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_妖怪風暴

 

 

 

休息一晚,隔天魔書館照常開館。三人吃飽後在櫃台後集合。

「因為我們有三個人。其中一個待在櫃台就好,另外兩個可以去整理館內。」璽克說著說著,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立體三角桌曆,臉色一變,說:「不,我們還是一起行動好了。」

「怎麼了?」瑟連問。

「今天是傳說中的,週六啊!」

璽克教過另外兩人一些工作技術,坐定按下開館鈕。璽克頓時以為自己回到黑暗的魔獸森林,被那些雖然只有拇指大,卻群聚成一座山丘的食肉蟲所吞噬;奈莫想起他曾經在運輸船上,碰到裝工業用膠質怪的貨櫃裂開,膠質怪像瀑布一樣的落在他頭上,把他包圍住;瑟連感覺自己身在外國,那些群聚攻擊政府糧倉的暴民中間,眼前一片黑,耳際都是怒吼聲。

小孩子像洪水一樣的湧入,摧毀一切,三個大人只能躲在櫃台堤防後面發抖。而那些孩子的父母等到孩子全都鑽進館內深處,才一面抖腳一面走進來,邊走還邊嫌天氣太熱。

奈莫今天穿著葡萄裝,瞪著那些緩步前進的家長,他們之中有些人會裝模作樣的對孩子說:「不要鬧了。」但是在孩子持續破壞公布欄時什麼都沒做。更多家長是對孩子的作為視而不見。法律只規定孩子要有大人「看著」,並沒規定大人應該做除此以外的任何事。

「喀嘰嘰嘰嘰咯——」小孩子發出高八度,完全無法想像要怎樣運用聲帶才能發出的聲音,尖叫著到處衝撞。

「妖怪啊。」瑟連下了一個十分貼切的結論。

奈莫繼續瞪著什麼都不做的家長說:「現在我們明白了,那些在國會打群架的傢伙,自小就十分擅長這種事。」

「如果你們受不了,可以躲到史書書庫和國學書庫。只有這兩個地方是安全的。」璽克說:「千萬別靠近外文書書庫。」

「為什麼?」瑟連問:「小孩子應該看不懂吧?」

「因為家長不希望孩子以後去考歷史系和國文系,所以不會讓孩子靠近那裡。反之就是外文系。」璽克壓低嘴角:「那些家長看到孩子捧著外文書,不管孩子看不看得懂,都會笑得很開心。」

外文系是廣受家長喜愛的熱門科系,相反的,歷史系和國文系被視為與工作無關、讀了也沒用的科系。

「成年妖怪啊。」奈莫下了十分貼切的結論。

 

 

 

好不容易撐到午休時間,三個人乾脆把電視搬走,帶著便當去史書書庫吃。他們發現葉茲已經在那裡了,這裡只有她一個人,沒有半個小孩。

石室鑿成的書庫裡,葉茲坐在一排排塞滿書籍的灰色書架中間,兩大疊書山堆在她的長桌上,沉靜的空氣圍繞著她。明明就有充足的魔燈照明,卻讓人感覺室內突然多出一塊陰影。她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從古書裡跑出來的妖魔。

「如果你們打算在這裡打開那玩意兒,就滾到獨立閱讀室裡去。」葉茲用手指著電視說。

璽克回答:「我希望那些大人在孩子打開喉嚨時,也能有這麼負責任的行為。」魔書館和一般圖書館一樣是禁止喧譁的。

葉茲再次低下頭,閱讀手中厚厚的魔法書,左手手指輕點臉頰:「我不會笨到跑去提醒他們這些事。」

奈莫聳聳肩:「他們覺得管教孩子是自己的權利,就算他們背棄了自己的職責,也不准他人侵犯。」

負責搬電視的瑟連聽了,搖搖頭往獨立閱讀室走過去:「這種世故讓人想嘆氣啊。」

璽克走在最後面,不忘提醒葉茲,看書告一段落就過來吃中飯,他有叫葉茲的份。

三人在隔音牆包圍,與書庫隔絕的獨立閱讀室裡坐下,接好電視,馬上打開。午間新聞已經開始播放了。

正播到一半的新聞是家長團體聯合抵制一個新興創作樂團,理由是歌詞內容「太過灰暗」,之後也有播放內容。那首歌用歡樂的曲調,那種應該在同學慶生會上播放的旋律唱著:「——我們是神話時代的孩子,大人說過的天堂——只要你肯努力,社會菁英就是你——神話終歸是神話——憂鬱症腎衰竭猛爆性肝炎,我們擁有的現實——割腕跳樓一大串——我們上哪找天堂——」

「這個歌詞太有勇氣了。」奈莫聽了下巴合不攏。

「班納圖說過:『反映時代才是通俗創作的價值所在。』我要向他們致敬。」瑟連對電視舉起果汁。

「『此發憤之所作也』!」奈莫舉起果汁,引古書評說。

璽克也跟著兩人舉起果汁,葉茲正好這時候走進來,她看見這一幕卻什麼都沒說,瞇眼在門口站了兩秒,就走進來直接拿起便當吃,反而讓璽克想找個洞鑽進去。

第二則新聞是龍群包圍咕嘎吐出版社的最新發展。穿著亮黃色比基尼的女記者拿著麥克風對鏡頭說:「由於咕嘎吐出版社一直拒絕和龍族談判,龍族決定就地築巢,長期抗戰。現在我們聽聽龍族代表安派特發言……」記者左看右看,沒看到安派特:「安派特先生?安派特先生?」

就在記者身後有一條龍,一身閃亮的銀毛,正是安派特。隨著記者左顧右盼的動作,她手上的麥克風也左右晃來晃去。安派特就在記者背後伸長脖子,頭跟著麥克風左右跑,努力對準麥克風發言。

「呃,其實如果咕嘎吐方面願意和我們談判,我們的條件也不是那麼死的……」「安派特先生?你在哪裡?」「……會演變到築巢這種情況也是不得已的,幸好這附近本來就有很多閒置的空地,我們打算在上面蓋窩,不會再佔用道路給市民添麻煩……」「安派特先生,要採訪你了喔!」「……堅持我們和平抗爭的目標,希望能取得咕嘎吐方面的善意回應。」「因為找不到安派特先生,很抱歉只好跳過這段採訪。」

瑟連對璽克淡淡的吐出一句話:「你師父的存在感又變得更加薄弱了。」

奈莫抬起眉毛說:「這招不錯耶。想不到龍族也能想出這麼好的辦法。那邊現在土地炒作嚴重,那些空地都是大公司在屯地。保育類魔獸在上面蓋窩,那裡就會變成國家保護區,會造成那些公司的重大損失。這樣就可以逼那些有黑道背景的企業介入,讓他們迫使咕嘎吐出版社接受談判。」

「我想師父應該是誤打誤撞才弄成這樣。」璽克回答。

第三則新聞是關於前陣子造謠詆毀埃文薩爾,被光明之杖控告的名嘴,被判刑要吃上幾個月的牢飯。那個人聲稱他手上有資料可以證明埃文薩爾和他的先天法師哥哥搞同性戀不倫,魔法之手創立者可律西利因為知道這件事,才會和埃文薩爾各自為政云云。他直到判刑確定還是堅持他真的有資料可以證明這件事,卻始終沒有把實物拿出來,連法官都看不到。

「法院判得好!」奈莫再次對著電視舉果汁致敬。

「埃文薩爾的哥哥是先天法師?我不知道這件事。」瑟連說。埃文薩爾雖然很強大,但並不是先天法師。

「正史裡沒記載他哥哥的事情,但是野史裡說有這麼一個人。」璽克說:「如果你有興趣,外面就有他的歷史資料。」

瑟連擺了一下頭,回想他進來時看到的場面,這個地方每本書都超過十公分厚:「只有當你簡明扼要的說給我聽時,我才有興趣。」

「埃文薩爾和聖騎士厄海彼此認識,如果是厄海的生平,你應該就很清楚了吧?」奈莫坐的地方在最前排,他仰頭問後面的瑟連:「別告訴我你連厄海都不知道。」

「安塔蓮女士的丈夫,埃文薩爾的好友。」瑟連說出正確答案。

奈莫勾起嘴角追問:「生卒年呢?」

這個問題瑟連就答不出來了。

「一般認為他死時還不滿六十歲。被惡魔領主殺害,屍體示眾,憤怒的埃文薩爾摧毀了那座堡壘,奪回屍首安葬,把和惡魔領主勾結的國王也殺了,就此掀起魔法革命。」瑟連報告完畢,又補了一句:「現在是要考歷史嗎?」

「歷史和國文是培育人格最重要的兩個科目。漏掉這兩科的傢伙,不管技術再精良,也只是訓練有素的狗。幸好你不是。」奈莫重新坐正,看著電視。

最新一則新聞是有人三番兩次打魔話惡作劇,跟航空公司說飛船上有炸彈,導致該航班緊急疏散。那個人現在被警方逮捕,還說自己只是「開開玩笑,幽默一下」。

「最好他懂幽默是什麼。給人添麻煩只是白目!」奈莫嗤之以鼻。

「奈莫,我純粹猜測,」瑟連瞇起眼睛:「你是不是我們三個裡面學歷最高的?」

奈莫轉回頭,手臂放在椅背上,瞇眼回看瑟連:「我沒學歷。」

「我覺得你學歷應該在大學以上。」瑟連說。

「就說我沒拿畢業證書了。」奈莫轉回去對著電視。他的回答很奇怪,不是說他沒讀大學,而是「沒拿畢業證書」,並不否認讀大學這件事。

「我見過的知識份子分成兩種,一種是吹捧知識份子的人,一種是貶低知識份子的人。」坐在房間最後面吃便當的菁英級知識份子葉茲說,她似乎是在暗示奈莫屬於其中一種,但她馬上又接著說:「『專家只是訓練有素的狗』,說出這句名言的人屬於後者。」

奈莫再次轉身,這次是對著葉茲,但葉茲沒有回看他。奈莫說:「依我看分成兩種,被學歷糊了眼睛的人,和沒被學歷糊了眼睛的人。而且我認為,大部分人都會在畢業典禮上當場用證書把眼睛給糊了。」說完,奈莫轉回去看電視。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