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_說故事

 

 

 

到了接小孩的時間,恐怖的婆婆媽媽軍團再次包圍櫃台,「唉呀、唉呦、呦呦」不絕於耳。特別是對於奈莫本日戴著的柳丁帽,有非常多的讚嘆,最經典的一句是:「我家死鬼喜歡吃!」

瑟連發揮騎士精神,擺出燦爛笑容見客,盡其所能在不被吃太多豆腐的情況下,和婆婆媽媽們愉快的交談。他們聊到一個璽克不太清楚的節目來賓,叫「布理培格」。

「唉呀他最近常上電視嘛!」「唉呦就是那個提倡自我治癒療法,叫大家不用看醫生的那個人!」「呦呦他說洋法術才是真理還什麼的,說魔法是惡魔的招術!」

「妳們都有看他的節目?」瑟連問。

「唉呀不是不是,主持人不是他。」「唉呦就是那種節目嘛,很多大師在上面說鬼的節目啊。」「呦呦每個大師說法都不一樣啦!」

「就是一群人上去說謊,然後再互指對方說謊的節目?」奈莫皺眉說。

「你這種說法他們聽不懂,要說『靈異談話性節目』。」璽克說完,低頭繼續整理書籍標籤。

在一陣不著邊際,卻不斷碰著瑟連胸肌的聊天後,瑟連拿出他畫的幽靈像問婆婆媽媽們,知不知道這個人。這種亂槍打鳥的方式,是最基本的搜查方法。

婆婆媽媽們盯著畫像看。瑟連補了一句:「她好像在找孩子。」

婆婆媽媽們紛紛搖頭,照慣例扔出一堆無關的閒聊:「唉呀找孩子喔,那不是該把孩子照片拿出來嗎?」「唉呦那個在路邊不是常看到嗎?『尋找回家的路』海報?上面貼的都是失蹤人口照片嘛。」「呦呦不是說聖潔之盾前陣子才抓到一堆賣嬰兒的,還在查受害者有多少的樣子?」

「人口販子喔?班納圖抓的?」奈莫把頭探了過來。

「我有聽到團裡在說。」瑟連回答。

聽見這句話,婆婆媽媽突然像是吞了興奮劑一樣,宛如等待母鳥餵食的雛鳥一般全部擠向瑟連:「什麼什麼?快告訴我們!」

這些生活無聊的婦女,他們對八卦的猛烈求知慾,逼得瑟連只好在腦袋裡整理一下可以公開的部分,乖乖餵他們飼料:「我知道的部分報紙應該也說過了。剛開始只是有間婦產科醫師,私底下幫不想要小孩的孕婦和不孕症的夫妻牽線,收紅包作仲介,偽造出生證明,假裝是收養人親生的。這當然是違法的。」

瑟連強調:「雖然該名醫師說他是一片善心,這依然是販賣人口的行為。人口販賣行為很容易演變成大範圍、嚴重人權侵害事件,所以一切戶籍轉移活動都必須在政府監督下進行,不然必定會引來邪惡勢力插手。一旦出現這種情形,主事者當初是不是懷抱善意進行,對結果根本就沒有差別——」

奈莫打斷瑟連的話,說:「無聊的訓話就免了,接下來出了什麼事?」

「那個醫生本身也許不能說是害到人,但是他旁邊的傢伙們看到這樣有利可圖,市場打開了,就自行開發客戶去了。」瑟連說:「想要孩子的人多,不要孩子,又還沒墮胎的人沒那麼多,那些醫生沒仲介到的客戶,全都被他診所裡的護士轉介到黑市去。黑市為了替嬰兒取得出生證明,逼那個醫生偽造出生證明。很多來源不明的嬰兒被送到想要孩子的父母家中。黑市那邊,買嬰兒的人不只有想要孩子的人家,連國外的專業乞討組織都來買嬰兒,準備弄殘了送上街乞討;也有些不開出生證明的,是買來玩——」瑟連說到這裡,停了一下,說:「剩下那些還是別說了。」

「來源不明的嬰兒,就不只是送養的了吧?」奈莫問。

「對。為了滿足市場需求,偷抱、拐騙的占大多數。也有『農場』。」瑟連沒有解釋「農場」是什麼,可以想像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人口販賣市場絕對不能存在,那是萬惡的根源。」瑟連說。

婆婆媽媽們扁嘴,似乎是瑟連說故事的方式太樸實,無法滿足他們。於是換奈莫上陣。

「那些賣小孩的傢伙啊,會趁著父母轉個身的時候,就把小孩抱走,等爸媽轉回來,只剩下空空的嬰兒車。他們也會從院子裡抓走小孩、在小孩回家路上綁架、那些抓走的小孩子……」

奈莫張牙舞爪,唱作俱佳的講故事,婆婆媽媽們又發出一陣「唉呀、唉呦、呦呦」的喊聲,口裡說:「好可怕喔,別說了啦!」但是眼睛瞪大,非常專心的聽下去。

璽克樂得讓奈莫應付婆婆媽媽,自己去專心處理借還書事務。

 

 

 

傳送陣一閃,艾珠憐,那個假洋法師走了進來,她這次又是一身上好質料的洋法師袍,外加一堆洋式造型的首飾。在璽克看來,她這種過度裝飾的樣子,加上洋法師袍本來就有嚴重的上窄下寬三角造型,很像洋國家一種名叫「神誕樹」,上頭掛滿東西的室內擺飾。

艾珠憐這次手上又提了個大包包,眼睛瞪大,像是要噴出火來一樣。

璽克只想大叫:「妳煩不煩啊?」

艾珠憐打開包包,抽出一疊印刷品,開始針對小孩分送上面寫著:「你看見神了嗎?」的傳單,璽克一個箭步上前,搶走她硬塞到小孩手裡的紙張,其中一個小孩正打算拿來擤鼻涕,被搶走後愣在那裡。

璽克指著傳送門旁邊的立牌,唸出上面的字:「禁止推銷、拜票、傳教行為!」

「我不是在傳教!」艾珠憐說。

「不然呢?」如果不是,難道是推銷和拜票嗎?

艾珠憐深吸一口氣,說:「我是在拯救世人!」

這個答案實在是偉大到超乎璽克想像,害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罵還是該笑。

奈莫湊了過來,說:「雖然世人都說妳是在傳教,不過因為妳是在拯救他們,所以為了他們好,妳應該是特例!」

「是的!」艾珠憐露出大大的微笑,高聲說:「這些孩子太可憐了,他們沒發現自己的靈魂正在腐化!」

奈莫猛眨眼,不過艾珠憐沒注意到。奈莫又繼續說:「這個地方的人都不看神的書,都在看邪惡的書!」

艾珠憐聽了,眼睛變得更亮,嘴角揚得更高了:「是的!這些書都是邪惡的,都在引誘人偏離神的道路,只有真神的書能讓人增長智慧!」

聽她講這麼多歪理,璽克真想找個正牌的洋法師來罵她。

奈莫展現出超乎尋常的耐心:「像您這麼親近神的人,怎麼會做對抗魔書館這種不起眼的工作呢?」

「腐敗都是從小地方開始的!」艾珠憐說。

「對啊,像是酒館、夜店那些地方,真是太可怕了,一般人根本無法對抗這樣的邪惡,我知道附近就……」奈莫開啟「黑市商人推銷模式」,滔滔不絕的說下去:「……那些人崇拜惡魔,喝酒又……我根本無能為力……神為什麼還不降下天罰……」最後導入結論:「我想,就是神派妳來這裡的!」

察覺奈莫的目的,璽克在旁邊大力點頭:「只能靠您了!」

「你說的沒錯,」艾珠憐笑得像是某種嘴會一路裂到耳邊的妖怪:「我應該以消滅這些邪惡勢力為優先。」說完她還以悲憫的神情說:「雖然你們是龍,卻這麼明事理,相信神會解除你們的罪惡,你們總有一天可以洗淨汙穢,進入天堂。」

「真是不勝惶恐啊,全人類的未來都繫在您的身上了。」璽克說謊不打草稿,講得無比流利。

瑟連看得目瞪口獃。

在兩人聯手哄騙下,艾珠憐懷著滿腔拯救世界的熱情,轉身走向傳送陣。

璽克和奈莫開心的彼此擠眉弄眼。

奈莫回頭又繼續哄婆婆媽媽們,這次他講的是一個虛構故事。他用非常古老的方式開頭:「以前有個女孩叫作……」

這是關於一個女子因為想要男友娶她,不惜騙對方說自己懷了對方的孩子。但是一旦結婚,有沒有懷孕根本瞞不住,她只好去偷一個小孩來欺騙丈夫的故事。

婆婆媽媽對這種劇情非常滿意,不時發出驚呼聲。

「在那一刻,她想起了她過去所經歷的一切。她是如此美麗而惹人憐愛,她成績不好,但是她受人歡迎,這使她成績不好這點變得比成績好更加美妙。她就像是公主,她不需要做『努力』這種事情,只要她用對技巧,一切都能手到擒來。所以,這個男人也應該要會喜歡她,會愛她並捧她為公主。這不就是所有公主命中註定的結局嗎?一個人如果不能實現命中註定的結局,對她這種沒有其他生存意義的人來說,就等於整個人生徹底崩潰了啊!」

璽克看到,隨著奈莫口中的故事劇情發展,艾珠憐的腳步越來越慢,到後來根本就是駐足在傳送陣前面。直到奈莫最後說出一句:「本故事查無實據,請勿當真。」她才又邁開腳步。

然後,另一個原因讓她轉身再次面對櫃台。

葉茲拖著一身的黑氣,走到櫃台跟璽克要眼藥水。

「璽克,幫我點。」葉茲有氣無力的說。她兩手十根指頭上全都貼滿了小紙條,紙條上面寫滿了筆記。這個樣子的確是沒辦法點眼藥水。

璽克依言,一手撥開她眼皮,一手把眼藥水點下去:「要不要我幫妳把紙條貼到本子上去?」

「那個等我視力恢復,我再自己貼。」葉茲說:「只有我知道哪張該貼哪。」

看到這一幕,艾珠憐的眼睛逐漸瞪大。

婆婆媽媽們看時間不早了,跑去接小孩。奈莫沒事,跑過來看葉茲手上的紙條:「這是啥的數據?魔拋率算式嗎?妳要做免充能魔梯?喔,是反彈法陣的效果計算?」

艾珠憐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點完眼藥水,葉茲閉著眼睛,瑟連過來伸出一手,讓葉茲把手放在上頭,引導她去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艾珠憐的眼睛瞪大到極限,尖叫起來:「蕩婦!」

頓時,正打算帶著孩子離開現場的婆婆媽媽們,全都目光閃閃的停下來看好戲。

「妳說什麼?」葉茲聽了立刻睜開眼睛,大步走向艾珠憐。

「妳跟他們全都上床了對不對!妳專門偷人!」

艾珠憐一直尖叫,璽克聽了覺得頭好痛。

「不要把別人都當成跟妳一樣!」葉茲低吼。

奈莫後退了一大步,遠離戰團。

「哪個男人敢碰我,我絕對咬掉他的那話兒!是妳才喜歡含那種東西!妳一家子都是——」

艾珠憐講話越來越難聽了,婆婆媽媽紛紛摀住孩子的耳朵,但是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決定帶著小孩撤退。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