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命中註定

 

 

 

 

 

一年前,璽克看完安派特的畢業論文,吃晚餐時,璽克一面吃味噌烤豬肉,一面思考。等到飯後吃布丁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問安派特:「我能喚醒死者是因為我是先天死靈師,我會是先天死靈師是因為我有相關的『悟性』,意思是說,我這個人本身就接近死靈師嗎?」

這彷彿是某種「命中註定」,意味著璽克的命運早就決定好了。他只能走在他有相關天賦的路上,成為他預定要成為的樣子。

安派特思考了一下,才說:「的確,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天生註定的。如果你是職業運動員,我會告訴你,開發自己的天賦是你惟一該做的事。在那個領域裡,沒有天賦就什麼都不是。但你是法師。你想當法師嗎?」

「想。」璽克說。他喜歡法師的生活,他喜歡研究那些沉悶無味的東西,他期待他能知道更多的知識。

「那麼,運動員的那一套就與你無關了。這是你的選擇。我們是法師,法師和騎士不一樣。騎士的能力通常在二十出頭的時候達到高峰,四十歲以後體能衰退,就開始倒數退休時間了。我們法師四十歲才正要成熟而已。越老的法師越厲害。那些快走不動的老法師,眨個眼的威力比年輕人唸上半天咒語強好幾倍。」

「這些我知道。」璽克說。法師需要讀書,而書是永遠也讀不完的,活越久意味著有越多時間讀書。在法師這一行,活得久的人就贏了。

「可是,如果我的悟性就是在那一方面,那我——」璽克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面對自己的天賦讓他感到焦躁,或許是因為他的天賦他不喜歡。

「悟性是會改變的。」安派特用和緩、穩重,像古鐘一樣的聲音說:「你越是在某一個領域努力,你對那一方面的悟性就越高。你知道悟性高是什麼感覺,你不需要努力到有難受的感覺,就能夠通靈,但是你的藥草悟性也很高,你在這方面沒有努力過嗎?」

「我很努力。」璽克說。剛開始的時候,他連葉子的形狀都分不太出來,後來他開始能分出葉脈的細微差異,能夠用手摸出每種植物不同的觸感。到後來,他能夠遠遠的看就知道那是什麼植物,不需要一一檢查特徵。

在累積了越來越多的努力之後,現在他聞味道就知道四周有什麼藥材,正處於什麼狀況,新鮮或是受潮發霉,有沒有切碎或乾燥他一聞就知道。這項能力是他一開始還在用眼睛辨識時完全無法想像的。

在這個過程裡他吃足了苦頭,甚至連晚上睡覺都夢到自己在看藥草圖鑑,還有大量的植物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他不可能教會剛開始的自己,如何用味道檢查藥材狀態。那時的自己沒有足以領悟這件事的悟性。可是就在努力的過程裡,不知不覺的,他就準備好了要學會這件事。

到現在,他要學會新魔藥變得越來越容易,有時候他根本就沒費多少力去學,看到就會了。要不是他還記得自己剛開始學習時有多艱辛,他可能會以為自己在這方面擁有強大的天賦。

「這是你用努力提高的悟性。反過來說,悟性如果沒有使用,也是會降低的。人類本能是有游泳能力的,但是如果一直都沒有下水使用,最後就變得不會游泳了。

「二十歲的時候,天賦的影響力大於你的努力。可是法師的時代在四十歲之後才開始,因此決定我們的價值的,是我們從出生走到現在累積的努力,不是我們的天賦。

「悟性會因為你這一路走來而改變。你的意願讓你得到了藥草的悟性。隱士葛朱奧因為生病的特殊體驗,才體會到地圖魔法的奧秘。當你選擇法師這條路的時候,在你決定靠頭腦而非體能的時候,你的選擇已經決定了在你的人生裡,努力才是最重要的。你會往哪裡努力,取決於你的意志。跟順著天賦走不同,努力如果不是出自你的選擇,你就沒有辦法做到。」

璽克想了一下,安派特的解釋引出另一個問題:「但是那種情況還是有的吧,因為沒有相關的資質,所以不可能辦到某些事。」璽克沒有舉例,因為這種事情太常見了。

安派特回答:「就算你知道有些事情你永遠辦不到,你的可能性還是無限的。因為這個世界是無限的。即使扣掉那些你已知的不可能,你依舊不會知道你將碰到什麼事情,所以會因為那些事情而改變的自己,就有無限種可能的未來。」

 

 

 

 

 

一年後的現在,在撐傘男離去之後,璽克準時把骷髏鳥送回獸欄。他發現鳥翅膀因為劇烈移動,裂開了。修補完後璽克直奔聖照之日準備室。

他看到兩個「蝙蝠」正在修改一盞巨大的水晶燈。屋內留守的騎士都不安的走來走去。

大約十一點的時候,產房開始傳來哀嚎聲。芙蘿蜜的陣痛已經到達頂點,她每哀一聲,外面的男子們就驚恐的縮一下脖子。

快十二點的時候,房內傳來小小的「呱啊——呱啊——」的哭聲。透過門板,那個聲音幾乎聽不到,但是當它出現的時候,外面的男人們一下子全都安靜下來。那個聲音刻在人類的基因裡,就算是沒聽過的人也能認得出來。

孩子出生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後,產房的門打開了,加拉葛第一個進去,璽克跟在後面。房內,莉絲娜抱著一個包在花布巾裡的小嬰兒輕輕搖晃。她小心的用手臂撐住嬰兒的整個身體和頭部。嬰兒紅紅的、小小的、皺巴巴的,皮膚嫩到好像點一下就會破。

「很健康。」莉絲娜對加拉葛笑說。

加拉葛的樣子明顯鬆了一口氣,肩膀下垂的同時,嘴角揚了起來。

璽克看到瑟連蹲在房間角落,看起來好像脫力了的樣子。璽克過去拍他的肩膀說:「第一次看生產過程的感覺如何?」

瑟連只是掩著嘴不說話。

莉絲娜把嬰兒放在芙蘿蜜床邊,璽克聽到芙蘿蜜說:「他的名字是克勞蒂雅爾.蓋咯。給他一個平民的姓氏,讓他自由選擇要走的路。」

涅國皇室的姓氏是列塞芙,蓋咯是依索倫的姓氏。這象徵著克勞蒂雅爾不是以皇族的身分誕生,而是以平民的身分誕生。這個孩子沒有皇位繼承權。

舒伊洛奴聽到這個姓氏時愣了一下,加拉葛見狀,對她說:「你似乎有點誤會,我們出去談。」

舒伊洛奴點點頭。

房內還有一個人,是一個臉上橫著好幾道疤的老頭,白色醫師袍裡面穿著一件花襯衫,是在璽克工作時抵達的醫生。他拿出兩個小玻璃瓶,走到芙蘿蜜床邊。玻璃瓶一打開,璽克就聞到裡頭的味道,知道那是什麼藥。

第一個瓶子的藥沾在手帕上,在芙蘿蜜臉旁邊晃了晃。那種藥可以提神,讓人從昏迷中醒來,雖然璽克覺得產後就讓她睡比較好,但是他沒出聲干預。

直到刀疤醫生打開第二瓶藥,要讓清醒過來的芙蘿蜜喝下去時,璽克才緊張起來。他一個箭步上前把藥奪走。

這種散發出甜香的魔藥,別號「迴光返照」,可以強迫人體恢復正常,讓瀕死的人再撐一段時間。問題是這樣對身體非常的傷,就算只是讓人從體力不支的狀況下恢復,之後也要休養好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才能把身體養好。給產婦用,這是想殺了她嗎?

「你在幹嘛?這不是補藥!」璽克怒吼。

加拉葛還沒出去,他看到這個情況,上前一步問:「藥有什麼問題嗎?」

「這是艾拉索之毒,是『迴光返照』。」璽克報上藥名。

「那沒問題。請你把藥還給殿下。」加拉葛說:「他還有接下來的行程要跑。」不能總是由加拉葛頂替,遲早會被看出來的。

璽克倒吸一口氣。為了把這個嬰兒的事保密,要做到這種地步?

「但是這樣,她不會分泌乳汁!孩子怎麼辦?」璽克說。迴光返照會強制身體回到正常狀態,那也就是沒生孩子的狀態。

莉絲娜跪在床旁邊看著嬰兒,現在抬頭說:「我會泌乳,我來當這孩子的奶媽。」分泌人類的乳汁,是媚魔能控制身體狀況辦到的事情之一。

璽克掙扎了好幾秒,這段時間加拉葛一直看著他。最後加拉葛垂下了眼簾。璽克終於把藥還給芙蘿蜜,而芙蘿蜜毫不猶豫的一口飲盡。

交出藥以後,璽克站在原地不動。刀疤老醫師走了過來,拍拍璽克的肩膀說:「年輕人,聽說我來的時候,那些備好的魔藥是你煎的?」

璽克揉揉眼睛,回答:「啊,是!」

「做的不錯,幫上忙了。」刀疤老醫師放下手,說:「早點習慣吧,人們有自己的選擇。」

璽克在芙蘿蜜的床旁邊,重重的坐下,芙蘿蜜露出笑容摸摸璽克的頭,還挺起上身親了一下璽克的額頭。

瑟連默默的走到璽克背後站著。

加拉葛又看了這個場面大約十秒,用眼神示意舒伊洛奴跟他出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