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深淵

 

 

 

 

 

快九點的時候加拉葛和摩挪一起回到聖照之日準備室,兩個人都進了浴室,一個卸妝一個洗果醬。

差不多同一時間,璽克肩膀上站著一隻十公分高的骷髏鳥在中庭散步。這個骷髏鳥魔法寵物相當受年輕人歡迎,但牠其實不是鳥,而是一種會動的寄生植物,只是放在鳥骨架形狀的培養槽裡。當這個生物活動筋骨時,這個「培養槽」就會做出諸如拍翅膀,伸脖子等動作。如果碰觸到發聲法陣,還會出現刺耳的尖叫。

骷髏鳥的散步行程主要是曬太陽,因為這種植物如果不常常曬太陽,就會休眠。

璽克每走一段路,就用調好的營養液噴骷髏鳥。這傢伙算滿好照顧的。

途中透沙柏告訴璽克,魔法之手昨晚跟兩個騎士團一起行動,他有要大家注意,但是沒有任何人發現璽克形容的人。也沒有人發現死靈師。本國首都窩過玀治安良好,沒有任何長期盤據此地的死靈師團體,只可能是外來的。而向中央查詢的結果,現在沒有已知的死靈師在附近活動。

「你的散步路線我們也列在巡邏路線裡,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

透沙柏才說到一半,璽克就看到前方不遠處,有個站在涼亭底下還撐著傘的白衣男。那個撐傘男又出現了!

璽克默默的扯了扯透沙柏的衣角:「你有沒有看到那裡的人?就是他。」

透沙柏愣了一下,注意凝視涼亭,才猛然深吸一口氣:「看到了。」

在透沙柏看到對方的同時,撐傘男也看到他們了。撐傘男對璽克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朝這裡跨了一步。

雙方距離應該有百公尺以上,但是當他朝璽克這裡邁步時,璽克愣了一下,接著那個人就到璽克跟前了。

撐傘男維持笑臉,對璽克伸出手,璽克要閃已經來不及了!

「噹」的一聲金屬撞擊聲,透沙柏即時展開護壁保護璽克。撐傘男眉頭微微一皺,手朝透沙柏揮了過去。

「住手!」情急之下,璽克祭刀出鞘,用刀柄往撐傘男的手臂打了下去,把撐傘男的手往下打,沒有碰到透沙柏。

明明雙方最近時還有五公分的差距,透沙柏卻腳一軟,跌坐在地。他覺得全身的力氣都不見了,好像水桶底部被戳了個大洞那樣,快速的流掉。

撐傘男腳下的草開始枯黃。霧妖小灰自己從銀匣裡衝出,圍繞住撐傘男。地上的草以小灰劃出的範圍為界限,裡頭全枯了,外頭全是綠的。

「真的是生命吸取術。」璽克立刻明白。霧妖沒有生死之別,因此能夠成為屏障,否則他和透沙柏都完了。

撐傘男不停的揮手想把小灰趕走,但霧妖是氣體,牠緊緊的纏住撐傘男。璽克趁機撐住透沙柏的手臂,把他拖走。

透沙柏用僅存的一點力氣抓出蜜蜂方塊,用力捏緊。

璽克往前衝了兩步,卻發現撐傘男和小灰在他正前方。他掉頭往另一個方向衝,又立刻發現撐傘男和小灰在他正前方。

璽克喘著氣,搖搖頭,這不可能。

「空間隔開了。沒辦法對外聯絡。」透沙柏頭靠在璽克肩膀上,大口吸氣,罵了一句髒話,然後說:「哪裡來的大法師?」

四周看起來明明再正常不過,與平時毫無差別的涼亭、草坪,璽克甚至可以聽到旁邊大樓裡傳來的音樂和調笑聲,但就是無法走出這個地方!

璽克把透沙柏放下,把肩膀上的骷髏鳥放在透沙柏肩膀上,往前走了五步,拉開距離。他平舉祭刀,下令:「小灰,保護透沙柏!」

纏繞著撐傘男的霧妖立刻放棄原先的目標,像是被風吹跑一樣,轉移到癱坐在地的透沙柏旁邊。

小灰一離開,璽克馬上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生命吸取力道。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某種東西扯個不停。皮膚沒有感覺到任何碰觸,身體的重心卻一直朝著撐傘男倒過去。璽克站穩腳跟,不只用肌肉站穩,也用他的靈魂站穩,阻止自己在任何一層世界裡被拉過去。

小灰仍然分了一縷輕煙在璽克旁邊打轉,沒有完全遵守命令。這個對手太危險,小灰不放心。

現存的死靈術,復活後的死者沒有人能跟生前一樣,記憶與技能通常會全都消失。因此璽克覺得對方不會殺自己。死掉的璽克就沒有價值了。

「你是誰?為什麼要找我?」璽克問撐傘男。

「我不知道,不知道。」撐傘男笑說:「我來問你問題。」

「什麼問題?」

「人生的意義是?」

璽克沒有回答。

撐傘男又問:「你的夢想是?」

璽克還是沒有回答。

撐傘男接著問:「何謂真理?」

「不要浪費時間了。」璽克說。

「三題都是這個答案嗎?」撐傘男偏了一下頭。

「我才懶得回答這些蠢問題!」璽克吼了一聲,這裡又不是心靈成長諮商室!璽克再問一次:「你到底來幹嘛的?」

「不知道。我沒有目的。」撐傘男還是笑笑的,他偏了一下頭,又點了一下頭,拉高聲音說:「啊,我想起來了,我來問你,你有沒有興趣改造世界呢?」

「改你個大頭鬼!」璽克說。

「大頭?」撐傘男又偏了一次頭。

看來撐傘男的理解力不好,璽克用更正式的方式回絕:「我沒興趣!」

璽克平舉起祭刀建構護壁,他覺得自己快要飛出去了,他設法在這同時施展另一道法術。沒有外力輔助的情況下同時施展兩個法術,這不是單純熟練就能辦到,要到熟能生巧的境地,靠著「巧」才能做到。璽克已經練到「巧」的法術不多,他選了強制睡眠術,開始唸咒。

「璽克,那是死人!」透沙柏的聲音傳來,睡眠術對死者是沒有用的!

璽克停止唸咒。撐傘男是殭屍?

「我想想,他是怎麼說的?」撐傘男頓了一下。

撐傘男點了一下頭,把手放到背後,用一種音調很慢,似乎是想表現得極為謙卑,但抑揚頓挫強烈,口氣很嗆的說話方式,說:「人類愚蠢、脆弱、而且無知,為了生存而掙扎,為了誤解而殺戮。世間再也沒有比人類更卑微,更自大的生物了。『善』的存在自初便已揭櫫,但人類卻浸淫在『惡』中無法自拔。人類貪戀著惡、迷戀著惡,吞噬一切直到連自己都深受其害。這個世界必須改變,否則人類不會醒悟,只有改變世界,『善』才能降臨。」撐傘男笑問璽克:「你聽了這些話沒有任何感覺嗎?」

「救世主又不是我的人生志願!」璽克微收下巴說:「少廢話了!你纏著我到底想幹什麼?你要纏我到什麼時候?」

「問完這三個問題我的任務就完成了,我不會再來找你了。」撐傘男說。

璽克感覺到背後有陣不含魔力波動的風吹了過來。透沙柏用法杖在空間上劃開一道開口,在他的手邊,有一道不停閃現的小閃電。透過這道裂口,聯絡訊號傳了出去,支援很快就會到!

「你的回答是沒有興趣。」撐傘男偏頭笑了一下:「我的任務完成了,對了,他是怎麼說的呢?對了,沒錯,臨走之前要說『再見』。再見!」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在璽克和撐傘男中間出現一道巨大的黑色傳送門,一整隊多達十人的魔法之手法師,穿著黑底金邊法師袍從裡面跳了出來,把法杖指著撐傘男。

現場瞬間炸開來的法術至少有二十種以上,璽克無法一一細數,只看到魔力變成了肉眼可見的紫色或藍色亮片,在空氣中亂轉。撐傘男動也不動,所有法術的結構就變成碎片,失去效果。

撐傘男的身影慢慢變淡,最後消失不見。

璽克聽到「嗡」的一聲,封閉的空間打開了。撐傘男離開了。璽克馬上跑到透沙柏旁邊蹲下,兩個魔法之手法師也跑了過來。他們用法杖在他身上點了幾下後說:「單純體力耗竭,休息過應該就會好。保險起見還是送醫吧。」

透沙柏意識清醒,只是連把手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他看著同伴,邊大口喘氣,邊說:「那是死人!他沒有活人的意識波動,也沒有心靈起伏!他可以走活人不能走的夾層世界,單純設偵測法陣抓不到他!」這就是傘上沒有殘留記憶的原因,死者沒有心靈,所以心靈法術什麼也捕捉不到。

璽克腦袋一片空白,只是憑本能把骷髏鳥放回肩上。小灰也慢慢的鑽回銀匣裡。

「從沒見過這麼像活人的殭屍。」透沙柏按著胸前說:「生命能量的高低差造成生命吸取術。這麼危險的殭屍到底是哪個死靈師做出來的?」

旁邊的法師們拿著魔話籠和準備室聯繫。連續不斷的說話聲,璽克充耳不聞。

「登記為特一級殭屍,製造者不明……」「所下指令不明,並非為了蒐集屍體而來……」「具有接近自我意志的智能表現……」

「當你凝視海膽時,海膽也正凝視著你。」

璽克混亂的腦內,莫名其妙的跑出這句話。以前都是他在做殭屍危害他人,他從沒想過,一個先天死靈師居然會要對付敵對的殭屍。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