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小碴家訪時間

 

 

 

在那之後過了幾個月,碴.莫恩斯坦.薩耶弗農,綽號小碴的法律系大學生,收到璽克寄來的信。早晨,他在大學內部的茶館裡拆信閱讀。

信的內容是這樣的:「我提早回國了,不過之前都在忙,所以直到現在才寫信給你。我有固定住址了,在……龍巢市龍巢區龍巢路龍巢里一巷一號。是個龍巢。

「一片文明中間有一片屹立不搖的蠻荒,那就是我住的地方。就如同地址所示,那裡是龍的巢,就如此一事實所示,我拜龍為師了。」

這句話害小碴差點把嘴裡的洋蔥圈噴到咖啡裡去。

的確法師這個行業比其他職業更容易接觸魔獸,但是他們也會很正常的拜個人類為師,怎麼會拜到龍為師去了?

信的後面有交待了一點事情始末,小碴皺著眉頭把信看完。之後,少部分因為擔心,大部分因為好奇,他就趁著假日跑去信裡寫的地址,家訪去了。

一般人對魔獸巢穴的印象,都是在人煙罕至的地方,附近頂多有漁獵維生的小村落,不會跟發達文明住隔壁。但璽克的師父,他的巢穴卻是在大城市的市中心精華地段。據說是因為這條龍在同一個地方住太久,四周從鳥不生蛋慢慢開發,不知不覺就繁榮起來了。就算鄰居人類數量越來越多,那條龍還是一直沒有搬家。

與其說是龍巢在市中心,不如說是市中心在龍巢周圍。那座城市也由此命名為龍巢市。

當小碴找到那個地方時,他完全同意璽克在信裡對於龍巢的形容。

他左邊過去是二十層的百貨公司大樓。鋼筋水泥建築用彩色鋼架和大型彩繪作為外牆裝飾。好幾層樓高色彩鮮豔的廣告布條、飄揚的名牌彩旗、一大堆寫著外語海報、世界重大景點的照片燈箱。文明世界的生活重心都在這裡面了。

右邊過去是彩色玻璃帷幕十七層藝文廣場,利用玻璃角度和彩色磁磚反射產生無盡變化,夜裡開燈的樣子會更加華貴美麗。裡面有歌劇院、畫廊等等提升人人類文明水準的設施。還有一大排專賣名家真跡的商店。各種展覽文宣,露天展示的合金雕塑,完全就是文明的世界。

眼前,也就是被這兩座文明設施包夾的這個地方,是一座高約六層樓,由很多完整的樹堆疊出骨架,再把泥土一層一層塗上去,最後黏上乾草和葉子做成的蠻荒土山。

順帶一提,這座土山的佔地面積比百貨公司和藝文廣場更大。

土山腳下有個圓圓的入口,周圍的泥巴有整理過,表面相當平滑。木板門現在是關著的,外面再用矮柵欄圍起來。

門的旁邊立著一塊和人等高的塑膠牌子,上面寫著:「龍.安派特的家.國家一級保護區.禁止撿拾採集行為.謝絕推銷。」小碴往前走,看到那塊牌子背面,才發現那是警方立在道路邊,勸導行人減速慢行用的警察人像立牌。

土山門兩邊擺著許多花盆,裡面種滿了植物。有些開著小花看起來很可愛,有些風一吹會發出有旋律的口哨聲。有的正在努力把根從盆子裡拔出來,可能是打算去散步。種盆栽的人為了阻止它,特別用網子把盆栽整個包了起來。

原始的土山沒有門鈴,連原始的手動敲擊式門鈴都沒有。在小碴煩惱要怎麼通知裡面的人他到了的時候,璽克正好拿著澆水壺出來。幾個月不見,小碴發現璽克有很大的改變。

璽克穿著白色,沒有汙跡、沒有變形的襯衫,和黑色,沒有脫線沒有縫補痕跡的長褲,不是多處變色的法師袍。頭髮還是老樣子的長短不一和亂翹,但是看起來沒那麼毛躁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他現在神情清爽多了,也穩重多了。不像以前老是火星四濺、齜牙裂嘴的樣子。

「小碴,歡迎!」璽克咧嘴笑。他忙著澆水,水壺空了以後他拉起小碴的手,帶他進屋。

土山裡面很舒服,氣溫和濕度都剛剛好。空氣也新鮮沒有凝滯感。土層堅硬不掉屑,並不像小碴以為的那樣骯髒。摸起來感覺不是像土,而是變成了陶器或玻璃。

璽克說:「龍蓋好巢以後會用龍火燒一遍,就變成這樣了。」

小碴的腦袋裡出現一條龍一面在隧道裡爬行,一面噴火的畫面。

走了大約五公尺,四周變得寬敞,進到客廳了。這裡擺著原木磨平的大桌子和圓木椅。牆邊擺著一排裝滿水果的竹編籃子。一個簡單的調理台面向窗戶。各種雜物,掃把、水桶等等堆在角落,帶來強烈的生活氣息。小碴還注意到這裡有很多書,非常多書、多到爆炸的書。不管往哪個地方看過去都可以看到書大疊大疊的形成書山。

「這些書都是你的嗎?」小碴在其中一個圓木椅上坐下。

「是師父的。他的書非常多。二樓還有一大堆。」璽克笑著問:「要吃甜點嗎?」

「好啊。」現在是下午點心時間,小碴的確傾向於吃一點甜的東西:「對喔,你師父是法師嘛。」龍的印象太強烈了,他一時間忘了法師的師父一定是法師。

「嗯,他有大學學歷和執照。他讀大學的時候還沒有魔獸保育法,他去很遠的地方讀書,沒辦法常常回來,房子差點被拆掉蓋影城。現在法律明定龍巢所在地是保護區,他才能放心跑去異世界。」璽克從櫃子上拿出一包淡黃色乾乾的絲狀物體,放進裝開水的碗裡讓它膨脹:「因為是保育魔獸,師父看醫生和搭公車都不用錢。」

「喔。」小碴應了一聲。他還在觀察璽克。璽克看起來很好,比他想像中還好。現在的璽克看起來就像是流浪狗得到好主人飼養。毛洗乾淨梳開了,皮膚病治好了,肚子填飽了,還學會了找人撒嬌玩遊戲。氣質變得大不相同。不只是喪家犬的樣子不見了,甚至出現一股自然的知性氛圍。

看來龍對他很好。

絲狀物泡好了,變成半透明的條狀物。璽克加了冰糖水進去,又放了一堆切片水果,再洗了半顆高麗菜放在內墊圓型鐵網的大碗裡,一起拿上桌。他給小碴和自己各一碗那個泡出來的東西,把高麗菜放在桌子第三邊。

小碴嘗了一口,除了冰糖的甜味以外還有股清香,口感滑順。他好奇的問:「這是什麼?」

璽克回答:「龍窩。」

「這是建材?」小碴看了一下天花板,有樹根穿出來了。他在吃屋子?

璽克解釋:「就是龍唾液。他們蓋房子的時候都用這個調和泥巴。這屬於秘藥,對唸書唸到腦袋要燒掉的人很好。」璽克聳肩,開始吃自己這一碗:「師父腦袋都不會燒掉,跟他每天喝這個說不定有關。」自給自足之類的。

小碴忍住笑繼續吃。讀法律腦袋也燒得厲害,他很需要。

他們隨口扯一些生活瑣事。

璽克說:「這附近的開發商老是拿高級水果禮盒過來遊說師父,要師父遷走。」

「那個水果很不錯,可惜了,我不能答應他們,所以不能收。」

小碴說:「可以想像,這塊地值很多錢吧。」

璽克說:「畢竟也住了這麼久了,不想搬啊……之前給魔藥室擴充了不少設備,師父的薪水被我用掉了好多。」

「可是那些都有必要啊。我也用得上。我們一起精挑細選過才買那些的。」

小碴說:「法師這個專業很花錢的吧?」

璽克說:「魔藥還算好的呢。自己能上山的話很多東西花時間就能弄到。那些需要用到精鍊成品的學科花費才是真的很大……師父教我寫草書和甲骨文……外面那盆用網子罩著那個,會偷跑去吃別人家的貓狗飼料!上次居然爬進別人家四樓的陽台,我跟師父用肉乾好不容易才釣回來。」

「再種三個月他就要長牙齒了,到時候網子還要再換更堅固的。那之前我教你製作魔草用的附魔網吧。」

小碴說:「法師就不能種一些最多只會吃螞蟻的東西嗎?我家那一株清廚餘的都要戴嘴套,不然連貓都有危險。一直叫老爸把那一株賣了他就是不要。」

璽克說:「種那麼安全的東西就不是法師了……師父說我可以去考單項魔法學科證照,證照可以代替執照就業。可是那個報名費,一科一階就要交一次,又很貴。師父說他可以賣龍毛湊錢。」

「換毛季每天梳毛累積下來也有一筆小錢的。」

小碴說:「最貴的是肚子剃下來的毛吧?那個做成的毛衣是天價啊。龍不喜歡剃毛的,沒有好理由絕對不會剃毛,原物料可遇不可求啊。」

璽克說:「……之前我想重現古代魔藥,結果炸掉了,整個人變成紫的,師父居然一舌頭舔下去……」

「我以為可以舔掉的。」

璽克說:「……你現在用的那個杯子是我燒的,我們在後院蓋窯,用魔法火燒,順便練習控制溫度……冬天跟師父出去的時候窩在他的翅膀底下好溫暖……沒有雲的夜晚師父會唱歌,那個聲音聽起來很像是古鐘,很渾厚悅耳。附近民眾只要聽到師父在唱歌,都會攜家帶眷過來聽,左右邊大樓裡的人也會跑出來……」

大碗裡的高麗菜不知道什麼時候全空了。甜點吃完了,璽克帶小碴參觀屋內。

 

 

 

龍的土山內部分成四層,越往上空間越窄。工作室都設在地面那一層,藏書室在第二層。藏書室裡的景像就和璽克說的一樣,書非常非常的多。二樓整個就只有這一間房間,整個房間都排滿了原木書架,只留下勉強能正面走過的通道。架上直放、橫放或是內外雙層放,堆得滿滿的全是書。

「我常常在這裡一窩就是一整天。」璽克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發亮,那對他來說是美好的回憶。

小碴抽出一本藍色封皮的書翻看。他雖然不是法師,但是是法師家族的人,他看用字就能判斷出來這些大多都是流傳已久的魔法書。

他試著把書塞回去,結果不知道是卡到後面的什麼東西,只塞進去三分之二就塞不進去了。這時候隔壁的藝文廣場露天舞台有音樂表演開始了,璽克喊小碴過去窗戶邊看。小碴鬆開手,讓書三分之一露在外面的擺著,過去看了一下。他再走回來想把書拿出來重放時,書已經整本好端端的塞回去了。

小碴懷疑這裡是不是有自動整理書本的法術,但是看這些書堆放的方式這麼隨性,展現出主人的個性,又不太可能。

再來璽克帶小碴到第三層去。這一層有學徒房間和雜物儲藏室。

璽克開門給小碴看魔藥工作室。門一打開,又苦又涼的味道就衝了出來。

小碴轉身背對門,給璽克評語:「你以後一定會跟我爸一樣,被家人要求把工作室搬離家裡。」

「很香啊。」璽克不甘願的說。對他來說這種天然的味道聞起來很舒服。相反的,化學香氣就算不強烈也會讓他奪門而逃。之前去隔壁的百貨公司看免費展覽,在魔梯箱子裡碰到有女性噴了香水,害他搭魔梯搭到出現暈車症狀。之後只要人多的時候他一定走魔扶梯。

天然的味道和化學的味道對很多人來說沒有差別,對他來說是天差地別。龍巢裡也從來不用任何帶人工香氣的用品。他會去消除味道,但不會用別的味道去蓋過。

小碴對味道的看法屬於另一個群體:「只有魔藥師會這麼覺得。你試試在身上掛一把蒼臟草去約會,保證分手。我大哥之前買完材料,沒把東西放回家就直接去約會,才十分鐘就被甩了。」

「人類討厭植物的味道嗎?」

璽克回答:「不是每種植物的味道人類都喜歡。」

璽克手叉胸前認真思考,小碴說的這個風險實在難以忽視。

小碴說:「不然你就要找一個神經大條,不在乎怪味的女性,像是我媽那種的。她可以在我爸的藥鍋旁邊一公尺範圍內,食慾旺盛的吃東西。」

璽克絕對不想要萊爾諾特女士那種類型的老婆:「那個還是留給你爸吧。」

「我也不覺得他會讓給你。」小碴笑說。他轉身打算把門關上,卻發現門已經關好了。

自動關門魔法?不對,小碴這次真的感到有詭異之處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