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對於這樣的世界

 

 

 

 

「她拿走書了,沒問題嗎?」目擊艾珠憐頭也不回的衝進傳送陣,達欽非常緊張。他帶來的書皮放在桌上,裡面已經重新有了書頁。

「別擔心,那是假的。」璽克慢條斯里的倒茶。

「咦?為什麼要放假書?」瑟連問。

「那是《屍皮書》喔。死靈師必爭之物。放個假的在那裡,附贈警報追蹤魔法,誰偷了,警方馬上會追上去逮人。『違禁研究死靈術』罪名逃不掉,她本來就會一點法術,要說是冤枉的,檢察官應該不會信吧。」璽克偏頭說。只是搞不清楚她幹嘛搶書就是了:「聽說這個警報每年都會響,每年還是都有白癡要偷。」

「那真的書呢?」

璽克咧嘴笑:「無限期外借給光明之杖。」意思就是光明之杖拿去嚴加看管了,誰也別想看到。他轉向達欽說:「倒是,我覺得,艾珠憐不是你媽媽。」

就各種意義上來說都不是。她居然帶了書逃跑,沒把未成年的兒子帶走。已經沒資格當母親了。

「是啊。她不是我媽。」達欽坐下。

「搞不好真的不是。」奈莫瞪大了眼,指著達欽的肩膀。

璽克睜開靈視之眼,看到那名全身是血的生靈母親趴在達欽背上,雙手環抱住達欽,就像是抱一個十歲的小孩子。她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輕聲說:「孩子,終於找到你了。」

瑟連轉頭看向旁邊那一大疊影印資料山:「熬夜吧,誰要陪我。」

「咦?那個交給別人吧!」璽克喊:「警方不是也會看嗎?」

「只有我們看到生靈啊。」瑟連說。

「沒別的管道了嗎?」

「蒐集和檢視資料,是查案的基礎。」

達欽完全不懂是怎麼回事,驚慌的眨眼。狄密尼拍他的肩膀說:「你住下來吧,可能會有好消息喔。」

 

 

 

 

莉絲娜和奈莫跑去睡覺,璽克和瑟連投入名單過濾工程。一張張臉看,運氣不錯,才凌晨四點,不過看了兩千張左右的資料,瑟連就確認了生靈的真實身分。用小孩失蹤時間當線索,半小時後,璽克也找到了人口販子和艾珠憐交易的紀錄。上面寫得清清楚楚,交易的孩子登記名字為「達欽.思多克」。

女生靈本人名叫「洛娜.司咪」,家裡從事水產生意。上面說她在懷第一胎的時候,懷孕末期遭到綁架。綁匪非常殘忍,竟然剖腹取嬰,然後就把肚子還開著的她扔在那裡等死。要不是剛好有人路過,將她緊急送醫,她的性命也不保。

因為粗暴的手術,她無法再生孩子了。

小嬰兒一離開子宮就被帶走,她只知道之前的檢查結果是男孩子,連抱都沒有抱過,只在眼角餘光中,在環伺著她的粗暴惡人中間,瞄到露出包巾外的一小片皮膚。

所以她非常的痛苦,難過到在這麼多年後,還出現生靈去找她的孩子。璽克不知道她的生靈怎麼曉得達欽在這裡,也許,這是出自於血濃於水的力量。

「洛娜.司咪——」瑟連想了一下:「前幾天,我到這裡第一天吧。有看到,國道意外重傷者就叫這個名字。新聞上說是清醒了,可是驚嚇過度,不會說話也沒有反應。」

這就是生靈全身是血的原因,也是生靈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原因。她之所以會失神,是因為生靈跑掉了。

「這兩張可以給我嗎?」狄密尼一直坐在一邊看,他指著兩張關於洛娜的影印資料說。雖然除了生靈的反應之外,還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達欽就是洛娜被搶走的孩子,但是地緣和其他條件,都符合這個推測。

之後再驗個去氧核醣核酸就行了。

瑟連回答:「只能借你,限一天內還。不准複製。」

狄密尼笑了,很溫暖的笑:「我去叫達欽起床,解釋完再帶他去醫院。到的時候應該差不多可以會客了。」

瑟連陪著狄密尼去叫人,幫忙解釋狀況。

璽克坐在原位,準備等一下控制傳送門。他愣愣的坐著,心裡充滿了難以解釋的情緒。似乎是遺憾,又混雜著某種成就帶來的充實感,這種感覺他還是第一次體會到。

然後他發現,奈莫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正穿著番茄睡衣,靠在走廊邊的牆上看著他。

「想什麼?」奈莫走近說。

璽克看著奈莫,雙眼反射出大廳的燈光,在這個時間裡,讓他感到刺眼,眼裡都是淚水:「我在想,在這樣的世界裡,我能做點什麼嗎?那麼多人選擇採納謬論悖理,還藉此理直氣壯的傷害別人。我能多少阻礙一下這種現象嗎?」

奈莫沉默了一下,挑挑眉說:「你難得這麼坦白耶。熬夜會變笨果然是真的。」

璽克回道:「囉嗦。」

奈莫皺眉,偏了一下頭:「你不是那種想拯救世界,好讓自己覺得自己很優秀的人。雖然不知道是先天還是後天造成的,但你是一個悲觀主義者,什麼事情都採用最低標準!大多數時候別人都氣炸了,你還在忍耐。」奈莫戳了一下璽克的額頭,璽克縮了一下脖子。

奈莫繼續說下去:「所以對你來說,一旦你想去改變什麼的時候,就是你真的無法接受的時候了。大部分的英雄我都會叫他們:『省省吧,不要再給世界添亂子了。』但是你就看看有什麼方法,盡力去做吧,像你這種知道什麼是量力而為的傢伙,這年頭不多了!我看你也不會造成什麼實際影響的!」

被奈莫夾褒帶貶的唸了一頓,璽克反倒笑了起來。

 

 

 

隔天是魔書館歇館日。不用開館,可以好好收拾被小妖怪搗毀過的大廳。

璽克、瑟連和奈莫邊看電視邊工作,廣告上播出一項魔法商品,旁白說:「沒有它你就落伍了!」

下一則廣告播出今春最新款首飾,這次的廣告詞是:「今春必備品!」

璽克問:「必備的意思是沒有會發生什麼事嗎?」

「會落伍啊!」奈莫回答。

「落伍也太常見了吧,幾乎所有人都落伍了啊!」瑟連說。

「落伍的隊伍比沒落伍的隊伍還大啊?那到底哪邊才是本隊?」璽克說。

三人笑成一團。璽克拿書遮臉,奈莫抱腹捶桌子,瑟連仰頭大笑。

中飯時間,三人看電視。新聞說:咕嘎吐出版社終於和龍族談判,而且奇蹟般迅速達成協議,龍族將在今天稍晚的時候撤離。咕嘎吐出版社決定將《世界龍類事典》改名為《世界最強魔獸事典》,並且在每條龍的「龍」這個字前面加上該國「龍」這個字的音譯名。例如「撒拉拉司龍」、「卓梗龍」。只有艾太羅龍直接稱為龍。書的開頭將有專篇特別研究,講述「龍」這個字在翻譯發展期間被誤用的情形,並且強調「龍」現在是所有語言裡給予最強魔獸的稱號,而非全是同一種生物。

事情解決了,安派特師父就要回來了。

中午,館內收拾完畢,眾人決定去火車站附近逛逛,順便看葉茲的工程做的怎麼樣了。

 

 

 

黑色屋瓦,灰藍色磚牆的仿傳統建築火車站裡,一整群十二個法師聚集在月台上吃便當。等車民眾常常用狐疑的目光,看這群穿黑袍的詭異集團。璽克循著黑氣,輕易找到葉茲,她正拿著一個移動式魔話籠交談。看到璽克等人過來,她招招手要璽克過去。

「我都聽說了。謝謝你們。狄密尼告訴我說,達欽一到,洛娜女士就完全清醒了。」葉茲指指魔話鈴鐺:「現在正相擁痛哭。」

「對了,艾珠憐有來這裡嗎?」璽克問。

「沒看到耶。」

「就交通來說,我想她可能會來這裡搭車。」璽克說。他是前通緝犯,推算逃亡路線他在行。如果艾珠憐一離開魔書館就全力逃跑,早該通過這裡了。由於研究死靈術的人通常會聚集成小團體,每次假《屍皮書》被偷,警方都會稍微等一下再動手抓,看能不能一次抓到一群。所以就算艾珠憐毫無本領可言,也可以成功逃跑滿長一段距離。

外頭傳來警笛聲。奈莫挑挑眉說:「不會現在才來吧?跟我們一樣悠閒啊?」

艾珠憐從天橋樓梯走下月台。

璽克總算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晚才經過這裡。她換了衣服,妝也重新畫過,掩蓋身上的傷口,身上掛著一個大名牌包,假屍皮書八成在裡面。她一定是優先找地方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一直睡到中午該起來吃中餐了,才開始逃亡。

知道睡覺,卻不知道該回頭認領兒子。璽克深深的覺得自己昨晚熬夜,是真正的做了一件好事。

璽克正要上前罵人,順便把她逮給警察,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從腳底一路往上竄。他發現自己居然十分不識相的站在葉茲和艾珠憐兩人的連線中間,他趕緊往旁邊閃,避免捲入女人的戰爭中。

葉茲首先上前一步:「達欽呢?他這個月不是跟妳住在一起?」

「我哪知道?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都只會頂撞母親、偷錢、淫亂,都不聽神的教誨。」艾珠憐低吼。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