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他們經歷了

 

 

 

第一則新聞是本國第兩億個國民誕生,是個健康的小女嬰,爸媽十分興奮的受訪,說沒想到這麼剛好,女兒出生就是第兩億個國民。記者順便告訴觀眾,如果小女嬰誕生時間再晚個十五秒,第兩億個國民的位子就會拱手讓給另一個小男嬰。女嬰誕生地的市長帶著賀禮上鏡頭,順便幫國家宣傳最新的生育輔助政策。

第二則新聞是本國東部鬧水災,一片水鄉澤國。光明之杖法師目前正在努力把雨雲引導到別的地方去,但是鄰國抗議說:這樣只是把水災送到別人家。雖然有個缺水國家說他們很想要那些雨雲,願意全部收下,但是距離太遠,光明之杖表示執行上有困難。

畫面還拍到有像馬車一樣大的閃亮藍蛙魔獸家族,在變成河流的道路上無差別營救人類和動物。璽克覺得這些蛙看起來滿眼熟的,應該是藍線蛙的變種。

第三則新聞是關於本國國會上次開會時,在野黨議員把會議廳大門用重鎖鎖起來,讓所有人都進不去,開不了會,用這種方式抗議他們不喜歡的法案排入議程。做出這件事的女議員還對帶警衛前來開門的議長扔高跟鞋。這件事登上國際新聞了。

國外報紙用「薩拉法邑朵的民主制度十分具娛樂效果」作為標題,順便介紹了本國國會以往瘋狂打群架的紀錄,最高紀錄有五十個議員都纏在戰團裡面,包含女性。那篇報導還指出,薩拉法邑朵帝國的政治新聞有很多國家會轉播,不是因為他們是本洲國土面積最大的國家,是因為內容很扯。

該篇報導最後下了一個結論:「因此我們發現,薩劇內容往往有讓人難以置信的政治和商業鬥爭橋段,皆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具備這種傾向的國家。」

第四則新聞說本日稍早的時候,國道上發生嚴重的追撞意外,十一人輕重傷。也列出了受傷者名單。重傷者已經送去某某醫院急救等等。

第五則是國外新聞,涅庫卡密納帝國的內戰戰火擴大,本洲聯盟調停失敗,首都街頭堆滿屍體。外交部將涅庫卡密納旅遊警示列為最嚴重的紅色,禁止國民前往旅遊,並且派飛船撤出人在涅庫卡密納的本國國民。

「我想洗澡了。」奈莫說。

「我也去。」璽克說。

「你們先去,我看新聞。」瑟連說,他雙眼盯著涅庫卡密納內戰的最新消息看,十分專注。

「莉絲娜……」奈莫轉向莉絲娜,若有所求的樣子。

莉絲娜拿草莓衣砸奈莫:「你自己洗!」

 

 

 

於是璽克和奈莫前往浴室。魔書館的員工浴室也是個大石洞,牆壁和地面都有防滑的刻痕,牆邊有水道。空間很大,可以塞五條龍在裡面絲毫不嫌擁擠,也有可以讓五條龍一起在裡面泡澡的石頭大浴池,但現在沒放水。

璽克自己隔了一個比較小的浴池,開始放熱水。

他們把衣服脫了放在石頭櫃子裡,奈莫的草莓帽獨立放一格。淋浴區每個水龍頭都做成龍頭的樣子,這裡沒有隔間,一起洗的人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一開始兩人除了問沐浴用品上哪拿之外,幾乎沒有對話。本來璽克看到奈莫正面,只覺得他肌肉線條變漂亮了,不再是標準的「肉鬆法師」。等奈莫轉身拿沐浴用品,他才看到奈莫背上有華麗的魔法陣刺青,顏色是彩虹七色的漸層,圖案像是星系和運行軌道。璽克什麼也沒說,照樣洗頭洗澡。

過了七分鐘,是奈莫先沉不住氣,轉頭對璽克說:「你都不問嗎?」

「問什麼?」璽克把頭上的泡沫沖乾淨。

「刺青啊!你是第一次看到吧!」奈莫嘟嘴瞪眼,雙手握拳,把海棉裡的水都捏乾了。

璽克挑起一邊眉毛,正眼看了奈莫半秒鐘,又回頭搓泡泡:「我就是不想問。」

「你不好奇嗎?你應該不知道這是什麼魔法吧?」

「不好奇!」璽克堅定的回答。

「不要婆婆媽媽的,快問啊!」

「誰婆婆媽媽啊!」聽見這句話,璽克不能不管了。璽克兩手把絲瓜刷扯緊,威脅奈莫。

奈莫也揮舞著海棉,充滿威脅性的說:「你啊!」

「你——」璽克舉起絲瓜刷,這才因為手裡的重量太輕,驚覺祭刀不在手上,絲瓜刷跟法杖也有很大的差距。他咬咬牙,說:「你不要因為莉絲娜不甩你,就找別人麻煩。你想跟我兩個溼答答又滑溜溜的男人在浴室決鬥嗎?我可不想。」

奈莫看了一眼手中的海棉,這的確不是什麼名譽的武器:「一場名譽的決鬥應該是發生在雙方都有穿衣服的時候。」

「那是某政治家在睡別人老婆的時候,丈夫衝進來抓包,當場要求決鬥時的說詞吧?」璽克轉回去繼續洗澡。

「我知道那個人喔——」奈莫說出那個政治家的正確名字:「——那時候我也在場。他家倉庫裡有我想要的東西,所以我跑去通知他外遇對象的丈夫這件事。透過把這件事掀出來,讓他接下來的選舉大敗,連帶拖累他的經濟狀況,他就乖乖的把貨拿出來賣了。」

「不會吧?」璽克驚訝的停下動作。

「真的啊。」奈莫泰然自若的刷身體:「在你家裡蹲的期間,我跑了很多地方、參與了很多事,那些經歷都可以寫好幾本書了。」

璽克沉默了一陣子,才問:「你背上那是什麼?」

「可以讓我超越空間折疊魔法極限的好東西。目前空間折疊魔法都會受限於穿越者本身的體質,不能穿過不能承受的東西,用刺青改變體質的話,就可以克服這個問題……」奈莫描述他發現這個魔法的過程:「真的是無意間發現的。藏在區公所沒整理的舊書堆裡,我為了進去,還跟所長泡了三個月的老人茶。」

兩人正在聊魔法話題的時候,瑟連脫掉衣服,拿著沐浴用品進來了。

奈莫皺眉看了看瑟連,又伸手捏捏自己的上手臂,對這種嚴重的肌肉比例差距十分不滿,對瑟連低吼:「你到底騙了幾個女孩子?」

「啊?」瑟連皺眉瞪回去。

奈莫張開雙臂,說:「要洗澡,當然是要跟可愛的女孩子們一起洗啊!為什麼是跟兩個男人啊?」

璽克聳聳肩,轉身面對牆壁刷身體:「瑟連身材不錯啊。」騎士有一身精實的肌肉,是理所當然的,而且瑟連天生高大,脫了衣服更是魄力驚人。

「你給我面對本人說!」奈莫說。

璽克聞言,確實轉身面對瑟連,說出口的卻是:「可以分我一點血嗎?」

「召喚妖怪的惡習你打算延續一輩子嗎?」奈莫扁嘴說。

「法師本來就會召喚怪物,這是傳統。」

「違禁學派出身的傢伙跟人家談什麼傳統啊?」

看璽克和奈莫兩人不停的拌嘴,誰也沒空理他,瑟連默默的找了個角落沖澡去。等到他終於開口的時候,聲音聽起來充滿哀戚。就好像在分組活動上被所有人遺忘,連組都沒分到,而且直到活動都進行到一半了,大家才發現還有這個人。

「明天我想去騎士團基地一趟。」

「去幹嘛?」璽克停止和奈莫交談,轉頭問瑟連。奈莫「嘖」了一聲。

「用團裡的資源找人。」瑟連回答。

雖然他們一點線索都沒有,不過騎士團有自己的一套辦法。

「我也去問問同行,有沒有幼兒拐騙之類的事情。」奈莫眨眨眼:「說不定她孩子會跟她長得有點像?」

「那我在館裡等——」璽克說到一半,不對,他不跟去的話,這兩個人就要變色了。

瑟連和奈莫開始討論,哪個地方可以在一公里的範圍內,同時滿足三個人的需求。

 

 

 

這天晚上,璽克幫另外兩人各找了一間房間,三人分開睡,莉絲娜和奈莫睡一間。

璽克在自己的房間裡讀睡前書。

璽克走到書架前,抽出一本水藍色封皮的書,這本書的封面還泛著波光。他坐到書桌旁把書打開來,裡面的字和圖片都擠成一團。璽克在書上拍了兩下,說:「都回位子上去,有人要看書。」那些字和圖片才乖乖在紙上排好,讓人閱讀。

這本書是關於埃文薩爾的生平紀錄。埃文薩爾是光明之杖的創立者,也是現代魔法三定律的確立者。距今七百年前,埃文薩爾、聖潔之盾創立者安塔蓮女士、魔法之手創立者可律西利小姐,這三位法師改變了時代。

埃文薩爾制定了法術的使用規範,將命令術和死靈術定為最嚴重的兩大禁術,並且開始了「法師不參與政治」的傳統。

即使如今光明之杖已經是政府單位,不可能獨立於政治之外,現今薩拉法邑朵的法師仍然不參加非魔法單位的選舉、不幫候選人站台,完全是因為埃文薩爾的關係。

對薩拉法邑朵的法師來說,埃文薩爾就是他們的祖師爺。

他打造了現今法師界的基石。如果不是他,法師永遠也別想擺脫「與邪惡為伍」,這個歷史悠久的黑暗形象。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