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三個魔書館管理員

 

 

 

璽克和瑟連撥魔話叫外送解決了中餐,坐在櫃台後面邊整理書籍邊東拉西扯。到了下午四點多,婆婆媽媽們回來接小孩回家。他們發現年輕男子從一個變成兩個,手腳迅速的包抄櫃台不讓瑟連逃跑。

「唉呀好壯的男孩子!」「唉呦你是哪裡人啊?住附近嗎?看起來像是舞刀弄棍的耶?」「呦呦這肌肉好硬啊。我家那口子年輕的時候也有這身好肌肉……」

「不要捏我的肩膀!」瑟連哀嚎。

璽克樂得讓他們嘗鮮,自己鑽到櫃台底下,等鋒頭過了才出來。這時瑟連的頭髮已經攪得像鳥窩一樣,衣服也亂七八糟,腰帶還差點被搶走。

「除了議員在國會打群架之外,還沒見過這種場面。」瑟連邊抓頭髮邊說。

「以後你每天都會看到好幾次。」

璽克蹲在櫃台後面,只探出半顆腦袋,把兩顆眼睛露出來左右瞟了幾回,確定婆婆媽媽全員撤退,才坐回位子上。

半分鐘後,瑟連整理好衣服坐下,兩人一起看電視。

電視畫面上正有一對男女,在窗外可以俯視都會夜景的浪漫餐廳拉拉扯扯。男的穿黑西裝紫襯衫,女的穿白色低胸魚尾禮服,加上一條金閃閃的項鍊,用來提醒觀眾此處有乳溝可看。

「不!你才不愛我!」女的哭喊一聲,扭頭就要走。

「我在世界上最愛的就是妳!」男的趕緊捉住她的手。

「那另外那個女的是怎麼回事?有人看到你們上賓館!」女的哭說。

「那是因為她身體不舒服,我帶她去休息!」

「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白色禮服女人邊喊邊捶打那男的。

「他沒騙你。」這時候突然出現另一個黑西裝男:「但是他也沒有說出真相,他沒告訴妳,她是他女兒!」

「什麼!」白色禮服女人尖叫。

「你也沒說出真相!」先出現的黑西裝男指著後出現的黑西裝男說:「你沒告訴她,你是她從小失散的哥哥!」

「什麼?」白色禮服女人再次尖叫。

然後又冒出一個黃色禮服女人說:「我是妳的複製人!」

「怎麼會?」白色禮服女人第三次尖叫。

瑟連低聲問璽克:「你看得懂這在演什麼嗎?」

璽克默默拿起遙控器轉台。

兩個人盯著一隻海龜在蔚藍的大海裡游泳,旁白說:「海龜在海裡游泳的姿態,就像是在水裡飛翔……」

兩人一直看科學家抓到海龜,裝上追蹤器又放走,看海龜游過大海,到目的地產卵。就在無數剛孵化的小海龜在月色下奮勇爬向大海時,有個男人走向櫃台問:「請問《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放在哪裡?」

璽克和瑟連一起轉頭看來人。那人比璽克大兩歲,有一雙細長的咖啡色眼睛,淺褐色長髮在腦後紮成一個短馬尾,身材瘦長;穿著掛有細鐵鍊,黑底壓紅色仿血跡圖案的短袖汗衫,破洞長褲配打上鉚釘的長靴,戴一頂繡金花牛仔帽;他抿嘴打量人的樣子就像是在估價一樣。

「奈莫!」璽克喊出這個人的名字。

「真是巧遇啊。」奈莫兩手叉腰:「你們兩個都沒穿工作服,差點認不出來。」

「你也沒穿法師袍啊。」璽克笑說。

「我在研究穿著打扮的最大可能性。」奈莫說著調整了一下帽子。

奈莫也是個有照法師,但是他的工作屬於非法領域,他在黑市、黑道上游走。

「跟你也兩年不見了。」瑟連露出燦爛如朝陽的笑容,伸手和奈莫握手。

奈莫笑著伸手和他互握,但是當他準備放開時,瑟連卻抓著不放,奈莫甩了兩次手,瑟連還是緊緊抓著他的手,臉上保持微笑。

「你借《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作什麼?」璽克湊上來,手上的祭刀已經變成十字弓,搭上輕煙箭了。

奈莫猛眨眼:「打發睡前的無聊時間。」

「璽克,射他。」瑟連的笑臉看起來無比陰險。

璽克二話不說,對著奈莫的頭就是一箭。

奈莫在纏身的霧氣裡咳嗽:「搞什麼,空氣汙染啊!」

「這是詛咒,只要你離開我超過一公里,你就會變成粉紅色。」璽克鄭重的說。

「我也是,不過我會變成紫色。」瑟連放開奈莫,手叉胸前說。

「這太不公平了!」奈莫用力一捶櫃台桌面說:「我要跟他換,紫色的我一定超帥!我不要粉紅色!」

「我並沒有打算幫你變帥,我是要阻止你去找龍麻煩!」璽克皺眉。

奈莫也沒反駁璽克的推論,直接走向魔話撥號。

「喂,納林格大人?對,我奈莫。今天晚上的交易取消。沒沒沒,沒出問題,問題是我會變成粉紅色……」

納林格是一個經營世界間貿易的法師。曾經在異世界被抓去當奴隸,卻殺死奴隸主,奪回自由連帶解放其他奴隸,十分厲害。璽克曾經和他一起對抗人口販子。

他聽到奈莫會變成粉紅色的反應,是透過魔話鈴鐺傳來豪邁的大笑聲:「哈哈哈哈哈——事實上我深深的覺得粉紅色是一種十分醒目的顏色,對於廣告來說有很好的效益。我想把廣告人員都穿上粉紅色連身套頭橡膠裝上街。交易不用取消啊,你過來讓我看看有多粉紅,最好讓我拍幾張照片作紀錄,看要怎樣粉紅比較吸引人。記得告訴我街上的行人對你反應怎麼樣,搭公車的時候又發生什麼互動。我覺得你肯定會一砲而紅。」

「免談。商品我叫莉絲娜送過去。」奈莫寒著臉掛斷魔話。

魔話鈴鐺很快又響起,納林格回撥。

「我找璽克先生。」納林格說。

璽克走到魔話旁邊聽:「我是璽克,你好。」

「你現在在魔書館工作?」

「只是代班,不算工作。」

「那好,你有沒有興趣來我的貿易公司上班?最近公司擴充,正缺人手,看你要出海還是當廣告人員都可以,我這裡有一堆職缺,你可以一個個試到發現興趣在哪為止。」

「我最近沒有計畫要出去工作。」

「這樣啊,真可惜。幫個忙把奈莫踹出去,記得在他背上貼一張『納林格界際貿易公司,您的最佳選擇』,旁邊寫我們公司的魔話號碼是……」

奈莫走過來,一拉魔話鈴鐺,替璽克切斷通話:「我才不當活招牌!我不要粉紅再粉紅的上街!」

於是,坐在櫃台後面的魔書館管理員從兩個變成三個。

 

 

 

三個人一面看門一面聊天,久未見面,免不了互換近況。

「瑟連大人還在當騎士嗎?」奈莫首先提問。

「騎士是強制終身職。不然呢?」瑟連聽了皺起眉頭。

「看你有沒有給團裡惹麻煩,然後被趕出去。」奈莫邊說邊眨眼。

璽克伸長右手抓住奈莫的臉:「真有的話,我才不信你消息會那麼不靈通,不知道瑟連的事。」

奈莫用雙手抓住璽克手腕,把璽克的手拔下來,在臉頰和下巴上留下紅紅的手指印:「騎士團很黑的,他們要剔除哪個成員,才不會讓外面知道。」

瑟連回嘴:「你有資格說別人嗎?混黑市的?」

本來是璽克坐中間,瑟連坐右手邊,奈莫坐左手邊,現在瑟連上半身從璽克前面往奈莫的方向探過去,璽克只好貼到椅背上。

奈莫回應:「黑市人被抓到,至少審判書都是公開的,騎士從來不公開審判的,都偷偷收拾掉。是因公殉職還是清理門戶,外人根本別想知道。這是真小人和偽君子的差異,黑市的黑就寫在名牌上,騎士都黑在腸子裡!」

奈莫用言語挑釁完,噘起下嘴唇,擺出一張不屑的怪臉。

瑟連瞪著奈莫,伸長手抓向奈莫的領口。奈莫雖然往左閃,可是瑟連手長,還是抓住奈莫的領子。夾在中間的璽克先是差點被手肘敲到,現在瑟連的一頭金髮幾乎要壓在他臉上,忍不住打了個大噴嚏。

瑟連本來專心在抓奈莫,突然有人在他腦袋上面打噴嚏,嚇了他一跳,身體一僵。奈莫趁著這個機會,大動作抓住瑟連手臂往自己這邊拉,先是扭轉瑟連的手,把他的關節反過來,再用自己的手肘壓住瑟連手肘往下壓。

這個十分基本的防身術動作,平常應該不會對瑟連以外的人造成傷害,但是現在璽克被壓在瑟連底下,奈莫這一壓,瑟連肩膀吃痛,人只好跟著往下壓。

於是璽克發出震驚全場的慘叫聲,連人帶椅往後倒下。

璽克和瑟連一起跌在地上,瑟連馬上彈起來站好,又蹲下來緊張的問:「你沒事吧?」

被瑟連這麼大個頭的傢伙撞倒,衝力實在太大了,瞬間就衝破了璽克的忍耐限度。

「你想退團的話,」璽克躺在地上,從齒縫間吐出這幾個字:「我現在就可以送你下地獄!」

 

 

 

十分鐘後,坐在櫃台後面的魔書館管理員剩下兩個,正牌管理員璽克拋下這兩個人,自己拿著個冰枕貼著腦袋,跑去坐在櫃台前面。

櫃台裡面的兩個人沒有交談,但是奈莫弓著背,對瑟連咧嘴露出牙齒,表現出犬科動物威脅敵人的姿態。瑟連見狀,脖子緊繃,手臂微張,對奈莫作出鳥類遇敵的恐嚇姿態。

璽克坐在櫃台前面,懷疑這裡到底是魔書館還是動物園。書上說人類是猴子演化來的,櫃台後面卻沒一個像靈長類。他把電視轉向兩人,轉移他們對彼此的注意力。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