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不要工作

 

 

 

魔話響了起來,發出「叮叮叮叮叮」的聲音。

璽克放下冰枕,一拉鈴鐺,接通魔話。

「龍的魔書館您好。」璽克說。

雖然接通了,鈴鐺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瑟連和奈莫都湊過來,三人一臉狐疑的盯著魔話看。

璽克切斷魔話,魔話馬上又響了起來,璽克接通魔話,還是沒有聲音。

「誰打的惡作劇無聲魔話!」璽克怒罵一聲,再次切斷魔話。

魔話立刻又響起來。

璽克猶豫了一下,還是拉鈴鐺接通魔話。

裡面先傳出用吸管吸飲料的索嚕聲,才傳出一個成年男子的說話聲:「璽克,不好意思啊,是我啦,法師執業管理局局長。」

「剛才的無聲魔話是你打的嗎?」璽克皺著眉頭問。

「不是——多少也算是,是我叫我家總機小姐打的。誰想得到她一打通就像變成了石雕一樣呆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就只是瞪著鈴鐺。我看了覺得還滿可怕的,好像會作噩夢耶?」

「你叫她騷擾我做什麼?」

「沒啦,也不是什麼大事啊,只是想要她跟你說說工作的好處,看你會不會願意出來工作。」

「首先,我現在沒有出去工作的計畫。」璽克冷聲說:「再來,你找錯人說服我了。全天下的社會人士我最不想跟她一樣。」

「別這麼說嘛。我這裡有幾個好工作喔,你考慮看看嘛。你看看,有一家公司在徵打掃法師,工作內容超簡單,只要用魔法把垃圾變不見就行了!」

璽克眼睛轉了一圈,說:「是喔,『政府單位要的機密情報』算不算垃圾?我會不會一不小心就變成公司做假帳的幫兇?」

「不然這個啦。」鈴鐺裡傳來翻動紙張的聲音:「協助會計收帳。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陪著會計出門就好!」

「然後讓我捲進攔路打劫、公司內鬥兇殺、還有暴力討債的事件裡?免了!」

鈴鐺沉默了一陣子,局長大人才說:「璽克,你沒必要把每個工作都想得這麼凶險吧。」

「考慮到我以前的遭遇,我認為惟一安全的地方就是我家龍窩。」

「這樣不行啊,你拿到法師執照都這麼多年了,還靠師父養。你想當啃老族到什麼時候?你家老父總不可能養你一輩子啊!」

「很不巧的,我家老父是條龍。」璽克冷笑:「他肯定會活得比我久,我想幫他養老還辦不到。總之,提案駁回,我不會出去工作,再見!」

「唉,我會再打來。」局長大人發出沉重的嘆息聲,切斷通話。

璽克轉頭,看到瑟連和奈莫都緊抿著嘴瞪著他看。

「你們——」

璽克才張口說出兩個字,奈莫就主動開口替他接下去:「看什麼看,沒看過家裡蹲啊?」

「不要隨便幫人配音。」璽克皺眉說,他再次面對櫃台,開始調整傳送法陣。

館內廣播閉館提醒,一個溫潤的女性聲音傳遍館內每個角落:「現在時間是晚上六點三十分,本館即將關門,感謝您的光臨,請不要忘記您的隨身物品……」

客人們從各個通道裡走出來,辦理借書或直接走向傳送陣,沒多久就全數離開。最後是一本跟人一樣高的硬殼大書,用像鳥拍翅膀一樣的動作上下擺動書皮,從通道裡飛出來,在櫃台上闔起躺下,發出沉重的撞擊聲。

這本書是暗紅色綢布書皮,四個書角還有金屬邊包覆,一條金黃色的夾書帶從裝訂處伸出來,垂在外面,像是尾巴;封面上有一排用金漆寫成的書法字,字跡端正而沉穩,但使用的語言太古老,在場的人都看不懂。

璽克使勁打開書。書的內頁泛黃,但還很完整,裡頭一個字也沒有。在璽克打開之後,才像是有人正提筆在上面書寫一樣,一筆一劃的浮現出字來。上面寫著:只剩那個室內觀星家。

璽克看了露出笑容,把書又闔上,放下,笑說:「可以下班啦。」

「這是什麼?」瑟連好奇的用手指戳書皮,書微微打開五度又關上,吹出一陣風。

璽克把手放在封面上摩娑,安撫這本書:「《魔書的大魔書》。本館頭號館藏,不能外借,魔書館的事情它最清楚。」

奈莫也伸手要摸,結果《魔書的大魔書》把夾書帶一甩,纏住他的手,當場把他甩過櫃台,摔到房間另一頭去。奈莫在地上一滾,順勢站起,膝蓋還半彎著,笑著大罵:「這本書脾氣好差!」

璽克再次打開書,唸出上面新浮現的字:「它說:小偷不要碰我。」

瑟連倒是忙著拍手:「奈莫功夫進步了。」

「天啊,你別提了。」奈莫伸直膝蓋站好:「納林格大人說我如果不能不用魔法從他手裡逃跑,就別想幫他跑腿,把我摔了三天三夜。」

「你不能換個老大嗎?」璽克問。

「他和我原本的老大結拜了,我沒地方逃啊。」奈莫聳聳肩,慢條斯理的走回櫃台邊:「你不知道黑白兩道通吃的傢伙有多可怕!他一回艾太羅,整個黑市都變天了。」

「啊,難怪!」瑟連用右手拳頭敲了下左手掌:「最近人口販子少好多,底下人都沒業績可做。」

「那是你家班納圖幹的好事吧。」奈莫瞇眼說:「納林格大人對那些行動讚不絕口啊。」

璽克轉頭看看瑟連,又轉頭看看奈莫,突然湧出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一種這兩個人正一搭一唱對他有所圖謀的感覺。

果不其然,奈莫接著就說:「所以啦,璽克,你要不要試試在納林格大人底下工作?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喔。」

瑟連接在奈莫之後說:「騎士團這裡也缺人手。我們需要戰鬥法師,不然一般的魔藥提供者也可以。」

「我絕對不出去工作!」璽克握拳怒吼。

「好好好,別生氣。」「不說就是了。」奈莫和瑟連聽了都後退一步。

 

 

 

璽克把傳送陣顯示燈調整成「休息中」,準備下班,這時隨著一陣藍光,有一個年輕女人穿過傳送陣,快步衝了進來。

璽克看著那人,盡可能用客氣的語氣說:「不好意思,已經過閉館時間了。」

那個女人和璽克目光對上的時候,狠狠的瞪了璽克一眼,不禁讓璽克懷疑,到底是「閉館時間」還是「不好意思」哪個字眼犯著她了。

她穿著一件垛畢羅噩洲款式洋法師長袍,化著濃重精緻的彩妝,一頭整齊柔順的淺褐色長髮披在肩上,顯然精心修剪過,打造出輕柔的層次。從無比均勻的顏色,和直到不太自然的質感來看,璽克猜那是染過和離子燙過的。一邊的頭髮用鑲著鑽石的花型髮夾夾起,露出耳垂上一個鑲著藍寶石的水滴狀耳環。

她長得不醜。平心而論,她的外貌應該是美麗的類型。略帶豐腴的身材、圓圓的臉,白淨水嫩的皮膚,符合一般而言可愛的定義。但她的眼神很醜惡,那是豺狼的眼神,看人時眼裡映出的不是人,而是肉塊。就算璽克正和她面對面,她仍然稍稍偏頭,斜眼看人。那雙眼很明顯是在打量璽克身上衣物的價格,只把璽克本人當成這些財物的附屬品。

洋式法師袍雖然也是寬袖長袍,但有個很明顯的不同點。傳統洋法師袍沒有做腰身,也很少綁腰帶,本洲法師袍都有做也經常綁腰帶。其他許多細節也都是本洲款式比較費工。這樣的設計本來是因為垛洲的洋法師過去等同神職人員,剪裁方式都會避免強調個人身材,比較強調統一外貌的功用。雖然現在也有昂貴精緻的洋法師袍,應付公開場合重大儀式使用,但都會遵從「不強調身材」的基本規則。

然而,她穿的這件洋法師袍是用香檳色的昂貴布料做的,所用的材料會隨著觀賞角度產生微妙的色彩變化。本來不會強調身材的洋法師袍,因為這種布料會貼著身材曲線展開而破功。她領口別著一個鸚鵡別針,上頭又是一堆寶石。總價值都可以蓋間教堂了。

最大的問題則是這個女人橫看豎看都不像洋人。那副骨架明明就是本國血統。

璽克眉間整個皺了起來,他希望自己沒有露出太明顯的不屑神情——真是洋人就算了,艾太羅人偽裝成洋人,不倫不類。而且這傢伙雖然配戴昂貴飾品,但渾身上下濃濃的市井味,跳到海裡也洗不掉。她想裝出的樣子,和她本來的樣子完全無法相容,使她不管以社會哪個族群的角度來看,都不像話。

她把手別在背後的樣子,就像是手被銬在後面,沒辦法使用一樣。她用一種像是在唸課本,意圖創造出威嚴,結果變得僵硬的聲音,像打拍子一樣,照著固定的節奏說:「我要《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

這本書最近也太受歡迎了。

璽克皺眉說:「不好意思,如果您是打算還書的話,放在這裡就可以了。但是本館已經要閉館了,現在不能讓您進去找書。」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