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兩個魔書館管理員

 

 

 

好不容易撐到中午,婆婆媽媽們要照顧老公和老人吃飯,只留下幾個在互動性魔童書室輪值看小孩,其他都回家了。

璽克打開放在櫃台上的小電視,畫面上播出一群二十出頭,年紀足以大學畢業的女孩子穿著高中制服跳舞,裙子短到該被趕出校門,領口也低到露出胸罩的蕾絲邊。要不是服裝太過詭異不適合,其實他們的長相還滿討喜可愛的。

他們唱著現代流行音樂:「你的哪裡出了錯,你的心肝還是肺——不要瞎扯是膽囊,打在娘胎就沒長——把我當成驢肝肺,到底誰才鐵石心——」

歌詞比服裝還微妙。璽克轉台,看到午間新聞播出龍族的消息,他在椅子上坐直上身看電視。

畫面是那間打算出版《世界龍類事典》的「咕嘎吐出版社」正門前,整條大石板路上都是龍,大約有四十條,一大片銀毛銀羽翼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穿著金色比基尼的女記者拿著彩虹顏色的麥克風面對鏡頭,激動的說:「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這裡是龍族正名團體的示威現場。這些龍因為不滿咕嘎吐出版社即將出版的世界龍類事典裡,把很多跟他們不同種的魔獸都稱為龍,決定到出版社門口靜坐抗議……」

這時候,有一群雙語幼稚園的學生在外籍老師的帶領下經過,那些還不到六歲的小朋友,身上穿的圍兜都繡著他們特地取的外語名字。他們看到這一大群閃亮亮毛茸茸的龍,頓時大哭起來,喊著:「卓梗!卓梗會吃人!卓梗會吃掉我!」

一條龍馬上抬起頭來,甩了甩脖子,他聲若洪鐘,說:「我們才不是外國的卓梗!我們是龍!卓梗不是龍!龍不會吃人!」

但是他的爭辯沒有效果,外籍老師也抱著孩子,指著龍群,用他們國家的語言大喊:「是卓梗!」

「這是文化侵略!」在大道尾端的一群人類舉起牌子大喊:「要求落實國語文教學!反對小學增設外語課程,要求課本增加古文篇幅!」

接著他們隔壁的另一群人類又舉牌大喊:「要求開放開設全外語幼稚園!提升孩子的競爭力,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全外語?」璽克偏了一下頭,思考了一下:「那為什麼不把孩子直接放在外國養算了?根本不打算學國語了嘛。」

璽克苦苦思索:還是他們覺得國語在生活裡學就夠了?可是如果語文教育能單靠生活學會,世界上就不會有文盲問題了。

正當璽克為了家長們奇妙的教育癖好苦苦思索,企圖從中找出一點道理時,有個男人走到櫃台前說:「請問《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這本書在哪一層樓?」

「喔,那本在——」璽克把視線從電視上轉回來,隨即愣了一下。

眼前的男人大約二十多歲,身材十分高壯,肩膀寬闊,儀態威武,有一頭璀璨的金色短髮和藍色的眼睛;他穿著輕便的短袖汗衫和丹寧布長褲,腰上紮一條白和咖啡色的編織腰帶,上衣胸前印著一排花體字:聖潔之盾為民服務。

金髮男子用一種吃文蛤發現珍珠的驚喜眼神看著璽克。

「瑟連?」璽克有點遲疑的喊出金髮男子的名字。

「璽克!好久不見!」瑟連露出爽朗的笑容伸出左手。

璽克也伸出左手和瑟連握手。瑟連的手比璽克大很多,璽克有一種自己的手整個被包住的感覺。

「兩年不見了吧?自從上次在王都法院分開以後就沒見面了。」瑟連說。

「你這種說法會讓別人以為我犯了什麼罪。」璽克瞇眼說。

瑟連是皇家騎士團聖潔之盾的幹部,這個武裝單位的工作之一就是把壞人送去法院受審。

「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瑟連好奇的睜大了眼,自動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璽克也拿出水壺和茶杯,倒冷泡茶給瑟連喝,把他和安派特的事情說了一遍。

「所以你暫時都會在這裡……」瑟連沉吟著。

「騎士團不知道這件事?」璽克問。

「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在追蹤你的下落了。」瑟連伸長手,自動抓璽克放在櫃台內側的瓜子來吃。

璽克挑挑眉:「你最近過得怎樣?」

「算不錯吧?官也升了,薪水也加了,權力也大了。」瑟連勾起嘴角,笑容有些諷刺,也有些得意:「比起整年到處跑得要死要活,現在出任務的頻率下降了,卻每次都是要人命的大事,難得有個可以邊做邊開小差的輕鬆活。」

「喔,什麼活?」璽克注意到瑟連說最後一句時明顯放鬆下來,顯然他現在就是正處在那個「輕鬆活的開小差時間」。

「這個嘛——」

璽克有很不好的預感:「你借《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作什麼?」

瑟連笑了笑。

璽克也笑了笑。

瑟連叫出聖劍,璽克拔出祭刀。

璽克一刀揮出,平砍向瑟連肩膀,瑟連感覺到刀上點燃的魔法火焰熱氣撲來,聖劍一擎把祭刀往上打出去,同時他左手按住扶手,整個人跳起來轉到椅子後面,椅子舉起拿在手上,四個椅腳正對著璽克。璽克「嘖」了一聲,翻過櫃台。瑟連聖劍貼地砍他落腳處,璽克架起護壁擋下,發出一聲響亮的金屬撞擊聲。

璽克攻向瑟連,右手持刀左手施法,瑟連把椅子砸向璽克,轉身就跑。

璽克怕弄壞魔書館的財物,慌忙接住椅子,好好放下,這段時間瑟連已經衝到傳送陣旁邊了。

璽克左手單手引導法術,在右手背上一摸,祭刀兩邊伸出白骨構成的弓臂,還有白髮構成的弓弦,變化成一把十字弓,上了一支輕煙形成的箭,對準瑟連後背,一箭射去!

危急關頭,瑟連側身用聖劍去擋,但是輕煙箭碰到他的聖劍卻擴散開來,把他包在霧裡,讓他咳了好幾下。

璽克把祭刀插回腰上的刀鞘裡,大步上前,抓住瑟連的領口用力扯得他身體前傾,齜牙咧嘴的說:「你好大膽子想動我師父?」

這個勤於檯面下工作的騎士團,這次連龍族正名示威都要插手!

「沒你想得那麼嚴重啦,只是別讓龍堵塞大路而已。雖然魔獸保育法規定不能強迫龍遷移,但是那樣會影響交通啊。」瑟連把聖劍變回針般大,插回袖子上:「你對我下了什麼咒語?不是有害法術?」如果是有害法術,剛才他用上了特殊技巧,應該會防禦成功才對。

「這是詛咒。」

璽克更用力的拉瑟連的領口。瑟連比璽克高多了,只好把腰往前彎。

「你想吃傷害罪和襲擊騎士官司嗎?」

「我下的詛咒是:你如果離開我超過一公里,就會變成紫色!頂多吃個公然侮辱!」

瑟連和璽克的臉距離只有十五公分,互相瞪視,誰都不退讓。過了五秒,瑟連猛一低頭,用他那硬到媲美鎗托的腦袋撞上璽克的額頭。璽克當場抱頭蹲下,痛到說不出話來。

「魔話借一下。」瑟連把璽克拋下,逕自走到櫃台邊,使用室內魔話撥號。

璽克頭昏腦脹的蹲在那裡,聽瑟連和另一個男人通魔話。

「喂?班納圖?我瑟連啦。沒啊,沒翹班,我在龍的魔書館裡。事情是這樣的……」

自從艾太羅魔信董座換人後,魔話收費大為降低,璽克不在乎這點小錢,任由瑟連講魔話。

那個叫班納圖的男人璽克知道,他和瑟連差不多年紀,同是聖潔之盾幹部,但他熱心又可靠,跟瑟連完全相反,在騎士團裡的地位理所當然的比瑟連高很多。

班納圖現在正通過魔話,連珠砲似的數落瑟連:「為什麼只是去借個書也能出事?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讓人放心分配任務給你?為什麼其他騎士領了令,下次回來就是報告任務完成,只有你每次都要出三五個岔子?你吃這行飯吃多久了,為什麼還老是讓人算計得逞?你知不知道雖然你兩隻手每次都派不上用場,少了這十根指頭我還是要找人頂你的工作?」

瑟連顯然覺得聽班納圖罵人很有趣,就算是在罵自己也一樣,滿臉笑容的回嘴:「不就老樣子嗎?你認識我多久啦?就跟你說,這次算計我的是璽克,別的你不管,看在他面子上,乾脆放我假怎樣?」

璽克聽了,放開抱頭的手大喊起來:「班納圖大人,你快下令,叫他去街上紫光閃閃的遊街!」

「紫光閃閃的騎士有礙觀瞻,是說我覺得你那頭金光閃閃也很礙眼就是了。璽克大人在哪?我找他說話。」班納圖說。

「喂?」璽克走到魔話旁邊聽。

「上次謝謝你把這個蠢騎士拎回艾太羅,在法院裡只看到你一眼,來不及道謝。蠢騎士借你家保管幾天,看要吊起來還是帶去街上賣藝都隨你。」

「嗯?他不是有任務嗎?」璽克一愣。雖然阻止瑟連的任務就是璽克的目的,不過班納圖會不會放人放得太乾脆了?

「我決定帶幾個騎士生拿他房間當演習場,在我們修好以前沒地方給他住。」

「等等等——」瑟連聽了趕緊湊過來,把璽克擠到一邊去:「為什麼又要攻堅我房間?」

「因為我不爽。放心,我們會幫你餵貓。不要太早回來,再見!」

「慢著——」

瑟連話都還沒說完,班納圖就掛斷魔話,魔話鈴鐺發出「嘟——嘟——」未接通的音效。

「這傢伙幾時養成掛人魔話的習慣了!」瑟連趕緊再撥了一次魔話,班納圖接起來,只說了一句:「這招跟你學的。」就又掛斷了。

瑟連看著魔話鈴鐺默然不語,肩膀都垮了。

「認命吧。」璽克一拍瑟連的肩膀。

於是,坐在櫃台後面的魔書館管理員從一個變成兩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