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魚內探索

 

 

 

地面是軟的,踩起來挺有彈性,還有點黏,腳提起來時總有種鞋子被拉一下的感覺,不好走。船主洛菲司和納林格船長走前面,莉絲娜走中間,璽克押後。

艾太羅法師推測魔獸體內的構造是異空間,還會隨著年齡變化。因為過去的解剖和內視鏡研究,都無法解釋為什麼有些魔獸可以吃玻璃像吃草一樣,有些可以從嘴裡噴火或是放出衝擊波。他們認為魔獸體內一定還有很多未解之謎。

璽克本來對魔獸學不感興趣,現在他就走在一條超巨大魔獸體內,連他也開始好奇起來了。他在這次工作中有學習很多關於輝煌魚的知識,體內構造他也學過了,但是他這樣走著走著,四周的樣貌,那些器官他卻一個也認不出來。

就像某些書上說的:我們放進去的儀器、牠吞下去的東西、牠吐出來的東西是來去於不一樣的地方。

璽克看見像是練習拳擊用的沙袋那樣的東西,四處垂下來,一面晃蕩一面發出不同的音高。他見一排洞裡有像是竹筍一樣的物體分別伸出又縮回。他看見牆上有許多用薄膜封口的凹洞,裡面有球體像是氣球被風吹一樣的旋轉。他還看到扭動多結的吊索,沿著洞頂滾動的紫色水泡,像豎琴弦一樣排列的纖維。

他們一直前進,穿過一間又一間巨大、不可思議的臟器房間,每間房間都有著不同的螢光色調色彩。

他們走了大概兩個半小時,中途一度停下來吃廚師為他們準備的飯糰。幸好這條路還有遵守消化系統的基本規則,是一條路通到底,沒有岔路。不然他們可能會迷路。

他們走進一間螢光綠色的臟器房間。這裡的地方鋪著人工蒐集來的石塊,階梯式墊高後在上面放了一張草蓆。璽克驚訝的看到奈莫盤腿坐在上面。奈莫瘦了很多,肋骨明顯的浮現出來,淺褐色的頭髮顏色因為髒汙而變深,長度已經到胸前了。看見奈莫並不是璽克驚訝的原因,莉絲娜預告過奈莫在這裡了。璽克驚訝的是奈莫身上沒穿衣服,只穿了一件書法圖案的四角內褲,但他頭上卻仍然戴著帽子。一頂用淡綠色絲綢裝飾,鴕鳥羽毛已經只剩下斷莖的歌劇風格大帽子!

莉絲娜快步衝上前,奈莫也跳起來衝向她,把哭泣的莉絲娜攬進懷中。璽克向其他人介紹奈莫:「他是我的老朋友奈莫,混黑市的。」

納林格船長聽了,一邊眉毛微妙的揚起:「你幹人口買賣嗎?」

「不幹!」奈莫從牙縫發出鄙夷的嘶嘶聲。

「那販毒嗎?」

「不賣也不碰!」

納林格船長這才露出微笑,對奈莫伸出手:「你好,我是納林格,我也來自艾太羅。」

奈莫有點遲疑的伸手回握,被納林格船長力道十足的握了兩下。

「我的名字是洛菲司,諾卡斯特人。」船主洛菲司也過來握手,問:「您進來很久了嗎?」

奈莫搖頭:「不知道,這裡沒有東西給我計算時間。」

璽克開口問他最介意的一件事:「你怎麼會穿成這樣?」

奈莫說:「這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水流經過,每次都把我弄得全身濕。我把石頭蒐集起來墊高,總算是有個不會泡到水的落腳處。但是我還要在水流裡找食物,身體還是會弄濕,反正這裡很溫暖,我乾脆就不穿了。」

璽克皺眉:「那你幹嘛還戴帽子?」

「沒戴帽子就像沒穿衣服一樣!」奈莫異常堅持。是說這是哪個民族的禮儀啊?

「你已經沒穿衣服了!」璽克點出事實。

「我必須保持體面!」奈莫轉頭往角落看:「有個傢伙一直在看我。他右手拿線裝筆記本,左手拿一支老舊的自動鉛筆,在那裡不停的咯咯笑。他把我做的每件事都寫了下來,還在那裡自言自語的說:『這段不錯,可以寫進書裡;這段不行,還是別寫……』」

「並沒有哪個左撇子作家盯著你看,把你做過的事寫成書拿去賣!」璽克沒好氣的說。

「他無所不在!他也盯著你看!」奈莫瞪大眼睛,突然把視線轉向璽克右後方,用手指著那裡說:「他就在你旁邊,忙著紀錄你用什麼句子反駁我!」

璽克看了一下奈莫指的地方,並沒有看到任何拿著筆記本和自動鉛筆,鬼鬼祟祟的傢伙。他收了一下下巴,說:「你的故事也就算了。」黑市人的生活應該是許多小說的主題吧。「我想不出來有哪個作家會無聊到想寫我的故事。一個窮酸又倒楣的法師故事?別逗我笑了,這種東西誰要看啊?」

「不!作家就是這麼無聊的生物!」奈莫說。

璽克覺得奈莫瘋了。

納林格船長低聲對船主洛菲司說:「看這樣子,他困在這裡很久了。」

船主洛菲司同情的點頭:「都出現幻覺了。」

從他們還沒走過的地方傳來水聲,奈莫拉著他們站到石堆上:「水要來了。上來才不會打濕。莉絲娜,草蓆給妳坐。」

水勢不大,最高處也只是把石堆下層淹過去而已。水流帶來很多廢棄物,鍋子、卷軸桶、殘留有鐵釘的木板、塑膠袋、破衣服,還有一些水母、小魚、海草之類。

璽克嚐了一下水,是乾淨的淡水。這些水帶來的物資就是奈莫能活到現在的原因。

水漫過房間,沒多久就往他們走來的方向流走了。奈莫趁這段時間把水壺裝滿。

璽克指著水流過來的方向說:「你有深入過裡面嗎?」

奈莫回答:「沒有。我就走到這裡而已。」

納林格船長說:「你就跟著我們走吧。」

「嗯。」奈莫把堆在石堆頂端,皺巴巴的法師袍拿起來套上。

璽克默默的把剩下的飯糰塞給奈莫。奈莫邊走邊吃。

於是他們又多了一個人同行,繼續往前深入。

他們又走了大約一個小時,抵達一個奇異的房間。這間房間的牆壁不斷變換色調,一會兒紅一會兒綠,看得人眼花。每當顏色改換的時候,牆壁發出的光就會以幾個不固定的點為中心收攏進去,使牆壁變暗,房間裡也就這樣沒了光源。然後又好像在牆壁內打開幾把會發光的傘一樣,以另外幾個點為中心往外發亮,直到整面牆都均勻的發光。四面八方而來的光源讓他們腳下的影子不見了。

這個房間沒有出口,他們走到底了。

璽克說:「難不成我們跑進闌尾了嗎?我們剛剛有碰到岔路嗎?」

「沒有。」奈莫搖頭:「除非你們在碰到我之前就走岔了。」

「奇怪。水是從哪裡流過來的?」璽克走近發光的牆壁,伸手碰了一下。突然,他感受到一陣迎面衝擊讓他的腦子一下變得爛糊糊的,他還以為會從耳朵裡流出去。在爛糊糊的腦袋裡還有人用湯勺攪來攪去,想看看裡頭有沒有什麼好料。

「別找了!我的腦袋裡只有煮到沒味道的柴魚片!」璽克無法自制的大喊。他猛的縮手後退。手一收回來,他的腦袋就恢復正常了,同時他也因為自己那些奇怪的喊話羞赧起來。

奈莫露出欠扁的笑容拍璽克的肩,說:「腦汁是用柴魚片煮的其實也不算太糟糕啊。」

由於奈莫的笑臉太惹人厭了,璽克抓住奈莫的手往牆面蹭。

「豬骨高湯裡面並沒有放豬肉!別拿走我的豬骨,它還可以繼續熬!」奈莫大叫著收回手。

璽克手叉胸前說:「喔,你的腦汁是豬骨熬的啊。」

「怎麼搞的?」納林格船長滿腹疑問。他充滿實踐精神的伸手碰了一下牆面,他縮手時低吼的是:「沒有開瓶器你也喝不到我的紅酒!」

「這裡應該是思考室。」船主洛菲司沒有和他們一起揭露自己的腦袋成份。他站在房間中心環顧四周後說:「這裡是莫若尼絲大王思考之處。」

所有人都看著船主洛菲司,等著他解說。五雙眼睛——兩雙黑色、一雙咖啡色、一雙深紫色和一雙發光的亮紫色——緊盯著他,讓他有點不自在。船主洛菲司決定從頭解釋:「我是接受魔法聖都的指示,要解決迷途之海的盜獵輝煌魚問題。

「雖然我已經畢業了,可是我就像大多數的年輕法師一樣,我喜歡用法術解決問題。這個老毛病應該是我種族的遺傳,一輩子都治不好。我爺爺過世前兩天還把他家屋頂炸到鄰居的屋頂上,那時候他……」

「說重點。」作為一個商界人士,效率的代言人納林格船長,打斷船主洛菲司講述家族歷史。

璽克倒是很高興的知道,原來不是只有艾太羅的法師熱愛在自家屋內觀賞星空。

「總之呢,納林格大人擅長的手法我是一竅不通。我沒辦法聚集人們,領導眾人對抗盜獵者。我有幾斤幾兩重我很清楚,我從小就不是領導者的料。當大家在分組玩遊戲的時候,我都在老師的書櫃裡找書看……」

「很高興你看得起我,不過重點在哪裡?」納林格船長再打斷他一次。

璽克很高興的知道船主洛菲司和他一樣愛看書。不知道這次工作結束以後他們能不能交個筆友?諾卡斯特的郵件地址要怎麼寫啊?

「我思考有沒有什麼合適的法術,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這句話聽起來像是船主洛菲司打算要講重點了,結果還早:「我先考慮阿克薩六角定位法陣的極限範圍,發現超出安全值。我再考慮法爾元素石全書裡面的組合手法。我嘗試用席爾特菲斯法術自動修補機制延長有效時間並加大安全值,再用周翔界秘術書裡面的……」

「阿克薩六角定位法陣是什麼?可以解說嗎?法爾元素石全書是講什麼的?那本書艾太羅有出版商引進嗎?席爾特菲斯法術修補機制是什麼原理……」璽克湊上前問。

納林格朗聲打斷璽克的興致:「重點呢?」

「好吧。我做出了一顆魔法石。」船主洛菲司終於說重點了:「一顆可以讓莫若尼絲大王成為龍級魔獸的魔法石。莫若尼絲大王是所有輝煌魚的首領和母親,紀錄證明牠會保護孩子們不受賊船傷害。只要讓牠強大到賊船無法傷害牠,牠就會成為這片海洋的守護者。」

曾經被擊敗的奈莫說:「我覺得牠已經很強了。」

船主洛菲司說:「還不夠。牠有好幾次被賊船打成重傷,差點喪命。在牠養傷的期間,賊船會更加囂張。」

納林格船長立刻從執行面進行考量:「問題在於要找到牠,讓牠接受你的魔法石。」

「是啊。所以我才找了個船主的工作,想說能不能碰到牠。」船主洛菲司點頭,有點沮喪的垂下雙肩:「在這裡,思考室,我們談話就相當於在牠耳邊說話,牠可以聽見我們說出的每一句話。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牠溝通。」

「所以你出海就是為了有一天要讓牠吞下肚嗎?」納林格船長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為什麼每個世界的法師都是瘋子?」

「我有個疑問。」莉絲娜舉起手說:「洛菲司大人剛剛說的那些專有名詞:『阿克薩六角定位法陣』、『法爾元素石全書』、『席爾特菲斯法術修補機制』,你們都聽得懂?」

「聽得懂啊。」璽克答。他還複述了一遍。

「璽克大人是用艾太羅標準語說的。洛菲司大人說的時候是用諾卡斯特標準語說的喔。」

船主洛菲司搖搖手說:「因為那幾個詞我不知道艾太羅語翻譯啊,所以我只能說原文。」

所有人沉默了三秒鐘。璽克首先開口用所尼語說:「你們聽得懂我說的話嗎?」

「沒問題。」納林格船長用妖精語回答。

「我也聽得懂。」船主洛菲司說的是諾卡斯特標準語。

「我能聽懂你們每個人說的話。」奈莫用惡魔語說。

「連這句也聽得懂?」莉絲娜用的語言完全無法辨識,但是確實每個人都聽懂了,其他人一個個點頭。

「我也聽得懂。」憑空出現的這句話並不是語言,而是一道意念竄過這些人的腦袋。把意念文字化後就是這個意思。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