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_不太美妙的重逢

 

 

 

 

 

璽克看著自己腳底的景色。行道樹看起來只剩小小一根,行人看來也不過就豆子大小。他正飛在他自己也不知道幾層樓高的地方。

 

至於他為什麼會離地這麼高,則要往他頭上看:他正抓著一隻巨鷹的兩隻爪子。他並不是全憑握力抓著,有一條堅固的專用束帶綁在鷹腳和他的左手手腕上,他把帶子在手上繞圈繃緊,支撐了大部分的體重,因此璽克還頗為悠哉,不擔心會力竭墜落。

 

他應該在放這隻巨鷹出籠前就施好高度限制法術才對。他沒料到這傢伙一出籠就直直往上飛,等法術完成時他已經懸在半空中了。

 

璽克從一大群高樓大廈中間(被巨鷹抓著)飛過,大廈內的人看到他經過都目瞪口獃。有個小孩子本來咬著三明治,看到他經過就笑了,三明治也掉到腿上;有一群年輕女生呼朋引伴的到窗邊看;還有一對情侶正貼著玻璃做害羞的事,見狀嚇得衝去撿衣服。

 

璽克十分正經的對眾多注目點頭回禮。他穿著一件鑲寶藍色邊的灰底寬袖制服,顯示他是「魔法從業人員」,這應該可以降低目擊者報案,然後消防隊開始煩惱該把雲梯車停在哪,或是乾脆找直升機來的機率。畢竟法師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很尋常,他們自有辦法解決。

 

璽克用口哨影響風和陽光,逼迫巨鷹往他想的方向飛。這是他最近才學會的新招,技巧還不純熟,失誤連連,也沒辦法進行精細操作,沒法讓巨鷹降落。

 

巨鷹相當不高興的想往上衝,但是璽克先前施下的法術使牠不能飛得更高。

 

璽克考慮了很多方法,包括變出鉛球增加重量在內,但都有風險而不可行。在巨鷹抓著他飛向太陽時,他終於想到有個朋友應該正在高樓上的景觀餐廳吃飯,於是他干擾巨鷹,讓牠朝著那棟樓飛去。

 

要確認朋友的位置不太容易。璽克把使魔小灰放出去,讓牠去找。結果從璽克脖子上的銀匣湧出灰霧,使他看起來像是一面冒出濃煙一面前進,這副景象暗示著煙霧中心可能有火。於是在高樓上觀看的人們嘴張得更大了。辦事的人們也不再急著撿衣服,而是盯著看璽克一面冒煙一面飛過。

 

還好璽克維持這個狀態沒有多久,小灰就找到目標了。否則這下就算他是個法師,還是很可能驚動消防隊,因為法師一面燃燒一面亂竄,最後燒掉一座城的事故在歷史上實在太多了。

 

璽克找到目標大樓,鎖定目標包廂位置。他盯著那面玻璃看,吞了吞口水。公共場所的高樓窗戶為了防止墜樓意外,都有上鎖,人無法進出。璽克只能以穿牆術一拚,但他不像奈莫那麼擅長這道法術。

 

失敗的話就求師父賠償玻璃吧!

 

璽克鼓起勇氣,干擾巨鷹衝向玻璃。他緊閉眼睛,默念變形了的咒語:「開啟吧,玻璃之牆。汝為幻影,不得擋道……拜託一定要開啊!給我讓路啊!」

 

巨大的「碰」一聲,璽克和巨鷹穿過大型玻璃窗。璽克利用關節動作緩衝力道,在地上蹲了一下隨即站起,回頭看窗玻璃。玻璃是沒破,但是中間有一塊展翅巨鷹和腳下人類剪影形狀的區域,密密麻麻的布滿裂痕。如果再輕輕碰觸一下,大概就會開洞了。

 

璽克默默的把左手的帶子放長,走到窗邊用法術修理。對他來說修理玻璃還比穿牆容易多了。

 

這間包廂內有一張鋪著橘色桌巾的大桌,巨鷹站在上頭猛吃桌上的餐點,把烤肉和蒸魚往嘴裡送。

 

璽克的朋友小碴坐在桌子其中一邊,就算他認識璽克快四年了,對璽克這種裂窗而入還附帶一隻巨鷹的行徑,仍然是驚訝的瞪大了眼。

 

「你怎麼會從這裡進來?」小碴兩手撐在桌上,驚問。

 

璽克若無其事的回答:「這是一場每人一生都要經歷一次的華麗意外。」

 

「我可以把我的額度給你使用嗎?」

 

「我超額很多次了,請不要再幫我增加了。」

 

璽克跟小碴說完話,也修完玻璃了。他用手背敲敲玻璃,確定沒有隱藏的裂痕,之後他才注意到桌子另一邊,小碴的對面,坐著一名年輕女孩。

 

她年約十八,有一張精緻的心型小臉,一雙富有感情的眼睛,穿著一件白色荷葉領上衣,配一件飄逸的及膝裙。仔細看會發現她畫了妝,但非常自然,幾乎無法察覺,只巧妙的強化她天生的清新氣質。一頭蜂蜜色的柔軟長髮中分。戴著一雙銀色的星星垂墜耳環,樣式尋常,但她戴著好看極了。

 

璽克使用這種不正常的登場方式,她並沒有受到驚嚇,只是略為偏頭,好奇而安靜的凝視璽克。

 

「我打擾到你們了嗎?」璽克靠近小碴問。

 

「其實你來得正好。」小碴說。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璽克強調他的兄弟義氣,絕不會把這個情報透露給小碴正在追的另一個女孩子。

 

「感謝啊,不過狀況跟你想的不一樣。」小碴點點頭說。

 

「是嗎?沒關係,總之我借個魔梯下樓,再見!」璽克牽著巨鷹就要往包廂門口走。

 

「等等!」「等一下!」

 

小碴抓住璽克的手腕,女孩抓住璽克的袖子,逼他停步。

 

「嗯?」

 

「你現在出去的話,會碰到一個妖怪大嬸在外面守門。」女孩認真的對璽克說。

 

「這是詛咒嗎?」璽克問。

 

「不,是事實。」

 

「哪來的妖怪大嬸?」璽克轉身,把桌上的烤牛肉串拿起來吃。

 

「我嬸嬸。」女孩說。

 

「這個該不會是——」璽克轉頭問小碴。

 

「相親。」小碴不情願的回答:「我這邊的長輩已經找藉口開溜了。不過她嬸嬸還堵在門外,所以我們兩個只好坐在這裡乾瞪眼。」

 

「家世太好就是這點麻煩。」璽克點點頭。他的話,就絕對不會有人押著晚輩來找他相親,阻止女兒認識他都來不及了吧。

 

女孩盯著璽克看,雙眼眨巴眨巴的,眼底的專注似乎別有意涵。璽克對此不感到害怕,也不會不舒服,但他覺得不太尋常。

 

「現在我們有一隻鷹和一個法師。」女孩說。

 

「不,是我有一隻鷹,然後我是法師。」璽克更正女孩的話,但徒勞無功。

 

女孩指著窗戶說:「一個出口。」

 

言下之意是要鷹和法師把這對強迫相親的年輕人運出去。

 

「就算我施法幫忙這隻鷹,我想最多也只能載兩個人。」璽克盯著滿桌食物看,看這樣子,施法材料不需要他自己出。

 

有一個人要留下來面對妖怪大嬸。因為那個人不會是璽克,所以璽克十分安心的欣賞小碴和女孩天人交戰。

 

「你可以飛兩趟嗎?」小碴問。

 

「我想這傢伙不會同意。」璽克抓緊巨鷹的帶子說。他可以感覺到,撞一次玻璃已經夠讓牠不滿了。璽克接著說:「其實我還是比較建議你們用走的下樓。」

 

小碴和女孩朝窗外看,顯然是在確認這裡有多高。毫無疑問的,如果璽克法術失誤,這個高度掉下去一定會變成肉醬。

 

「我還是留下來面對——好了。」小碴搖搖頭。他在話裡省略了那個他不想去考慮的擋門存在。

 

「那我先走囉。」璽克說著,用開鎖術把窗戶打開,準備飛出去。他打算施一串比較複雜的法術,可以在他出去以後自動把窗戶關閉上鎖,恢復原狀。他並不希望有哪個沒配備翅膀的笨蛋衝出窗戶,導致這間餐廳挨告。

 

璽克愉快的施展連鎖法術。他喃喃編織咒語,計算鎖的力學構造,用指尖捻著法術能量,放在窗邊一一就位。他喜歡這種精巧、包含許多知識和嚴謹架構在內的技術。法師或許可以單靠天賦製造出一灘炫麗的熔岩、或是炸碎一面牆,但是沒用鑰匙和額外的機械裝置,就讓窗戶自己關上鎖好這種事,卻只有經過嚴格訓練的法師才能辦到。

 

璽克太專注而沒發現女孩盯著他看。等他完成法術,呼出一口氣時,女孩說:「我跟你飛出去。」

 

「咦?」璽克相當驚訝。她今天才見到璽克,根本不知道璽克作為法師的本事如何,竟然打算信任璽克,跟著璽克一起飛?這種賭注風險也太高了吧。

 

「妳不怕我失誤嗎?」璽克問。他還沒不識相到問對方擔不擔心被自己劫走。坐陌生人的車跟和陌生法師一起飛都很危險。

 

女孩只是眨眨眼,笑看璽克,用不語代替回答。她用神眼讓璽克知道,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心裡也有一套可靠的標準,並非一時衝動。

 

「好吧。」璽克不會自己說自己技術不好。他劫走桌上的牛肉串當成施法材料,給巨鷹施展增加氣流升力的法術,藉著控制這道法術,他也能在有兩人當「壓艙石」的情況下,讓巨鷹越飛越低。雖然有些頂尖法師能在實驗室裡控制重力,但以他的本事,控制氣流在巨鷹翅膀上下的速度來改變升力,才是可行的方法。

 

然後他把巨鷹另一腳的帶子綁在女孩手上。他和女孩一人掛在一隻腳上。

 

「失禮了!」以防萬一,璽克抱住女孩的腰,一手加上法術把巨鷹往窗邊拉。不等璽克推牠,牠自己就振翅想飛出去。

 

在被巨鷹扯出窗外之前,女孩很有禮貌的對小碴道別:「碴先生,再見!」

 

然後在扯出窗外的瞬間,璽克聽到小碴的回答,讓他腦袋瞬間空白。

 

「再見,舒伊洛奴小姐!」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