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_魔法集現體

 

 

 

「奈莫,看。」璽克抓住奈莫的袖子說:「魔法集現體。」

魔法集現體雖然看起來像生物,但並非生物。它只是一種法術運作造成的現象。就像火冒出煙一樣,有魔法在此作用,而造出這個形象。

那隻怪物站立起來,兩爪張開,左右擺動。

在怪物張開手的瞬間,璽克桌上的水杯倒了,水流了滿桌,滴到地上。服務生看了,拿著拖把趕來,卻很不自然的在水上滑了一跤,服務生撐住沒有跌倒,拖把卻從手裡掉了出去。

拖把往前飛,撞到矮櫃。

矮櫃上的酒瓶掉了下來,在地上砸碎,一片片尖銳的玻璃就躺在璽克旁邊。

接著璽克的椅腳就斷了。

璽克身體一傾,直接往玻璃碎片上倒!

危急之時,瑟連伸手,手臂從璽克脅下穿過,奈莫也抓住璽克腰帶,兩人連手把他提在空中,才免去玻璃刺穿的危險。

璽克安然落地後,服務生一直道歉,璽克瞪著灰皮怪物,告訴服務生:「不是你的問題。」

灰皮怪物再次舉起手。天花板上的魔燈閃了兩下,全數熄滅,接著爆炸!

服務生嚇得大叫。璽克和奈莫張開護壁。

廳內陷入一片黑暗,璽克看不清楚。

「瑟連?」璽克出聲問。沒有回應。

本來窗外還有微弱的燈光照進來,突然,一片黑影遮住了所有光亮。

璽克回頭一看,看到一頭跟馬車差不多大的蝙蝠,長著一張醜惡的人臉,臉頰上鼓起的兩塊肉好像在笑,又像是臉抽筋。牠撲向玻璃,當場把窗戶撞得粉碎!

璽克放出他的使魔霧妖小灰,這片灰霧直接撲向蝙蝠的臉,蝙蝠慘叫一聲,整顆頭都被小灰挖掉,從頸部斷口噴出鮮血,像雨一樣落在玻璃和護壁上。

「瑟連!」璽克再次大喊。

他的眼睛在黑暗裡看得比較清楚了,奈莫站在他旁邊,卻找不到瑟連。桌椅不知何時全都橫躺在地,服務生和其他客人都不見了。另一邊靠牆的大魚缸裡本來有很多魚轉來轉去,現在一尾都沒有。

雖然夜間本來就會比較安靜,現在四周卻安靜到詭異的地步。像是連自己的心跳、還有自己動作時應該會發出的筋骨移動聲音、內臟運動的聲音,這些平常不會感覺到,但總會無時無刻跟隨著自己的聲音,都不見了一樣,絕對的安靜。

無頭蝙蝠往下墜落到水池裡,嘩的一聲,接著是波嚕、波嚕,水波擺動的聲音。聽起來彷彿就在耳邊,不像在樓下。

「怎麼回事?只剩我們兩個?」璽克問奈莫。

「不對,是『少了我們兩個』。」奈莫從破裂的窗戶往外看。他只看到樓下水池邊的打光,遠方那些本來亮著大樓燈和路燈的地方,現在只剩一片黑暗。非常不自然。

奈莫說:「我們被拖進『複寫世界』了。」

這個地方不算是另一個世界,但也不是現實世界。這是由於魔法造成的,暫時出現的夾縫世界。與現實世界既有關聯,也有不互相影響的部分。

從那些翻倒的桌椅底下,爬出璽克之前看到的灰皮怪物,一隻又一隻的現身,密密麻麻爬滿地板,慢慢朝璽克他們爬行過來,包圍他們。

「書蟲!你看這是什麼情況?」奈莫擋在璽克前面。

「這不是空間魔法。」

璽克遮住一邊的眼睛,單眼空間靈視,對照左右眼的視野。他正常的那隻眼睛看到的是黑暗、桌椅倒地的室內。遮起來的那隻眼睛,靈視卻是看到好好的,有緊急照明的室內,頭上魔燈一閃一閃,正慢慢重新打開。他還看到瑟連坐在原先的位子上,瑟連伸手到璽克燈滅前站著,現在沒人的地方,手在半空中抓著什麼,前後搖晃。

璽克伸出手,手從瑟連在的位置穿了過去。

「我們兩個現在都在靈體世界。」璽克判斷。

瑟連是騎士,具有魔法免疫力,所以沒有被拖過來,仍然在物質世界。這個狀況肯定是魔法造成的,可是現場沒有看到任何人施法。

現在,整個廳裡只有一張桌子站著,就是他們坐的那張桌子。桌上空空如也,他點的食物和瑟連一起留在另一邊。璽克驚訝的發現,比起自己現在置身的危機,他還比較在乎和食物分隔兩地。

經過長達兩年的和平生活,對正常社會的了解變深後,他還以為自己的反應會更像普通人一點,看樣子有些習慣一輩子也改不掉。

灰皮妖怪從地上蹦起,嘴張大到超過他們身高的程度,撲向兩人。奈莫和璽克背對背,護盾、手肘、腳跟齊上,把怪物一隻隻打飛出去。

從二樓有更多灰皮妖怪爬下來,大約有三十隻,又一直出現更多。這樣下去遲早會守不住。二樓一定有問題,但是璽克和奈莫被怪物包圍,無法上去。

璽克從心裡發出一聲呼喊:「瑟連!」

從二樓的黑暗裡,有金色的樹枝長出。

強烈的金光照亮房間,這些樹枝越伸越長,碰到天花板再往下垂,朝四面八方延伸。灰皮怪物一碰到樹枝,皮膚頓時溶解,變成一副枯骨。

「轟」的一聲,像是樓塌了一樣的巨響。璽克閉上眼睛,摀住耳朵。

聲音安靜下來以後,璽克發現有光照著他的眼皮。他睜開眼睛,發現頭上的魔燈一盞盞完好無缺,像平常一樣亮著。桌椅都站得好好的,牆邊的水族箱裡,魚群自在悠遊,大片落地窗也沒破。只有地上的碎酒瓶,服務生正蹲在地上忙著收拾。客人們正在討論剛剛燈滅了一陣子的事。

「回來了?」璽克轉頭問奈莫。

「嗯。」奈莫點點頭。

瑟連不在旁邊。

璽克轉頭,看到瑟連正從二樓的樓梯走下來,一隻手拿著聖劍,劍尖插著一個五公分寬的圓木板。

「剛才是怎麼回事?」瑟連坐回位子上,木板仍然插在劍上,皺著眉頭問:「燈一滅,你們兩個就不動了。我搖你你也沒反應。」

璽克換了一張椅腳沒斷的椅子,再次坐下。

「我們的意識被拖到另一邊去了。」奈莫替璽克回答,順便又向服務生點了一杯酒。

瑟連皺眉等璽克解釋。

璽克用自己的祭刀戳木板,把它從瑟連的聖劍上拔起來,插在祭刀上就近觀察。木板很普通,是原木做的,上面刻著一個仿洋法術風格的假魔法符號。外行人可能會以為這具有什麼效力,但是璽克這種真正的法師看得出來,這只是個圖案,不具任何意義。

「這東西有問題,是很強大的魔法。」璽克指著圓木板說:「在哪找到的?你怎麼會想到要刺這東西?」

「我覺得你好像叫我這麼做。」瑟連說:「那是在二樓一張桌子的桌腳下找到的。你不動以後,我看到往二樓的樓梯上有一些灰灰的東西在蠕動。上樓找蠕動的中心,就發現這東西。」

這裡的桌腳,是在桌面下一根直杆子,底下接一個微凸的大圓盤當成桌腳。所以這東西躺在桌腳底下,從外面是看不到的。

「這是法器。」實體受到聖劍破壞,這個圓木板已經沒有力量了。璽克把圓木板拿在手上觀察,檢視上面殘留的魔力。「這種事太誇張了,千人祝福法——竟然還有人用這種方式做法器。」

「什麼東西?」奈莫問。

「我在書上看過,以前魔法架構還沒這麼明確的時代,法術幾乎都要靠意念去施展。就是現在說的狹義詛咒類和祈禱類法術。那時候要製作力量強大的法器,有一種方法,就是聚集一千個人,不用都是法師,事實上,無知的平凡人更好。告訴他們要作成法器的這東西將會具備什麼樣的力量,再請他們一個個輪流對著該物品祈禱,祈禱這個東西真的具備那個力量。書上說,如果這一千個人都相信這個東西可以確實具備力量,祈禱儀式過後,法器就會誕生。

「古老社會的法器都很有名,多數是國家的象徵物,其實也跟這點有關。法器本身的威名也是它的力量來源。民眾相信它能保護國家,也就賦予它辦到這件事的力量。」

「集合一千個人的純粹意志,形成共鳴能量嗎?」奈莫說:「聽起來很單純,其實很難吧。統合意志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璽克回答:「參與儀式的人因為要非常強烈的祈禱,會消耗精力,事後會很累,平日精神也會不容易集中。這個圓盤只是一個大法器的分枝,本體還在別處。」

璽克放下圓盤,再次把食物往嘴裡塞,邊吃邊把目光往下移到水池上。他驚訝的站了起來,貼近玻璃。

奈莫正忙著對瑟連解釋複寫世界的事,見狀轉頭問:「怎麼了?」

「水變紅了。」璽克說:「我一定要把這次經驗寫起來,投到魔法師月刊去。」

樓下水池的水變成不太均勻的紅色,裡頭還有一絲一絲的紅色物體飄浮,就像是滴進了血一樣。就在璽克眼前,那些紅色又漸漸變淡消失。

奈莫說:「不知道是哪裡的法師在樓上塞了這玩意兒,然後害到我們。更重要的是,瑟連怎麼會看到灰皮妖怪?」

「灰皮妖怪?」瑟連眨眨眼。

「就你看到的灰灰的、蠕動的東西,那應該是只有人在『複寫世界』的我和璽克會看到。你怎麼看到的?」

「就看到了。」瑟連無辜的回答。

「不可能!璽克你覺得——」奈莫本來打算問璽克有什麼看法,看到他特別賣力往嘴裡塞食物的樣子,奈莫眉一低,用低沉的聲音說:「給我招供,到底是怎麼回事?」

璽克根本就知道答案!

「我剛剛才想到,大概是法術失誤。」璽克勉強停止用餐,縮著脖子說:「那兩道在你們身上的變色詛咒,不知道怎麼回事,把我們的感官連結了。放心,你們跑遠一點,把法術引爆就沒事了。」

「哪能放心啊!快給我解除法術。」奈莫把服務生剛送上來的烤魚攔截走。

璽克努力的伸長手和奈莫搶魚:「不要!」

瑟連雙手抓住盤子奪走,結束兩人的爭執:「反正時間久了,聖劍自然會把法術消除掉。」騎士聖劍有魔法抗性。

「那是指正常的法術而言。詛咒法術永遠是特例。」奈莫說。他氣憤的拿起筷子,直接夾起整塊魚背肉吃掉:「——你沒事用那麼不穩定的法術做什麼?研究魔法的粗糙狀態?」

璽克連盤帶魚的奪回食物,弓著背威嚇其他兩人不准碰。這個姿勢看起來像是憤怒的貓科動物。

吃飽結帳,離開餐館以後,璽克看到門外貼著一張廣告海報,上面說就在這天稍早的時候,下午四點,在這間餐館二樓,有個「布理培格大師」召開「神聖集會」。

璽克開始感到不妙。他們因為種種狀況才會在這個地方用餐,那些狀況恐怕也是灰皮妖怪搞出來的。

奈莫拿來的影印資料,上面說人口販賣紀錄,就是放在「布理培格身心靈研究中心」。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