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_兩個廳

 

 

 

 

 

舒伊洛奴人還在霧侶大飯店門口脫不開身。

皮尼揚巴追著她問:「可是我不覺得妳像金鵰啊!」

「我就是!我有利爪,而且我能飛。」舒伊洛奴說。她今天才飛過一次。

「我所認識的妳,是非常溫柔文靜的,雖然妳好像總是在想什麼事情,但妳是非常單純的!」

舒伊洛奴瞪大眼睛,他形容的那個人是誰啊?

「就是啊,奴奴,妳也希望定下來不是嗎?有一個體貼的丈夫照顧妳,妳就會心滿意足了。」莎諾娃加進來說。

舒伊洛奴也不認識莎諾娃形容的那個人。她大吼一聲:「我受夠了!」嚇得路人全都轉頭過來看。

「你也好、妳也好,只是搞了個別家女兒的模子硬把我塞進去罷了!你們給的鞋子不合我的腳,再聽不懂的話,我也沒別的可說了!」把內心話說出來讓舒伊洛奴感到暢快,她的嘴角隱約勾起,有一種因為喜歡自己本來面貌,而自然散發出的驕傲。

皮尼揚巴看了,驚訝的拉下嘴角:「妳變了個人,妳不像是我喜歡的那個人了。」

舒伊洛奴對他搖了搖頭:「你不喜歡的這一個,才是本來的我。」

然後她扭頭就走。還聽到背後有人在喊:「為什麼妳會不一樣?」

 

 

 

 

 

太陽下山之後,璽克還排了最後一個散步行程,負責的魔法寵物扁得像魟魚似的,身體大概一個盤子那麼大,還有兩條長長的觸手。這種魔法寵物興趣是躲在陰暗的角落,一天有二十二個小時動也不動,剩下兩個小時用來吃東西和把自己塞進更陰暗的角落。這種魔法寵物根本沒有散步的需求。但是主人很堅持要讓牠散步,璽克只好把牠掛在身上,外面再穿一件外套製造黑暗,然後走出去自己散步。他盡量往人多的地方去,以免被那個撐傘男在無人的地方逮到。

除了苦短廳和深宮廳之外,霧侶大飯店還有兩處餐廳。特別的是,這兩處餐廳一處只准男性進入,一處只准女性進入。

璽克進到只准男性進入的「王者廳」。裡頭非常安靜,每張桌子分得很開。裝飾低調樸素,深棕色的沙發椅,茶色方桌,燈光亮度恰好適合閱讀。架子上滿是經濟和科學雜誌,還有本國與外國的幾個大報。

會到這裡來的都是想沉澱一下的男人,所以很少人說話,就算有也是低聲交談。偶爾會有不認識的人隨機併桌,結交萍水相逢的朋友。

璽克就碰到這種情況了。他點了一杯茶坐下後,有個看起來頗正派的青年問他:「我可以坐這裡嗎?」

璽克點頭。

這個人正是不久前才被舒伊洛奴二次甩掉的皮尼揚巴。

話題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最初好像是皮尼揚巴說最近國家足球隊輸得慘不忍睹,然後璽克用國際法術高峰會回應,皮尼揚巴又說了某個女星出了寫真集,璽克則答覆最近光明之杖新出版的魔藥材料大全……雙方完全沒有共通的興趣,竟然也一路聊了下來。他們彼此對對方的背景完全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反正就是聊了。

璽克即使注意到皮尼揚巴悶悶不樂,也不會問他是怎麼回事,皮尼揚巴同樣不會要求璽克聽他抱怨。他們聊天聊到後來,璽克聊到魔法寵物:「很多合成獸不是看起來那副樣子。毛茸茸可愛的可能有毒,腿長的可能不愛動,圓滾滾的食量卻很小,面目猙獰的其實很溫柔。法師要自己多讀書,自己有所成長,才知道自己應該養什麼合成獸。」

皮尼揚巴深吸一口氣:「我懂了。我要在大學裡努力,重新開始。」他臉上的陰霾頓時消散。

璽克不知道他之前在煩惱什麼,也不知道他怎麼會解除了煩惱,但璽克和皮尼揚巴互相比了個拇指,鼓勵對方在未來的人生中努力,之後皮尼揚巴以輕鬆的腳步離開王者廳,結束這段淡如水的交流。

 

 

 

 

 

舒伊洛奴逛到了只准女性進入的「公主廳」。

公主廳的桌子是一群一群的,有大量花紋和金邊,桌上鋪著蕾絲桌巾,造出奢華感。架子上放著女性雜誌、流行情報一類。沒有報紙,只有八卦雜誌。女孩子們成群結隊的,用小而輕快的聲音聊天。

舒伊洛奴一進去,立刻感覺到四面八方朝她而來的視線。

女性社會有一種不成文規矩,就是姿色差不多的女性,才能成為朋友。這個藩籬很難打破。因為不只是比較漂亮的女孩會遵守這個規矩,比較不漂亮的也希望如此。

舒伊洛奴用眼角餘光看了一下全場,女孩子的座位的確符合這個規則,苗條的女孩坐一塊,身材沒那麼像模特兒的坐一塊。只有一群上了年紀的婦女例外。他們失去了青春,有如扔掉一個包袱一樣,輕鬆自在的,冷眼旁觀年輕女性自我束縛。

舒伊洛奴在心裡翻了翻白眼。那些身材不夠像模特兒的女孩子,投給她憎恨的目光。在她什麼都沒做之前,那些女孩就認定她會要他們的男人替她開車門、付餐錢,而且瞧不起身材不像模特兒的他們。

至於那些身材比較接近模特兒,算是「美女」的女孩,則對她眼睛發亮,顯然打算拉她加入某種脆弱的同盟。

舒伊洛奴知道自己天生麗質,她想不意識到也難。當每個人不分男女,一看到她眼裡都寫著:「妳外表很好!」的時候,還要她無視自己的外貌,這是不可能的。

那些像模特兒的女孩力邀舒伊洛奴跟他們坐一起,舒伊洛奴也接受了。接下來不過半小時的時間。她已經知道了這群女孩每個人的私事。美女甲想當服裝設計師,不過她沒有說她現在在哪學作服裝或存學費,也沒說喜歡什麼風格,只是說她男友現在在國外,她懷疑他背著她偷吃。美女乙在寫小說,她說起故事內容時一臉陶醉,舒伊洛奴卻感覺那些大綱她在市面上已經看過很多次了。美女丙現在捲入婚外情,她非常掙扎要不要繼續下去,她的談話內容就是關於她如何不停的掙扎,但沒有提到掙扎完以後要採取什麼實際行動。

這些美女們也慫恿舒伊洛奴說出她的私事,於是她說:「追求我的男人不太了解我,所以我甩了他。我本性很粗暴的,他卻把我當成溫柔的女孩。」

「為什麼妳要把自己說成這樣!」美女們哀嘆起來:「妳不需要這樣看待自己啊!」

舒伊洛奴在心裡翻了三百個白眼。男人不懂女人就罷了,連女人自己也不懂女人。她在說真相,怎麼被他們理解成了自我貶抑?她臉上帶笑,說:「我是說真的。」

美女們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她,氣氛一時僵住。

這時有個超級美女走進公主廳。那個女人有一頭充滿挑釁意味的紅色長髮,極為漂亮的身材曲線,一雙長腿和高跟鞋,配上自信而充滿韻律感的步伐,一登場就把所有女人都踩在腳下,深深的踩進地裡。

男扮女裝的摩挪艷冠群芳。

「她」站了一下,發現沒有人要邀請「她」,於是就自行走到舒伊洛奴所在的「最美桌」來,「她」一手把髮絲撥到耳後,露出一排貝齒笑說:「我可以坐下嗎?」

「當然可以。」美女甲勉強笑說。

於是摩挪坐了下來,拿出菜單開心的點了一份干貝焗烤飯。

「我們剛剛聊到哪了?」美女丙說,隨即被美女乙瞪了一眼,但又沒辦法破壞氣氛,美女乙只好說:「聊到舒伊洛奴的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舒伊洛奴說。

「妳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沒有男朋友?」美女甲說。

「就是沒有。」舒伊洛奴假笑說。在她看來,個性才是有沒有男朋友的關鍵。

在一番又是充滿私事的聊天之後,摩挪的干貝焗烤飯上來了,很大一盤,「她」開心的拿起湯匙,大口吃了起來。

舒伊洛奴立刻感覺到這些美女們對摩挪的恨意急速上升。在僵硬的笑臉底下是恨不得把摩挪撕碎的怒火。舒伊洛奴頓時明白這些女孩為了維持像模特兒的身材,肯定是長期過著忍飢挨餓的日子。摩挪身材那麼好卻這樣吃,就像當面甩他們巴掌一樣。

舒伊洛奴往旁邊瞄,看到媽媽輩的那群人正滿心歡喜的享用美食。另外還有一夥剛剛一起進來的女孩子,那群人違反不成文規矩,身材不統一,他們也吃得很開心,還拿相機對著食物拍照。舒伊洛奴明白了,她「坐錯桌」了。

舒伊洛奴拿起菜單,點了個高熱量的巧克力蛋糕。美女們用驚愕的表情看她,彷彿她剛剛點了一瓶毒藥。

「我想妳不要吃那個比較好。」美女丙勸誡舒伊洛奴說。

「但是我想吃。」

摩挪插嘴說:「你們都只吃沙拉,這樣力氣會不夠喔。」

「沙拉就夠了。」美女甲擺頭,驕傲的說。

「蛋白質攝取不夠會掉頭髮,油脂對皮膚也很重要。你覺得現在很瘦很好,但是這樣極端的飲食方式,營養不良傷害身體,等到身體的本錢耗光,你就會變成一副枯黃發皺、胸部下垂的骷髏。」摩挪說。

摩挪實在說得太直了,除了舒伊洛奴心裡暗自叫好以外,其他美女都氣到咬牙切齒,臉上卻還是笑。

摩挪吃完燉飯,說:「我吃飽了!」

美女們又是一陣驚駭,彷彿「她」說的是髒話。

摩挪稍微壓低下巴,凝視美女們,目光帶有戲弄的意味:「女孩子還是要心美,才能美上一輩子。只靠一副皮相是想美上幾年呢?遲早裡頭東西會跑出來的。」說完,摩挪就瀟灑的走人了:「工作去,拜別。」「她」起身付帳,一直線走出公主廳。

在摩挪出去之後,美女甲低聲罵了句:「賤女人!」

舒伊洛奴瞪大了眼,其他幾位美女卻不然。美女乙幫腔說:「看那樣子就知道她髒。」美女丙說:「肯定是賣的,不會錯!」

舒伊洛奴站起來,對服務生說:「蛋糕外帶。」

三個美女驚訝的看她。

舒伊洛奴知道自己是美女,但是被沒自己美的人忌恨,又想方設法攻擊比自己美的人,這種立場循環她不要待在裡頭。

她拿了巧克力蛋糕,結完帳就要走。那三個美女還追著她說:「留個聯絡方式,下次再一起出來逛街啊!」

舒伊洛奴沒理他們,逕自離開,感覺像是逃離一處爛泥灘。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