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_這些人的陰謀

 

 

另一方面,奈莫帶著瑟連,努力跟上在另一邊移動的璽克。他們走過一扇巨大的紅色門。門上掛著匾額,寫著「獻給埃文薩爾」。瑟連覺得這扇門的樣子很像放大版的《魔書的大魔書》封面,但他沒有多想。

奈莫邊走邊找瑟連說話:「瑟連大人,你覺得怎麼樣?璽克有動搖嗎?」

「什麼動搖?」瑟連笑問。

「別裝了,你我都是碴大少爺的共犯。」奈莫手叉胸前,扁嘴說。

一周以前,奈莫人在秘密倉庫裡,正忙著把蝕魂蟲的蟲蛹藏在貓砂裡,準備走私的時候,小碴打魔話給他。

這是一通「轉接魔話」。小碴並不知道奈莫的魔話號碼,但是奈莫有在外界的魔話上面設轉接裝置,小碴打給奈莫委託的接線生,對方才幫小碴接到奈莫這個沒有號碼的魔話上。能聯絡上奈莫算是滿厲害的,奈莫那時不禁懷疑,小碴是不是學到了母親的某些工作技巧。

「奈莫大人嗎?」小碴問。

「我就是。大少爺有何貴幹?」奈莫尖銳的聲音,和小碴溫潤的聲音形成強烈對比。

「最近狀況怎麼樣?好賺嗎?」

「別廢話了,大少爺,我跟你沒什麼交情好套。你到底握有我代理人的什麼把柄,能『說服』他幫你轉接?」

「哈哈。」小碴不理會奈莫的問題:「我們進入正題吧。你知道璽克的現狀嗎?」

「被龍帶去養了,其他我一概不知。」

「你不覺得太久沒看到和他相關的事件上報了嗎?」

「那對他來說是件好事。」

「的確,但也有點寂寞吧?」

「對誰來說?」

小碴再次忽視奈莫的問題:「我一直都有和他通信。我覺得他躲在龍翅膀下太久了。」龍族會把小龍放在龍翅膀下保暖,是親情的表現。

「我不否認這段休息時間對他有好處,但是他並不是應該永遠躲在無人注意的角落,就這樣度過一生的人。如果他適合隱居,我不會強迫他入世。但是他明明就是一個喜歡做事,喜歡體驗的人,一直躲在龍翅膀下實在太奇怪了。」

「的確。他是好奇寶寶。骨子裡是個典型遲早炸死自己的法師。」

「他只是害怕,因為他在外面吃太多苦了。」小碴說。

奈莫有點察覺小碴打魔話過來的用意了:「所以,你打算操縱我去做什麼呢?關心朋友的大少爺?」

「如果你不同意我說的話,大可以不配合。這幾天,璽克的師父會離開他身邊,去參加龍族正名遊行,璽克會一個人在龍的魔書館當班。」

奈莫皺起眉頭,先施了一道減緩蝕魂蟲蛹羽化速度的法術,才說:「就算師父不在,那傢伙也頑固得很,不是兩三句話可以說動的。」

「如果你可以住下來,以你熱愛工作的個性對他潛移默化的話||」

「那傢伙戒心重得跟鬼一樣,想留宿談何容易?不過龍族遊行這件事倒是可以利用。如果我找他借《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的話||好啦,這件事我再想想,不聯絡了,掰!」

和奈莫通話結束後,小碴接著撥魔話到聖潔之盾找瑟連。魔話一接通,首先聽到的是喜悅而具威嚇性的「喵||」聲,然後才傳出瑟連的聲音:「高速公路,不要打魔話鈴鐺,放開它,別咬啊!」
「瑟連大人?」小碴問。

「我是。唉,魔話對貓咪來說實在太危險了。一個會響的東西掛在那裡晃來晃去,簡直就像是在叫貓咪快點伸掌去打一樣。自從我把高速公路抱回來,團裡的魔話不用時都要把籠門關好,可是牠還會伸掌從縫裡進去撈。怎樣?有聯絡上奈莫嗎?」

小碴回答:「照你說的方法,對方就幫我轉接了。可是『一月三號,凌晨兩點三十二分,向日葵圖案,海洋風格裝潢』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那人聽到這幾句話聲音就開始發抖?」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奈莫怎麼說?」

「我覺得他會幫忙。他還說《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這本書應該會有幫助。」

「《龍族的風俗習慣以及人類與龍來往的禮儀要件》嗎?嗯。」瑟連小小的笑出聲來:「果然還是要奈莫才想得出來方法治璽克。」

小碴發出「嗤」的一聲:「不是你最讓璽克頭大嗎?我聽他抱怨了很多事。」

瑟連用滿不在乎的語氣說:「我倒覺得璽克把我和班納圖都耍得團團轉。當年我們一個後援充分的小隊,抓他一個通緝犯,只讓他覺得頭大,就是我們實力不足的證明了吧?

「你不認識通緝時期的他們倆,大概不太清楚。奈莫是璽克認同的戰友,實力必定足以和璽克平起平坐。而且他狡猾的程度超過璽克,可說是天性如此。他當初是自己確保退路。比起到最後差點被處死的璽克,奈莫識相多了,也聰明多了。

「用一種奇怪的方式,璽克很信任他。」

「一種算計對方也沒差的信任?他們好像一點也不在意敵對。」小碴回想他曾看過的,璽克和奈莫說話的態度。奈莫說的話,璽克必定會考慮個三分以上,但是,也至少會懷疑個五分。

瑟連的聲音帶著笑意:「差不多吧。」

「我很難想像你被他耍得團團轉的樣子,不過聽起來很合理。」

「是吧?我和班納圖串通一下,也去給璽克示範一下社會人士的樣子好了。謝謝你的情報。」

「我只是覺得璽克自己也想離巢,就差沒人推他一把而已。安派特是龍,龍養小孩可以一直養到一百五十歲,他不可能主動推璽克離巢。」

瑟連發出幾聲笑聲:「我和璽克又沒聯絡。他要是這麼爛在龍巢裡,我會覺得可惜。」

小碴接著說:「特別是開始工作,看過很多爛在工作崗位上的人以後,更是這麼覺得。」

瑟連發出更大的笑聲:「哈哈。對了,你聽說了嗎,有人說世界末日要到了?」

小碴嘴角尖銳的勾起:「那個就像每次選舉,兩黨候選人都說對方選上就會亡國,結果最糟的情況不過是總理一下台就入獄一樣。」

「你這種譬喻曾經有人聽懂過嗎?」瑟連問。

於是,在小碴的奔相走告之下,才造就現在三個魔書館管理員的局面。

在計畫實行的第三日,奈莫問瑟連:「你覺得你我可以功成身退了嗎?」

「還差一點點吧。不過,這最後一點大概不是我們能使上力的。」瑟連笑說。

 

 

璽克和艾珠憐在藍色房間裡對峙。

「妳又不看書,拿那個有什麼用?」璽克皺眉說。

「你們這種人就是都看邪書,才會這麼汙穢!」

艾珠憐的眼睛瞪大,好像不斷擴張一樣,那雙眼蓋住了一切。讓璽克聯想到他在電視上看過的,從破損管線裡冒出來的泥水,不斷延伸、延伸,蓋住整條大街,弄髒所有東西。

璽克說:「聽起來妳讀過很多經典囉?能請教妳對《哲思論》的看法嗎?。」

「這——」

看她目瞪口獃的樣子,璽克肯定艾珠憐根本沒看過《哲思論》,連艾太羅語譯本都沒看過。

「《哲思論》要求讀者思考一個問題,假如『神是善』,神是善的也是善的來源,那麼在沒有神的情況下,人是否還會行善?妳怎麼想?」璽克停了一陣子,讓艾珠憐有足夠時間發現她自己沒想過這個問題。璽克又問:「還有一個問題,假如神是全知全能的,那神可以造出他搬不動的石頭嗎?假如世界上有石頭他搬不動,他就不是全能的。假如世界上有他造不出來的石頭,他也不是全能的。」

艾珠憐驚慌失措,縮成一團尖叫:「你到底是什麼人?」

璽克兩手一攤,回答:「一個宅在家裡看書的啃老族。」

艾珠憐愣住。

「《神名聖人考》呢?妳有看過嗎?我這個埃文薩爾邪教教徒都讀過了喔。」璽克說。他讀的是翻譯版就是了。

「妳到底為什麼要拿那東西啊?」璽克用尖銳的聲音,充滿嘲諷意味的問。雖然不是有意的,但他現在的語氣就跟葉茲、達欽對待她的方式一樣。

艾珠憐尖叫起來:「布理培格大師解說過那些書,他說——」

璽克不想聽那個神棍如何曲解外國文化:「妳只會聽別人說。連自己是什麼,都靠別人說來決定。」

艾珠憐憤怒的回嘴:「不對!我有思想、我有見地、我很懂自己要什麼、我很真誠、我很……我的行為,證明了我是特別的!」

「妳知道有多少人採取跟妳一樣的策略來證明自己特別嗎?」璽克說:「跟妳『特別』得分毫不差的人,有一大堆!」

瑟連和奈莫這時候也進到房間裡來了。

艾珠憐看到有人來了,目露兇光撲向三人。瑟連打算攔她,璽克卻喊了一聲:「讓她走!」
於是三人攔都沒攔,讓她抱著書衝過走廊,抵達大廳,從傳送陣離開。


然後璽克若無其事的坐回櫃台邊喝茶。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