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另一個騎士團

 


這時在外面看守的騎士對門內喊了一聲:「聖照之日騎士團要求會面。」

「照准!」班納圖大聲回答。

門打開來,門外有一隊穿著涅庫卡密納騎士服的男子。

涅庫卡密納是薩拉法邑朵周邊國家之一,相對於薩拉法邑朵本國的聖潔之盾皇家騎士團,他們也有一個聖照之日皇家騎士團。

這個國家還有另一個鄰國達藍湃恩,跟薩拉法邑朵是同一個文化圈,語言基本相通,官方語言都是艾太羅標準語,只是有些細微的遣詞用字和發音差異。比方說涅國人只用人字邊的「你、他」,除非碰到外語翻譯文章,否則沒有習慣使用「妳、祢、她、牠、它、祂」這些戰後新造的字。

在門口那群聖照之日騎士裡,領頭的騎士有一頭栗色柔軟的長髮,用寶藍色的絲帶束在腦後。外表看來他才接近三十歲。有聖劍的騎士通常不易老化,所以實際年齡應該不只如此。他身材高高瘦瘦的,全身的骨架都給人一種白楊木一類,直直往上長的植物的感覺。

他和後面的騎士們胸前都戴有銀色盾型騎士章,和聖潔之盾的騎士章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徽章上圖案是一個黃環,中間一隻展翅的三腳白烏鴉。領頭的騎士,他的徽章上有經年累月刮出的許多微小痕跡。

隨著班納圖起身走向那位領頭的騎士,舒伊洛奴也抬起頭看向來人。她總覺得在栗色頭髮的騎士後面那些人,有一部分人給她的感覺怪怪的。看裝束,他們的確是騎士沒錯,但是又好像有哪裡不同。似乎是少了某種她也說不清楚的,像是能為室內帶來新鮮空氣般的氣質。

栗色頭髮的騎士露出笑容,自我介紹:「久仰大名了,班納圖閣下。我是聖照之日的龍騎士加拉葛。」這個笑臉修去了所有尖銳之處,圓滑得像是鵝卵石一樣,是上流社會專用的社交笑容。他在這方面表現得很好,連身體姿勢,稍微往自己這側挽了一下的手臂,都表現出一種出自宮廷,純熟自然的禮儀。
他後面的那些騎士也是,即使是在這個非公開場合,還是一個個站得像是在皇宮大門前面一樣。反觀房內的聖潔之盾騎士們,站姿就顯得不像樣了。筍子在摸鼻子,瑟連身體前傾,越過阿寇兒頭頂好奇的看門外,阿寇兒無聲的賞了他肚子一拐,他才站直。

加拉葛應該是用眼角餘光檢視了整個房間,因為他轉向瑟連時,眼神並不是在確認對方在不在那裡,比較像是已經知道了,現在只是改成正視而已。

「那位是?」加拉葛詢問班納圖。

「瑟連.尼可.拉斐特。本團的聖騎士。」

「我們也有一個聖騎士。」

班納圖聞言笑了笑,對瑟連招招手。

於是瑟連走向兩人,他和班納圖走出房間,關上門,隨著聖照之日的騎士們離開了。

舒伊洛奴用兩手托著下巴,思考剛剛的奇怪感覺是怎麼回事。想了一下,她決定直接問筍子:「我覺得那些人有點奇怪。」

「不像騎士?」阿寇兒問。

「也不是。」

「以騎士來說不太對勁。」筍子舉起食指,提出另一種類似,但有微妙不同的說法。

「對,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舒伊洛奴點點頭。

「因為以我們的標準,他們有一大半不算騎士。」筍子邊解釋邊擺手:「我國的規定是騎士生結業,如果一直叫不出聖劍,就不能成為騎士。他們只要通過考核,不管有沒有聖劍都算騎士。」

「喔。」舒伊洛奴懂了。所以那些人雖然穿著騎士服,作騎士的工作,但很多人都沒有聖劍,舒伊洛奴敏感的察覺到這點,才會覺得奇怪。

在薩拉法邑朵,騎士有聖劍是理所當然的事。總是和騎士形影不離的奇蹟武器,往往令他們身邊圍繞著不一樣的空氣。

「等瑟連回來的時候應該會滿沮喪的。」阿寇兒低聲說:「他們的龍騎士,位階在我們這裡等同副團長。加拉葛聽說是裡面最嚴厲的一位。」

「啊?那班納圖還叫他過去?」筍子說。

「沒辦法不出面吧。現在聖騎士就只有瑟連和聖照之日的述揚,雖然我聽說述揚沒來,陪述揚旁邊的人笑一笑,這種差事還是跑不了。」

筍子抿了抿嘴,舉起一手,擺出行禮姿勢說:「那,我去買他喜歡吃的東西回來。」

「我幫你跟班納圖說,去吧。」阿寇兒說。

於是筍子抓了錢包,也出門了。

「至於妳呢,妳也該離開了。」阿寇兒毫不客氣的抓住舒伊洛奴前臂,送她出門。

 

 

 

霧侶大飯店的四間附設餐廳其中一間「苦短廳」,以黑色為基調的裝潢,只有吧檯和桌邊有燈,另外還有幾處地板是半透明的,光從裡面照出來,就是全部的照明了。現在雖然是白天,但是這裡沒有窗戶,牆上大片假玻璃窗顯示出和實際樓層不符的高樓夜景。在這裡永遠都是夜晚,不用苦於早晨到來,結束短暫的美好時光。

筍子穿著便服走到吧台邊,點了墨魚燉飯外帶,然後坐下等待。他左手邊坐著一個瘦高的青年,便裝底下可以看出有一身精實的肌肉。那人綁著一條長到腰際的辮子,在昏暗的燈光下仍能看出髮色是紅色的。雖然頭髮亂翹,瀏海也剪得很隨性,但亂得有風格。筍子從眼角餘光看到他的臉,是涅庫卡密納人。

那名青年似乎知道筍子在偷瞄他,偏頭送來一個帶有戲弄意味的微笑。

筍子不想惹事生非,靜靜喝自己的水。那人卻挪到筍子旁邊,把他的一盤切片香腸也帶了過來,低聲問筍子:「聖潔之盾的騎士?」

那名青年舉起右手,裝作撥瀏海,在筍子眼前擺了一下,筍子看到他手中一下子閃過一道微光。雖然那個人把波動壓到最低,乍看之下像是魔法效果,但是同為騎士,筍子能夠認得出來,那是聖劍沒錯。

這人是聖照之日的騎士。

筍子點點頭。他照聖潔之盾騎士的習慣,不用時把聖劍收成針般大小別在衣服上,同樣有聖劍的人注意一點就能認出他來。

「摩挪.太巴斯拿庫。」紅髮青年報上名字。

「泰若.勇。」筍子回答。

「我第一次碰到別國的騎士耶。」摩挪笑說。他現在看起來非常親切,發亮的眼睛還帶有一點天真。

筍子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摩挪就自顧自的說下去了:「吶、我想去看風範堂,也想吃芒果冰,這邊有地方可以坐魔王蓮嗎?想都玩到的話,坐哪一路公車好?」

筍子這才注意到,摩挪手邊放著一份本地旅遊情報誌。

「你啊——是來觀光的嗎?」筍子嘆了口氣。

「沒啊,來工作的。」摩挪眨了眨眼,隨即皺眉偏頭說:「應該會有自由時間吧?」

「那要問你們老大。」筍子說。聽龍騎士加拉葛的名聲,可能不會有。

「難得出國一趟,我不想什麼都沒看到就回去。」摩挪嘆了口氣,接著又追問:「要去商和夜市最快的走法是什麼?能在一個小時內來回嗎?」
「加上吃和逛的時間,一個小時絕對不夠。」

「唉——」摩挪嘆了更大一口氣,但是他嘆氣時肩膀不會垮,反而還抬了起來。他很有精神的在嘆氣,隱隱有些絕不放棄的氣勢在。

在兩人聊著本國首都窩過玀有哪些觀光景點時,筍子的注意力有一部分被餐廳裡其中一桌的客人吸走了。那兩個男人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穿西裝,邊喝雞尾酒邊聊天,內容不外乎是一些追求女性的話題。問題在於,他們的臉是本地人的臉,口音也是本國人的口音,但是談論的內容和本國男人這個年紀應有的談吐有些微差異。

筍子感到奇怪。

過了一陣子,那兩個客人起身走出餐廳,這時候,筍子的外帶墨魚燉飯也好了,他提了塑膠袋往外走,摩挪也跟著出來。

兩人邊走邊聊,武夫走路比一般人快多了,快要超越那兩位客人時,筍子刻意讓自己走在靠近那兩位客人那一側。

走廊上只有他們和那兩個客人,離餐廳夠遠之後,隔著黑色玻璃,裡面的人也看不到他們了。

「不是有所謂的『一日票』嗎?那個要在哪買呢?」摩挪問。

「就在相關車站就可以買到了,跟一般的票沒什麼差——」筍子回答到一半,那兩個客人其中一個的手放出寒氣,抓向筍子後背!

筍子早有防備,翠綠的竹枝聖劍立刻在手中恢復原狀,他轉身招架,卻落了個空。

筍子看到,那兩名客人全身都包裹在紅色的火焰裡,身體蜷曲起來,抓著臉倒向牆壁。

摩挪先筍子一步反擊了。

筍子驚愕的看向摩挪。摩挪手中多出一把燃燒的聖劍,火舌的形狀看起來像是把一支從頭到尾都在燃燒的木柴握在手裡,但是只看見火而沒有柴。他嚴峻的瞪了兩個客人一眼,轉向筍子,立刻又露出笑容,兩眼放光的問:「所以直接跟櫃台就可以買到一日票了?」

「是沒錯。你有發現——」

筍子正想問摩挪什麼時候發現的,摩挪眉毛一壓,笑容消失,瞪著那兩人咬牙,說:「還沒搞定!」

那兩個燃燒的男人皮膚變得腫脹發黑,漸漸透明,最後整個人化為一團黑色軟泥,筋骨和人形都再也看不到,軟泥從焦黑的衣服裡爬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