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奇蹟與聖騎士的關聯

 

 

 

璽克看到奈莫和莉絲娜拿著小山似的食物,打算進船艙裡去,就把頭伸出欄杆外問他們:「欸!奈莫,你是來這個海域幹嘛的?」

奈莫抬頭看璽克,擠擠眼睛。他現在換上了乾淨的法師袍。頭上戴著一頂諾卡斯特風格的菊花圖案刺繡四角帽,大小跟手掌差不多。袍子船上有不少替換的,帽子肯定是從船主洛菲司那裡弄來的。

莉絲娜就沒有合適的衣服可以替換,所以奈莫把莉絲娜的衣服修改過。裙子拆開,上面的花縫到帽子上遮住汙痕,剩的布料做成襪套。外套拆開來做成有口袋的短褲,用大量的縫線裝飾,把拼接的痕跡變成造型的一部分。鞋子也擦得亮晶晶並修飾損傷。

莉絲娜看起來又光鮮亮麗了。她開開心心的單手端著看似隨時會崩塌的食物山,一手端著放有兩個杯子和酒瓶的餐盤,彷彿船並沒有搖晃般,如履平地的走在奈莫左邊。

那套衣服的工程是奈莫一到船上,拿到縫紉機、剪刀和針線後馬上開工,不眠不休弄出來的。

考慮到奈莫在莫若尼絲大王肚子裡過了那麼久苦日子,他沒有選擇馬上倒頭睡個三天三夜實在是非常了不起。這也讓璽克見識到奈莫想把莉絲娜照顧好的決心有多強烈。

奈莫咧嘴笑,回答璽克的問題:「那個左手拿筆右手拿筆記本的作家對我說:你如果不去迷途之海,這一集就沒有你的戲份——」

「夠了,別再提左撇子作家的事了。你到底為什麼過來?」璽克希望奈莫這個症頭在他睡飽以後會消失。

「有個不珍惜小命的傢伙捲走貨款逃亡到幽迷島去了。我代表某人去抓那傢伙。」奈莫聳肩說:「不過聽你們說幽迷島已經整座被龍吞噬了,那傢伙不是在龍肚子裡就是在警察手中,我可以回去交差了。」

「是撒拉拉司。」那條撒拉拉司,可沒允許乘龍者安派特以外的物種和她攀親戚關係。璽克說:「錢拿不回來沒關係嗎?」

「那傢伙是個毒蟲。給他再大筆的錢也是一下子就嗑光了。那筆錢早就進到毒販口袋裡去了。沒人想過要把錢拿回來,只是不能放過他而已。我還滿慶幸事情是這樣結束的。幽迷島局勢那麼複雜,我還不知道該上哪抓他咧。」奈莫說完擺了一下頭,就和莉絲娜一起進船艙了。

璽克繼續坐在上層甲板啃雞翅。所以說,奈莫的目的也以非常幸運的方式達成了。

璽克長長的嘆氣,那他呢?

怎麼瑟連獨獨就是不給他帶來點好運?

才在想而已瑟連就出現了。瑟連把半隻雞咬在嘴裡,爬船艙口旁邊的鐵梯登上上層甲板。

璽克想起莫若尼絲大王說的話,要人類珍惜語言並且善加利用。

說真的,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就算不瞭解璽克,璽克也覺得無所謂。大部分的人,也引不起璽克的興趣去瞭解。還有很多無趣的傢伙都一個樣,看過一個就等於看過全部了,一個個研究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如果說還有哪個人是他想要瞭解,卻又還不夠瞭解的,大概就是瑟連了。他們有這麼深刻的孽緣,他對他的瞭解卻是少得可以。

如果他該珍惜和誰對話的機會,那應該就是瑟連了。

「呃。」璽克對瑟連開口說:「要一起坐嗎?」

「好啊。」瑟連笑答。

剛開始他們各啃各的烤雞,沒有對話。後來瑟連先開口說話了。他說著許多船上的瑣事,像是某個漁夫和老婆之間的情況,另一個漁夫的哥哥讀書的事情,還有誰是出身農家卻跑到船上來,誰家世代都從事漁業,誰是富豪後裔、發生了什麼事情……他說著這艘船上璽克所不知道的眾多故事,比在船上待了快半年的璽克還要清楚。

璽克覺得瑟連說個不停而他聽,這個場面好像有股熟悉感。他恍惚間又想起早已毀滅的故鄉。在除了他和另一個少年以外的人全都死了之後,他們相依為命的時間。

在對小小的璽克來說大大的房子裡,他躲在一層層的衣服底下,閉口不語。

那名少年經常在他旁邊,不停的說話。說今天的雪下得怎樣,哪裡看到綠意,他在誰家屋子裡找到新衣服。好像靠說話可以驅走寒意、驅走殭屍和所有的恐懼。

二十一歲的璽克嘴角有笑意悄悄的爬了上來。他確定了,他和瑟連,早在黑夜教團毀滅那一天,在血染的城堡中看見對方之前,就認識了。

在嚴冬紛飛的大雪裡,大人都已經死了,變成殭屍了。在那樣的村子裡,那名少年保護了璽克多久?為他找食物、幫他生火、修補屋子的破洞。也許只有幾個星期,也可能長達數月。無論如何,如果沒有那名少年,八歲的璽克靠自己肯定活不了幾天。

如果瑟連沒有從牢裡帶走他、和同伴合力為他爭取特赦,十七歲的璽克也活不過那一年。

他該滿足了。不管被瑟連捲進怎樣稀奇古怪的事件裡,他都該接受,陪他到底。

還奢求什麼好運啊。

璽克忍不住笑了起來。璽克突然笑出聲音,讓瑟連驚訝的聳肩。瑟連問:「怎麼了?輝煌魚和人魚的傳說很好笑嗎?」

「不。我根本沒在聽。」璽克大笑起來。

瑟連嘆氣的同時把肩膀大力的往下壓,背也一起弓了,裝出誇張的喪氣模樣:「我就知道,枉費我說得這麼賣力。算了,我也只是想說才說的。」

璽克笑夠了,摸摸鼻子說:「問你喔。」

「什麼?」瑟連挑起兩道眉毛。

「你的故鄉後來怎樣了?」

「什麼怎樣?你想問哪方面怎樣?」

「比方說,不是有個死靈師小孩嗎?那一定有他做出來的殭屍吧?那些殭屍後來怎麼了?」璽克對於那座村莊的記憶逐漸模糊,可是永遠忘不了的是,他將一切拋在大雪中,和黑夜教團的人離開那一刻。

年幼的璽克幾乎喚起了每一個死去的村人,包含自己的父母。因為瘟疫斷氣的母親,還有被野獸吃掉一半臉的父親,都在他這個剛剛展現出天賦的年幼死靈師無知呼喚下,被迫爬起。

在他害怕被獨自留下而對著屍體哭求的時候,剝奪了他們安息的權利。

在知道殭屍要燒成灰才能長眠之後,他一直都會盡其所能的收拾掉自己弄出來的東西。

可是那些和他如此親近的人,他沒能收拾就離開了。

雪地裡有眾多站著的屍體,他們的瞳孔方向對不準,泛白甚至是泛綠,兩眼對著不同的地方,有些轉到裡面去了,眼皮卻還睜著。即使如此,璽克就是知道,他們一直看著小小的璽克離開,這一幕牢牢的刻在璽克心中。

「清理掉了。騎士團來的時候。」瑟連調整了一下姿勢,舒服的靠在欄杆上,補充說:「一個不留。」

「那就好。」璽克到現在才知道自己有多麼介意這件事。他感覺心頭上有一塊大石落了地,而他之前還不知道那塊石頭有多大。

「我的家鄉,就是聖潔之盾了。」瑟連說。

璽克腦中又閃過那一天的景色。以大雪為背景站在村口的那名少年。他的肩膀和背都繃緊,雙手握拳,雖然是垂下的,但手臂在使力。腳稍微打開與肩膀差不多寬,和手一樣的使力。他略收下巴,有那麼點咬牙的感覺,那雙眼睛瞪著帶走璽克的人,眉毛因為痛苦而收緊。那是因為自己獨自留下而恐懼,還是對把他留下的這個世界的譴責?

璽克轉頭看瑟連,發現他在笑。臉上掛著滿足而溫和的微笑。

雖然失去了一個故鄉,雖然曾經落到孤身一人,但是現在瑟連有了新的家鄉。

也許不需要太擔心瑟連,畢竟他可是有一大團同伴在艾太羅等他。就算三不五時遭到邪惡反敲一記,就算經常被官員氣到想推翻政府,有同伴就能繼續下去。

「好想回家啊。」瑟連伸了個懶腰:「一陣子沒聽到萊爾諾特女士罵人的聲音,居然有點渾身不對勁。」

「我好想要一個家啊。」璽克面帶笑容的想。他伸手拿雞腿,發現有兩隻不見了。那個非常不容易察覺的乘龍魔餌長,剛剛大概正大光明但旁人毫無所覺的經過了。

璽克咬住最後一隻雞腿,思考:不知道安派特的願望是什麼?

 

 

 

太陽球飛上天空後,自由號向默捷號告別。默捷號這邊幾乎全船的人都跑到甲板上,向站在自由號甲板上的納林格船長致敬道別。

這位英雄人物、奴隸的解放者,留給他們一個微笑,就離開了這裡,航向他的下一個事業高峰。

默捷號則開往回程的蟲洞站,他們花了一天半的時間才到達。

世界與世界之間的距離是無法比較遠近的。透過蟲洞這種自然產生的空間裂隙,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可能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也可能只需要一秒鐘。只要找到蟲洞、走對蟲洞,跨越世界之間可以比去巷子口買牛奶更快。

問題點在於要知道蟲洞通往哪裡,除了闖他一闖之外沒有別的辦法。能過去不保證能回來,多得是單向通行的蟲洞。開發新的蟲洞航線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所以很多蟲洞都保持著「通向地點未知」的狀態,等著哪天誰不小心或是太勇敢掉了進去,幸運歸來以後再告訴大家對面是哪裡。

從迷途之海回艾太羅,已知最快的路線需要兩個半月,扣掉作為起點的諾卡斯特界域,還要跨過四個世界,通過五個不同的蟲洞。

蟲洞站是由海上警察掌管指揮,到處都是六翼旗。多艘像是漂浮城市一樣的大船固定守在這裡,提供補給之類的服務,也有商人在這裡直接跟異界人作生意。默捷號在這裡把物資都補齊了。

在距離補給船相當長一段距離外的地方,有十幾個漩渦。水不斷往中心流下去,那就是蟲洞點。

海上警察駕駛顏色鮮明的小艇,在蟲洞間指揮要進洞的船隻排隊,也引導他們找到要走的蟲洞。這個蟲洞點有大半蟲洞都還是「通往地點未知」。平常海上警察會緊盯著來往船隻,不讓他們靠近未知蟲洞。

但是今天情況特殊。海上警察大半都去支援幽迷島的後續工作了。不只是要處理那一戰抓到的海盜的事務,還有逃出幽迷島的那些海盜,因為失去補給站,又急著要遠航逃跑,很可能會頻繁襲擊一般船隻作為補給。海上警察的工作變得更吃重了。各個作業船在聯絡時也都聽說了幽迷島的事情,也很多船的指揮者判斷這片海域會騷亂一段時間,決定提早返航或換個作業地點避開危險,於是要通過蟲洞的船也變得更多。

蟲洞點現在指揮的海上警察少,要通過的船多,場面自然就亂。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