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突擊龍的晚餐

 

 

 

璽克帶小碴到了最上面一層。第四層很特殊,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蓋的,土層會透陽光進來,卻很堅固。

因為是頂層,屋頂是倒扣的碗形。泥土手工塗抹,厚薄不均,透進來的陽光也就有強弱變化,有種獨特的美感。小碴覺得這些光影變化不會比美術館裡的藝術品要差。

璽克說:「閣樓是調整房子溫度用的,所以這裡不住人,只用來晾衣服、烤草之類的。」

頂樓確實比較熱,也比較悶。

基於同樣的原因,這間房間也很少打掃。角落積了厚厚的灰塵。還有一些很舊、斷裂開洞沒有修理的籃子放在這裡。

小碴跟著璽克去看他自製的曬衣架,調侃璽克的木工跟他的施法能力也差太多。這時候,小碴聽到那些籃子發出沙沙聲。他回頭一看,發現那些籃子旁邊的灰塵上面多了幾個人類的腳印。

這間屋子一定有問題!小碴表面上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但心裡已經如此認定了。

就他目前聽說的部分,那條龍拿到法師執照的時間挺久了。而這座土山屋,又是在他拿到法師執照之前就蓋好了的。

老屋多幽靈!就算艾太羅原生龍不吃人,這周圍在開發過程中可能沒死過人嗎?那些爭執、利益、和衝突,總會有死過人吧?

尤其現在這裡又住了個璽克。這個人天生就跟死者混成一堆,可能會把潛伏沉睡著的傢伙全都喚醒!

再說,這棟屋子又是上窄下寬的金字形。雖然這是受限於建築工法的必然結果,但是金字型的房子在異國文化中一直被認為具有魔法力量,可以超過生死的界限。某個地方甚至流行過把死者葬在金字型的墓地裡,說是這樣可以復活。

相關的魔法常識不停從小碴腦袋深處湧出來,讓他背脊發涼。不是他在說,他這人天生就跟靈異現象處不來。從小到大不管在哪個地方,只要有他在場,不管鬧鬼多嚴重的地方都會恢復正常,任何通鬼儀式都會失敗。就連幽靈的近親騷靈,也是等到非常嚴重了,空間都扭曲以後他才碰上。

不過他的五個兄弟姊妹們,就針對這一點,算定了弟弟永遠沒有機會找個真正的幽靈澄清誤會,所以卯足了勁對他灌輸可怕的鬼故事。

他怕鬼!

「璽克,我們下樓去吧。」小碴抓住璽克的手臂說。

璽克說:「欸?這麼快?」

「看是要去隔壁的百貨,還是去另一邊的藝文園區都好,我們出去散步吧!」小碴非常堅決的說。

「我又買不起,去幹什麼?」璽克問。

小碴想解釋,又想起兄姊們有恐嚇過他,絕對不要讓幽靈知道你發現它了,不然會被當成目標。不行,他不能說!

小碴說:「不然,至少躲到安全一點的地方去。比方說,你房間總有防護吧!」

「要防禦什麼?我房間——我有時候會在裡面練習呼喚一些東西,所以的確有——」璽克有時會在裡面練習小型召喚術和純幻術。

小碴卻把璽克的發言想成了練習召喚幽靈:「不行!那不行!那裡也不行!」

璽克想起他們有一間工作室因為用途的關係,有完善的防護法術:「防護的房間,啊,我們練習法術用的房間有防護,要去看看嗎?」

小碴說:「好,就那裡!」

那間房間在一樓,房間是圓形的,突出土山之外。地面中間現在畫著一個通用的能量凝聚法陣。

進到這裡面,小碴感覺安心了點。

「這間房間發生過很哀傷的事情。」璽克低下頭說:「當初我師父就是在這裡發現他的學徒使用死靈術,他們——疑?小碴?你身體不舒服嗎?臉色好難看。」

「不要管我。我已經明白了,法師家裡根本沒有什麼安全的地方。」小碴臉色發白,表情卻正常無比,仍然帶著一點變形都沒有的標準微笑說。

 

在這之後,小碴好不容易撐到太陽下山,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的情況又發生了好幾次。他本來想在這裡住一晚,明天再走。但是這裡實在太可怕了,所以他決定逃跑。

璽克帶小碴到門口。

小碴對璽克說:「可惜今天沒看到你師父。下次看他什麼時候在家,我再過來吧。」

璽克偏著頭,停頓三秒,說:「他在家啊。」

「嗯?」小碴不由自主的跟著偏頭。

「你沒看到他嗎?他從頭到尾都跟在我們旁邊啊,還有開口說話呢。」璽克說。他伸手往旁邊一抓,把一個長相像靈緹,眼睛發出紫光的男子拉過來。

小碴根本不知道在璽克拉他過來之前,這個男子人在哪裡。

「你好,我是安派特。」靈緹般的男子動動耳朵和鼻子,手舉到胸前對小碴揮揮手:「我的存在感有點稀薄,大概跟幽靈差不多。」

小碴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動搖,心裡則感覺怎樣都無所謂了。他從這對師徒中間擠過去,跨進屋內大聲說:「我餓了,我還是吃過晚餐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耶?」璽克跟在後面走進客廳。雖然小碴決定留下來很好,不過這個反應好像哪裡怪怪的。

安派特順手把大門關上。他發現璽克常常一投入研究就忘記很多小事,像是關門跟把書塞回書架上之類的,所以他就養成了幫璽克收拾的習慣。今天也順手就幫小碴收拾了。

「晚餐,先吃飽。還有,安派特先生,我們聊聊天,熟悉一下吧。」小碴坐在圓木椅上,兩手手肘擱在桌面上,立著手臂,把臉埋進掌心裡。在沒人看得到的地方露出鬆口氣的笑容。

龍巢市龍巢區龍巢路龍巢里一巷一號沒有鬧鬼,只是住了一條神出鬼沒的龍,和他喜歡煉藥的人類弟子。

 

 

 

雄龍養育人類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因為養育幼龍是雄龍的工作。他們從成年離巢那一刻開始育兒本能就開始作用,但是他們卻要再多活上三倍的歲數,在雌龍眼中才算有點份量,才可能會有雌龍願意為他生寶寶。

所以沒有寶寶可以養育的雄龍,經常會找上智能與他們相近的,人類的孤兒,帶回去扶養長大。算是一則美談。有些雄龍會就這樣一直照顧人類下去,連他扶養過的人類的子子孫孫也一併照顧。就算有了自己的小龍,還是把人類的後代視如己出。

現在的薩拉法邑朵法律禁止雄龍領養人類小孩,不過這無法阻止慈善團體把育幼院開在龍巢旁邊讓龍就近照顧,或是以人類名字幫龍租房子,然後登記為寄養家庭。不能怪他們鑽法律漏洞,善心的家長總是數量不夠。

安派特的手段可能是變相的鑽法律漏洞手法。不能領養當父親是吧?沒關係,法師可以收徒弟,當師「父」也不錯。

小碴懷疑這才是安派特這條龍,跑去讀人類法師大學的原始目的。

雖然璽克完全被這條毛茸茸、軟綿綿、暖呼呼的魔獸給馴服了,但小碴的看法是接近立法者這一邊的,他認為人類最好還是讓人類養大。他認為璽克是一個可塑性很高的人,本身又有遭到人類社會排除於外的情形,萬一被龍養一養內心就變成龍了,再也不回歸人類社會,那還得了。

更別提璽克還是個法師,他真的可以變成一條龍。

小碴並沒有陳腐到否認璽克當龍比當人類快樂的可能性,真變成那樣的話他也不會說什麼,所以他惟一要做的,就是好好看清楚安派特是怎樣的一條龍,他有沒有資格當璽克的老爸!

兩人一龍一面用餐一面聊聊。

龍家餐桌上的食物都很基本。製作手續不超過三道。佔據大部分桌面的是水果和野菜。水果明顯比人類種出來的小顆,看起來不像田裡那種有照顧的,肉類都是野味。小碴懷疑這對師徒從來沒有買過菜,通通從山裡弄。

小碴開口問:「安派特先生,您是哪一年出生的?」

安派特有點扭怩的回答:「薩拉法邑朵四年。」

才過一百二十歲不久,以龍來說他很年輕。換算成人類的年紀,他和璽克、小碴幾乎同年。

小碴看著安派特把柳橙剝皮以後整顆塞進嘴裡咀嚼,這可不是他平常會看到的人類吃法。

安派特問:「你和璽克是怎麼認識的?」現在換師父出招了。

小碴正色說:「我們是在宴會上認識的。」

璽克聽見這個回答,差點嗆到。這正是小碴想看到的反應,讓他心底有一點癢癢的。剛受過驚嚇果然會有想平衡一下的心態。

「那是個很熱鬧的宴會,很多客人來看女王陛下。不但附近居民全都到齊了,還有記者過來採訪。因為參加人數太多了,甚至連法師第一情報部都派人來維持秩序。夜裡草皮上架燈光當成場地,最後還演出了一場飛行秀。」小碴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他沒有騙人,只是把事實換了說法,每個法律人都很懂這一套。

「喔,是第四焚化爐爆炸案啊。聽說現在還在為了要不要原地重建吵得不可開交。魔法垃圾無處丟,騷靈現象在街頭蔓延開來。還跑出來一個騷靈王領導騷靈大逃亡。他好像自稱『海膽人』吧?」安派特眨眨眼,又把一顆剝皮柳橙塞進嘴裡。

小碴表面上不作反應,其實偷偷在觀察璽克。從璽克表情帶著的驚訝看來,他沒有跟安派特提起過這些事。

「對啊,之後他就換地方工作了。我也回去學校讀書。他後來跑到另一個超熱鬧的地方去。」小碴再試一次:「那個地方實在太重視裝潢了。外面有人幫他們把大門雕像每天都換成不同的樣子,內裝也幾乎天天在換材質。因為那地方太大了,他們還要打造小型代步工具在大樓裡到處衝撞。那裡辦演講的時候在場地裡灑了一大堆花瓣,歡聲雷動到把兩個演講廳打通成一間。」

小碴剛剛說完,安派特微微睜大眼睛轉頭問璽克:「你見過諾皮格.史桑?」

璽克把嘴裡自家製作的麵條吞下肚,說:「我和他交手了幾次,幾乎算是我殺掉的。」

「天哪,他是先天法師。你這場仗贏得不容易啊。」安派特慢慢的搖頭。

「我有老戰友在身邊,他沒有,所以我贏了。」璽克咧嘴笑,用筷子夾起一片烤肉夾進麵包裡。

聽見還有別的人類孩子可以拐來他家,安派特開心的眨眼:「下次請他來吃飯吧。」

小碴想,安派特不像他之前預期的那樣,是一條「只知道龍族生活世界事情」的龍。他對人類社會裡發生的事情知之甚詳,才能猜到小碴在說什麼。

這條龍讀過充滿人類的法師大學,又住在人類的大城市裡,這一切經歷都沒有白費,他確實相當融入人類的社會。

雖然他看起來不像是「熱心公共事務,追逐最新流行最新情報」的人類,至少也還接近於「大隱隱於市的人類」。

應該可以放心的讓他照顧璽克,不至於把他照顧成一條龍。

正想著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叮噹聲。小碴知道這裡沒有門鈴,疑惑的看璽克。

璽克解釋說:「有棵魔法植物踩下去會響。踩的方式不同響的方式也不同,可以當暗號。」

安派特走出去,回來時手中拿著一份報紙。

小碴看到上面寫著「龍族新知報」。

安派特坐下來打開報紙,抿嘴認真的閱讀。這副樣子讓小碴聯想到,某些會跑去國際會議場地外面舉牌抗議的人類。

安派特看一看,突然喊出一句:「真是的!」

璽克靠到安派特旁邊一起看同一個版面:「怎麼了?」

安派特忿忿不平的說:「議員和外賓交談的時候居然把我們龍翻譯成外語的『鬼集嗑』!那種魔獸是專吃小孩的耶!太不尊重我們了!都跟他們抗議多少次了還這麼做!」

璽克也皺起眉頭:「啊,真是太過份了。怎麼辦?用抗議信撐爆他的辦事處?」

安派特說:「可惡。我要寄信到市府信箱要求他們更正。」

「那個上次寄過了,這次改寄總理信箱吧。還是寄到大報去?像是……」

小碴邊吃邊看著這對師徒熱切的討論龍族譯名議題,就和人類在討論教育、人權、環保等等各種社會議題時的樣子是一樣的。

沒有問題。璽克就算讓這條龍帶,他也會關心社會現狀,而且勤於參與社會活動,像是聯名要求政府為龍族正名——

——不對。

小碴仔細的想了想,不對。

「璽克,你怎麼以龍的身分在參與社會活動啊?」

本集完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