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挑書看

 

 

 

璽克眼睛盯著埃文薩爾的故事,思緒慢慢偏移,想到自己的事情。

很久以前他是個薩拉法邑朵偏僻深山裡,小村莊的普通男孩,後來父母雙亡,他被邪惡法師帶走,在邪惡教團裡學習禁忌的所尼語系法術。眼看著快畢業時,聖潔之盾把教團給滅了,他也遭到通緝。好不容易得到特赦,恢復成良民身分,他也去法術補校拿了張法師執照,卻孤苦無依,窮到流落街頭。四個工作全都作不久,面對想殺他的上司、大爆炸的工作場所、跟連續殺人犯對決、還在異世界差點被賣作奴隸,好不容易才被安派特收養為學徒。驚濤駭浪的人生,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撐過來的。

因此,安派特的溫暖照護對他來說格外珍貴,現在就讓他喘口氣,不行嗎?

他真的想不出來有什麼理由,能讓他拋下這樣安適的日子,重新回到狂風暴雨的職場裡。但是最近有時候,當他聽見別人有所成就,當他聽見誰在辛苦中找到樂趣,他心裡會有一種奇怪的掙扎,一種不甘於旁觀的心情。

「這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憧憬。」璽克對自己這麼說:「工作根本沒什麼好的。」

璽克回想起在浴室裡,奈莫說著他的冒險經歷。

這個跟璽克一樣出身所尼語系的法師,在教團裡是璽克的同學。他進入黑市作魔法買賣生意,收入頗豐。他說了他深入具有爆發性魔法能量的森林蒐集刺青顏料、尋找擁有足夠技術的法師幫他刺青。在刺青的時候,他發現刺青師手臂上有毒藥痕,因而驚覺這是同行的陷阱,用他為了保險起見設下的法術,穿過刺青台脫困等等……精彩刺激的故事。

瑟連進到浴室以後,也說了很多故事。

瑟連曾經是追殺璽克的騎士之一,在那次的事情結束後,他也繼續他的騎士生涯,保護人民、維護正義。他說了他在邊境護送補給車隊,親眼看到穿過好幾國國境,從遠方到此,非法入境的外國人群。他們使用那種不怕死的偷渡方式,如果不是背後有地獄,根本不會有人想這麼做,更讓他驚訝的是上司告訴他,這些人是想來賺錢,然後他們還要回去那個地獄,把錢帶回去給家人。說他參加國際騎士雙年大會,見到不同國家的騎士團成員,其中很多人跟他以往對騎士的印象完全不一樣,但是一旦開口聊天,又很奇異的感覺到,他們文化不同,維持正義的方法也不同,卻有類似的價值觀……

奈莫和瑟連都有很多工作上的事可以說,只有璽克沒有。他本來就不在乎社交,所以也不在意自己只能聽,但是這些交談讓璽克發現,他漸漸變得原地踏步了。奈莫和瑟連都走得很遠了,看過很多很多的事情,只有他還縮在小小的龍窩裡。他並沒有無所事事,他也在家看了很多書,精進魔法技藝,可是,似乎也到了該走出去的時候。

有些事情,他覺得自己開始落後了。

 

 

 

一夜過去,璽克起床後走到廚房石洞去,發現奈莫已經起床了,不但如此,他還自己拿材料做了四人份的早餐,放在廚房中間的大桌上。莉絲娜坐在桌邊,兩手抓著書頁,把書豎起來拉開,聚精會神的看書。

「瑟連呢?」璽克坐下問。

奈莫一面把處於完美狀態的半熟荷包蛋裝盤,一面回答:「他正在滿館亂跑,代替晨跑。」

璽克捧起盤子,把自己那顆蛋直接吸進嘴裡,食物下肚後,他說:「我想瑟連需要兩倍的份量。」

「那就再扔兩片吐司到烤麵包機裡。」奈莫毫不客氣的語氣,好像這裡是他的廚房,璽克竟也乖乖照辦。

奈莫弄完食物,也坐下來吃自己那一份,他右手拿著焗烤吐司加蛋,左手把書打開放在虎口處,四指撐住書背,用拇指壓著書頁。他似乎常這樣拿著書看,動作很熟練。書的封面朝向璽克,上面有《當代經濟學》五個字,但這本書其實已經出版超過四十年了。

「那啥?」璽克問。

「過時的經濟學,有助於理解上一輩用什麼方式留債給我們。」奈莫說。

璽克仔細看封面上的推薦文章,上面寫說這套理論的作者非常受人推崇,是當今經濟學的最主流理論。

「裡面說,要解決失業問題,政府應該採取類似『雇用失業的人挖洞,再雇用另一批人把洞填起來』之類的方法。這些人領到薪水以後就會去花錢,消費會活絡經濟,然後經濟就會好了。」奈莫冷聲說。

「啊?」璽克皺眉。怎麼會有這麼扯的主流理論啊?

「不騙你,這傢伙在上代人心中真的是大師,他在大戰後主導了世界經濟政策好多年。」奈莫說。

「雇人挖洞再雇人埋起來——那跟蓋蚊子館有什麼不同?」璽克皺眉問。

奈莫嘆了口氣。現在世界各國一個個都處於財政赤字狀態,每年都在浪費錢蓋一堆沒在用,最後都變蚊子家園的建築。照這位大師的理論,這個行為應該會達成「拯救國家經濟」的目的才對,但是,實際結果看民眾罵聲連連就知道了。

奈莫把書放在桌上說:「我真是受夠那些越洋過來的經濟學家了,他們分析破產的原因比誰都犀利,卻沒一個能幫人賺錢的……」奈莫開始解釋,而璽克也就這麼聽他說。

這本書的理論被有效利用,是在一個原物料多而人少的時代與土地上。在這種情況下,僅有的問題當然就只是該如何分配物資,又不至於使人因懶惰而墮落,並避開反彈。不過這個「環境前提」被忽視了,而是講成了好像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如此。

這是導致許多學說在實際運用時出問題的重大原因:學說誕生時,沒有發現世界還可以是其他情形。也就是,只知道過去,無法預測未來。也就符合了奈莫說的「能分析破產,無法幫人賺錢」。

「……同樣是越洋來的經濟學家,我比較喜歡被洋人當成異端那位。至少他有我國重視儲蓄的傳統美德!」奈莫說。他放在桌上的經濟學像是有人在上面綁繩子一樣,慢慢的往桌緣滑動,掉下桌然後爬走。書衝出廚房門時瑟連正好抱著一疊書進來,他緊急抬起左腳,以免踩到疾衝過來的書。

「吶,早餐。」奈莫指指桌子上那個裝著雙倍份量食物的盤子。

瑟連看看食物,笑了一下:「謝謝。」然後他又走去冰箱拿兩片吐司和火腿,扔進烤箱裡再次加菜。

璽克看向瑟連搬來的一疊書山。那些是《貓友手冊》、《戀上你的貓》、《喵喵叫的天使》之類貓咪相關書籍。瑟連看得很認真,不像是單純為了娛樂而看。

「你養貓了?」璽克問。他想起之前,瑟連曾經在他面前,抱走一隻有翅膀的黑白雙色貓。

「貓奴資歷兩年。」瑟連比出兩根手指:「我實在是不懂我家的貓。」

「怎麼了?」

「我在書桌前工作的時候,我的貓會跑過來要我摸牠,可是我摸一摸牠就會覺得我很煩跑掉,沒兩下又會跑回來要摸摸。我不摸牠牠就對我生氣的嘎嘎叫,摸牠牠又生氣叫得更大聲,完全搞不懂。」

「你該看的不是這種書。」奈莫把瑟連的書抽走,換成另一本書,指出一個段落。

瑟連看到上面寫著:「女人像貓,需要寵愛;男人像狗,需要管教。」他把這本兩性相處書籍闔上。奈莫趕緊抽回手,差點被夾到。

「主人主人!」莉絲娜拿著書湊近奈莫,指著書頁說:「上面說,古時候的法師,在法師袍裡是不穿內褲的!」

璽克定睛一看,莉絲娜看的那本書是《有趣的法師歷史小常識》。

「為什麼不穿內褲?內褲不是歷史悠久的人類裝束嗎?」莉絲娜眨著眼問。

奈莫皺眉,抬頭盯著天花板看了好幾秒,才低頭問璽克:「法師袍和內褲哪個歷史比較久?」

「法師袍的歷史比較久,因為是古裝演變過來的。人類本來都穿裙子,稱為『裳』,後來才發明褲子防寒,再過好一段時間才出現穿內褲的習慣。」璽克說出他在書上看來的知識。

「是提出這個問題的我有問題,還是答得出來的你有問題?」奈莫再問。

「都是書的錯。」璽克說完,拿起杯子喝牛奶。

「埃文薩爾有穿內褲嗎?」莉絲娜一臉無辜的問。

璽克當場嗆到。但還是十分勉強的回答:「就年代來說應該有——」

「所以法師穿內褲,也是埃文薩爾留下來的傳統?」

「的確法師穿著標準是他制定的,不過他應該沒管過袍子底下要穿啥,至少沒看到過相關記載。」

「可以換個話題嗎?」瑟連露出微笑說。

三人馬上把吐司塞進嘴裡。但是安靜不到三十秒,莉絲娜再次提問:「主人主人!書上說以前男人如果得不到女人的『賞識』,常常會找法師幫忙,那些法師的業務——」

知道莉絲娜準備說什麼的兩個法師,馬上把她的嘴摀住。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