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絕對和平假象

 

 

 

「你擋一下,我施法!」摩挪說完就後退四步,轉到筍子後面,手中的火焰消失。聖照之日的騎士都會兼習魔法。

雖然是臨時被推上場當盾牌,筍子也沒抱怨。

兩團軟泥融合在一起,變成一團大軟泥。自然界的魔獸軟泥動作不快,感覺就像水蛭一類的生物在移動,但這團軟泥更像是能自由變形的橡皮球,在地上一壓,就整團跳起撲向筍子。

筍子用竹枝聖劍砍過去,接觸的瞬間放出盾型力場。軟泥撞上不存在的牆壁,一下子又變成爛泥狀,沿著力場表面往下滴。

「擄走夢的妖精,遮蔽雙眼的夜,豎立黑之牆!」摩挪唸咒完畢,兩手手掌打開對著走廊兩端,兩道黑色的影子從地面升起,形成黑幕堵住通道,不讓外面的人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是這種法術?」筍子急問。他還以為是用來收拾軟泥的法術。

「殿下有令,維持表面和平是最優先事項。」摩挪收回雙手,手掌相對摩了一圈,拉開來時火焰聖劍再次出現。這次的火舌比之前更大一倍,走廊全都被火光照成紅色。

軟泥滴落一地,分成兩團從左右邊包抄筍子。摩挪的聖劍一揮,一道半圓型的火牆包住筍子,隔開軟泥。筍子趁機退出包圍圈,跟摩挪一起移動到走廊另一端。

筍子問:「這到底是人還是魔獸?」

「人。我國的特務暗殺部隊。」

「怎麼回事?」

「加拉葛大人應該正在和你們老大講這件事,總之先把這兩個收拾掉。小心別被碰到了。」

「要殺死嗎?」筍子的聲音稍微提高了。

「沒差!」摩挪說完就衝向那堆軟泥。數十顆小軟泥彈起來攻向他。

他的聖劍往回拉,再往前揮出,一下子變長了好幾倍,變成一條飛舞的火鞭。他衝進軟泥堆裡,火鞭飛快的在身周打轉,幾乎要連成一團火球,跳起來攻向他的小軟泥碰到聖劍,全都著火落地。

被聖劍之火燒到的軟泥雖然表面烤焦,但是抖掉灰燼和碳塊之後,又恢復原樣。照這樣消耗下去,很難說先撐不住的會是摩挪還是軟泥。

突然,摩挪火鞭的前端捲起一團本來伏在地面上的軟泥。

聖劍不管看起來是什麼物質,那都只是外表而已,雖然也常有聖劍表現出和外在形式相符的特性,但是本質上都是「奇蹟」。

聖劍之火不只是會燃燒而已。那團軟泥被摩挪用應該沒有實體的火焰纏住,施力甩到半空中。軟泥拋高後,摩挪火鞭又往下一甩,從軟泥中間劃過,像利刃一樣把軟泥斬成兩半。

恐怖的慘叫聲響了起來。那兩半軟泥變成兩團血球,潑濺一地。摩挪緊急豎起火牆阻止血噴到他身上。其餘的軟泥開始往四面八方移動。它們彈到天花板上、窗戶邊,要往外逃逸。

「別跑!」摩挪手中的火鞭化為火網,追著軟泥延伸,但是軟泥太多了,趕不上。

筍子估算了一下走廊的寬度,用竹枝聖劍畫一個方塊,手一甩,把力場往前送。方塊力場恰好貼著牆壁把所有軟泥刮下來。

摩挪又燒了那些軟泥一陣,軟泥就聚合起來,變成了剛才看到的兩個客人其中一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筍子看看地上那灘血,難以想像沒變回來的另一個人發生了什麼事。他正要靠近那個男人,摩挪趕緊說:「別碰!他只是看起來變回來而已,你一碰他又會化掉。碰到『液態』的他們會中毒。」

筍子這才想到,從剛剛到現在,面對軟泥的瘋狂攻勢,摩挪本人連一丁點都沒沾到。

「要用這個東西綁好才能碰。」摩挪從腰包裡抽出一條寫有魔法文字的布條。

就在這時候,那個人眼皮動了動,「噗」的一聲,像是氣球被刺破一樣,從身上的孔洞裡湧出大量血水,沒幾秒地上就只剩下一層人皮和兩顆眼球,慢慢在血池中溶解。

摩挪和筍子及時用聖劍護住腳。力場形成堤防,擋住血水。摩挪輕聲說:「所以我才說沒差。」他頓了一下,又問:「一日票有分支線嗎?」

「先想想這裡要怎麼收拾吧?不能鬧大,我通知班納圖看看——」筍子說到一半,看到堵在走廊兩側的黑幕開始扭動,凸起,最後一團團黑影脫離黑幕進入走廊。

那些黑影化為穿著黑色連帽斗篷的人形,對兩人說:「兩位大人請先離開。這裡有我們『蝙蝠』就夠了。」

他們把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圍成一個環,中間出現傳送門的光流,像是有無形的水管一樣,血水通過一個管狀空間,被吸進傳送門裡消失無蹤。

筍子緊張的握緊聖劍。

摩挪笑說:「他們是自己人,善後是他們的專業,交給他們就行了。你回去報告吧。」

 

 

 


瑟連感到極度的坐立難安。就連在萊爾諾特女士前面,他都沒這麼想逃過。

在聖照之日騎士團的準備室隔間裡,加拉葛、班納圖、瑟連三個人坐在同一張桌子的三面,班納圖和加拉葛面對面,瑟連就夾在中間。

「所以拉斐特大人,現在在聖潔之盾裡擔任什麼職位呢?」

「沒有,他是機動組的。」

加拉葛板著臉問,而班納圖笑著回答。

加拉葛的眼神好像變得更尖銳了,瑟連努力維持表面鎮定。

「您的意思是說,拉斐特大人身為聖騎士,卻沒有進入玫瑰廳的資格?」

「如果您指的是『不能參選下任團長』的話,是這樣沒錯。」

「為什麼?」

「因為他不能勝任。」

「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訓練他?」

「正常的訓練他,就像一般騎士那樣。」
「他是聖騎士。」

「聖騎士也是人。我們團的方針就是把聖騎士當作騎士訓練,沒有特權、也不會因為他是聖騎士就提高或降低對他的要求。」

「好吧。我知道聖潔之盾的作法了。我也會以同樣的方式看待他。」

雖然加拉葛這麼回答,但瑟連總覺得他對班納圖的答案不太滿意,對瑟連也不太滿意,說不定,對聖潔之盾整個都不滿意。

周圍那些站得像排柱子的聖照之日騎士,都在默默的打量瑟連。瑟連感覺得到,他們正在把他和他們的聖騎士述揚相比較。據說述揚能夠以一擋百,領導和治理的能力也很突出。瑟連不認為自己是弱者,但是要他跟那種非人哉等級的騎士比,他就沒自信了。

班納圖對加拉葛說的話,也就是這個意思:「瑟連是個人。」但聖照之日方面並不如此認為。在他們那裡,聖騎士是特別的。

 

 


好不容易撐到加拉葛和班納圖單獨說話,瑟連被請回自家準備室去,他一開門,喧鬧聲撲面衝過來。他看到透沙柏正在裡面分發零食。

回想起剛剛在聖照之日準備室那邊看到的,整齊肅穆的景象,對照眼前透沙柏把包裝零食扔過眾人頭上,扔到房間另一端的人手裡,這副完全看不出來有紀律存在的景色,瑟連想了一下:雖然那邊看起來比較帥,他還是比較喜歡這邊。

「瑟連回來了,香辣口味沒了!」透沙柏轉身,一看到瑟連,立刻檢查手中袋子:「你可以吃椰子口味,不然就要跟阿寇兒搶。」

瑟連瞄了一眼阿寇兒,後者面無表情的回看他。一秒後,阿寇兒以最小動作,只動手腕,在瑟連眼前「嘶」一下撕開香辣口味洋芋片的包裝,不打算讓給瑟連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不,我吃椰子就好。」瑟連說。

瑟連拿了零食,直接坐在桌子邊緣吃起來:「連魔法之手也來了?」

「來了一票人,班納圖會忙翻,一堆人找他說話。」透沙柏拿了袋子裡最後一包零嘴,然後盯著坐在沙發上的騎士看,那兩個人立刻跳起來把位子讓給他。

透沙柏是「法師第一情報部」,俗稱「魔法之手」的政府機關成員,專長心靈法術。雖然跟聖潔之盾是盟友關係,但是聖潔之盾的騎士對他總有點超乎尋常的敬畏,跟他擅長看透人心,而具備了非同一般的威嚴有點關係。

「你們那邊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嗎?我們這邊只收到出動命令,過來才知道連聖照之日都來了一大群。」瑟連問透沙柏:「我猜跟涅國的芙蘿蜜長公主到訪有關,可是好像不是普通的維安任務,這個行動規模應該是——已經確定有人要暗殺長公主。」

「是騎士團高層要求我們協助。」透沙柏往後靠在椅背上:「還有,黑市也有人來幫忙。」

「為什麼?」瑟連驚訝的喊了出來。

「很稀奇吧?我也覺得。來了好幾個納林格的『蝙蝠』,我看到的時候,嚇到魂都快飛了。」透沙柏眉毛一壓:「事有蹊蹺。新一代的好手現在大量聚集在這座飯店裡。如果是為了讓維安萬無一失,為什麼不請老練的頂尖人物過來坐鎮?我總感覺他們是故意不找已經成名的人過來,怕引起注意嗎?像班納圖這種的還可以,位階更高的他們就不要了。」

「聖照之日也沒帶述揚過來。」瑟連小聲說。

「這裡最強的就數加拉葛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