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書的世界

 

 

沿著給客人走的書庫區通道前進,璽克用專用的咒文,點亮兩邊牆上的油燈造型魔燈。璽克開始覺得肩膀很重,他轉了轉肩膀,肩膀沉重的狀況卻沒有改善,璽克用手去揉,瞬間卻有一種在自己肩上摸到另一隻人手的感覺,轉眼消失。


璽克覺得背脊發涼,他打開第三隻眼,看到那些灰色,長滿肉瘤的皺巴巴魔法集現體怪物,爬滿了整個走廊,跟妖怪小孩一樣到處亂衝。


「又是神棍的詛咒!」


奈莫轉頭問瑟連:「他不是進警局了嗎?法器本體也讓條子拿走了吧?」


「封鎖法器效果沒這麼快。」瑟連說。透沙柏在會場只是降低法器效果而已,還無法讓它失效。


璽克聚精會神的看:「艾珠憐身上大概有個分枝法器,要快點抓她出來。」璽克聽到牆壁後面不斷有「隆隆」、「隆隆」的聲響。魔書受到灰皮妖怪的刺激,離開書架到處衝撞。


從走廊另一端衝過來一大群大約三十本書,像是鳥群過境一樣,振動書皮從他們身邊竄過。三人都抱頭蹲下。


天花板上的魔燈開始閃爍,牆上的壁報也逐漸剝落。

 

奈莫笑說:「再不管的話,這裡就要上演週六的場面了。」


瑟連盯著璽克和奈莫看,兩位法師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和袖子,過了三秒,璽克先抬頭說:「既然這裡有她控制的妖怪,應該可以去複寫世界潛行回溯到她旁邊去。不過我不會帶肉體跳進複寫世界的方法。」


像這種情況,與其在物質世界慢慢搜索,不如去另一邊追蹤。


「那簡單,我推你一把就行了。你去吧。」奈莫無比認真的對璽克說。


「最難的工作扔給我?」


「處理這種狀況重要的是技巧,這你比我強多了。再說,你要是輸給這種無法通過國考的爛貨,也未免太 --」


璽克打斷奈莫的話:「你不用把話說完,我知道。」


「帶一根我的樹枝過去。」


瑟連打開腰上的皮革腰包,那是之前萊爾諾特女士親自送來的。腰包裡有一排七根石棍,看起來像是縮小版的法杖。瑟連拿出一根握住,那根法杖就變成了金色樹枝,瑟連的聖劍力量暫時附著在上頭:「拿著這個,我的劍就可以保護你。」


「謝了。」璽克接過樹枝,握在手中。


聖劍力量沒有因為離開瑟連就消失,仍然穩定的在樹枝上作用。璽克閉上眼睛,把感官從物質界抽離,耳邊轟的一聲,像是夾帶大量沙塵的熱風刮過。奈莫在璽克背上推了一把,他就跌進複寫世界了。

 

 

現在的他,看到走廊裡所有魔燈都是暗的。璽克把樹枝往地上一碰,無數金色的樹在黑暗中亮了起來,就像本來就在那裡一樣。他們的枝條直頂到天花板,金色光芒照亮這個地方。有樹的地方就沒有灰色怪物。


璽克深入走廊。


走道上都是書,到處飛舞。在複寫世界裡,因為不是用物質的眼睛去看,所以萬物表裡會互換。書不再是書的樣子,而是一堆字糾結成的團塊,不斷發出吵雜的唸頌聲。


還有一些書變成作者的樣子,坐在角落裡一段又一段的唸著詩篇。他們不是用朗誦的方式唸書,而是斷斷續續又小聲,充滿掙扎和痛苦的唸那些美麗的文字,就像他們創造出這些句子的時候一樣,有時突然順利起來,就會快絕無倫的唸出一長串文章。


有些書變成了捧著書的人從璽克旁邊走過,這些很多都是套書,他們忙著找自己的上一集或下一集。如果成功湊齊,就會圍成一圈手牽手跳舞。


璽克查閱在牆壁上爬行的文字。他要找一首他的魔法造出的詩,那首詩會為他指出目標人在哪裡。


他找到一首詩作寫在天花板上,於是仰起脖子看詩。那正是璽克的字跡,是他的詩:


「從這邊過去有個瘋女人。


「有個兒子不認的女人。


「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不知道自己算什麼,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不知道自己過去做過什麼,


「不知道自己以後能做什麼,


「終於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人了。」


璽克害臊的壓低嘴角,縮起脖子。他真不知道那些當作家的人,怎麼會有勇氣把自己寫的作品拿給別人看。他光是引導構築出這首詩,就很想找個地洞鑽了。


詩旁邊又有別的字跑出來,一個紅色箭頭指向這首詩,用和詩不同的筆跡寫著:「這首詩證明了:就算寫得很爛,敢寫才是詩人的開始。」天知道這是誰給的評語。


另一個藍色粗箭頭拉得很長,從詩旁邊一直不斷延伸出去,璽克追著這個箭頭跑,他追到了魔書館內部中庭。

 

在這個鋪著彩色磁磚,椅子排成兩個同心圓的圓型廣場牆上高處,有無數通向其他書庫,只有書才能通過的小洞。


平常,往往客人在底下休息聊天,大批書就在頭上飛來飛去。現在這裡有一隻巨大的蝙蝠,腳抓住吊燈倒吊著,面孔像艾珠憐一樣猙獰。


璽克嘆了口氣。在洋文化裡蝙蝠是邪惡象徵,在艾太羅卻是幸運的使者。他希望布理培格這夥人可以停止這種污衊艾太羅文化的作為。


大批魔書在蝙蝠旁邊打轉,用書角戳牠,攻擊牠。糾纏的文字像是群蜂造成的黑雲。


璽克往前一步,唸出他在書上看到,從沒用過的心靈法術咒語。心靈法術幾乎都違法,不過他用的屬於有法師執照就合法的初級探測法術,又是正當防衛,不是對著人施展,是對著對方的心靈分身施法,不會對本體造成影響,所以沒有關係。


「吾欲識彼物,為吾開啟檢閱之道。」


大蝙蝠像是沙堆倒下般化成無數小蝙蝠,和書一起飛舞,璽克抓住其中一隻,兩手拉著牠的翅膀,像打開一塊布一樣的拉開,一抖,牠就變成了一片黑影,璽克把黑影往身上一披。


眼前的世界被黑影所籠罩。


這個在身上披東西的動作,對璽克來說卻是通過一扇門。他在黑暗中等了一陣子,魔書的聲音遠去,另一種異國語言的聲音傳來。璽克循著聲音往前走,腳步移動,他突然就身處於一間嬰兒房中。

 

 

 

這間房間所有家具都是洋式風格,到處都放著洋國家造型的玩偶,牆上貼著洋文字的字母,看起來就像是洋國家電影裡的場景。璽克聽見的聲音原來是一架放在洋式嬰兒床旁邊的錄音機發出的,那具錄音機不斷播放洋文字的單字,用一種愉悅,清晰,但除此之外毫無意義的語調,一個單字接一個單字的唸下去。


璽克並不擅長洋語言,大部分都聽不懂。他再次施法,轉換複寫內容,變成艾太羅語。


那些不斷重複的詞是:「偉大的」、「特別的」、「高貴的」、「純潔的」、「美好的」、「正面的」……


當一個詞出現太多次,就會變成貼紙,貼在牆上,宛如一張又一張的標籤。


「靠讚美裝飾自己的心靈之間啊。」璽克心想。


這些無數的標籤,就是艾珠憐所追求的世界。雖然裝飾了這麼多,嬰兒床裡卻是空的。空有標籤,自我卻從來不曾誕生過。


璽克知道她現在最想要的標籤是什麼,當那個標籤出現時,璽克伸出手,一把抓住。


上面寫著「神所愛的」。


狂沙飛舞,把標籤、嬰兒床和收音機,一切都吹到璽克身後的黑暗裡去。眼前的世界恢復光明。璽克打開手掌,裡面什麼都沒有。艾珠憐就在璽克前方三公尺處。


璽克回到物質世界,出現在艾珠憐旁邊。他們現在身處的這個房間沒有燈。光源是來自於牆壁,每面牆都是用發出藍光的石頭鋪成的。不太均勻,夾雜著白光的藍色光芒,就像是身處在淺海的海底,陽光穿透海面而來。


這裡的書架跟其他地方都不一樣。這裡的書架是突出牆面的板子,角度稍微往上傾,書不是書背朝外放,而是封面朝外放,每本書放的位子都隔很遠,沒被書蓋住的牆面上,細細的刻著鎮壓的咒紋。


這裡的書都不是印刷品。有些是羊皮紙綁成的,有些是無數的透明玻璃,用鐵圈串起。也有單張的紙和竹簡,有個地方甚至放著一個木桶蓋。這些「書」的共通點只有「上面有字」。


艾珠憐坐在房間中央。她身邊已經沒有書頁了,全身的假洋法師服破破爛爛,像是被利器反覆割裂,身上也有細細的紅色傷口。


那是書頁割的。紙割傷很痛的,不過璽克不同情她。


這間房間是放先天法師筆記的房間。只有這間房間的魔書受到魔法籠罩,不太會亂動。書頁不想進這個房間,因此才放過艾珠憐。

 

璽克看到地上躺著圓形木頭法器,他用祭刀刺穿法器,感覺空氣一下子清淨起來。法器的詛咒散去了。


「我是被愛的、我是被愛的、神愛我、愛我……」艾珠憐自言自語。她手裡緊緊抱著一本書。那本書有深咖啡色的書皮,顏色像是紅燒豬肉,上面有很多縫合痕跡,是用好幾塊皮革拼湊起來的,封面上一個字也沒有,只貼著魔書館館方加上去的書名標籤。從側面看,書頁和書皮都是同樣的色系,只是顏色深淺不同。


璽克直覺覺得,她是為了抓緊那本書,才把重要的法器給扔在地上。


那本書,是《屍皮書》,死國帝王耶薩華的筆記。


「我勸妳放下那本書,偷它不划算。」璽克說。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