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惡魔的考驗

 

 

 

 

 

璽克當場翻譯成白話惡魔語:「他人討厭的事情可能是對我們有利的,只有我們民族整體的發展能夠作為好壞的判斷依據。將弱小而只會損耗資源的事物排除掉,只留下強大的、能夠有所貢獻的事物,照這樣去作,就能夠統治所有不懂得這個道理的其他民族。」

羊頭惡魔又說:「真智無絕對善,無絕對惡,惟定乎繩墨。真識破彼不為常名之名,破彼倒反常名之名,得其真名。」

璽克翻譯:「真正的智慧不會說一件事永遠是對的,也不會說一件事永遠是錯的,要依照衡量的基準去判斷。真正的認識能夠看透那些名不符實的東西,能夠看穿那些跟原始意義相反,扭曲了原意的假託定義,這樣才是真的認識了事物本來的樣子。」

羊頭惡魔再說:「其棄真智而無真識者,棄職者也。吾輩之職,存於善惡虛實間,勵精以過諸偽障。棄其職者,助偽為障者也!」

璽克再翻譯:「放棄追求真正的智慧和認識的人,是放棄自己天生的職責。我們的職責存在於善與惡、真實與虛幻之間。努力變強以破壞『偽』所形成的障礙——」璽克停了下來。這個字很難譯。惡魔語的「偽」有非常深刻的意涵。「偽」是惡魔價值觀裡所有「不好的」東西的集合,璽克無法簡單的翻譯它。而且在惡魔的思想裡,「偽」跟「虛」是徹底無關的兩回事。對他們來說,「偽」是一種紮紮實實確實存在的某物。

羊頭惡魔笑了起來,表情非常不像羊:「表現不錯。以人類來說你很厲害了。」

羊頭惡魔飛近璽克。璽克後退一步,離開牆邊,羊頭惡魔就停在牆上。落下時羊頭惡魔下半身全部的肉都往下垂了一下,再彈回圓圓的瓶肚形狀。

羊頭惡魔抬了抬下巴:「小子們,來看看這個人類適不適合當我們的兄弟!」

本來大廳正上方的透明天花板有陽光穿進來,照亮室內空間。在羊頭惡魔一聲令下後,光突然就消失了,室內變得像是沒開燈的晚上。璽克的眼睛一下子適應不過來,什麼都看不到。他本能的繃緊身體,把注意力集中在耳朵和皮膚上,準備應付從黑暗中發出的攻擊。

結果他卻聽見稍遠的地方有人類的尖叫聲。璽克把頭轉往聲音來向,在上到二樓的樓梯口那裡,黑暗稍微散開,露出被一支蠟燭照亮的區域。

那裡有一男一女一對情侶,看似大學生,穿著衣食無憂年輕人喜歡的潮牌便裝,上頭畫著猙獰的鬼面和魔鬼剪影。女的抱在男的身上,男的一手拿著插著蠟燭的小碟子,另一手放在女的臀上。

女的尖叫:「好可怕喔!」

男的呼喊:「別怕,有我在!」

璽克仔細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嚇到他們。蠟燭的光照亮了兩張臉孔,包圍著那對男女:一張是老鼠的臉,大概跟熊的頭差不多大。門牙特長而且長得歪歪的,鼠鬚呈閃電狀怒張。一張是又大又黑還油光閃亮的家庭內常見害蟲,尺寸同樣放大,鞭子般的長鬚甩來甩去。

按理來說,被巨大化了的這兩種生物盯著看,應該滿可怕的,就算沒有實際威脅也有巨大的心理壓力。不過這兩張臉作得相當粗糙,老鼠頭看起來像是盞紙糊的燈籠,眼睛是黑色塑膠鈕扣,牙齒是厚紙板,鬍鬚是鐵絲。家庭害蟲的頭看起來是報紙捏成球狀再用廣告顏料上色,乾了以後上一層亮光漆,然後再插上兩根電線充當長鬚。雖然蠟燭的光源不夠亮,但是璽克站在十公尺外都能看出來這兩張臉是假的,那對男女不可能看不出來吧。

女的尖叫:「人家最怕這兩種東西了,快保護人家!」

男的呼喊:「不管那是什麼猛獸,我一定會保護妳的!」

璽克突然有種非常不高興的感覺。

眼前這對在紙糊的「猛獸」面前假驚恐之名行卿卿我我之實的小情侶,他們對這裡有惡魔,還有法師在黑暗中盯著他們看這些事情渾然不覺,也不覺得有必要去注意。相較之下,璽克在陷入黑暗時立刻提高警覺,深恐有什麼東西藉機攻擊他。

這種毫無戒心的和平笨蛋,讓璽克非常想讓他們吃點苦頭!

璽克兩手在空中一撈,作出把水掬起的動作,再往小情侶的方向推過去。一道異常寒冷的氣流從他們腳邊鑽過。璽克看到他們表情變了,於是他更進一步。這次他在心裡仔細描繪幻象的樣貌,先造出一顆彈性十足的魔法氣泡,把幻象套在外面,再投向那對情侶。最後把小情侶畫進一塊隔音區裡。

璽克施完平常的隔音術,又把祭刀拔出來加上第二層,再用現代魔法的高段技巧搭上第三層,最後用實驗室等級的複雜魔法,唸咒出聲(這時候小情侶已經聽不到他的聲音了),徹底把那對小情侶和外界的聲音隔絕開來。

對那對小情侶來說,他們聽不到外面人車的聲音,但他們並沒有注意到,等到他們的心跳聲在寂靜中慢慢放大,他們才開始感覺不對勁。

幻象氣球慢慢漂浮。因為氣泡有重量,它以很慢的速度下墜,碰到地面再彈起,不斷重複這個動作,彷彿是有意識的移動。在小情侶的緊張情緒升到最高時,幻象氣球飄進燭光的範圍內。那層幻象是璽克統整了他對恐怖片的各種印象製造而成,不但有著蟲類在皮膚下游走的浮凸,還有不用錢的大量鮮血,搖搖欲墜的肉塊和金屬穿刺物。

小情侶一同發出真正驚恐的尖叫。那是用全身力氣發出,完全無法顧及形象的尖銳慘叫。男的立刻朝向門口拔腿狂奔,女的一下子失去依靠,在地上跌了一跤才爬起來追上去。

在聽到女人跌倒的聲音時,男人有點回過神來,停下腳步準備回頭扶女友,卻看到羊頭惡魔的臉出現在他前面三十公分處,噘起嘴吹熄他手中的蠟燭。

第二波極品尖叫響徹屋內。

璽克在黑暗中笑了。

羊頭惡魔目送那兩人跌跌撞撞的逃出屋外,帶著一身瘀青回到陽光下。之後羊頭惡魔飛回到璽克旁邊,對璽克說:「你錄取了。」

陽光再次照亮室內,璽克看到那兩張假臉左搖右晃的走了過來。假臉掀開來,裡頭有兩隻長得像是皮包骨的老鼠,用後腳站立的小惡魔。他們身高大約四十公分,跟一般老鼠不同的是,他們有兩個巨大、直立的三角形耳朵,尾巴是鮮紅色的,而且最末端的毛特別長,背部還有一條剛毛沿著脊椎生長。

其實璽克覺得,這兩個小傢伙不要戴假面,直接撲上去在那對情侶身上亂爬,效果還比較好。

羊頭惡魔說:「這兩個小不點是本館的警衛,髒髒和臭臭。他們負責趕走不消費的客人。」

「你們好,我是璽克。」璽克對兩隻小不點警衛點頭。小不點們用筷子般細瘦的手抓著假面具揮舞,在他腳邊轉來轉去。

羊頭惡魔拍拍小翅膀,從璽克旁邊飛過:「我是老大颯米浩特,以後也是你的老大。跟我來,我帶你看看店裡……」

璽克注意自己的落腳處,小心的避開小警衛,跟著羊頭惡魔走。

羊頭惡魔帶著璽克下到一樓。在大廳中間有四個空著的雕像基座。羊頭惡魔帶著璽克在基座中間繞來繞去。璽克感覺到自己穿過了一層又一層看不到的法術薄膜。羊頭惡魔在基座中打轉的路線和方向都是有意義的,這裡有類似「回頭式傳送門」的法術結構,只有照這樣走,才能抵達目的地。

轉了一陣子後,羊頭惡魔帶著璽克走向往地下室的樓梯。他在樓梯前停步,繃緊脖子,用低沉的聲音說:「下去之後千萬不要回頭看。」他那凝重的語氣,彷彿璽克一旦回頭看,就會變成石像。

璽克點點頭,然後跟著羊頭惡魔往下走了兩階,立刻回頭看。

單調灰暗的室內一下子爆出無數色彩。掛在天花板下的彩帶、一面面鮮艷的招牌、櫛比鱗次的帆布棚架、閃亮的金屬桌和滿載商品的推車憑空出現,占據了樓上樓下每個地方,只留下狹窄的走道。地上的塵土和垃圾通通消失,出現柔軟的暗褐色地毯。二樓牆邊全是布旗,上頭寫著各種特價活動和商店名稱。

四個基座上現在都放著東西:一尊等比例的牛頭人身惡魔石像;一個比人還高的花瓶,外面畫著地獄繪圖,裡頭種著一株大到能吃下一條狗的食鼠花;一個看似傳送門,上面掛著惡魔語「垃圾投入口」牌子的拱門;一顆飄在半空中的大型地球儀,上面有一些紅色和藍色的星星符號。

一大堆惡魔在那些攤位中間,有的在叫賣有的在採購,樓上樓下加起來應該有上百隻。硫磺味和魔界特產的味道混在一起,取代原先的灰塵味。

本來很安靜的屋內一下子變得鬧哄哄的,都是惡魔語的說話和喊叫聲。這裡竟然藏著一個魔界市集!

璽克定睛一看,幾乎每家店都貼著「徵人告示」,這就是羊頭惡魔叫璽克別轉頭的原因。

羊頭惡魔發現璽克沒聽話,撲上來抱住璽克的腳,用柔軟溫熱的肚肉壓在他小腿上:「討厭!不要看那邊啦。」

璽克點點頭,看來他的店很缺人啊。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