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三_龍爸之路

 

 

 

薩拉法邑朵四年,這個國家還處於建國的騷亂中。人類還忙著重建家園、掃蕩殘餘的妖孽。龍族在戰爭中遠離人類的區域,躲進深山中,卻又遭到同樣是逃往深山避禍的人群衝擊,最後只好一路搬遷到人類很難抵達的地方。艾太羅龍安派特的爸爸丹帝奧,把近海的山岩挖出了一個很深的洞作窩,正在裡面孵蛋。

艾太羅龍雖然看起來像是哺乳類,其實卻是卵生的。他們的蛋殼極硬,碎片在古代是高級鎧甲和武器的材料。現在則是光明之杖的統一收購項目,用來製作刀片。

小龍要從這樣的蛋裡出來,需要靠龍火把蛋殼燒軟。龍火具有使蛋殼軟化的作用,吐龍火是小龍學會的第一件事。比飛行和找龍爸爸都要早。在孵化出來前一個月他們就會慢慢在蛋裡吐小火,逐步軟化蛋殼,為自己開出一條出生的路。龍爸爸一般是不會幫忙的,傳統上,這件事要由小龍自己完成。

丹帝奧是一條強壯、溫柔而勇健的龍。牠的身形纖長優美,毛帶點綠光。願意幫他生孩子的雌龍不少,因此他育兒經驗豐富,這次是一次孵兩顆蛋。

這天晚上他把龍蛋帶去曬月光,嗅著空氣中遠遠飄來的火藥味和血腥味,估算著人類的騷動距離這裡有多遠。曬過月光,他一面哼歌一面把龍蛋帶回陰影底下。距離孵化差不多倒數一個月了,他很高興的看到其中一顆蛋裡面透出時明時暗的龍火光芒。小龍開始吐火了。

另一顆龍蛋毫無動靜,但他並不著急。每顆蛋的成長速度本來就不會一致。

可是一周後,這顆龍蛋裡的小龍還是沒有吐火。丹帝奧開始緊張了,他把臉頰靠在龍蛋上,用耳朵蓋住蛋,聽裡面的動靜。他聽到穩定的心跳聲,龍蛋是活的,可是怎麼沒吐火?這已經有點遲了。丹帝奧想著該不會是畸形兒吧?他曾經聽說過有隻母鱷魚孵出來的小鱷魚嘴巴黏在一起,還要人類幫忙動手術分割開才能活下來。他還聽說近年來人類的畸形兒在增加,似乎跟人類在戰爭中採取的一些行動有關。他擔心會不會這個孩子受到影響了。

於是他唱出尋找龍族接生公的曲調,請對方到家裡來看看這顆蛋。龍族的接生公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職位,都由最老的幾條龍擔任,並且負責挑選較年輕的龍傳承龍族的接生知識。回應丹帝奧歌聲的這條龍是一條超級老的龍,老到毛都沒剩幾根了,露出粉紅色的皮膚。連龍首都不清楚這條龍到底活了多少年。他身體還很硬朗,不過沒毛容易冷,所以穿著人類為他編織的防風衣物。不然飛行時會受不了高空的寒氣。他翅膀上的羽毛倒是都還在,要是沒了就只能用魔法飛了。

這天他穿著高領(領子長長的蓋住整個龍脖子,還一路蓋住頭和耳朵)防寒衣,只露出兩顆眼睛和翅膀。半條尾巴和四個腳掌。不知情的人看了會以為這是原寸大龍型布娃娃。

他飛進丹帝奧的龍窩裡,丹帝奧帶他去看龍蛋,邊走邊聊一路上的見聞。

「那些人類的生活好像終於要恢復正常了。但是這段時間造成的傷害,恐怕不會這麼快消失吧。」接生公說。

「我聽說了,達藍湃恩好像要自己建一個國?」丹帝奧說。

「是。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沒人幫助他們,等他們渡過難關,這就是理所當然的選擇了。涅庫卡密納打算維持原狀,對薩拉法邑朵沒有興趣。」

「不管怎樣,希望人類社會快點恢復太平。他們打仗對環境的影響實在太大了。」

「是。」

龍蛋放在龍毛編成的銀色小窩裡,其中一顆蛋一閃一閃的,另一顆毫無動靜。

接生公問:「這就是這顆蛋沒反應?」

「是。」

接生公用爪子把面罩拉下來,舔了舔那顆不會亮的龍蛋,又把鼻子貼在上面用力吸氣:「味道很健康,不像是生病的樣子。」

丹帝奧急問:「那為什麼還不會噴火?」

接生公前爪比了個手勢,要丹帝奧稍安勿躁。他開始對龍蛋唱歌。他用很低很低的音,唱出變化極為細微的曲調。彷彿有聲又彷彿沒有,甚至會讓人有自己聽到的是幻聽的感覺。

龍蛋裡傳出小小聲的:「啾——吱哈!」應和接生公的歌聲。

「嘴沒問題。」接生公說:「不然發不出哈的音。他是睡過頭了。」

「睡過頭?」

「還在蛋裡的孩子,在身體逐漸成形的時候,意識是在夢域裡遊玩。我們在這段時間裡看到天地初開的樣子,世界隱藏起來的另一面。雖然你不記得了,不過一定也看過。他在夢域裡玩得很開心,忘記自己該出生了。」

「我能做什麼?」

「多對他唱歌,把他叫來這邊。要快點叫醒他,不然會錯過生辰。」

 

 

 

於是接下來兩周時間,丹帝奧除了睡覺之外,都對著兩顆龍蛋一首又一首的唱歌。結果是那顆會吐火的蛋,竟然在破卵之前就學會唱複雜的曲調,經常和丹帝奧合唱。而那顆睡過頭的蛋依然睡過頭。

直到預計破卵日前兩天,丹帝奧終於在黑暗中看到睡過頭的龍蛋裡有了亮光。他起初鬆了一口氣,但是隔了一天,他再次檢查蛋的時候,卻發現睡過頭的蛋比另一顆蛋亮了好幾倍,好像顆魔燈泡似的。

第二天,預計破卵日的前一晚,他抱著蛋,總覺得就在附近有東西飄出焦味,但是明明就沒有東西燒起來。

破卵日當天,沒睡過頭的小龍順利穿破蛋殼出生。接生公因為擔心的關係在現場等著,丹帝奧就請他為小龍取名字。接生公給這條小龍取了「本茲尼」的名字,意思是「歌聲優美」。

至於睡過頭的那顆蛋,他們評估他大概還要一周時間,才能把蛋殼軟化到適當程度。

當丹帝奧忙著把本茲尼舔乾淨時,突然一股濃重的焦味傳了過來。那顆放在旁邊,睡過頭的龍蛋,上面出現一個龍嘴戳穿的小洞,裡頭的小龍正掙扎著把頭擠出來。

丹帝奧大驚失色。正常小龍出生時是粉紅色的,毛濕濕的黏在一起,乾了以後才會變成毛茸茸的小東西。

但是現在冒出來的這顆小龍腦袋上蓋著一層黑色渣渣。焦味是從蛋的破洞裡,還有那條小龍身上傳來的。小龍硬把腦袋從洞裡擠出來了,然後就因為燒軟的範圍不夠大,不足以讓他整條龍鑽出來,就這麼在脖子處卡住了。這個洞的大小甚至不夠他正常呼吸,小龍的舌頭慢慢吐了出來,發出吸氣困難的喘息聲。

丹帝奧嚇得拋下傳統,趕緊點火幫小龍把蛋殼快速軟化剝開。救出來的小龍全身都是黑渣渣,丹帝奧舔下去,那全是焦炭啊!

小龍太慢才開始烤蛋殼,他為了趕進度,在蛋裡吐大火,把自己的毛都燒焦了。

丹帝奧和接生公同時想到這條龍該取什麼名字,就叫「安派特」,意思是「讓龍焦急」。

 

 

 

因為胎毛燒光了,安派特光禿禿的過了好一段時間,此事已經足以讓他在龍族裡博得「此龍傻傻的」的一致評價。而在他長大以後,他仍然是條奇怪的龍。龍族的各種能力,像是龍威,他都非常薄弱。惟有「匿蹤」的能力極強。這種能力是讓龍和環境融為一體,讓人無法發現這裡有龍。是迴避敵人用的重要能力。

安派特可以匿蹤到連龍爸都找不到他。常常在開飯的時候,丹帝奧把整個龍巢上上下下的搜了好幾遍,還以為他跑到外面去了,最後才發現他早就就位開動了。

這個傻傻的小傢伙,慢慢的也長大到離巢的年紀了。

雄龍的成年儀式在高空進行。那裡沒有空氣能傳導聲音,所以除了龍族特殊的歌聲,什麼都聽不到。

要離巢的龍在那裡對世界獻唱。曲畢,龍首會問他們將來想做什麼。這並非離巢儀式的一部分,只是因為世界變化越來越快,龍首想知道年輕龍的想法。

「我想環遊世界,增長見聞。將來,我要成為魔書館的守護者。」本茲尼說。他所說的魔書館,是一間長久以來都由龍族守護的古老圖書館,裡面全是附魔書。那裡的館員都是由有足夠見識的龍來擔任。

輪到安派特時,他雙眼放光的說:「我想考法師執照!」

龍首孟列特問他:「為什麼?」

安派特的雙眼放出強烈光芒:「因為,可以,收、徒、弟!」

據地面上的天文學家說,這一天夜裡天上多了兩顆紫色的星星,只閃了幾秒就不見了。

 

 

 

安派特是一條喜歡家庭生活的龍。安派特除了有個哥哥,家裡還有個尚未徹底離家的姊姊,從小生活在熱鬧的環境裡。他對自家龍爸崇拜得無以復加。兄姊們都知道,找不到安派特的時候,去翻丹帝奧的背毛就對了。

在他還很小的時候,某個寒冷的午後,安派特和本茲尼享用完丹帝奧準備的野菜,兩條身長還不到一公尺的小龍,鑽到丹帝奧翅膀底下取暖。龍姊溫帝爾用爪子指著安派特沒藏好,還露在外面的後腿說:「這小東西藏頭不藏腳,以後八成是個顛三倒四的怪龍。」

安派特聽了,短腿踢呀踢的整條鑽進龍爸翅膀底下,調頭改把腦袋伸出來,說:「我要當像拔拔一樣的龍。」

丹帝奧聽了,收著脖子害羞得不作聲。

溫帝爾大笑起來:「不可能啦!憑你這條沒毛的禿龍,活到七百歲也沒龍肯幫你生孩子!」

安派特幼小的心靈受到很大的打擊。他就像所有家有姊姊的男孩子一樣,從小對自己種族的雌性幻滅。想要建立起一個像丹帝奧一家這樣熱鬧的家庭,不是容易的事!

 

 

 

在兩兄弟都會化人術之後,人類的生活已經慢慢恢復常軌。丹帝奧帶著他倆去人類的城市看看,熟悉一下這些對世界影響甚鉅的智慧生物。

丹帝奧化為人形時是個有著墨綠色短髮,瘦高挺拔,眉毛細長的男子。他兩手牽著兩個變成人類小孩的龍兒子,走在大街上。

這幾天人類正好在慶祝他們的重大節日,街上滿是拿著父母給的節日特別零用錢,買禮物給自己的孩子們。

安派特抓著丹帝奧的袖子說:「爸、爸爸,有好多小孩!」

丹帝奧微笑回應:「嗯。」

「這裡是人類的托兒所嗎?所有人類小孩都在這裡嗎?」安派特問。龍族小孩不多,光是這條街上的人類小孩,就比龍族此時所有的小孩還要多了。

「這裡只是普通的人類城市喔。」

一對夫妻推著裡頭坐了兩個嬰兒的雙人座娃娃車,從他們前面走過,後面還有三個比較大的孩子自己走。

安派特看了,問:「可是,為什麼他們一對爸媽帶那麼多孩子?」

在丹帝奧回答以前,本茲尼先說了:「那些都是他們自己生的。人類百年內可以生十幾個孩子。」

「疑?」

本茲尼補充他在書上看來的知識:「人類可以一年生一個。連續生下去。」

「那、那,」安派特的成家之路就這麼走岔了:「分一兩個給我們也可以囉?」

丹帝奧忍住笑意回答:「是啊。因為人類生太多了,有時候會照顧不來,你要去幫忙也可以喔。」

於是,小小龍安派特懷抱著日後可以領養人類孩子的想法,慢慢長大。

 

 

 

然而,在他的年紀接近人類十七歲的時候,報紙上刊了一則讓他傷心的新聞。

人類的議會通過法律,以後不讓龍領養人類小孩了!

那天他哭濕了丹帝奧的背毛。

丹帝奧語重心長的對他說:「安派特啊,雖然養育小孩是雄龍的天職,但我也沒看過有像你這麼執著於這件事的龍。我相信你會有自己的小孩的。」

雖然丹帝奧的意思是總有一天會有雌龍願意為安派特生小孩,不過安派特自己把這句話往不同的方向發展去了。

在他為了有一天領養人類孩子時,可以唸給孩子聽而蒐集來的人類故事集裡,他找到了一個故事:一個人類被一條會法術的龍收留,成為龍的學徒,在龍的指導下精進魔法技藝,最後成了大法師。

他發現,只要當師「父」,他就可以有人類弟「子」了!

在安派特的這個時代,光明之杖建立國家機構之後,將下一代法師的培育事業體系化。想收弟子需要有法師執照,所以安派特才會在成年禮上作出那樣的宣言。

龍首孟列特因為太意外了,只好說:「你就試試吧。」

 

 

 

安派特離巢時,人類的社會已經安定下來了。安派特選了個荒郊野外蓋他的龍巢。因為是一個人類也能夠定居的土地,多年後周圍居然成了座城市。

他蓋好窩,開開心心的蒐集了一大堆法師大學入學簡章,在家研究。本茲尼來他家拜訪,看到安派特完全只專注在入學考要怎麼準備上頭,忍不住替他指出一個問題:「你沒有身分證,怎麼報名?」

安派特獃問:「什麼是身分證?」

本茲尼解釋以後,安派特憂鬱了一整天,隨即打起精神。

他絕不放棄!

他開始巡迴拜訪各法師大學的校長和試務人員。有時變成人類,旁敲側擊的問:「我朋友想要入學,可是他沒有身分證,這要怎麼辦?」有時則直接用龍的樣子問:「我也想學法術,怎樣才能入學?」有時是迂迴作戰,先去某個校長長期失眠的奶奶家屋頂唱個三天歌,讓老人家好眠,再跟趕來的校長本人說:「人家有個願望,你能幫忙嗎?」

他就這樣多方努力了好些年,「有龍想讀法師大學」的消息傳開來了。民間對此不表反對。而光明之杖也開始認真的研究這件事。

龍族因為另一個理由而支持安派特。近年來法術教育的管道越來越往人類開設的學校集中。體系擁有最好的教育資源。可以預見的是,在接下來的時代,體系內的法師會成為主流。龍首孟列特為了未來的龍子龍孫著想,也希望龍族可以合法入學。他委婉的讓人類法師知道,如果人類法師不肯在這點小事上通融,以後龍族恐怕不會那麼樂意提供人類只有龍才能生產的法術材料。由於體制化的關係,法術教育正在擴展,比以前更需要穩定的法術材料來源。

大部分正派法師都本來就和龍族關係良好,樂觀其成。而那些比較漠不關心的人,也希望現在人類和龍族的互惠模式可以持續下去。艾太羅人是不會允許獵殺或奴役艾太羅龍,來取得材料的。

歷經種種波折,光明之杖終於打開了非人生物的法師大學入學途徑。

但還有學費的問題。安派特無法申請就學貸款,也沒辦法申請獎學金。這些東西都是給人類利用的。龍族過的是不用和錢打交道的日子,平常都以物易物,他要上哪湊學費?

結果,龍爸站出來了。雖然安派特已經離家多年,他卻還是像當年托著安派特學飛一樣,出來支持他。丹帝奧率先把自己肚子上的毛剃掉,賣給人類做毛衣,換來第一筆學費。世上再也沒有比龍肚子上的毛更柔軟、更溫暖的毛了。用龍肚子毛做出來的毛衣,是最頂級的。

在丹帝奧的號召下,又有別的雄龍跟進,把毛賣掉換錢給安派特。他就這樣靠著同族的愛心入學了。當他以人形帶著一疊鈔票去繳費時,想到同族們光禿禿的粉紅色肚子(這就像人類禿頭一樣嚴重,在毛長回來以前休想得到雌龍的青睞),感動的淚水幾乎要奪眶而出。

 

 

 

作為一條龍,安派特的天賦能力並不強,除了害教授課堂上點人回答問題,永遠不會點到他的「匿蹤」之外,其他能力都讓人懷疑他到底有沒有。然而正因為他天賦能力不強的關係,他才能不受天生的習慣影響,從人類的角度去看待魔法,用人類的方式施法。

作為人類法師,他相當優秀。教授們對他讚譽有加——雖然永遠弄不清楚他的出席率是多少。

在他快畢業的時候,國家決定開放所有大學給非人生物一般入學。這個發展跟安派特的表現無可挑剔有關。他使得人們無法否認龍能學習人類的學問。同個會期還通過了對後世影響十分巨大的《魔獸保育法》。由於達藍湃恩和涅庫卡密納也跟進了,這使得艾太羅地區的魔獸命運和其他地方的大不相同。

雖然安派特自己沒有想過,也從來沒有以此為目標,但他其實是建國後龍族和人類社會緊密結合的重要推手。

在他努力擠進法師大學之前,龍族並不在乎自己在人類社會有什麼法律地位,也沒有龍想到要去在乎。大部分人類都以為《魔獸保育法》的通過是龍首孟列特和魔法院行政部部長的功績。很少有人意識到,這一切最初的契機是安派特。

因為安派特,龍族想到要學人類辦報、學人類上法院告狀、甚至還跟人類學起來了遊行抗議這一招。

安派特還成為第一條有護照的龍(因為他要代表學校去鄰國參展)。他可以以人形的樣子通過海關入境異國。在他之後的一條條小龍,都沿著他的足跡前進。

他法師大學入學的消息曾經占據報紙頭版,後來,在大學裡跟龍當同學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頂多在報紙副刊上出現「我奇特的龍同學」這類讀者投書而已。

 

 

 

在通過重重考驗之後,安派特終於把畢業證書和法師執照都拿到手了。他走到了他期待已久的那一步,可以收徒弟了!

他的第一個弟子名字是哈安。這個男人愛吃又愛說話,常常邊吃邊說話。有一頭捲曲的紅色頭髮。身材壯碩不像法師。手腳勤快,記憶力強,不過會消耗大量食物。

第二個是思其索。瘦瘦的。但身高和哈安差不多。常常發出大笑聲。黑色頭髮剪得極短。只作自己喜歡的功課,其他都隨便。

第三個是瓏達漠亞。

瓏達漠亞來到龍巢的那一天,安派特到大門去迎接。他看到的是一個頭髮帶著許多白斑,眼睛黑得像深潭,年約十九的大男孩。他的眼睛其實是深藍色的,但是猛一看總讓人以為是黑色的。或者說,他的眼睛是黑色的感覺。他的身高沒有特別高,但也不算特別瘦,卻有種枯瘦的感覺。

瓏達漠亞站在夏季溫暖的陽光裡,那些光卻彷彿和他毫無關係。他露出一個好像是從堆滿塵土的倉庫裡挖出來的,似乎已經很久不曾使用的笑容。笑意被無法回應指令的臉部肌肉擋下,只有嘴角揚起。即使是笑的時候,他的眼裡仍然是一片黑暗。但這似乎已是他由衷的笑容。

安派特笑說:「歡迎你加入我們家。」

之後來的是胡立弗,一個厲害到會糾正安派特的年輕男生。

雅斯蒙,對功課不敢興趣,卻又喜歡施法成功的成就感。可以用聲光效果刺激他奮發向上。

怡耶經常恍神,最好別讓他顧火。元素法術很差,對於作用方式特別曖昧的法術就學得很快。午後餵他吃顆糖有提神效果。

安派特有了一個大家庭,他很滿足。

他還不知道,在幾年之內,他又將失去一切。

失去每一個孩子。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