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_負負得正必有真相

 

 

 

 

璽克站在一棟廢棄的大樓前面。

這棟建築當初建到一半就因為種種意外而停工,本來應該很宏偉華麗的外牆來不及裝修,只有水泥的灰色,成排空蕩蕩的窗戶開口好像空空的眼眶,加上巨大、同樣沒裝上門板的大門,看似一隻百眼水泥怪物趴在地上張口看著來客。

地上有年輕人過來試膽留下的空零食袋、酒瓶,還有蠟燭的殘跡。璽克跨進室內,大廳地上角落滿是灰塵,但是中間的一條路經常被人踩踏,所以相對乾淨。

他在外面的柱子上看到一張告示:「徵求外場服務生,需懂惡魔語,包食宿,含寵物,待遇內洽。」

那個「內」顯然是指這棟廢建築內部。

璽克知道這裡是哪裡。

這是「坎達皮爾鬼屋」,這地方在薩拉法邑朵惡名遠播,甚至名列本洲排名前千魔域之中,也是光明之杖列管的土地之一。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徵外場服務生?

剛看到那張單子時,璽克感到可疑,但是因為那張單子有一種更可疑的特性:那張單子上有法術,需要法師的專業能力才能看到有單子||兩種可疑相加之下負負得正,璽克相信屋子裡一定有某種真相可以解釋這一切。

於是璽克走了進去。

他出來旅行有一段時間了,雖然他盡可能的節儉,但之前多了一筆對他來說不算小的額外花費,讓他的心陣陣刺痛。接下來天氣要變冷了,他不能在街頭搭帳篷,住宿費是一筆不小的開銷。雖然因為流浪過的關係,他知道很多有提供寄宿的慈善團體,但是他不想跟真正需要的人搶奪社會救濟資源,因此他打起了找地方工作的主意,就在這時看到了這張告示。

以璽克現在的樣子:衣服乾淨、人健康,也練就了無威脅性的陽光笑臉,和符合一般正常人規範的抬頭挺胸站姿,他應該可以應徵得上正常的工作,但是他就是走進來了——因為好奇。

坎達皮爾鬼屋的危險度是最低的戊級,除了試膽者自己跌倒受傷之外,不會有別的危險,但是作祟頻率是第二高的乙級:只要停留超過四小時,幾乎必定會有狀況發生!

因此這裡沒有管制出入,而成了有名的試膽勝地。

璽克沿著常有人踩的乾淨地面往前走。現在還是白天,作祟頻率應該會低一點。他在大樓裡上上下下晃了大約二十分鐘,什麼事都沒發生。他聽說某些地方的鬼怪會怕法師,有法師來就躲起來。他雖然沒穿法師袍,還是可能會從一些微小的地方,比方說他腰上的藥材包,被發現他是個法師。

璽克爬到上方的走廊。他站到矮牆邊,透過還沒裝上玻璃的鐵架往樓下的大廳看。然後他把手放在嘴邊,大喊:「請問有誰在嗎?我要應徵外場服務生!」

五秒後,在大廳中央出現了一團黑色的,不斷從外層往中心翻滾的霧。

那團霧慢慢擴大,突然散去,在本來空無一人的地方出現一個紅色細長頸大肚瓶子。那個瓶子高度大概到人的膝蓋,瓶頸微彎,有像骨頭的凸起,瓶蓋是羊頭形,握把則像是兩根細細的手臂。

璽克看了老半天才發現那不是瓶子,那是一隻形狀很像瓶子的惡魔。

那隻惡魔在身上披了一件寶藍色披風,在脖子處用黑色緞帶綁了一個小蝴蝶結。肥胖的大肚子從披風裡凸出來,從璽克的角度完全看不到他的腳和尾巴。

羊頭惡魔甩了一下脖子,抬頭往上看,長條形的羊瞳和璽克四目相對。

「啊?這不是個人類嗎?」羊頭惡魔用帶著些許惡魔腔的艾太羅語說。

「是啊。徵人公告上沒說人類不行啊。」璽克點點頭。

「正常的法師誰會應徵這種詭異的工作啊?」羊頭惡魔手叉腰,搖搖擺擺的轉身,面對璽克的方向說。

「哈哈哈,的確是呢。」璽克笑說。他間接承認了自己是個不正常的法師。

羊頭惡魔繼續說:「所以呢?你是快餓死了還是欠了一屁股債?缺乏工作技能還是沒有抗壓性?要求公司要有比你本身更強大的發展性,或是希望可以沒事幹坐領乾薪?是哪一種讓你淪落到來應徵這種工作?」

「都不是,我只是好奇。」

「喔,所以你家財萬貫,工作時蹺起二郎腿對老闆說:『我肯來這種小公司是給你面子!』還是家長大人說你不工作就不分你遺產,逼你至少在他掛點以前要找個工作充充身分證職業欄?」

「都不是。我沒錢。」璽克咧嘴笑了。這隻惡魔說話這麼直接,他還滿喜歡的。

「所以你只是個正常合理的求職者,既不妄想這份工作能讓你混吃等死就成為世界百大企業的頂級經理人,也沒有企圖矇騙老闆讓他用請天才的薪水請一個又懶又蠢連倒茶水和買便當都不肯幹,還想成為偉人的廢材。」羊頭惡魔頓了一下,說:「你該不會有什麼能夠讓世界和平的偉大計畫等待發表吧?」

「我跟你保證我從來沒想過要拯救世界,我只想拯救我自己的胃。」

「老天啊!這個時代居然還有這樣的人類!現在的小學生作文『我的夢想』不是都寫要當救世主嗎?順應全球化趨勢,人生目標必須從總統進化成全人類的王!」

「我沒讀過小學,不清楚。」璽克搖搖頭。

「我聽說他們都要當什麼『巫王』、『神聖王』、『秘術王』總之就是個跌一跤世界就會毀滅的王。」

「那是不是應該在他們跌跤以前先斬草除根,免得他們毀滅世界的時候還要麻煩救世主出面?」

「不過他們那些王好像就是救世主。」

「自己毀滅世界自己救?」

「不,我想是其中一個先毀滅世界,另一個再毀滅一次。畢竟他們一個個看起來都像是不擅長拯救世界的樣子。人總是要從擅長的事情作起嘛。」

對話方向變得很奇怪了。璽克趕緊把話題拉回來:「所以我到底要作什麼工作?」

「毀滅世——不不,這件事還是別麻煩你了,我來就好。當然不是現在啦,我們現在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比方說外場服務生之類的。」

「端盤子對吧?我作過類似的工作。」璽克說。當時他的職稱是法師助理。

「不行,你不能用『端盤子』這種直指真相的詞彙。這會讓你的客人發現你如果有選擇權就不會作這種工作,他們會發現你其實希望可以像他們一樣蹺著腳等別人來服務,這樣他們會因為不能把這一切當成理所當然而不高興。你必須讓他們以為你是滿心歡喜的在作這份工作,跟錢沒有關係,純粹是一種心靈的提升與自我成長。」羊頭惡魔舉起一根食指搖了搖:「你要把它說成是『為了高雅的客人獻上由食之藝術家精心製作的饗宴,以促成全人類的幸福與和平』。」

璽克上半身靠在牆的上緣,手臂交疊放在牆的頂端。他不像奈莫那麼擅長和惡魔說話。他只知道幾件事:惡魔沒有「反省」這種概念,「自私」在他們的文化裡是種美德。他們還有個人類沒有的概念叫「阿塔塔莫普普」,直譯好像是「偽善去死」或「小人就要真小人」之類的。因為人類真的沒有這種概念,所以也找不到適當的翻譯,不管怎麼用文字形容一定都有偏差。

作為人類最無法理解的是,在「阿塔塔莫普普」裡,許多人類視為美德的概念,像「包容、愛、原諒、分享」等等是最被尊崇的阿塔塔莫普普,但同樣的概念,變成行為時卻是最令惡魔生厭的阿塔塔莫普普,裡頭的分界十分微妙。

奈莫應該知道阿塔塔莫普普的真正涵意,不過璽克無法理解。就像奈莫也無法理解妖魔對其他生物的看法,而璽克很輕易的就搞懂了。

明明沒有風,羊頭惡魔的披風卻揚起,底下露出一對小小短短的亮紫色羽毛翅膀跟羊尾巴,他拍拍那對和身體相比過小的翅膀,違反物理學的飛到璽克前面,還作出鳥類只有蜂鳥能辦到的定點滯空動作。

「我看看。」羊頭惡魔上上下下的打量璽克:「以人類而言瘦了點,眼睛凸了點。不過我不在乎。你惡魔語說得好嗎?這年頭很多跑去垛洲過的年輕法師,好像覺得惡魔語不時髦,都喜歡說自己無法和惡魔溝通。明明我們偷罵他們,他們都聽得懂。」

從垛畢羅噩洲來本洲的傳教士聲稱,本洲的惡魔跟那邊的魔鬼是同一種存在,也這樣跟垛洲人說,所以去垛洲留學,學了那邊那一套思想的法師,有不少人認為跟惡魔交談就是當魔鬼的奴隸,回來就譴責自己的同胞。

羊頭惡魔用惡魔語說:「你懂得這些嗎:彼之惡為此輩之善,惟民族興亡為尊。去彼弱耗,存此強衍,則足治眾界懵懂之民。」

竟然考惡魔古代文言文經典!璽克還以為只要會日常會話就夠了。但這考不倒他的,他可是非常認真學習的人!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