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再見原始風精靈

 

 

 

默捷號小心謹慎的行船,絕不搶快。現場真的很擁擠,為了避免碰撞,難免就偏離了路線。

璽克坐在上層甲板,往四面看都是船群,頭上則是太陽球充滿精神的飛來飛去。今天就要離開這片海洋了,他想多看幾眼這獨特的景象。迷途之海是諾卡斯特界域和其他世界的紐帶,這裡是世界的最邊陲,幾乎已經不能算是在世界裡了。從這裡只能回到眾多世界之中,無法再前進、再更遠離世界了。璽克正看著世界盡頭的景象。

突然,他聽見大罵的聲音。海上警察氣極敗壞的對他們揮旗子、喊叫、放信號彈要他們離蟲洞遠一點,說他們太靠近未知蟲洞了。

璽克低頭看了一下在默捷號旁邊的那個蟲洞。這個距離雖然是太近了沒錯,但以默捷號的能力來說,還不至於開進去。

然後他感覺一陣舒爽的風吹了過來。

船主洛菲司也和璽克一起站在上層甲板。他完成任務以後就不會再當船主了,也想多看幾眼。聽說諾卡斯特大陸的太陽也是只有一顆的,還曾經消失了幾百年,後來才回來。

風吹過璽克,也吹到船主洛菲司。他微笑說:「他們很喜歡你。」

「誰?」璽克皺眉問。他有不祥的預感。

「原始精靈啊。」船主洛菲司順著風向把一頭藍髮撥到腦後,說:「他們在對你說,他們真的很喜歡你,可是就要和你分開了,很捨不得。」

「非常好,我不想再碰到他們了。」璽克說。兩度把他從高處推落,一次把他的氣味送給飢餓魔獸,這些原始精靈表達喜愛的方式讓人不敢領教。

一陣強風颳得欄杆發出呼嘯聲,把璽克推得後退半步,隨即站穩。他咧嘴笑,大聲說:「現在我兩隻腳穩穩的站著,你們休想把我推下去。」

「嗯。」船主洛菲司搔搔臉頰,說:「他們要你再站得更穩一些。他們說:再見了。」

「啊?」璽克只來得及發出一個音,就嚇得蹲下來抱住欄杆。

一陣非常非常強大的風颳著海面,把海水吹起一道高逾二十公尺的巨浪!

巨浪捲起默捷號,把璽克連人帶船往前推。

推落進了那個未知蟲洞。

眼前的影像瞬間扭曲,變得破碎而難以辨識。耳邊一直聽到噗嚕嚕、噗嚕嚕無止盡的聲響,好像有幾千個世界同時在冒泡。璽克緊抱欄杆。眼前影像破碎到極限之後,變成了一萬種顏色混在一起拉長,看了眼睛會痛,但是要閉上眼睛也沒辦法。要他放手別抓欄杆也是沒辦法。

好不容易欄杆的觸感從棉花變回欄杆該有的觸感,這表示他們已經通過不穩定的入口區域,進入穩定區了。璽克取回身體的自主權,放開手,揉揉太陽穴又按了一下眼周,再奔去找航海長費倫娜。

航海長費倫娜證實他們再次迷航了。他們不知道這個蟲洞通往哪裡。

 

 

 

默捷號乘著小小一團和他們一起進來的海水,在蟲洞裡飛行。四周看起來全是扭曲拉長的色彩塊,構成一個難以辨識形狀的隧道。這個隧道好像非常大,有時又好像小到會擠碎默捷號。不管什麼時候都沒有回音,沒法用音波確認。

槳輪緩慢的持續轉動,但並沒有實際的推進功效。這裡的物理律跟外頭不一樣,平常的前進方式在這裡沒有用。他們只能靠著永不減弱的慣性和蟲洞自己的蠕動,等著被從另一頭吐出來。

璽克開完法師會議,收到壞消息以後,從海圖室出來,又遇到瑟連。

「都是你害的!」璽克忍不住又爆發了。

「不會有事啦。」瑟連苦笑說。

「萬一這個蟲洞沒有出口,我們一輩子困在裡面怎麼辦?」璽克知道這些話會引起不安,不能大聲說,於是他抓著瑟連的領子,在他耳邊低吼。

「唔,肯定是有的。」瑟連聳肩說。

「要是食物吃完了,第一個吃你。」璽克怒道。

「會有出口的,不用擔心。」航海長費倫娜打開海圖室的門,把這兩個在走廊上討論重大消息的傢伙一把曳進來。告訴他們:「我都探測過了。看我們的前進速度,這是一個單向通行蟲洞。一定有出口。真正的問題不是我們會在蟲洞裡待多久,是出口到底在哪個地方?如果是在諾卡斯特界域或其他高度文明界域還好,萬一跑到不知道有其他世界存在的世界去,要回來就難了。」

璽克垂下肩膀,在他看來那些彩色條紋一直都是原地扭動:「妳看得出來我們的前進速度啊?」

「我是航海長,不是魔餌助理。搞清楚了就出去,別干擾我工作。還有,別在船員面前討論這些事,不然扣你們的糧食配給。」航海長費倫娜勾起嘴角。在蟲洞裡她最大。她揮了揮手,把兩人又趕了出去。

因為不知道會在蟲洞裡漂流多久,也要考慮出去以後能不能補給,糧食和水再度控管。

璽克又餓又渴。其實也不是很餓很渴,只是糧食控管讓有點餓有點渴的感覺像是很餓很渴。加上不管往哪看都是那些沒有日夜分別的古怪條紋,有時候眼花了還會覺得條紋好像爬到船上面來了。多重打擊之下,他趴在上層甲板上詛咒上天、詛咒瑟連、詛咒原始精靈。詛咒的強度如上順序由強到弱。他像小孩子耍賴一樣搥打地板,腳踢來踢去。

除了他以外的人好像都沒這些煩惱。漁夫們只要看到瑟連就充滿信心。奈莫本來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他的使魔莉絲娜是惡魔,惡魔向來把跑蟲洞當散步的。船主洛菲司說如果狀況危急,他可以炸了蟲洞,並且搭配一大堆璽克聽都沒聽過的法術,幫他們撕開一條回諾卡斯特的路。這個建議並沒有讓璽克比較安心。

因為肚子餓和口渴和奇怪的條紋還有忙著詛咒上天和瑟連,璽克很快就忘記計算時間了。

「二十七隻騷靈、二十八隻騷靈、二十九隻海膽,啊,錯了。」璽克試著睡覺,但是他身為魔餌助理,打從結晶儲藏庫被莫若尼絲大王的贈禮塞滿以後,他就沒有事情可做了。早就已經睡得非常飽了。

璽克翻到正面朝天,從頭數起:「一隻矇默、兩隻矇默……」

瑟連結束對船員的鼓舞演說,到上層甲板來找璽克。他由上往下低頭進入璽克的視野範圍內,強壯的身軀給璽克很大的壓迫感。

「一大隻瑟連。」璽克扁嘴。翻身坐起,兩腿往前伸直放在地上。

「一小隻璽克?」瑟連笑著回應。

璽克把頭轉開故意不看瑟連。

瑟連在璽克旁邊坐下來,他一腳伸直,一腳彎曲把手肘放在上面,問璽克:「你對山區道路清楚嗎?」

璽克把頭轉回來,瞄了一眼兩人腿的盡頭。瑟連的腿大約比他長十公分。璽克說:「很久沒注意了,怎樣?」

「我在想,回到國內以後,我要去追捕拉瑪哈。」瑟連眼睛微瞇:「那傢伙肯定已經逃亡了。你也逃亡過,我想你可能比我更清楚他的想法。」

「喔。」璽克應了一聲。當初瑟連就是為了保護延押拉瑪哈所需的證據,才會被人灌水泥扔到迷途之海來。瑟連趕不回去,拉瑪哈八成就逃亡了。

「我想——說不定——可以請你來幫忙嗎?」瑟連說。

璽克用鼻子短促的吹氣,頓了三秒。他感覺瑟連僵住了,能言善道,剛剛才發表過演說的這個人,好像中了法術變成石像。除非璽克用回答解除瑟連身上的魔法,否則只能一直定在那裡。

這個人總算學會開口找人幫忙了啊。璽克在心裡暗笑:「可以啊。」

「啊,太好了。」瑟連笑著露出整齊的白牙。

這時默捷號的護壁顫動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一波波的擠壓它。顫動幅度越來越大。這是脫離蟲洞的前兆。

「真的有出口!」璽克抱住最靠近的欄杆。瑟連站了起來。

欄杆變成棉花的觸感,眼前景色碎成片片,不停旋轉。

「到底要去哪?」璽克總覺得出去花的時間比進來長。

「艾太羅!」瑟連中氣十足的大吼。

「你怎麼知道?」璽克吼回去。

「我不知道,可是我確定!」瑟連大吼。

眼前景色大亮起來。白光相當刺眼。欄杆恢復了該有的觸感。璽克慢慢放開手,發現瑟連沒有抓住任何東西。

在離開蟲洞的亂流中,他一直昂然站在甲板上,現在也還站在那裡。

看瑟連沒有動,璽克有點擔心,上前問:「你沒事吧?」

瑟連眼睛瞪大,直盯著一個遙遠的點:「日曆。」

「日曆?什麼?」璽克朝瑟連的視線方向看過去。

默捷號現在在一條大河中間,旁邊不遠處就是一個巨大繁忙的港口。現在沒有下雨,夜晚的天空可以看到幾顆星星。默捷號的護壁上面還有很多水珠正在滑落,他們似乎是從水底鑽出來的。

港務人員正乘著快艇朝默捷號過來。那艘船上面的旗幟和船身上的彩繪都是薩拉法邑朵的雪花國徽。

這裡真的是艾太羅!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