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不可思議

 

 

 

瑟連視線所指的地方是岸上整排生猛水產店的其中一間,璽克看不到日曆在哪裡。他看得很用力,也才看到櫃檯桌上疑似擺著個什麼牌子,那也許是翻牌式日曆吧。

瑟連大吼一聲:「今天是九月十四號,羈押最後一天!」他看到設在下游方向的地標燈塔:「這裡是王都附近的……」瑟連說出這個港口的名字。

港務人員一上船就被瑟連抓住領口逼問:「現在幾點了?」

「剛過七點!」港務人員看到瑟連的騎士服和騎士徽章,嚇了一跳。

船長到了主甲板上和港務人員說話。

瑟連踱步走到了無人的船舷邊,嘴裡用很快的速度唸著達成任務的方法:「從這裡過去搭馬車要兩個小時,八點以前要送到否則來不及審閱,要先聯絡請法官留下來嗎……」他雖然沒有盯著誰看,眼神卻熾烈得彷彿可以噴出火來。他的表情不再有一絲一毫的輕浮,身體緊繃而不浮躁,像上箭拉緊的弓弦,準備抓準時機射穿敵人。這是瑟連身為騎士,身為與邪惡作戰者的面貌。

「我召喚會飛的魔獸出來,比馬車快很多。雖然不能飛很遠,多叫幾次總還可以。」璽克跟在瑟連後面走,說著說著就開始掏施法材料。身為前逃亡者,他的確比較知道怎麼移動才有效率。從這裡去王都的路上因為密集重複開發,道路彎彎曲曲還很有堵車的可能,飛行走直線距離肯定比較快。

「要飛行的話,讓我幫忙吧。」安派特的聲音在璽克斜後方出現。

璽克轉回頭,看到的卻不是安派特這個人類。

站在那裡的美麗生物在港口打過來的燈光照射下,好像全身都在發光。他的脖子舉起來有三公尺高,從胸口到尾巴尖有七公尺長,橄欖型瞳孔的眼睛放出紫光;他的頭部像是靈緹,吻部長而纖細,但鼻腔的部分更寬一些。脖子長而柔軟,姿態像鵝。頭的兩邊有一雙垂下的長毛大耳朵;一身銀白色的柔細長毛垂下來幾乎觸及地面;牠的身體像豹,但四隻爪子像狼,而且長著短毛的腳掌比例很大;胸肌像鳥類般十分發達;長長的尾巴像大食蟻獸那樣毛蓬蓬的,形狀則更加扁平一點,像一把大扇子;從前肢後面一點的背部長有一對又大又強壯的銀白羽翼。

「愛斯珀?」璽克問。他早就在懷疑了。

「正是。我是化人師。」這條美麗的艾太羅原生龍就是安派特。他沒有使用心靈溝通,直接發出艾太羅標準語的音。明明發聲構造都不一樣,發音卻十分標準。他揚起脖子說:「上來吧,讓龍幫助你們。」

璽克乖乖爬上龍背,坐前面抱著安派特的脖子。

「拜託您了。」瑟連坐在璽克後面抓著安派特的背毛,腳卡在翅膀根部前面。

安派特的毛摸起來非常輕柔,體溫比人類高一些。璽克把臉埋進他的後頸毛裡,聞到甜甜的水果香氣。起飛的時候璽克本來以為會很顛簸,因為大型鳥類起飛並不容易,結果沒有。體型更大的安派特配合使用造風的法術,沒有助跑,雙翼一震就垂直升空。璽克也沒有感覺到上升的壓力,安派特一定又用了別的法術,讓璽克移動中和定點蹲在地上幾乎沒什麼差別。

默捷號一下子就變得很小很小,像是海圖室裡那個魔器裡船隻的大小。城鎮被他們拋在地面上,他們乘著龍之翼奔向月亮。

 

 

 

安派特展開雙翼,乘著氣流在雲上滑翔。璽克忍不住高聲喊了起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感動。

雲在腳下滾動,像是浪花卻又絕不一樣。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在離地這麼高的地方,還有一片異世界之海。

安派特飛到雲開的地方,降低高度從密集的房舍上空掠過。家家戶戶的燈光鋪成光之地毯,人類造就的地上銀河。

換一個角度,璽克來到了他不曾到過的世界。

「太美了。」璽克讚嘆。

「喜歡嗎?」安派特問。

「喜歡、超喜歡的。」璽克開心到開始疊辭了。

「想常常坐嗎?」安派特接著問。

「可以嗎?」

「可以啊。你要不要當我的學徒?」

「我嗎?」璽克太驚訝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有跟你提過嘛。我因為學徒都不在了才出海。你好像也不知道這次跑船跑完接著要做什麼,所以我就覺得說不定你會願意當我的學徒,說不定你會願意把我的巢當成你的家。」

「可是。」璽克沒再說下去。他想起當時的對話。安派特的學徒因為研究死靈術而離開他,璽克可是個天生的死靈師!

安派特說:「我知道你是死靈師,但我也知道你不會濫用你的能力。我覺得你很可愛。你能夠發現自己的盲點,有能力察覺別人和自己不同的地方。你學東西的方式很紮實,你是真的在學習,不是只要學歷。你還有照顧他人的本能。不容易被發現就是有這個好處。沒有人注意到我在別人的『臥室』裡。」安派特引用了納林格船長在莫若尼絲大王思考室裡用過的譬喻,暗示他當時也在現場。他發出一陣得意的咕嚕聲,接著又改換成哀戚的語調說:「還是你不願意認龍當師父?」

「才不會!天啊,我太高興了。」璽克張著嘴,卻好一段時間說不出話來。最後是瑟連對他說:「加油。」

璽克這才把話說出口。在聽見自己的聲音同時,他感覺眼眶發熱。他趕緊眨眼免得眼淚跑出來:「師父!」

安派特師父發出一連串滿足的咕嚕聲。

 

 

 

安派特師父從港口飛到王都只花了二十分鐘,找到王都法院的位置則又花了七分鐘。他輕巧的降落在王都法院前的地磚上時,是七點四十分整。

瑟連在跳下龍背的同時出聲道謝,一沾地就抱著證據包裹直衝進法院。璽克和化為人形的安派特師父之後跟上。

他們走進門口,發現瑟連在走廊一半的地方被一群騎士壓制在地。

六個穿騎士制服的男人大喊大叫著撲向瑟連,層層疊疊的把他壓在最底下。另外有兩個人沒參加壓制瑟連的行動。

其中一個橘紅色短髮的騎士手中高舉證據包裹,說:「我現在就拿去給法官!」然後和另一個人一起衝向法院深處。

璽克仔細一看,發現壓制瑟連的這些人身上都帶傷。有人手上包著繃帶,有人腳上打石膏,有人露出來的手臂和臉上還有紅色新長的皮肉。

那些壓住瑟連的人們七嘴八舌的對他逼供。瑟連好不容易才把他們給推開,成功在紅色地毯上坐起來。他揉了一下泛紅的鼻子,說:「你們——全都活著啊!」

其中一個綁馬尾,綁繩上串著琉璃珠,表情變化很小的騎士,捏住瑟連的鼻子說:「壞人還沒死光,好人哪能先死啊。」

「好痛痛——」

璽克決定不要打擾瑟連和夥伴重逢了。他轉身往門口走,安派特師父靠過來摟著他的肩。

璽克剛開始還不太適應這種親密動作,但是他看了看,在心裡再確認一次是安派特師父之後,他就放鬆下來,露出笑容了。反而往安派特師父那裡靠過去。他不久前還把臉埋進這條龍脖子後面呢。

安派特師父對待璽克的方式就好像他只是個十歲的小男孩。因為龍的壽命比人類長太多,相比之下璽克和他之間,的確就像是成人和十歲的小男孩一樣。

十歲。

十歲的時候璽克剛剛進入黑暗學院,他從來就沒有機會當一個真正的十歲小男孩。

師徒倆並肩走出法院大門,回到前庭中央停步。璽克把頭也靠到安派特師父肩上。安派特師父頭兩邊長長的頭髮搔到璽克的臉,人形時的他還是有水果甜甜的味道。

他們又往前走了幾步,討論著等下先回船上一趟看情況,更之後安派特師父把璽克載回去以前要先去哪買璽克的寢具。

這時候有工作人員氣喘吁吁的拿著魔話籠跑出來,看到璽克的時候眼睛掃了一下,明顯是在比對璽克和他收到的外貌描述像不像。他笑出來說:「是璽克先生嗎?您的魔話。」

璽克點頭,狐疑的用雙手接過魔話籠:「喂?」

魔話鈴鐺傳出來的是法師執業管理局局長大人的聲音,聽起來他在說話的途中還不斷抽空用吸管吸布丁吃:「你總算回艾太羅了?這幾個月你到底失蹤到哪去了?想給你工作都找不到你?」

除此之外,魔話鈴鐺裡還傳來因為距離比較遠而比較小聲的,熟悉的總機小姐哭叫聲:「你還要我這個總機作什麼?你可以自己去聯絡他!我是擺飾、是花瓶,我不要同情!」

「喂喂?交待一下吧?你到底到哪裡幹了什麼去了。」局長大人說。

璽克瞄了一眼安派特師父,後者偏著頭回看璽克。他到迷途之海去了,那裡是一個無法再離世界更遠的地方,但那裡卻沒有成為璽克道路的終點。

璽克也偏了一下頭,像狗狗那樣的。他開口說:「你不會相信的。我在汽油桶裡發現聖騎士,在世界的盡頭找到師父。」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