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_關係變化

 

 

 

 

 

七年前,奈莫是璽克在黑暗學院裡的室友。關於奈莫的事情,除了他會抽舒伊洛奴的血當房租以外,她對他的印象是很愛說話,很愛挑剔,卻又很細心。

有一次璽克不在,塔裡就剩下她和莉絲娜,莉絲娜坐在角落邊哼歌邊縫補兩個男生的衣服,她自己點了燈,趴在地上作作業。奈莫爬上塔來,看到她就大呼:「舒伊洛奴妹妹又跑來了。」

「嗯,是啊。」剛開始舒伊洛奴有點怕奈莫,因為決定要收她的人是璽克,奈莫並不歡迎她。

「我看看。」奈莫走過來盯著她的筆記看:「這幾道法術都沒用嘛,用這些東西護身妳穩死的,這些老師還是老樣子淨教些落後的玩意兒。」

「那哪道法術才有用?」舒伊洛奴問。

當時奈莫的表情讓舒伊洛奴印象深刻,舒伊洛奴感覺自己像是暴露在暴風雪裡,她本能的感到害怕。她無法形容奈莫當時的那個笑容,那種極為誠懇,以至於質變成了另一種感情的表情,宛若美麗湛藍的無底深淵。

奈莫告訴她:「聰明人,不會讓自己落到要靠法術護身。」

後來璽克也上樓了,他面無表情的直接走到舒伊洛奴旁邊,拿起她的筆記說:「這麼長的咒語,如果妳同學都用這個,妳就輕鬆了。」

「為什麼?」

璽克說:「因為只要在他們唸完以前賞他們一刀就行了。」

「戰鬥中還是小法術好用。」奈莫點頭說:「那些零點二秒內能完成的咒語才派得上用場。不過我推薦妳在別人的上課路線上放迷向術,搭配結草術,再加上刀山術,最後補一記爆破,包準十拿九穩。要是失敗了,反正妳不在現場,連逃命都不必擔心。」

「還有個好方法是在背後準備一個噴射咒,加上酸液咒,把觸發條件設成金屬物和火。背後攻擊幾乎都是這兩種。雖然受傷難免,不過你的對手別想給你最後一擊。他動手時自己就完了。」璽克說:「沒刺太深的話,妳逃過來我都可以救妳。」

「不要亂開支票!」奈莫用手刀輕敲了璽克一下。

「支票?」璽克疑惑的看奈莫。因為東方學院與世隔絕,那時候的璽克還不知道什麼是支票。

「支票就是很可能不會兌現的承諾。」奈莫把一個普通的行商用品說成某種政治現象。

出身自有錢人家,從小學理財的舒伊洛奴,很認真的對璽克解釋:「支票就是先答應要給錢,給對方一張單子當證明,之後再拿這張單子去換錢。」

「上哪換錢?」璽克進黑暗學院以前住的地方沒有銀行這種東西,他那時年紀也沒大到大人會向他解釋這件事。

奈莫看了看舒伊洛奴,然後大笑起來。璽克瞪了奈莫一眼但沒說什麼,拿起舒伊洛奴的筆記本,在上面寫了好幾道簡單快速的殺傷咒語。

 

 

 

 

 

七年後的現在,在霧侶大飯店露天看台上,舒伊洛奴和奈莫、莉絲娜坐在靠近邊邊的長條椅上。

前面五步的地方是煞風景的鐵絲網和向內彎的柵欄,鐵絲網的外面是自由的天空。首都光害嚴重,幾乎看不到幾顆星星,除了月亮所在之處發亮之外,頭上是反映地面光芒而變成灰色的雲、還有一片墨黑,光點數量不到十個的「星空」。

舒伊洛奴的巧克力蛋糕被莉絲娜拿去吃了,作為交換,奈莫給了舒伊洛奴一顆洗好的紅蘋果。

相較於璽克七年來的改變,奈莫跟七年前的穿著雖然差異很大,表現在外的個性卻好像沒什麼變化,舒伊洛奴對他不覺得陌生,一下就聊了開來。

「舒伊洛奴妹妹長大囉,現在不會躲在木箱子裡囉。」奈莫調侃說。

「我現在也躲不進去啦!」舒伊洛奴笑說。以前在璽克和奈莫的塔裡有一個大木箱,裡頭有被子和枕頭,是舒伊洛奴的躲藏地。

奈莫拿出水壺喝自製的冷泡茶:「妳對璽克感興趣,還真是長大啦。」

舒伊洛奴一時語塞,她有表現出來嗎?

「很好猜呦。不要小看大哥哥的人生歷練了。」奈莫從包包裡拿出三個小瓷杯,倒茶給舒伊洛奴喝。奈莫說:「年輕小妹妹會想些什麼,我大概都知道。妳這個年紀不上不下,未成年的輕率還沒擦乾淨,剛成年的輕狂還沒拿到手。反正不是被過去絆著就是想像太遙遠的未來,每次跌倒都像天塌了一樣,不把事情完美的解決,就覺得永遠都解決不了了。」

舒伊洛奴聽不太懂,但隱約知道奈莫說的話有所根據。

「璽克那傢伙啊,則是跳過了這個階段。我跟他都跳過了。只有生活和平富裕的人才能這樣慢慢成長。他跳過是因為沒有時間逗留,我跳過是因為我天生就不走那條路。至於妳,」奈莫盯著舒伊洛奴看的眼神,好像在黑暗中發出惡魔的紅光:「妳尋找璽克,是因為妳覺得他能給妳走出這個階段的答案。妳不喜歡自己卡在這裡,是吧?」奈莫勾起一邊嘴角,笑了起來:「妳要小心啊,妳找的是個事關重大的答案。」

「到你這年紀就會喜歡把話說得不清不楚的嗎?」

「也不是啊。是到我這個年紀就會知道,把話說得太清楚,常常就說偏了。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清不楚的,把事情一一看清楚,才是看不到這個世界喔。那些把規矩定得死死的人,到死都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

這裡還有很多人在看地面上的星空,坐在他們後面的一對情侶一直高聲尖笑又彼此亂摸,弄得四周那些想圖個安靜的人不高興,頻頻瞪他們,他們卻故意無視。這時男方對女方說:「妳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待在家裡就好。」

奈莫用全場都能聽到的音量大聲說:「如果男人跟女人說『妳什麼都不用做』,背後意思是『但是妳不可以不讓我打砲』。」

舒伊洛奴笑個不停,有些人對奈莫比出大拇指,奈莫也比了回去。

又聊了一陣子,她開口問:「璽克——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啊。」

奈莫聽了,眼睛把舒伊洛奴從頭到腳仔細的看了一遍。目光銳利到舒伊洛奴有些害怕,之後奈莫才說:「如果妳想做什麼的話,妳可以有自信一點。」

 

 

 

 

 

迎接芙蘿蜜長公主的宴會結束了。

芙蘿蜜來到聖照之日的準備室裡。班納圖和加拉葛都在房裡迎接她。

「加拉葛!」芙蘿蜜可以說是撲了過去,因為她又絆到腳了,而她旁邊的騎士再次精準的扶住她。

「我表現怎麼樣?」芙蘿蜜站好說。

「很像你自己。」加拉葛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這是聖潔之盾的班納圖大人。你在這裡這三天他會協助我們。」

「以後還要請您多多幫忙——」芙蘿蜜滿臉笑容的伸出手,班納圖也伸手和她握手。

突然,芙蘿蜜僵了一下,她笑著偏了一下頭,小小聲的哀鳴:「呃?」

「你對殿下做了什麼?」加拉葛大喝一聲,長劍突然就架到班納圖脖子上。

班納圖倒是挺鎮定的,他稍微縮了一下脖子說:「不知道,你問她。」

「那個,加拉葛,好像——」芙蘿蜜鬆開手,蹙眉偏頭對加拉葛說:「開始痛了耶。」

加拉葛像拔劍時一樣,「鏗」的一聲,快速把劍入鞘:「提早了?」

「好像是耶。」芙蘿蜜兩手指尖互碰,靠在下巴上,眨著眼說。

「還沒到預定的地方,這裡什麼都沒有。」

「可是提早了耶。」芙蘿蜜眼睛眨巴眨巴的。

加拉葛看了一眼班納圖,班納圖舉起雙手說:「什麼都沒準備。」

房間裡沉默了一秒,加拉葛下令:「馬上聯絡莉絲娜女士!把裡面的房間整理好,弄張床出來,也通知納林格大人!」

房內一下子騷動起來。班納圖靠近芙蘿蜜,把手放在她腹部前面一點的地方問:「可以摸摸看嗎?」

芙蘿蜜瞇起眼睛,笑說:「可以啊。」

班納圖的手穿過魔法造成的幻象空間,輕輕的貼在芙蘿蜜肚子上。他摸到芙蘿蜜真正的,隆起的肚子,她的子宮裡面有個小嬰兒,正打算來到這個世間。

 

 

 

 

 

在頂樓觀景台,奈莫口袋裡有東西嗡嗡嗡的叫,他掏出來一個裡頭有木雕小蜜蜂的透明方塊。那東西上面有光點不斷閃爍組合,是一段密碼。

「莉絲娜,提早了。我們現在過去。」奈莫說。

奈莫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額頭緊繃,嘴也緊繃,眉毛下壓顯出嚴肅的樣子。莉絲娜手腳迅速的把杯子和水壺通通收好,外套披上:「走吧。」

舒伊洛奴看氣氛不太對,於是跟著他們一起走。

 

璽克下了班,把行李打包,然後跟在瑟連旁邊。瑟連旁邊那個聖照之日騎士看了蜜蜂方塊,露出相當緊張的神情,說要趕回準備室去。瑟連與璽克也跟著過去了。

 

在聖照之日準備室裡,芙蘿蜜在沙發上坐下後說:「其實不用這麼急。先給我一塊蛋糕吧。感覺還要幾個小時。」

這不是她第一胎,她有經驗了,冷靜得很。比周遭這些大男人冷靜很多。

加拉葛立刻對旁邊的騎士下令:「去買蛋糕回來!」然後是一連串詳細的指令,要有哪些口味,要經過哪些檢測,搭配蛋糕的飲料等等。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