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魚類的中心思想

 

 

 

「這樣就好了?」璽克狐疑的問。他還以為應該會有些驚天動地的演出,至少不能比幽迷島爆炸安靜。

船主洛菲司笑說:「強力的魔法都很樸素。從此刻開始,莫洛尼絲大王是和撒拉拉司同等強大的魔獸了。」

「那我們回船上去吧。」納林格船長說:「莫若尼絲大王,能不能請您開一下口,讓我們把船開出去?」

莫若尼絲大王沒有回答。

璽克也問了一聲:「莫若尼絲大王?您聽得到嗎?」

還是沒有回答。

奈莫問:「該不會魔法石真的有問題?」

「不可能!」船主洛菲司有點生氣的否認。

在房間頂端,船主洛菲司曾經對著它說話,形狀像花苞的那團皺摺慢慢打開了。原來那是一個緊縮的洞口。洞越開越大,直徑超過了兩公尺。隆隆聲從小逐漸變大,突然一陣轟然巨響,水柱從裡面沖出!

璽克馬上把藥材包高舉過頭。奈莫拉住莉絲娜。船主洛菲斯和納林格船長也擺出準備承受水流衝擊的姿勢。洞還在變大,水流出去的速度比不上灌進來的速度,水位一直升高。水蓋過了他們的臉。奇怪的是,這些水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立體影像。看起來已經淹過他們了,皮膚卻感覺不到有水。有某種物質圍繞著他們,但那種物質和他們之間隔著一層什麼,所以不像是水。船主洛菲斯首先嘗試吸氣,發現可以呼吸,就向其他人使眼色,於是每個人都開始在水裡呼吸。

莫若尼絲大王用意念說話了:「讓我送你們回去吧。」

水裡滿布著打轉的氣泡,視線不清。轟隆隆的水聲一直響個不停,像是地心裡有巨獸的吼聲穿過地殼傳來,也像是遠方天上同時落下幾千道雷。璽克雙腳離地,開始在水裡漂浮,他擺動四肢,但不是在游泳,璽克不會游泳。他的動作像是飛翔,所有的魚都在海裡飛翔。

他好像在短短幾秒內稍微觸及了魚類的中心思想,那不是這些人類所知的道理,不包含邏輯,當然也不是信仰,魚類的中心思想就是這些水、氣泡、聲響以及這之外一切的一切。

璽克想起他曾經對瑟連說過,輝煌魚活得很認真,但並不思考夢想和未來。魚類的中心思想對人類而言是沒有思想,對魚而言則是世界。

那的確不是信仰,因為魚的世界沒有信仰,只有世界本身。

他們不尋找生命的意義,只要世界存在,他們就會努力活下去。

意義是多餘的,信仰是多餘的,目標是多餘的,夢想是多餘的。

對人類來說失去了會非常可怕的一切,對魚來說都是多餘的。

這就是魚類的中心思想。只能用消去法去解釋。因為在這些人類的世界裡沒有言詞可以代表這種「沒有」的思想。在「沒有」之中充斥的生命力量,是以這些人類所有的語言去思考無法掌握的。

如果要用璽克人生中最接近的體驗去比擬的話,就是沉浸於閱讀中的時刻了。魚讀水,他讀書。

水流趨緩,璽克浮出水面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在默捷號旁邊了。漁夫把繩梯放下來讓船主洛菲司爬上去,然後是莉絲娜、璽克、奈莫。

璽克看到隔壁橫躺著的自由號,納林格船長已經到船上了,站在幾乎水平的欄杆上,正在下命令防止水跑到不該跑的地方。一些巨大的魔法浮球出現在自由號朝下的那一面,朝上那一面也出現很多黑霧,兩邊一起使力把船慢慢轉正。

雖然剛從水裡上來,璽克身上卻都沒濕。水位繼續上升,默捷號浮起來了,自由號也完全轉正。

航海長費倫娜到主甲板上來問:「現在是什麼情況?」

「要出發了,莫若尼絲大王會讓我們出去。」船主洛菲司說完,和航海長費倫娜一起跑進船艙,去找船長和輪機長卡洛。奈莫和莉絲娜也跟了下去,要去找船長打個招呼。

瑟連站在繩梯附近,他正要開口對璽克說話,突然伸手按住耳朵。所有人都聽到了莫若尼絲大王說的話。牠變得像撒拉拉司龍一樣,可以在任何地方和人心靈溝通。

「收下吧。這些東西對我來說不過是堆在體內的結石,但對人類來說,他們可以掛上寫有價格的牌子。我給你們這些東西,作為魔法石的交換。」

元素結晶憑空出現,鋪天蓋地下雨般的向著兩艘船灑下來。甲板上的人把主甲板的水槽口打開,用各種器材盡其所能把元素結晶掃進去,船艙裡的人把水槽移走,拿專用箱在底下接,一箱接一箱的很快就裝滿了,不停換另一個空箱上來。

各種顏色的半透明不對襯多面體在甲板上滾動。玫瑰色、草綠色、鵝黃色,有些大如拳頭,有些小如指甲,突然一顆香瓜大的落在甲板上。要不是有航海長費倫娜的魔法強化,八成會砸壞好幾個地方。這些晶體顏色均勻沒有雜質,是最高品質的元素結晶。

璽克不像漁夫們隨時都把安全帽帶著,剛開始掉很小顆的結晶時就戴上了。璽克被彈珠大的結晶砸了好幾下。在他施展保護法術之前,瑟連拉高騎士披風蓋住他們兩人。

躲在瑟連的披風下,璽克聽著披風上撲撲撲的撞擊聲,看瑟連興致昂然觀賞結晶雨的神情,璽克深深的嘆了口氣。

在結晶雨停止後,默捷號和自由號順著水流航行。水流速度越來越快,突然間,他們發出的聲音不再有回聲,聽起來是進入開放空間了。璽克往船尾的方向看,看到他們已經離開莫若尼絲大王的身體裡了。巨大的輝煌魚嘴之山洞闔上,璽克看到莫若尼絲大王的樣子。

在無星無月的黑暗裡,莫若尼絲大王色彩斑斕的身軀露出水面上,彷彿在水上蓋了一座寶石宮殿,像是把天上繁星都貼到他身上的點點光芒圍繞著牠,是宮殿不熄的燈火。

巨大到無法盡收眼裡的這條輝煌魚,將牠長得像鯰魚的頭探出海面,揮動像是水晶組成的鬍鬚,像是在對他們揮手說再見。牠潛進水裡,將鱒魚似的尾巴在水面上一擺,讓上面鑲著的萬千寶鑽反射出一陣光芒。

兩艘船被牠動作引起的浪高高抬起再放下,莫若尼絲大王最後的留言傳給船上的每一個人:「人類啊,珍惜你們的語言。不管是心靈溝通、肢體語言、眼神還是最狹義的語言,那全都是你們與他人分享文化、經歷的工具。溝通吧,只要還有一絲希望別人瞭解自己的期待、希望能夠瞭解他的人的想法,只要仍然對人類感到好奇,這就是你們該做的事。不斷的翻譯、努力的翻譯,去感受自己語言的極限、盲點、以及獨到之處,直到你們可以理解每一種語言背後的思維。」

然後莫若尼絲大王潛入水中,越潛越深,直到牠身上璀璨的光輝無法再透上海面。牠離開了。

 

 

 

默捷號和自由號停留了六個小時,打算等太陽球浮出海面再開始航行。

這是一個奇妙的夜晚。在長時間的折騰之後,大家都累了,卻沒辦法靜下心來休息。在收到指引訊號,確定船隻位置就在標準航道近處,不遠處還有海上警察的大型駐點,安全無虞後,大家都放鬆了。

不知道是誰發起的,可能是船長下的令,開宴會慶祝所有人都平安逃出幽迷島和莫若尼絲大王的肚子。廚師煮了很多食物拿到主甲板上去。船員們搬了箱子當成桌子放食物。船上的酒拿出來開了。本來航行中是不喝酒的。

每盞燈都開啟,甲板上燈火通明。所有人吃吃喝喝,大聲談笑。

船主洛菲司心愛的收音機現在拿出來掛在艙門邊,開到最大聲,播放艾太羅的流行音樂。

船長拿著酒杯宣布因為結晶儲藏庫已經大爆滿,再也塞不進去任何一顆元素結晶了,天一亮默捷號就要返航艾太羅。

甲板上爆出翻騰的叫好聲。聲音大到隔壁的自由號船員都擠到船舷邊看。受到默捷號的歡樂氣氛影響,沒多久自由號也開起甲板宴會。兩邊的船員隔著海水敬酒,搭步橋交換食物。自由號那邊還有人把整瓶酒倒進海裡敬海神。

璽克拿了一大盤烤成茶色的雞腿和雞翅,坐在上層甲板的欄杆邊,面對主甲板的方向,盤腿把盤子放在中間,脫離人群享受食物。

他看到全船的人爭先恐後的向航海長費倫娜和翻譯員奧葛敬酒,祝他們生一打寶寶。大部分的敬酒都被航海長費倫娜豪邁的乾了。翻譯員奧葛只象徵性的喝一點。璽克可以想像這對夫妻以後很高機率是女主外男主內,但是全世界只有這個男人能讓這個女人聽話。

輪機長卡洛也難得休息一下,不過輪機長的位子實在太重要了,隨時需要應付突發狀況,所以他還是沒有喝酒。他手上拿著整個肉餡派,沒切直接咬著吃,邊哭邊看小孩的照片。這次的超級大豐收如果順利在拍賣場上取得好價格,分到的紅利有可能夠他還清債務,他就可以離船回到家人身邊了。由於元素結晶在市場上一直都是供不應求,莫若尼絲大王給的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品級,除了馬上需要的,還會有很多人預先買起來備用,這十分有可能實現。

璽克有點睏了,腦袋開始迷濛。他還有點難以置信過去這七天,自從瑟連上船之後,竟然發生了那麼多事情。現在一切又歸於平靜,看起來還有個美好的結局。

船主洛菲司偷偷的靠近收音機,把流行音樂換成諾卡斯特舞曲,結果馬上就有人起鬨朝他扔雞骨頭,他只好苦笑著改回來。

璽克想了一下:是奇蹟嗎?航海長費倫娜帶回她所愛的人;船主洛菲司達成魔法聖都交付的任務;輪機長卡洛終於能夠看見返家之期;納林格船長得到最後一個船員的消息;撒拉拉司龍獲得自由。

他發現他開始相信了,聖騎士這種人,除了身強體壯之外,的確有詭異之處。

當這名聖騎士人在這片海洋上的期間,這片海洋上最大的邪惡勢力幽迷島,徹底毀滅了。

這麼多事情一起發生,未免也太巧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