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騎士的內部事務

 

 

 

 

 

七年後的現在,班納圖跟加拉葛在指揮室裡看監視器畫面,從摩挪碰到那兩個特種兵開始,現在霧侶大飯店各層樓都成了戰場。有騎士在停車場拆除炸彈,有騎士在廁所發現傳送門定位法陣,有騎士發現滅火器被調包……諸如此類的各種事態層出不窮。

如果可以光明正大的宣布「因為有人要暗殺芙蘿蜜長公主,所以必須執行嚴格的維安措施」,全面封鎖安全漏洞,狀況就不會這麼多。但是加拉葛要求「表面上看起來什麼事情都沒有,也沒有人想要長公主的命」,所以安全漏洞只能放著不管,粉飾太平優先。

在電視螢幕上,兩人看到了吃完飯準備回去工作的璽克。

「那是誰?」加拉葛先開口問。

「在魔法寵物部工作的,本名璽克.崔格。」班納圖回答。

「這個人要注意。他習慣戰鬥。」加拉葛說。

「這個人可以信任,他幾乎算是我們的人。」班納圖說:「而且他沒有政治信仰也沒有宗教信仰,不會上一秒友善,下一秒突然說你是主義或啥主的敵人,就拿刀刺過來。」

加拉葛點點頭,沒特別表示什麼。

班納圖偷偷盯著加拉葛的側臉看。從挺直的鼻樑到下巴線條,都給人一種硬梆梆的感覺,還有典型涅國人的內斂氣質。沒記錯的話,加拉葛是貴族後代,單身無誹聞,正是所謂「跟國家結婚」的守護騎士。平常他都是留守國內,不出國擔任護衛、不作外交工作,也不出席國際騎士雙年會,要看到他本人其實是很難得的。

「話說——」班納圖開口說話,他總覺得有點難以挑選詞彙:「——為什麼這次是你來?」

「因為這個任務很重要。」加拉葛的表情一點也沒變。

「雖然是這樣沒錯。可是芙蘿蜜殿下的丈夫本來是她的侍衛長吧?為什麼他沒有親自來?」

「這件事與你無關。」加拉葛淡淡的封了班納圖的口。

班納圖還不至於往八卦的方向去想,加拉葛是不會有八卦的。他只能猜背後有個加拉葛不想提起的重大理由,大概不是會讓人開心的事。

加拉葛沉默了一下,一時間只得聽到通訊器的聲音。大概過了將近一分鐘,加拉葛主動開口說:「依索倫是整個任務的核心,我只是負責其中一部分。

「沒有人會為了政治鬥爭中註定落敗的一方行動,除了真正的朋友以外——這次動起來的人都是因為他才幫忙的。」

班納圖問:「你也是嗎?」

涅國的聖照之日皇家騎士團不像本國這樣,他們是真正的政治單位,不像聖潔之盾只是名字中有個「皇家」,其實是效忠自己的正義。涅國的政治鬥爭,聖照之日不可能沒被捲入。

加拉葛沒有回答,但嘴角輕微的揚起。

通訊器傳來「嘟、嘟嘟嘟」一大串聲響。

 

 

 

 

 

璽克在霧侶大飯店「魔法寵物部」工作。

魔法寵物是這幾年才吹起來的新風潮。商人叫他們「魔法寵物」,聽起來好像挺高級,其實就是把合成獸商業化罷了。本來只有法師會養的合成獸,商人現在推廣給一般人飼養。

魔法寵物要價不斐,訂製的價格更高,吸引有錢人一窩蜂的買來炫耀。專門招待有錢人的各家飯店,除了以往的狗貓蛇馬羊駝一類寵物寄宿服務,只好跟著增加魔法寵物寄宿服務。

新產業崛起的結果是專精魔獸學的法師供不應求,魔法寵物開發公司不等學生出校園,就已經把人才都獵個精光。璽克之前考到了魔獸學乙級執照,隨著這股風潮變成就業市場上的搶手貨。

璽克的工作很雜,其中一個工作是「散步」。

如果沒有人做出該項行為,就不會有相關的法律產生,所以,法律總是比社會變遷慢一步。現在的合成獸相關活動,還是依照《法師法》的規定進行。專門管理商用合成獸的法條,目前還躺在立法院裡慢慢接受各方杯葛。

所以,現在這些「魔法寵物」裡,有不少根本就不適合一般民眾飼養,有些如果不是戰鬥人員,連近身都難。

比方說現在璽克要帶出去散步的這一隻合成獸,長著一張皮肉鬆垮的靈長類臉龐,鼻子上一道鮮血般紅豔的條紋,身體像頭狼,一身金屬光澤、彩虹漸層的毛皮,看起來華貴無比,也暗示著昂貴無比。牠的身高就算在四腳著地時也高達一百七十公分,雖然當初製作時沒給牠爪子,但是璽克看過牠把鐵桶拍成了鐵餅。

牠的主人給牠取名叫「巨狂號」。

因為購買魔法寵物的人欠缺相關知識,他們根本就是把魔法寵物當成貓狗般的飼養,所以這種本該放在有野地造景的大型圍欄裡,隔著欄杆觀賞的品種,卻是平常在被關在小籠子裡,然後時不時牽出來散步。

璽克一打開獸欄的門,巨狂號就撲了過來。巨狂號的合成材料九種裡有七種是具攻擊性的生物,一種是極度具攻擊性的生物,剩下最後一種是看到什麼吃什麼,而且不介意活吞的生物。

璽克祭刀出鞘,由右往左一揮,用護壁格開獸腳,接著往前一步鑽進巨狂號肚子底下,施展震盪法術同時向上揮拳。

巨狂號哀號一聲,被璽克打得往上飛了三公尺,才從旁邊跌下來。牠毫髮無傷,趴在地上嗚嗚低鳴。璽克一走近牠,牠就翻身露出肚皮,以示投降。

璽克給巨狂號套上牽繩和嘴套,牠變得溫馴至極,乖乖跟著璽克走出去。

璽克複習了一下今晚的散步路線:先在後面的林地轉一圈,然後經過西側門,取道景觀湖,經過甲棟前面的中庭再回獸欄。

 

 

 

 

 

在聖潔之盾的準備室裡,瑟連吃光了墨魚燉飯。他邊吃邊聽筍子報告他取回墨魚燉飯的過程,越聽越奇怪:「聖照之日騎士怎麼可能那樣?」

「但是他真的是騎士。」筍子說。摩挪有聖劍。

「國外偶爾也有不在騎士團裡的騎士,搞不好只是協助聖照之日的流浪聖劍。」瑟連說。

各國騎士團制度不同,並非都像薩拉法邑朵這樣,有聖劍就強制加入。在本國,有聖劍的一定在騎士團裡,所以有聖劍就稱騎士,沒聖劍就不是騎士。在涅國,「騎士」一詞則專指騎士團成員,不一定有聖劍。有聖劍而不在騎士團裡的人,一般戲稱為「流浪聖劍」。

「我覺得是有入團的,可以感覺到那種氣質。」筍子說。

「我知道的聖照之日氣質意味著嚴肅、莊重,不打鬧。」

「不是那種表面的東西,是更深層的——」筍子陷入沉思。

這時候,門口站衛兵的騎士通報:「泰若,聖照之日的摩挪找你。」

「喔。」

筍子泰若上前開門,在他走出去之前,房內的人看到門外站著一個高佻美女,一頭紅髮瀑布般的披下。美女正一手拉開襯衫領口,把一張聖照之日騎士身分證塞進黑色蕾絲胸罩裡。

紅髮美女對泰若說:「陪我去外頭走走好嗎?」

「可以啊。」泰若相當冷靜的點點頭。

房內的說話聲一下全停了,只有泰若關門的聲音特別響亮。

大約三分鐘後,班納圖回來了,他一開門發現房內氣氛詭異,明明沒戰鬥卻像是打敗仗了一樣,趕緊問:「我不在的時候出了什麼事?」

其中一個騎士回答:「筍子跟一個聖照之日的美女騎士跑了。」

班納圖聽了,眉頭皺成一團:「聖照之日沒有女騎士啊。」

瑟連直到這時才回過神來:「我看到她的身分證,上面是寫男的沒錯。」

「『特殊任務』吧。」班納圖抓抓頭髮:「聽說他們很擅長變裝。」

房內氣氛為之一變,從死氣沉沉變成一種不自然的歡樂。大夥突然都以超乎尋常的音量高聲談笑起來。

班納圖拍手阻止手下們逃避現實:「好了,大夥,一個人被加拉葛那邊搶走就算了,你們也該上工了。要彌補少一個人的缺口,給我加倍努力工作!」

房內的騎士們一一領了令開始動作,阿寇兒列入機動組,也就是暫時沒事幹組,於是蹲在班納圖旁邊,全副武裝的納涼。

等班納圖分配完工作,指揮官開始納涼等狀況發生時,阿寇兒湊近班納圖,面無表情的低聲問:「你很高興筍子被拐走了?」

班納圖本來已經忘了阿寇兒在旁邊,他突然發出聲音使班納圖嚇得縮了一下肩膀,他過了一秒才回答:「哪有?」

「上次合作單位未經你同意就開走車輛,你跟對方大吵一架;上上次合作單位臨時要求我們支援人力,被你敲詐了一筆才同意;上上上次——」

「夠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班納圖用左手揉著臉說。身為指揮官,他這人總是把供他調度的資源認為是自己的東西,非常討厭別人亂拿,侵犯他的支配範圍。雖然這次是筍子自己跑掉的,跟別人隨便伸手不太一樣,但是班納圖一點情緒都沒有也不正常。

「你為什麼沒告訴筍子璽克的事情?」

班納圖把眼睛轉到旁邊去,兩秒後又轉回來問:「筍子那傢伙跟你談了些什麼?」

阿寇兒動也不動,反過來用拷問瑟連的方式拷問班納圖。

班納圖縮著脖子把眼睛別開。

阿寇兒是全團公認嘴最緊的人,甚至讓人懷疑他聽過的話到底有沒有在腦袋裡存檔,所以成為團裡最受人喜愛的傾吐心事對象,地位簡直像真神教裡接受信徒告解的宗教法師一樣。

雖然一般團員認為阿寇兒應該是聽過就忘,不過班納圖認為阿寇兒通通都記得,而且也在關心後續。像是現在,班納圖認為筍子一定有向阿寇兒說過什麼心裡話,但要阿寇兒透露是不可能的,去逼問筍子還快多了。

班納圖把阿寇兒拉到隔間裡去,裡面只有他們兩個人。

「我承認,我最近的確有故意冷凍他。」班納圖舉起手說:「但這不是因為我不信任他。」

「泰若想要當你的副手。」阿寇兒說。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他可以勝任,可是這個位子不是最適合他的位子。」班納圖是指揮官型的人才,他對其他人的才能與實力看得很清楚:「那傢伙的聖劍跟我們是不同類型的。我猜他要是有聖域和聖獸,也會跟我們差十萬八千里。你是戰鬥人才,瑟連是全方位型,我是怪劍一把。他的聖劍在精細動作上比我們三個都強太多了,要他拿聖劍繡花都沒問題,威力卻差我們太多。我了解他,我知道他的覺悟不會不夠,所以他的聖劍威力會弱,不是因為他辦不到,是因為他需要的能力不是這個。」

阿寇兒點點頭,表示他有在聽。

「之前討伐黑夜教團時,他一開始攻打東方學院就被捅成重傷,後面任務通通沒參加。我和瑟連都當那是一時大意,可是我越想越不對,他的個性哪會大意?他如果會被捅到一次,那重來兩次、三次,他都會被捅到。」

阿寇兒點點頭:「我有聽你們說那件事。」阿寇兒那時候被派去攻打北方學院,不在同一個戰場上。

「捅他的人看起來才國小吧,捅起人來毫不猶豫,還大喊黑夜王者的名號——虔誠危險的邪教信徒。在東方學院裡,這樣的小孩有一大群,手上還都拿著殺傷力強大的魔器。那時候東方學院沒有人向我們投降,因為想投降的人都被這些妖怪先下手殺光了——不想戰鬥的人,就算是同伴也會被他們當成施法材料殺害!他們就是這麼可怕的小孩。對這些傢伙我和瑟連都砍下去了,筍子那時候卻喊說他下不了手,然後就被捅了。

「如果他要當我的副手,他就要能在我的命令下除掉任何人。我知道他願意變成這樣,但是我覺得,他那種跟我不一樣的堅持是另一種才能。

「我不打算把我周遭變成一言堂,那會成為腐敗的開端。我要他照他本來的樣子發展的更周全,就算他最後會反對我也無所謂。所以我想降低我對他的影響力,多讓他接觸不一樣的環境。」

「聖照之日。」阿寇兒說。這就是個非常不一樣的環境。

班納圖點點頭,說:「我認為,他是我們之中最適合成為『橋樑』的人。」

阿寇兒微笑:「那我就不再多事了。」

班納圖皺眉,抓了抓頭髮說:「不,有你管一下還是比較好,我做過頭了。我還是不夠成熟啊,做事不會拿捏力道。不管是什麼事情,有意見就跟我說吧,我很需要。」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