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黑氣妖怪

 

 

 

「不把書給我,你絕對會後悔的!」假洋法師聽了,眼睛瞪大到可怕的程度。

如果她肯溫柔的解釋一下她有多想看這本書,比方說,可能她的哪個兄弟姊妹正好被龍收養,而她明天就要去龍家探望,非常急迫的需要立刻取得這本書,管她說的是真是假,璽克大有可能把書找出來借她。但是她毫不客氣,語帶脅迫,所有招數裡璽克最不吃的就是這一套。

「不好意思,已經過閉館時間了。」

璽克表情木然的再說一次,同時他還注意到一件事,這個女人不是說「把書借我」,而是說「把書給我」。聽起來不像是單純的口誤。

那個女人對著璽克的衣服露出笑容。她真的是對著璽克的衣服說話,璽克完全不覺得自己和她眼神有對上。

「你作為一個魔書館管理員,為人們服務就是你的職責,你不覺得你應該盡可能的幫忙一個想要書的人得到書嗎?」女人笑說。

「不覺得。」璽克迅速回答:「明日請早。」

剛才那樣兇巴巴,現在發現事態不對才趕忙換個態度,當璽克記性那麼差,幾秒前才結的樑子都記不得啊?

女人聽了,突然尖聲大叫:「你會受罰的!」

璽克眨眨眼說:「館主很忙,沒空罰我。」而且他不是受雇來的,是「私交」來的館員,犯錯也有親情賦予的豁免權。他不可能被罰。

女子用更尖銳的聲音說:「館主根本不算什麼,真神才是世界的最高主宰!這本書裡收錄了邪惡生物的行徑,鼓勵純良的人們和惡魔接觸!」

璽克一愣,原來是宗教狂熱份子。

「裡面有惡魔?真的嗎?」奈莫抬高了眉毛問:「那不是講龍的書嗎?」

璽克聽奈莫的語調就知道,奈莫的意思就是裡面根本沒提到惡魔。

「龍就是惡魔!」

女人再度尖叫。瑟連很沒禮貌的,當著女人的面把耳朵摀起來,對此璽克十分吃驚。騎士通常都會尊重女性的。

「這是洋法師的說法吧?」璽克皺眉說。

《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是本土古書,講的是安派特這種艾太羅原生龍,他們毫無疑問是親人類的善龍。

「這是神說的。」

女人不再尖叫,整張臉肌肉一下子全垮了,眼睛瞪得更大,感覺上,她好像整張臉都不見了,只剩下兩顆眼珠,而且還一直逼近璽克,嚇得璽克躲到瑟連背後去。

「把書給我,才能免去你們這些龍的罪!」女人繼續說。

璽克等人面面相覷,他們除了在龍的魔書館裡當班之外,到底有哪裡像龍了?

「我們才沒有長尾巴呢!而且這大個兒還是個騎士喔!」奈莫手叉胸前說。

孰料,女子聽了,眼睛竟然還可以第三度瞪得更大,她張著嘴,踉蹌後退,臉孔因為驚恐而扭曲:「怎麼會——龍竟然連騎士團都滲入了,這個國家完了!」

她抱著頭,開始一陣一陣的尖叫,聲音像刮玻璃似的,逼得三個人都用手摀住耳朵。

在璽克等人受到噪音摧殘的時候,大廳的光線漸漸暗了下來,像是有黑色的霧氣飄了進來。

首先注意到這件事的人是瑟連,他轉頭看向黑霧的來源。通往書庫區的走廊本來就沒開燈,只有大廳的餘光,現在那裡像是有一團黑氣塞在那裡,把所有亮光都吞掉。黑暗裡睜開兩顆血紅的眼珠,紅得就像嗜血衝動爆發時的惡魔。

瑟連下意識的把手摸到別在袖口的針狀聖劍上去。奈莫看到後手也垂下,靠向腰間的祭刀。

黑霧中有一個像是女孩子的形體,那人拖著一身的黑雲走出通道,在燈光下甩甩頭,抖掉一身陰影,兩人這才能以理智的目光看清她長什麼模樣。

這絕對是個人類沒錯。她穿著純黑色的本土款式法師袍,款式樸素到都可以直接穿去參加葬禮了。她有長長的黑色直髮,足可垂到臀部。髮絲完全未經修剪,毫無層次,長短不一,只用個竹子髮夾夾在背後,然後就不管了。看那發亮的色澤,八成也從未染燙過。她很瘦,但有張鵝蛋臉,脂粉未施,連黑眼圈都不加掩飾。

她嚴重的弓著背,身體前傾,頭幾乎要跟鎖骨等高了,微微抿嘴,用一雙血紅的眼睛看著大廳裡的人。

「葉茲!」璽克對著後出現的黑袍本土女法師揮手。

看清葉茲真面目之後,瑟連和奈莫解除警戒,回頭應付假洋法師。

「剛才五秒鐘內,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古代騎士老是跟法師打起來了。」騎士瑟連放開袖子說。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為什麼了。」法師奈莫若無其事的說。

穿黑袍,名叫葉茲的女子走近璽克等人,她走路左搖右晃,而且無論如何就是不把背挺直。她走到璽克旁邊,璽克便從抽屜裡拿出一瓶眼藥水,但她卻用手勢阻止璽克,稍微挺直了背以便呼吸,目光投向假洋法師。

「艾珠憐,妳跑來這裡幹嘛?我不知道妳還會看書啊?」葉茲說,語氣裡強烈的諷刺意味,讓三位男士縮了縮脖子。

名為艾珠憐的假洋法師聽了,牙關咬緊了一下,但隨即勉強擺出從容的微笑,臉上肌肉一面抽動,一面瞇眼說:「我是為了神國的理想未來在奔波,不像妳這個邪教信徒!」

然後她就閉嘴了。聽文法,璽克還以為底下應該要講「不像妳這個邪教信徒怎樣又怎樣」,卻怎麼也等不到下文。

「妳還在信那個詭異宗教啊?這次又是為了什麼找人麻煩?」葉茲深深的嘆了口氣,和艾珠憐互控對方信邪教。

「沒有必要告訴妳!」艾珠憐明顯的慌亂起來,捏著衣角說。

葉茲緩緩的,用半撒嬌的語調說:「說來聽、聽、嘛。」其中濃烈的諷刺意味,嚇得三位男士都後退一步。

艾珠憐沉默三秒,再次尖叫,這次是針對璽克:「你記住,你不肯把邪書交出來、不肯關閉這個邪惡的場域,神會在天上看著你被火焚燒!」然後她一甩頭,讓那頭秀髮在空中畫出美麗的圓弧,大步走向傳送陣,傳送離開。

葉茲嘆了口氣,拿起璽克放在桌上的眼藥水,自己幫自己點。

三位男士都鬆了口氣。璽克對閉著眼睛的葉茲介紹兩位友人:「葉茲,這是瑟連,他是——呃——」璽克考慮了一陣子才說:「拿著聖劍專找平民麻煩、壓迫善良老百姓的人。」

「喔,騎士大人你好。」葉茲正確的朝著瑟連點點頭。

瑟連開口說:「你還在記恨以前的事情啊?」

「考慮到你藉著公務妨礙我那麼多次,我真的很難不記恨。」璽克介紹完瑟連,接著介紹奈莫:「這是奈莫,一個打家劫舍強搶民女殘害忠良……」璽克先講完一大串惡毒作為,讓人對奈莫的印象差到極點,最後才用非常輕鬆的語調說:「以上不幹,其他都幹的黑市法師。」

「你這種解說順序是想幹嘛?」奈莫壓低嘴角說。

「製造誤會啊。」璽克理直氣壯的說。

「你大爺皮在癢了嗎?」奈莫問。

「你好。」幸好葉茲似乎不太受影響,對奈莫點點頭。

「這位是葉茲,她是一位『室內觀星家』。」璽克說。

奈莫會意的點點頭。

瑟連開口問:「那是什麼?」

「『屋頂升空協會』會員啊。」奈莫說。

「民間團體?」瑟連再問。他從來沒聽過有這種組織。

「這是法師專屬的玩笑話,騎士大人可能聽不懂。」葉茲睜開眼睛,裡頭的血絲已經少了很多。她露出笑容:「這兩個詞指的是常常做實驗把自家屋頂炸飛,弄到晚上可以坐在室內觀賞星空的法師。」

看葉茲解說時閃閃發亮的神情,充滿了驕傲,不禁讓瑟連覺得眼前的人肯定不只是個會員,她應該是屋頂升空協會會長。

璽克從瑟連那幾乎是讚嘆的表情裡讀到這些訊息。對騎士來說,法師赤裸裸的展示出對突破魔法極限的憧憬,這樣堅定的信念,簡直像騎士精神一樣偉大。

璽克接著介紹:「葉茲是光明之杖中研院的院士。」

奈莫挑起一邊眉毛,明知故問:「你確定中研院是光明之杖單位嗎?不是『屋頂升空協會』分部?」

「關於中央研究院的屋頂!」

葉茲聽見,本來還露出可愛的笑容,瞬間眼睛發亮到讓人害怕的程度,嘴邊的勾起也透出危險的氣息,露出屋頂升空協會會員的真面目:

「因為炸掉太多次了,建築師說再怎麼設置爆炸力道引導工程都沒用,院士炸屋頂的功力超出現有建築水準,我們打算蓋一個『活動式屋頂』!和牆壁的接縫不固定,只稍微卡住,這樣炸掉的時候,屋頂就可以飛上去再掉回原位,就不用一直重建了!我們正在研究該如何用魔法引導屋頂自行歸位,到時候我們可能會把屋頂運到十公里外『放飛』,看它能不能安然裝回中研院上頭。要這麼做我們需要……」

恐怖的魔法研究計畫攻擊排山倒海而來,炸得不懂魔法的瑟連和不太重視理論的奈莫瞠目結舌,無力應付。

璽克見識過好幾次,知道該怎麼辦,他拉開抽屜,拿出一本厚達十五公分,超級艱深的魔法書塞進葉茲手裡,葉茲立刻閉嘴,跑到旁邊的閱讀桌上去檢視內容。

「這種時候餵她一本書就行了。」璽克對奈莫和瑟連點頭說。

「好年輕的院士。」奈莫伸長脖子觀察葉茲。

「別看她一副娃娃臉,已經是長輩連番追問幾時帶女婿回家的年紀了。」璽克聳聳肩,從抽屜裡拿出一疊菜單:「晚餐叫外送吧。」他轉頭朝葉茲大喊:「葉茲,妳要吃啥?」

「隨便!」葉茲說,同時把臉往書頁裡埋得更深一些。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