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_面對世界

 

 

 

孟列特說:「你不是一個普通的書蟲。你是一個曾經為了生存,豁盡全力奮鬥,為此不分善惡的去瞭解世界所有道理的人。你認識到無數的常名,累積了無數的問題,因此對你而言書是答案的寶庫。可是,經過如此多的閱讀之後,你應該不會只滿足於從別人手裡取得答案。你會再次踏上面對問題的道路,去思索,去創造你自己的答案。」

 

「我卻不這麼覺得耶。」璽克抓了抓頭髮,換成把全身重量都放在單腳上的輕鬆姿勢:「我真的覺得,我不想出去。」

 

「你不想出去,但是你一定也想出去。」孟列特說:「我曾看過埃文薩爾,他也不是勇敢的人,可能的話,他也希望躲在某個地方,永遠不用面對問題的活下去。但是你和他一樣。你們並不勇敢,但是仍然擁有勇氣。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會出去。你不想知道自己力量的來由嗎?」

 

「但是,研究死靈術是違法的!」璽克回答。

 

他當然想知道他擁有力量的面貌,他當然想更清楚自己力量的法則,想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辦到這種事。但他也不想為此走上成為魔法之手成員的路。他想過和平的生活。

 

「那就去吧,去找到能讓你提出這個問題的方法,然後創造你的答案。如果一直待在這裡,對現在的你來說,什麼都找不到。」

 

「我並不是一定要知道這些事……」璽克咬牙,低下頭。

 

「埃文薩爾也曾說,他並不想做那些事。」孟列特的聲音在通道內擺盪。

 

璽克再次抬起頭,站在那裡的龍不見了。現在站在那裡的男人有一頭雜亂斑駁,像鳥窩一樣的短頭髮,穿著一件多次縫補的法師袍,兩手收在袖子裡,嘴唇微抿。因為過度收下巴的關係,他看著璽克的視線是從下稍微往上抬的,那雙褐色的眼睛像是鏡子,但是不是那種放在梳妝台上,裝在精美邊框裡的玻璃鏡。是經過千錘百鍊成形,再磨亮的鋼面鏡。那是經常處於艱難環境裡的旅人所使用的,不怕摔和擠壓的鏡子。

 

本身即具有祛邪之力的鏡子。

 

鋼面鏡一樣的眼睛。璽克看過這樣的記載,那是埃文薩爾的外貌。

 

埃文薩爾的身影一晃即逝,璽克仍然聽到孟列特的聲音:「現在的你已經不需要被迫工作了,所以你要重新選擇,以自己的意志決定是否走出去。

 

「人生如寄,願你此行無悔。於世界的任一角落,再會。」

 

地上只擺著那個裝有紅酒燉牛肉的便當袋,再無他物。

 

璽克愣愣的站在那裡許久,才趕緊把食物拿去放冰箱。

 

之後璽克整晚沒睡,想了一整夜,等到早上快到開館時間,他才下定決心。

 

 

 

 

在開館之前十五分鐘,璽克主動撥魔話到法師執業管理局。他估計了一下,以安派特的飛行速度,天亮出發,中午以前他就會到這裡了。他想在那之前把事情定下來。

 

魔話接通後,熟悉的甜美女聲說:「這裡是法師執業管理局。」

 

接魔話的人,果然又是這個屢次刁難璽克,讓璽克難以和局長大人說上話的總機小姐。她認得璽克的聲音,就算不報上姓名也沒有幫助。

 

璽克深吸一口氣,對著魔話鈴鐺緩緩吐出,接著說:「我突然很想聽妳尖叫,妳可以尖叫給我聽嗎?」

 

魔話對面靜默了一陣子,總機小姐才以璽克聽過最正常、最冷靜鎮定的聲音高喊:「局長大人,有變態,交給你了!」

 

這次璽克只花了十七秒的時間,就成功讓魔話對面換成局長大人,創下新紀錄。

 

「喔,璽克啊!」璽克聽到魔話對面有叮叮叮和喳喳,像是在攪拌肉燥麵的聲音:「怎麼會想到打過來啊?難不成是想工作嗎?不可能吧?你碰上什麼麻煩了?連續殺人犯指名要攻打魔書館?魔書變成騷靈想炸屋頂?還是你發現那塊土地底下埋著炸彈?」

 

「我要工作,你有什麼好工作嗎?」璽克冷靜的說。

 

魔話對面頓了一下,連拌麵的聲音都停了,過了大約三秒鐘,局長大人才以難以置信的語氣,提高聲調問:「真的嗎?出了什麼事?」

 

璽克回答:「我要去找配書吃的材料。」

 

客人來來去去,帶書來,也帶書走。魔書們沙沙的響。在不見天日,除了掛鐘以外幾乎感覺不到時間流逝的魔書館裡,璽克卻有種感覺,這樣的時光剩下不多了。

 

埃文薩爾曾經說過:「魔力不會只有一個來源,事情不會只有一個起因。」

 

就像這樣,璽克不是因為他碰到的任何單一事件,而改變想法決定出去工作。是所有事情加起來,才使他改變了。就如同他過去人生中的一切堆積在一起,才造就現在的他。

 

璽克知道他不想成為那種自欺迴避問題的人。無知絕對不會使人純真,只會讓人在面對污穢的事物時,無法分辨,也不懂拒絕。

 

他不願意讓自己賴以維生的世界中有任何他一知半解的事物,但他同時也知道,他永遠不可能摸透這個世界每個細節。所以他選擇盡力去做,盡可能的去面對世界。為此他要走出去。

 

其實就算不是出去工作也無所謂,他只是要起個頭而已。

 

如果人類可以像鳥一般飛翔,他的翅膀在以往的寒冬中已經結上一層厚厚的寒霜。安派特用了兩年時間,為他除去了這層霜。

 

他要再次起飛了。

 

 

 

 

差不多也在這時候,在艾太羅的另一個角落,有另外兩人正進行和璽克有關的通話。

 

魔話的其中一端是瑟連:「璽克看起來比較不想咬人了,可是我看他現在只想咬我一個。」

 

「你惹他討厭啊。」魔話另一端的年輕女聲在柔軟中帶著堅毅,雖然具有上流社會咬字清晰的特質,卻不會顯得高不可攀。

 

「我從沒想過要惹他喔。」

 

「你只用實際行動招惹他。」

 

「是妳爸要我去看看他的。因為這樣我才特地聯絡碴大人,還挪出時間去住魔書館。」魔話裡響起一聲貓叫。「啊,高速公路,我馬上給你放飯。」窸窸窣窣的打開貓飼料袋聲音,和果果果的放飼料聲音響過後,瑟連才再回到魔話前:「現在萬事兼備,只等璽克上鉤了。我跟局長大人說好了,只要璽克跟他要工作,就會給他『那個工作』。」

 

「你確定璽克會找法師執業管理局介紹工作?不是有很多人想找他幫忙嗎?」

 

「十之八九。那個人臉皮薄,不習慣走後門。八成會選擇國家機構幫忙。」

 

「嗯。從他在黑暗學院裡保護我,到現在,已經七年了啊。」

 

「您只要準備好感人的重逢場面就好,舒伊洛奴小姐。」

 

魔話另一端傳來輕笑聲。

 

 

 

 

 

璽克打完魔話,開館。

 

他的心情有點惶恐,但他決定連這種心情一起,當成問題收下。

 

隔天早上,璽克再次開館,婆婆媽媽們像平常一樣,用帶有地方腔調的艾太羅語騷擾年輕人,他卻覺得倍感親切。

 

「呦呦聽說布理培格收押禁見了。」「唉呦聽說他根本沒喝過洋墨水,學歷是假的!」「唉唉聽說他逃漏稅很嚴重啊,國稅局找上門啦。」「呦呦他們說他有六個老婆啊。」「唉呦不是說他還要信徒跟他作愛,說這樣血會變乾淨嗎?這年頭拐人上床的藉口怎麼越來越怪啦?」「唉唉現在他倒大楣囉!那個法師法好像很嚴重啊!」「呦呦怎麼會有那麼多白痴被騙啊。」「唉呦無法理解啊,白花花的銀子就這樣||」「唉唉大概是錢太多啦!」

 

沒過多久,有本十分惹人厭,會妨礙魔書館安寧的《書評的書》跑出來了。那本書像個大蒼蠅似的在各個書庫裡打轉,大聲說著一些像是:「我就是文學!你們都不懂文學!」之類的話。

 

它撲向其他書籍,裝作用書角撞了別的魔書一下,實際上根本沒有接觸到,然後就衝上天大喊:「我看完以後,對這作者挺感冒!一點內容都沒有,又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

 

客人們聽到最後一句話,因為實在太適合用來形容《書評的書》發表的書評了,有幾個人因此把喝到一半的水噴了出來。

 

璽克跑了很久,終於把那本書網住拖下來,引來一堆客人的掌聲。他準備把書塞進隔音櫃時,把書給翻開了,看到它剛剛最後發表的東西寫在上頭,字寫成:「對這座者挺感冒!」

 

這麼短的文章也能有錯字,這東西發表以前連一次都不檢查的嗎?

 

搞定《書評的書》後,璽克回到櫃台打開電視。

 

第一則新聞說:昨晚有一個粉紅色的男子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引起許多路人側目,紛紛要求和他合照,導致交通大亂。該男子後來跑到市中心,爬上地標脊椎塔的頂樓後,召喚出一隻沒毛的粉紅鳥,坐著那東西飛走了。

 

某位神棍大師當時正好在脊椎塔前廣場佈道。他當場表示,那是世界末日的使者,是來宣傳末日的消息。粉紅鳥沒有毛代表死亡,粉紅男子代表毒物,這個世界將毀滅於自地底冒出的毒氣。這個人說的末日降臨時間正好是璽克打魔話給局長大人那時,因此新聞稍後也播出他忙著圓謊的模樣。

 

第二則電視新聞播出:本國政府打算改採和達藍湃恩帝國類似的紙製貨幣,目前正集合技師進行研究,希望能在五年內正式發行,淘汰掉現有的金屬貨幣。

 

贊成方認為紙幣方便攜帶,有利商業活動,而且用紙當貨幣,就可以把金銀一類貴金屬留在國庫裡。他們認為改採紙製貨幣是進步的行動。

 

反對方認為金屬貨幣是傳統,不希望交易時數貨幣、貨幣叮噹響的熟悉畫面消失。尤其紙貨幣沒有金、銀幣的貴重感,最讓他們在意。他們認為捨棄金屬貨幣是失去文化的行為。

 

時代一直在改變。但是,在兩千年前古人留在書中的答案裡,璽克曾找到這個時代問題的解答。

 

璽克等待著,等他的師父回來。等待著在藍光之後,熟悉的身影,以無辜的眼神,偏著頭看他。

 

關於這段代班魔書館管理員的日子,璽克有話要告訴他。

 

連接著魔書館和外界的傳送陣,發出耀眼的藍光。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