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_遲了妖怪風暴一步

 

 

 

璽克問瑟連:「你學歷到哪裡?」

「騎士生文科結業,相當於高中學歷。」瑟連聳聳肩,埋頭繼續吃飯。

璽克想了一下,因為考法師大學不需要高中學歷,他又是法術補校學歷,那,這裡他的學歷是最低的?

正思索著,有人打開獨立閱讀室的門,走了進來,這個人有青綠色的頭髮,濕漉漉的披在肩上,飽含水份,看起來像是披著一頭海草。他的眼睛也像是兩團水,透明而且從深處透出藍光。他的骨架比一般男性艾太羅人要細瘦矮小很多,但是一般人如果比較矮,通常頭所佔的比例會比較大,他卻是頭也跟著小,用高瘦人類的比例縮小到九十公分高。

這人是一名水精靈。

「主人。」他的聲音像是從水裡傳出來的,帶著湧動的回音。他朝著葉茲走過去,兩手拿起葉茲放在一邊的大水壺就喝。隨著這個動作,他變得越來越高大,當他的頭快撞到天花板時,他放下水壺,呼出一口氣,身體又縮小到一百七十公分高的正常人類大小。

水精靈放下水壺,璽克注意到裡面的水,水位絲毫沒有降低。

葉茲抬頭對水精靈點點頭。水精靈和他的主人葉茲打過招呼,就轉向璽克,擺擺他裝在透明袋子裡,拿在手中的書。

璽克一看封面上的書名,眼睛頓時瞪大:「《負亡時代魔法論總覽》?正本?」

水精靈微笑點頭。

「看完借我,不對,這本的版權時間早過了,複製一本給我!樓下有影印設備,借我半小時馬上還你!」璽克說。

奈莫也跑了過來:「天啊,這本是傳說中的書啊!」

「是稀有魔法書?」沒衝上來的人只有瑟連,他還坐在原位吃第二個便當。

「這本書在魔法史上很有名!很多流傳到現在的古魔法書都有引用裡面的文章,可是原書卻失傳了。你哪裡找到的?」璽克問水精靈。

「從法師墳墓裡挖出來的。」葉茲抬頭說:「前陣子上了拍賣場,是一個同好才知道的拍賣會,所以沒登上期刊。我叫狄密尼幫我競標。你們再等一等,我打算把這本書整理過,重新出版。」

「法師界之福啊!」奈莫大聲說,聲音隨即變小:「謠傳裡面有收錄《屍皮書》的部分段落。」

「畢竟是講負亡時代的書,很多理論都繞著死靈術打轉。不過很可惜,並沒有《屍皮書》的段落,不然光明之杖馬上就會過來搶書了。」葉茲笑了笑,讓她身邊的黑影薄了一點。

「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們把我晾在一邊讓我很不是滋味。」瑟連把便當放在膝蓋上,攤手說。

璽克這才想到他沒跟瑟連、奈莫介紹水精靈,趕緊說:「這是狄密尼,葉茲的第一使魔。」

瑟連和奈莫聽了這樣精準,絲毫不會引發誤解的介紹,忍不住說:「不公平!」

璽克又向水精靈狄密尼介紹瑟連和奈莫,這次總算沒搞什麼花樣,這才開始說《屍皮書》的事情:「你知道死靈師耶薩華嗎?自封『死國帝王』那一位?」

「很清楚。」瑟連瞇起眼睛對璽克說。

為了追殺某人,瑟連徹底研究過這個死靈法師。耶薩華在一千兩百前年的艾太羅地區肆虐,現今艾太羅人之所以討厭死靈術,全都是他造成的。

「傳說耶薩華留下一本《屍皮書》,是他的法術心得。死靈法師都把那本書視作聖典,不過從來沒人看過。我懷疑那本書是不是真的存在。」奈莫說。

「真的有啊。那是本館藏書。」璽克說。

此話一出,奈莫和葉茲都驚訝的看著璽克。

「在書單上有。我查先天法師筆記的時候就有看到這個書名。」

「你還找到哪些先天法師筆記?」奈莫順便問:「有沒有埃文薩爾的筆記?」

「這個……」璽克報出幾位先天法師的名字。「有本書說這裡最古老的書庫,是為了紀念埃文薩爾才建的。不過我看地圖上沒有這樣的書庫。不知道是不是填起來了。」璽克說。

這時候午間新聞播放完畢,眾人驚覺午休時間已經結束了,趕緊把飯吃完。

 

 

 

吃過中飯,三個魔書館管理員搬回兵荒馬亂的大廳去,繼續在小孩的尖叫破壞和家長的冷眼旁觀中苦苦支撐。後來瑟連甚至滿館跑拯救可能被撕爛的魔書,避免那些魔書抓狂把小孩打爛。

照奈莫說法是打爛最好,趁他們還小早點學會教訓:對人(書)動手是會受到反擊的,長大以後才不會老想用暴力達成目的。

奈莫乾脆把其中幾個書庫鎖起來,想進去的人先到他那裡檢查身分證,禁止會尖叫的小孩進去,縮小他們必須護衛的範圍。

瑟連一再強調檢查身分證是違法的,不過奈莫不理他。受檢者在知道這樣可以讓書庫裡沒有尖叫聲時,也都支持這個措施。瑟連只好配合,把企圖硬闖的小孩掛在牆上,從那些小孩尖叫的聲音裡,可以得知他們滿開心的。

在三個不守規矩的大人惡整下,小孩總算慢慢的守起規矩來。

正當璽克開始感激有兩個損友協助控制場面時,從傳送陣裡進來璽克最不想看到的人。

珠光寶氣的假洋法師艾珠憐,她今天還帶了一打跟她一樣穿著假洋法師袍的男人,一進來就大喊:「給我砸!」

璽克愣在那裡,瑟連和奈莫也是,連本來吵鬧不休的小孩都安靜下來。

艾珠憐帶來的人在環顧現場之後,驚覺他們根本沒有東西可砸。

所有的布告都被妖怪小孩撕下來了、陶瓷裝飾品摔碎在地上、牆壁上黏著壓爛的薯條、桌椅翻倒,填充物從鋼珠筆刺穿的洞跑出來、天花板上的魔燈曾經被拿來盪鞦韆,現在只靠一根細魔線支撐,一副隨時都會砸碎在地的樣子。

奈莫首先開口說:「你們來得太晚了,已經被砸過了。想在週末砸館,你們開館前就該排隊了!」

璽克的反應比較正常一點,他拿起魔話籠說:「我要叫警察了喔!」警方有免付費報案專線!

俗世的威脅對宗教狂熱份子還是有用的,一打加一個假洋法師氣勢頓消。

艾珠憐一面後退,一面說些毫無真實感的狠話:「我昨天跟布理培格大師說過了,他說他已經在作法對付你們,還要拆除你們的邪惡基地!」

瑟連本來坐在椅子上,現在猛的站起來,大吼一聲:「少廢話,再吵就決鬥!」

「我才不怕呢!」艾珠憐看到瑟連高大的身材,先是嚇了一下,但立刻以堅定的信仰之心鼓起勇氣。

「搞清楚妳在對誰挑釁。」瑟連雙眼放出寒光,他手一抖,金色的聖劍顯現。

「是騎士,師姊,我們撤退吧!」打手們驚慌的求情。

「不可以在邪教徒面前屈服,給我上!」艾珠憐一揮手,把同門師弟都當成自己逞強的砲灰。

「送客。」璽克站起來,拔出祭刀。

瑟連的動作比他更快一步,伴隨著風吹,光點自地底下竄出,一整排金色的樹出現在櫃台前面,隔離他們和那些黑衣男。

這些樹不管是枝幹還是樹葉,都像是黃金打造的一樣,根紮在地板上,卻不見地面有絲毫損傷。

這是騎士聖劍的高階能力,展開聖域。

艾珠憐的師弟們鼓起勇氣繼續往前衝,瑟連罵了聲:「不知好歹!」其中一個人突然摔倒,抱頭在地上大聲慘叫,十秒後叫聲倏然中斷,他全身癱軟,金色樹木從心臟處抽出枝條,長大,蓋住他的人。

看見此景,剩餘十一個人受到驚嚇,全都往回跑。

「看不出來你下手這麼重。」奈莫說。

瑟連聳肩:「《騎士手冊》上有說:對付整群小混混,要用重手殺雞儆猴。」雖然他可以只單純用樹擋住他們,不讓他們靠近,不過這樣沒有威嚇效果。

艾珠憐舉高雙手,用一種和投降姿勢很像的動作,作出各種複雜而多餘的法術手勢,一團非常閃亮的光球就衝向璽克。

璽克沒想到她也會法術,沒有防備,隨手拿起奈莫放在桌上的葡萄帽一揮。圓圓的葡萄撞上圓圓的光球。

正常來說,就算只是法師大學新生造出的光球,也能讓奈莫的葡萄帽只剩半頂,結果卻是光球被打了回去。光球彈到那群人中間爆炸,嚇得他們往旁邊跳,中彈的地板連焦痕都沒有。這顆光球只有裝飾效果而已,是顆空包彈。

「我還會再來!」艾珠憐怒罵,帶人離開。

璽克在她背後揮舞著拳頭大叫:「老套了啦,想點新台詞吧!」

艾珠憐正要進入傳送陣,突然尖叫一聲,往後跳。璽克看到達欽,那個染綠色頭髮,疑似是葉茲兒子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艾珠憐對達欽尖叫:「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璽克挑起一邊眉毛,原來這兩個認識啊。

「我才想問妳來幹嘛。妳什麼時候開始看書了?」達欽咬牙切齒的說。

「你是我兒子,你不該到邪惡的基地!」艾珠憐雙手握拳尖叫。

「妳才不是我媽,我媽是葉茲!」達欽吼回去。

「咦?」璽克很沒禮貌的發出驚呼,這到底是誰的孩子?只聽過男人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種,居然搞不清楚是誰肚子裡出來的,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那蕩婦騙了你爸,你還是我兒子!」

「媽和我爸才沒有關係!」

璽克越來越搞不清楚了。

「你是不是打算住在她家不看我了?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母親?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艾珠憐用刺耳的聲音連續罵了十幾分鐘,字數可比葉茲碰到魔法研究議題時的長篇大論,但是這邊可厭多了。全場所有人,包括小孩子全都摀住耳朵。

「我會去住妳家,純粹是因為法院這樣判。」達欽說:「我和爸都不要妳這個媽!」

艾珠憐哭喊:「神說孩子無條件愛著母親的!你為什麼不遵守神的教誨?」喊完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她就衝進另一個傳送陣離開了。

在他們爭執時,瑟連的樹早就消失,放開躺在地上的傢伙,師弟們趕緊跟著艾珠憐一起離開。

達欽氣呼呼的又借了幾本書,把借書上限都借滿,然後離開。璽克完全不敢問是怎麼回事。

不速之客全都消失後,小孩也繼續砸館。璽克問瑟連:「難得看到你對女人發脾氣。」居然找一個不是武將的女人決鬥。

「我不喜歡那種人。」瑟連重重的坐回椅子上:「他們抓到機會就會迫害其他女性。所以,應該把他們和壓迫女人的男人同等看待。」

「喔。」

瑟連目光一轉,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被十幾個小孩包圍了。這些小孩全都用閃閃發光的眼睛看他:「好帥!」「我也想要聖劍!」還有人不太妙的喊著:「決鬥!」

瑟連思考了一下,露出宛如拂曉般的燦爛笑容說:「你們長大以後要不要當騎士啊?」

璽克偷瞄旁邊的家長們,說:「不要慫恿他們做律師和醫生以外的職業好嗎?」

「為什麼?騎士是守護國家的重要力量,需要最優秀的人材。」瑟連問。

「可是那不符合家長們對自己孩子的看法。」

「如果那個孩子適合當騎士,那家長就是錯的。」瑟連說:「何況現在律師那麼難考,醫師又有醫療糾紛問題,這兩個行業很辛苦的。才不像一般人想像中那樣,只是有錢體面,好像就沒其他煩惱了。因為自己高興就把孩子推進這兩個行業,只會害了小孩。」

「對,但是家長還是會生氣。因為你破壞了他們『擁有一個律師或醫生小孩的美夢。』

「美夢是現在就可以沉浸其中的,此刻,這比那些幾十年以後才要面對的現實更重要。」雖然那個現實就是小孩的全部人生。

璽克才剛說完而已,就聽到後面的大人在對孩子說:「你不要看這種故事書,這種東西長大以後用不上。」重重的「碰」一聲,那本世界名著故事書被扔回書車上去了。

「借這個!」大人硬塞了一本又厚又難唸的外文專業書給小孩。那種東西除非是剛好就在這方面天賦異稟而且早慧的孩子,否則根本讀不下去,而這個機率實在微乎其微。但是,家長不想承認「我的孩子在我指定的地方沒有天賦異稟」、「我的孩子成熟得晚所以一輩子都不會得到神童的美譽」——儘管在最終成為優秀人才的人們成長過程中,這兩種情況常見多了。

「那麼,我就為了幾十年以後的事情,現在就破壞他們的美夢吧。」瑟連目光閃閃的說。

瑟連沒有再提起「騎士」兩個字,只是把聖劍叫出來,讓孩子們把玩。他不是用說的,而是讓孩子們實際看到,還有一條不同於大人口中所描述的那些東西,真實存在的道路。

然後,他相信孩子會自己判斷。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