殘存的海盜遭到海上警察攻擊,潰不成軍只能逃跑。船主洛菲司放出一道紫色的光帶,纏住綠皮海盜老大那艘船的螺旋槳和船舵,不讓他跑掉。

綠皮海盜老大無法面對這麼大的變故。海上警察的包圍網已經形成了,就算換小船也逃不掉了。他只能站在甲板上不停的罵髒話。璽克聽語氣判斷,對方正在解釋為什麼垃圾堆裡會生出艾太羅人,大概跟組成成份之類的有關。

喉嚨終於好了。璽克打從瑟連企圖抓住鐵桶那時候就一直累積至今,沒有用掉的髒話出口額度,以及宜於罵髒話的滿腹怒火,此時全部宣洩出來。他開始推薦綠皮海盜老大一些放腦袋的好地方,當然了,那個地方不提供腦袋和脖子相接的空間。璽克很肯定,作為一個經常在罵髒話的人,對方一定可以聽懂璽克在罵什麼髒話。畢竟不管什麼語言,最好理解、最容易學習、最常被異文化辨識出來的部分都是髒話。

璽克和綠皮海盜老大開始互飆髒話。他們用盡所有的修辭技巧和取材方向,發掘自己母語羞辱人的極限,展開一場華麗的髒話舌戰。

在他們後面,其他人因為海上警察已經掌握整個戰區了,默捷號現在一點危險也沒有,悠哉的觀戰和聊天。

船主洛菲司問乘龍者安派特:「你怎麼會跟撒拉拉司一起過來?」

乘龍者安派特對船主洛菲司正確的用詞很滿意:「說來話長。他們三個那時候跳進運輸鐵桶裡。我跳得太慢了,鐵桶跑掉了,我就掉進水池裡。」

璽克大聲質疑綠皮海盜老大有一半的血統不是人,而且是來自母親的那部分不是人。

綠皮海盜老大則宣稱璽克是他孫子,還是他所有孫子裡最不長進的一個。

「喔,之後呢?」船主洛菲司驚訝的說。因為安全了,漁夫們開始從船艙裡出來。有人看到乘龍者安派特在滴水,就拿毛巾給他。

「我本來想偷偷游到默捷號旁邊,結果突然被一個大漩渦吸進去。那一定是把水往上輸送的水管。」乘龍者安派特一面擦頭髮一面說。

璽克鐵口直斷綠皮海盜老大脫了褲子之後,勢必常常被失望的女人踢下床。並肯定這一定連醫生都只能搖頭嘆息,叫他認命。

綠皮海盜老大認為璽克一定有難以啟齒的特殊傷勢,想必會對人生的幸福美滿造成重大妨礙。

「真是驚險啊,你到了什麼地方?」船主洛菲司再問。

「我被水管吐出來的時候,掉進一條小水溝裡。我看到那個地方漂亮到不可思議。都是白色的石頭,圍成一個很精緻的魔法陣,水在裡面流動,閃閃發光。中間有一座白色的小亭子,滿滿的都是藤蔓和花朵的雕刻。那個地方是在山頂上!這一定是很久以前古文明留下來的。」乘龍者安派特說。

璽克開始討論解剖學。他的觀察指出綠皮海盜老大的腦袋裡大約百分之九十都是頭蓋骨,剩下百分之十是肌肉。真正該放在那裡的東西,恐怕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

綠皮海盜老大開始論述優生學,並且強調在有益國家民族未來發展的標準下,璽克根本不應該出生。

「啊,古老的魔法。真希望我也能看一看那個地方。」船主洛菲司說。

「會有機會的。那裡很快就會恢復成安全的地方了。我發現那就是壓制了撒拉拉司,使她長久困在地底下,又利用這座島的能量去保護惡賊的法陣。」乘龍者安派特說。

璽克使用一些應該作為肥料的東西形容綠皮海盜老大,而那些東西顯然沒有資格開口說話。

綠皮海盜老大則將璽克和毛茸茸的下水道居民相比擬,這東西在船上的主要功能就是製造麻煩。

「可是那個地方的古老法陣應該是守護的力量,應該不能這樣使用啊。」船主洛菲司說。

「是的。他們汙染了水流,藉此扭曲了法陣的效果。那個法陣本來會提供這座島乾淨的水源,孕育這個地方的生命才對。」乘龍者安派特說。

璽克指出綠皮海盜老大的財產是靠著憐惜而來,至於是憐惜他的哪一點,璽克認為那和之前那個應該要存在卻不存在的東西有關。

綠皮海盜老大指責璽克靠一張臉討生活,而且這張臉還功能不佳。

「我將水源淨化,恢復法陣本來的功能。然後我就聽到撒拉拉司的聲音,她衝出地面來接我。」乘龍者安派特說。

船主洛菲司讚歎了一陣。

璽克發出猛烈的攻勢,一口氣從綠皮海盜老大祖先還不算人的時候開始批判起,研究他的血統是從石器時代流傳至今,而且居然沒有絲毫進化的可能性。

綠皮海盜老大同樣不甘示弱,在懷疑璽克的族譜上有無數未登載的老爸同時,也懷疑他老媽的老媽的老媽應該都有很多個未登載的老爸。

「我突然想到,不是有個說法嗎?說是罵髒話會引來莫若尼絲大王?」乘龍者安派特說。

「這裡的人是那麼說沒錯。所以在這片海洋上乘船的時候,連海盜都很少罵髒話。太常犯這個錯誤的船員據說會被扔下海餵魚。」船主洛菲司點點頭。

兩人同時停頓了一下,一起急轉頭看向璽克。

璽克感覺到背後有強烈的目光投向他。他暫停攻勢轉身往後面看。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船主洛菲司和乘龍者安派特震驚的眼神。

他看到一個非常巨大淡紅色的山洞在他們的船後面。那個山洞的上緣有一些白白像石柱的突出物,下緣不知道在海裡多深的地方。山洞越往深處越窄,地面上躺著一個很大、看似充滿彈性的長條狀物體。長條物體的底端似乎是接在洞的下緣的,越往尾端越細,尖端微微翹起。洞壁全都閃著像是包裹黏液一樣的晶亮光澤。

璽克想了一下,才想到輝煌魚張開嘴的時候,嘴裡就是長這樣。而從這個山洞的大小看來,這條輝煌魚身長應該有好幾公里。

山洞朝他們過來,周圍一黑,默捷號被吞進去了。

 

 

 

黑暗中,璽克不再聽到一直跟著他們的水聲。

璽克用所尼語施法:「光啊。」祭刀刀鋒發出一片白光,提供照明。這個亮度可以讓璽克看清楚旁邊的東西。

「你辦到了。」光一亮,船主洛菲司的臉就出現在三十公分旁的地方,讓璽克嚇了一跳。

船主洛菲司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孩子拆開禮物,發現裡面正是他想要的東西,那種眼睛發亮的樣子:「我一直在找莫若尼絲大王,可是我所知的所有髒話加起來都不足以吸引牠過來。你真是個天才!」

璽克搔搔自己的鼻頭。他不知道應不應該為這種事驕傲。

一個又一個光球亮了起來。船上的燈點亮了,把甲板全部照亮,也照亮了四周的樣子。

他們的船擱淺了。槳輪在空氣中靜止不動。默捷號的船底接近平的,船身沒怎麼傾斜。他們隔壁還有一艘螺旋槳船是尖底的,擱淺就橫躺著了。璽克沒認錯的話,這艘船就是自由號,是納林格的船隊裡最大艘的船。當時位置接近默捷號,被這片海洋最大尾的輝煌魚一口兩艘的吞下肚。

他們擱淺的位置地面呈粉紅色,被船壓住的地方泛白而輕微下陷。璽克抬頭張望,看到兩側有壁面,顏色是比地面更深的紅色,帶有垂直的橘紅色條紋。接近頂部的地方有很多似乎是水滴型肉囊的東西垂吊著。洞頂的形狀像是倒扣的碗,中間有一道白色突出的主樑,主樑往兩邊延伸出彩虹形狀的橫樑。讓璽克聯想到肋骨。橫樑中間也是用紅色的材質填滿,橫樑的底端沒入了紅色壁面中。

璽克非常不想承認,不過他們在莫若尼絲大王的肚子裡。

漁夫們驚慌的問法師們該怎麼辦。航海長費倫娜還在思考的時候,船主洛菲司主動表示,要大家都在船上待著不要亂跑,他和幾個法師一起去找離開的方法。於是他們開始分配任務。

璽克本來站在旁邊等他們作出結論,莉絲娜拉他的手臂告訴他:「我感覺到主人的氣息!」

璽克想了想,奈莫是在和莫若尼絲大王交戰時落海的,說不定他也被一口吞了。這個可能性還不小。於是他走向船主洛菲司說:「我和莉絲娜跟你去,費倫娜大人和卡洛大人船上留守吧。」

船主洛菲司點頭,說:「好。騎士也來嗎?」

瑟連說:「我留下。」

璽克對這個回答有點驚訝。

瑟連看起來神清氣爽的,一掃之前鬱悶的氣息。他笑著,兩手叉在胸前說:「我留下來保護船。總不能會打仗的都走光了吧?有騎士在,船員也會比較安心。」

「嗯。」璽克看著瑟連。瑟連終於恢復到他真正的樣子了。認真、有責任感、不可動搖的堅強,值得信賴。

外出探險組的成員爬繩梯下到地面,發現有一個法師手持光球,已經在底下等他們了。納林格船長用被傷疤從中切斷的嘴露出笑容,說:「我跟你們一起去。」

於是他們一行四人:璽克、莉絲娜、洛菲司、納林格一起深入巨型輝煌魚的內臟洞穴。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