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_眾家請假情形

 

 

 

 

一周前,在班納圖的辦公室裡,瑟連正努力說服這位位階在他之上的幹部。

 

 

「啊?放你假?」班納圖挑高一邊眉毛。

 

應該不是瑟連的錯覺,他覺得班納圖的表情凶狠,像是準備砍人的樣子。

 

「不,我要求正常合理的補休。」瑟連鼓起勇氣堅持說。

 

「你什麼時候補休過了?」

 

「這就是我為什麼應該要補休的原因。」

 

「就讓他放啊。」坐在隔壁桌協助班納圖辦公的泰若說。他此時還不知道,半年多以後他會因為不合時宜的逞英雄,被班納圖送到涅庫卡密納去。

 

「這是『那個瑟連』喔!」班納圖兩手一攤,強調:「如果是阿寇兒請假回去幫忙種田或送長輩下山就醫,那沒什麼稀奇的。這個連放假都只會待在總部裡研究舊案資料的工作狂,竟然主動說要放假?他上次說要放假是什麼時候?」

 

「你企圖把他送進老人安養院臥底那時候。」泰若回答。雖然瑟連很受老人歡迎,也很懂得和老人家相處,但是他自認不擅長臥底,立刻找藉口從任務裡開溜!

 

泰若接著又說:「還有,阿寇兒請假也很稀奇,他通常都會直接失蹤。」可能是民族性使然,阿寇兒非常容易失蹤。他知道要請假,可是每次都忘記。以至於每逢農忙季節,阿寇兒沒有按時出現在餐廳裡時,大家都會互相對看,然後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大

夥也因此產生一個「阿寇兒通報網」,看到他出門就問一下要去哪。如果回答:「回老家。」就替他請假。

 

「問題兒童。」班納圖盯著瑟連,抱怨阿寇兒的問題。還好阿寇兒這個問題只會在非任務期間發作,但是也夠讓他升不上管理職了。是說以他的才能,第一線戰鬥人員本來就是最適合他的位子。

 

「大問題兒童。」班納圖盯著瑟連繼續說。這次是在說瑟連沒錯。

 

瑟連抬高眉毛,手別在背後,把目光往旁邊轉。

 

「前輩們早就警告過你了吧。我們的工作很重要,所以更要注意自己的情況。要適度放鬆一下,不要一直緊繃著工作!總有一天會疲乏病倒的!」班納圖說。瑟連很早以前就是幹部階級了,卻沒有半個部下,也很少被任命為指揮官,跟高層評估後,認為他穩定性不夠有關。

 

瑟連把目光轉回來,認真的說:「我這輩子還沒有感冒過。」

 

「精神病也算病啊,我看你很有這方面的資質。」班納圖撫額說:「你應該去交個女朋友——等等,請假難道是這個原因?」

 

「不是。」瑟連迅速否認。

 

「都快三十歲了,你也該是時候了吧!」泰若插嘴說,語調裡有濃濃的怨念:「不要老讓人家說,騎士團就是結婚率低離婚率高的地方!」

 

「我不可能改變世界潮流!」瑟連說。泰若說的這件事可是世界各國騎士團共通的!「為什麼我只是請個假,話題會繞到這邊來?」瑟連提出抗議。

 

班納圖非常簡單的,擊潰瑟連的反抗:「因為我需要『適度放鬆』。如果你是要請假去結婚的話,我不但立刻准假,還會動員大家幫你辦告別單身宴會。」

 

「不,我沒有對象。」瑟連用最死板僵硬的語氣,努力不給他們任何聯想機會的回答。

 

「真是太糟糕了。」換泰若撫額說。

 

瑟連瞇眼盯著泰若。泰若接著說下去,硬把他那句發言的涵意轉向另一個方向:「班納圖,你只剩一分鐘可以和瑟連說話。十分鐘後第七會議室見,我先過去了。」泰若說完,就抓起資料夾跑出辦公室。

 

「好吧,你還有一分鐘可以說服我,為什麼要放你假?」班納圖邊說邊站起來穿外套。

 

「嗯——我想下鄉當街角義工。」瑟連說。

 

「駁回。」班納圖說。還有五十三秒。

 

「老家的狗狗要生了。」

 

「你哪來的老家?」

 

「心靈上的老家。」

 

「駁回。」還有四十九秒。

 

「我突然很想去看現在正紅的『愛在耳朵發癢時』。」瑟連說。這部片子是講述一個女人耳朵被耳垢塞住了,聽不清楚聲音,男主角幫她清耳朵,就這樣陷入愛河的故事。

 

「那個總部娛樂中心的放映廳有放,不必花錢去外面看。」班納圖回答。他們的娛樂中心設備可是很豪華的。

 

「那去游泳的理由也不行囉?」

 

「當然。」游泳池這麼基本的設施他們當然有,還可以模仿颱風天的海洋狀況,進行救災訓練。還有三十八秒。

 

「我想離開單位一陣子,重新評估我的職業生涯!」瑟連急了。

 

「騎士沒有轉職這個選項,除非你想評估去閻羅王底下工作的可能性。」

 

「我已經在閻羅王底下工作了。」

 

「啊?」班納圖狠瞪瑟連一眼。瑟連立刻別開眼睛。還有二十五秒。

 

「你就不能單純的放我假嗎?」瑟連問。

 

「那樣太無聊了。」還有二十一秒。

 

「你不覺得應該讓我好好補休,振作精神,適度放鬆一下嗎?」瑟連問。

 

「預防你涉足不良場所也是我的工作。我要搞清楚你打算怎樣放鬆。」

 

只剩十秒了。班納圖抓起資料夾,轉身準備往門口衝。

 

「等等,我要去找璽克啦!」瑟連抬起一手,終於招供。他要趁龍族遊行期間,拐璽克回到職場。

 

班納圖笑著停下腳步,抓起瑟連放在桌上的請假單,用最後七秒的時間簽字同意。

 

 

 

 

另一方面,還有一個人也要考量請假事宜。

 

奈莫跟莉絲娜窩在藏身的小套房裡。兩人坐在地板上,分裝沒繳關稅的進口法晶塊,同時奈莫交待莉絲娜,這段時間她該怎麼辦。

 

莉絲娜問了句:「不用跟納林格大人請假嗎?」

 

「這一行哪有休假的?」奈莫說:「我請假,對頭一樣會拿鎗闖進我的窩,要貨的人還是會半路綁架我,收錢的就更不用說了。不行,不能請假。請假人家會以為我出了什麼事,現在正是剷除我的好時機。」

 

「但納林格大人是白道上班的喔。」雖然他因為是老大,實質上也沒有放假時間就是了。

 

「黑道還是會知道消息啊,哪有差。」奈莫說:「好在璽克那傢伙人在龍的地盤,只有不知輕重的小混混才敢攻打那裡。真正的大咖絕對不會去冒犯龍的地盤。我安全得很。聽好了,莉絲娜,這是人類社會的規矩——」奈莫認真的瞇眼:「請假這種事,是那些守法、也因此受到規則保護,按部就班過日子,打算長命百歲而且拒絕持有鎗枝的人的特權。我們這種犯罪份子是沒有假日的。」

 

「所以主人是全年無休,無加班費,無勞健保,三節沒禮金的零保障工作者!」莉絲娜笑說。

 

「別把我說得像是被壓榨的勞工啊!我是自己的老闆!」奈莫激動的更正。他可是很有錢,也很有人脈的!

 

「主人你上次才說『喜歡說自己是自己的主人的人,人生通常很失敗外加沒朋友。』主人原來這麼寂寞啊。」莉絲娜兩手握拳靠著下巴,猛眨眼。

 

「妳喔,嘴巴越來越利啦。」奈莫笑著呼出一口氣,捏著莉絲娜兩邊臉頰拉扯。

 

莉絲娜咯咯笑,回捏奈莫的臉。

 

嬉鬧完畢,奈莫繼續教莉絲娜,這幾天要跟誰會面,去哪裡放東西,暗號和聯絡方式等等。

 

「主人幾時開始整理行李?」莉絲娜問。雖然奈莫很習慣旅行,不過包包裡違禁品太多,這次行動最好額外整理一個合法點的包包。

 

「我打扮得輕鬆點過去就好。妳幫我整理幾件替換衣物吧。」奈莫說。

 

莉絲娜笑得非常開心,臉還微微泛紅。奈莫完全沒發現自己下了什麼危險的指令。

 

 

 

 

最後是一條龍要從保母生涯中暫時請假,改行當社會運動者。

 

安派特在人類型態下,在魔書館大廳傳送陣前雙手緊抱璽克:「要記得吃飯,每天都要洗澡,別被葉茲炸傷,注意咬人書,晚上要蓋被子睡覺喔!」

 

「好啦,我知道,路上小心。」璽克回抱了一下安派特,兩人分開。

 

好不容易把師父送出門後,大廳空無一人,璽克坐在櫃檯後,手叉胸前靠在椅背上仰頭思索:「這算工作嗎?不算吧。這只是『小孩去親戚家幫忙而已』,所以師父不在這幾天應該都會平安吧。如果這樣還能出事,那我的工作運根本就是被詛咒了吧。」

 

璽克在這裡所說的「被詛咒了」只是個與魔法無關,表達運氣極差的通俗形容而已,但是卻使他聯想到了法師使用的術語。

 

「乾脆來研究狹義詛咒類法術好了。」璽克認真考慮:「這種法術很基本,沒受過訓練的外行人也可能不小心施展出來,搞不好我真的被某個人默默的詛咒了也不一定。」

 

他低頭挺起上半身回到桌前,拍拍《魔書的大魔書》,開始計畫接下來這些單獨一人的日子要怎麼過。

 

而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六天前,瑟連請假成功後,在一個瑟連不在的場合,班納圖和泰若有一段對話。

 

「筍子,你會絹印吧?幫我做一件衣服?」

 

「可以啊,要什麼樣的衣服?」

 

班納圖報出尺寸。

 

泰若皺眉說:「這麼大件?不是你要穿的吧。」

 

「嗯,不是我要穿的。你在上面幫我印『禍國殃民』四個字。」

 

泰若想了一下,到底是誰穿這麼大尺寸的衣服?想到之後,他覺得在另一面加上「除暴安良」四個字好了。

 

 

 

 

本集完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