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_不該看的不要看

 

 

 

 

 

就在那個騎士打開門準備出發的同時,摩挪站在門口喊:「我回來了!」

「哇,摩挪你好漂亮!」芙蘿蜜站了起來,跳上前去跟摩挪手貼著手轉圈圈。旁邊的騎士們全都緊張不已,圍在旁邊手伸到一半,隨時準備扶她。

「謝謝稱讚!」

「沒時間讓你玩了!」加拉葛針對摩挪吼了一聲:「今天晚上不准任何弗哈克的走狗進入霧侶大飯店,所有人都動起來!」

「是!」聖照之日的騎士們,包括摩挪在內,充滿精神的回應。摩挪用女孩子的小跳步進去浴室,把自己的性別換回來。

班納圖又和加拉葛討論了一陣子彼此的計畫,然後告辭:「我也回去叮一下我家的小夥子們。」

班納圖走出準備室沒幾步,就在走廊上看到瑟連那群人走了過來。聖照之日的騎士逕自進了準備室。瑟連和璽克停下來和班納圖說話。

「璽克大人怎麼跟來了?」班納圖問。

「他需要騎士保護,有個死靈師在追他。」瑟連回答。璽克猛點頭。

「也太不湊巧了,今晚霧侶大飯店會變成戰區。」

「咦?又要上報紙了嗎?」璽克問。他工作的地方老是上報紙。

「這次是絕對不能上報紙的作戰。」班納圖說。

璽克眉頭一皺:「那我先走了。」聽起來這裡更危險。他還是去睡警察局好了。

這時候舒伊洛奴和奈莫、莉絲娜也走了過來。

「呦,璽克。」奈莫大力揮手:「看到你出現在這麼麻煩的地方,還真是一點也不讓人驚訝。」

「我正要離開。」璽克對奈莫點點頭。

這時準備室的門打開來,芙蘿蜜走了出來,她對著班納圖邊揮手邊走過來:「班納圖大人——」

她的左腳絆到右腳,往前跌!

璽克緊張的往前衝了兩步,她旁邊已經準備好的騎士扶住她,沒有跌倒。

璽克鬆了一口氣,說:「孕婦走路小心一點啊。」

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他。

「班納圖,事情是這樣的,幻術對璽克會莫名其妙的失效。」瑟連一臉凝重的對班納圖說。

瑟連記得,之前和璽克一起在異世界海洋上迷途時,璽克就看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蘋果之夢」店門。

班納圖慢慢的點頭,說:「我見識到了。」

「孕婦?」舒伊洛奴偏頭問。

加拉葛出現在門口,繃著臉對璽克和舒伊洛奴說:「兩位請進來『詳談』。」

 

 

 

 

 

兩分鐘後,聖照之日準備室裡,騎士買回來的蛋糕放在桌上。大桌一邊坐著璽克和代表聖潔之盾留下來的瑟連,一邊坐著舒伊洛奴和自己坐下來的芙蘿蜜,第三邊坐著加拉葛。

「如果是在我國國內的話,這種情況我們會——」加拉葛把左手的指關節靠著下巴說。

「不行!」知道加拉葛在打什麼主意的瑟連急忙喊出來:「那種事在我們這是犯法的!」

加拉葛把眼睛別開,明顯的「嘖」了一聲。這瞬間,涅國的守護騎士大人散發出流氓氣息。

璽克縮著脖子,有種自己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感覺。身為法師,他可以猜到加拉葛在打什麼主意。

「你不是故意看到的吧?幻術應該會讓你看不到殿下有身孕才對。」加拉葛問璽克。他臉部肌肉幾乎沒動,卻給人很大的壓力。

璽克趕緊回答:「沒有,我沒有故意看她的肚子。」

「這個法術是不可能破解的!」這個幻術有好幾層,每一層效應都不一樣!

「他是先天法師。」瑟連說。

璽克先是驚訝的看了一眼瑟連,再看加拉葛。加拉葛咬牙切齒的笑了:「未公開的先天法師是嗎?秘密換秘密,還挺公平的。」

璽克覺得加拉葛現在的表情讓他安心了點,比面無表情好多了。

「就像你看到的,芙蘿蜜殿下懷孕了。」加拉葛又瞪了一眼璽克,說:「這件事絕對不能洩漏出去。」

璽克深吸一口氣,說:「我是先天死靈師。」

加拉葛愣了一下。

璽克繼續說:「秘密換秘密。這個秘密應該夠份量吧?」

「班納圖說你可以信任。」加拉葛微微的抬起一邊眉毛說:「原來是這個原因。先天死靈師竟然沒有走偏,你經得起考驗。」他轉向舒伊洛奴說:「小姑娘,你呢?你是誰?」

「我是舒伊洛奴.桑里爾。我爸爸是蘭特.桑里爾。」

「啊,蘭特大人的女兒。」加拉葛看向瑟連。

瑟連說:「是真的。」

「這件事蘭特大人知情。但是他女兒的話——我要求至少到孩子出生以前,你們必須和騎士團的人一起行動。其他事情之後再來考慮。」

「到什麼時候?」璽克問。他明天還要上班。

「開始陣痛了。可能就是今晚。」加拉葛回答。

幾個男人都盯著芙蘿蜜看,而芙蘿蜜滿臉笑容的回看他們,叉起蛋糕上的切片奇異果放進嘴裡。

璽克一下子把自己的腦袋可能遭加拉葛下咒這件事拋到腦後,開口問:「就在這裡生嗎?」

「對,就在這裡生。」奈莫站在璽克後面,把手放在璽克肩膀上說:「醫生還在半路上,這裡要由我們處理了。」

璽克問:「我怎麼覺得有一大群人在為了這件事動員?」

「不要問太多,你這局外人。這事是機密!」奈莫猛力一捏璽克的肩膀,害璽克縮了起來。奈莫說:「閉嘴過來幫忙。」

「作什麼?」璽克邊問邊站了起來。

「有帶藥材包吧?莉絲娜想弄幾種魔藥備用,過來貢獻你的專業。」

璽克點點頭,跟著奈莫走進裡面的隔間。

瑟連也到了別的房間去。

 

 

 

 

 

到裡面的房間後,璽克把角落的地毯掀起來,露出磁磚,在上面設一層隔熱護壁,再拿出小陶壺和摺疊式鐵架架好,開始淨水準備煉藥:「我知道我是局外人,應該閉嘴。可是我還是很好奇,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沒要做什麼,是莉絲娜。」奈莫說得沒錯,他坐在扶手椅上蹺著腳。忙碌的是莉絲娜,她正在整理床鋪,堆枕頭,還在四周畫了許多醫療法陣。

奈莫說:「跟性有關的事媚魔都懂,懷孕生產也包括在內。我們從芙蘿蜜殿下入境後就跟著她到處跑了。因為這件事要保密,帶個婦產科醫生到處走太可疑了。一般人都以為媚魔只會開性愛派對,不知道媚魔懂的是『全部』,不會想到這方面去。」

「的確沒聽過媚魔照顧孕婦的。」璽克說。

「媚魔只會為了主人行動,不會對別人付出,就連主人的妻子他們也不會幫忙。莉絲娜是我的第一使魔,是特例。擔任第一使魔的媚魔都憑自身意志決定要為誰奔忙,所以能照顧主人以外的人。」

璽克扁扁嘴。的確,一般人也不會找媚魔當第一使魔,莉絲娜這樣的媚魔非常罕見。「我還注意到莉絲娜長大了。」璽克挑眉說。從奈莫十四歲召喚莉絲娜開始,她維持了那麼多年十六歲的外表,突然變成二十歲了。

「她再不長大,我都要大她一輪了,那走在街上能看嗎?」媚魔能夠自由改變年齡與身體狀況。為了配合奈莫的成長,莉絲娜跟著改變自己的身體。

「如果你接受自己是個變態的事實,你就不會在乎世人的目光。」

「你小子這張嘴越來越討厭了,你在龍家到底都學了些什麼?」

「學會除了我師父以外的人都可以嗆。」璽克開玩笑說。水乾淨了,他開始下藥材,於是沉默了幾分鐘。藥材下完,璽克施了幾道法術,然後開始等。他一回頭,看到莉絲娜在床頭掛上一串疑似迷你風乾猴子,卻有羽毛的東西,忍不住問:「那是什麼啊?」

「祈求順產。」莉絲娜邊說邊在上面綁紅布條。

「那是植物喔。」奈莫皺著眉頭說:「我第一次看到也嚇了一跳。」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璽克問。他不認得的植物,想必非常「特殊」。

「有問題也得沒問題。」

 

 

 

 

 

外面剩下舒伊洛奴獨自面對加拉葛,其實還有一個芙蘿蜜,而且就坐在她旁邊,不過舒伊洛奴不敢正眼看她。

結果是芙蘿蜜自己靠了過來,在極近距離下對舒伊洛奴露出燦爛的笑容,讓舒伊洛奴感覺眼睛都快瞎了。

「有女孩子在真好,這裡都是男人,還是女孩子可愛。」芙蘿蜜伸手戳舒伊洛奴的臉頰。

「我可以摸摸看嗎?」舒伊洛奴問。薩國人喜歡小孩子,碰到孕婦的反應經常是想摸肚子感受一下。

「雖然可以,不過你摸不到。」芙蘿蜜笑說。法術作用下,舒伊洛奴只能有假的觸感,連自己手伸到哪裡了的感覺都會改變。

「啊——」舒伊洛奴垂下肩膀。

芙蘿蜜慢慢的挪了過來,貼著舒伊洛奴坐。舒伊洛奴竟然不覺得討厭,她自己也感到奇怪。或許是因為聽說她有身孕的關係?

現在外頭應該是戰火正盛。魔法之手、聖潔之盾、聖照之日、還有納林格的「蝙蝠」聯軍跟涅國暴君手下的暗殺者對抗。但是舒伊洛奴坐在防衛網的最中心,坐在保護與攻擊的目標旁邊,感受不到那樣的氣氛。

「舒伊洛奴小姐有男朋友嗎?」芙蘿蜜目光閃閃的問。

舒伊洛奴心想:來了!女孩子聊天必問的問題!

「沒有。」舒伊洛奴無奈的重複答案:「因為我個性太嗆了。」

「這樣啊。」芙蘿蜜點點頭。

舒伊洛奴有些驚訝。芙蘿蜜的反應跟之前那堆「美女」不一樣。芙蘿蜜問這個問題是真心想知道舒伊洛奴的答案,之前那些「美女」則是期待舒伊洛奴給一個他們期望的答案(有,而且跟他們一樣正在感情糾紛等等),因此在舒伊洛奴說出真話之後,「美女」們否定舒伊洛奴所言,芙蘿蜜卻接受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