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惡魔燒烤

 

 

 

 

 

隔天璽克巡邏店裡,看看在沒客人的情況下,還有什麼他能作的事。

店面雖然毫不起眼,但很乾淨。璽克不懂為什麼外面滿是惡魔,卻沒半個人進來吃飯。他仔細觀察人群,發現那些惡魔看都不看這裡。連那些眼睛很多的也一樣。一經過這間店前面,長著眼睛的觸手就往別處轉。

他走進廚房想看看餐點正不正常。雖然他不吃惡魔的東西,至少還有點相關知識。要是他們作出來給惡魔吃的餐點,糟糕到就像是給人類吃甘蔗皮那種程度,他應該看得出來。

璽克看到廚師尼樂特打開一個桶狀的大爐子,在底下生火。那個爐子很大,可能是用廢棄汽油桶改裝的,外面還糊上了泥巴保溫。讓璽克感到奇怪的是,尼樂特正拿著一本筆記本,忙著把上面的咒語寫到桶子外面。那些文字是魔界方言,璽克看不懂。

尼樂特寫完以後就慢慢的爬走了。璽克站在那裡看咒語。咒語還寫到了桶子裡,於是璽克不知不覺的越看越靠近桶子,熱風都吹到臉上了。

就在璽克看得入神的時候,突然背上有什麼東西重重的撞了上來!璽克整個人往前撲,他及時把手張開撐在高溫桶緣上,不然就會跌進桶子裡。手掌的劇痛導致璽克像受傷的魔獸一樣,頓時暴怒,轉身抓住撞他的東西就往桶裡塞。

在他轉身,抓住那個軟軟熱熱的東西,拉到身前的瞬間,他和那東西四目相對。颯米浩特眨巴著黑而深邃的眼睛,耳朵微微下壓,露出一個既像人類又像人類最好朋友狗狗的抱歉神情。

璽克不吃這一套,特別是使出這一套的傢伙還是個惡魔。他把老闆塞進桶裡,關上爐門,上鎖。

桶子裡傳來尖叫聲:「好燙!好燙啊!」

璽克充耳不聞。惡魔不怕火和高溫,不必手下留情。璽克打量著門上的鎖。不知道這個爐子是不是平常就有被拿來烤活物,居然有這種防止裡面東西跑出來的裝置。

「燒起來了!開門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颯米浩特還在尖叫,而且越來越淒厲。

「你想殺我?對不對?」站在高溫爐子旁邊讓璽克感覺有點渴了。他拿起店裡的水壺倒水喝。惡魔喝的水和人類是一樣的。

「非常的對不起!開門啊!」

雖然這不是璽克第一次碰到想殺他的老闆,不過之前那位人類可沒這麼直接。璽克靠在工作桌旁邊,喝了一口水,問:「你殺我幹嘛?有什麼好處嗎?」

颯米浩特開始敲打桶子,聽起來像是有用身體去撞門。不過這個桶子可能真的是燒烤活物用的,動也不動。颯米浩特尖叫:「這間店被詛咒了,獻上個服務生應該會好一點!快開門!真的燒起來了!要燒光了!好痛好痛,痛痛痛!」

詛咒是指客人都不看這邊這件事嗎?所以桶上的咒語是一種儀式?這傢伙雇用璽克根本就是想雇來當祭品的吧?

颯米浩特又是尖叫、又是喘氣,聽起來好像快死了。璽克開始有點擔心這隻惡魔該不會跟常識不一樣,這隻會怕火?

這段時間裡爐子的溫度更高了,璽克用兩柄木鏟子打開鎖,颯米浩特立刻跳了出來。他沒有燒起來,只是全身變得更紅了,還會冒煙。他趴在地上,手中抓著一小條黑黑焦焦的布條。璽克這才發現他的披風不見了。

「燒掉了!可憐的披風先生!」颯米浩特哀嚎:「你一定覺得很燙、很痛吧!」

璽克懶得理他。三十秒後颯米浩特自己打開櫃子又拉了一條同樣的披風出來穿上,遮住他的大屁股。

「你覺得客人不上門是詛咒的關係?」璽克把杯子洗好放好,回頭問颯米浩特。

「還能有別的理由嗎?我們食物好吃、店面漂亮、位置又好!現在還有優秀的服務!」颯米浩特說。他說的那些優點並非全部屬實,最後一項還未經檢驗——根本沒有機會檢驗。

璽克還在思考自己該如何回應這麼誇張的言論,這時他聽到外面有客人進門的叮叮聲,於是拿了菜單就走出去。

有一隻牛頭惡魔占據了店裡最大的八人座。他長得跟外面的雕像很像,但是比例完全不同。這隻惡魔的頭身比接近一比一,寬肩窄臀,身體接近鑽石形,全身跟颯米浩特一樣是誇張的鮮紅色,脖子四周有獅子般的鬃毛,背上長著小小的蝙蝠翅膀。他沒穿披風,脖子上戴著綁上黃緞帶的牛鈴,瞳孔是貓瞳。

他的身高只到璽克大腿,這點也和雕像完全不同。

牛頭惡魔嘴角挑起,昂起下巴用眼角餘光看璽克,並把一雙小小的牛蹄放到桌面上。

璽克拿著菜單和水杯上前,腦袋裡努力想著之前羊頭惡魔是怎麼訓練他的:「本店現在正在優惠期間,商業午餐——」

璽克話還沒說完,牛頭惡魔已經一推把桌上的水杯弄倒,水流滿桌面,又滴到地上。

璽克把菜單打開來放在客人前面,桌面乾燥的區域,轉身要拿抹布和拖把,結果牛頭惡魔大喝一聲:「這就是你們待客的方式嗎?」

璽克停下腳步,深深的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免得他拿牛頭惡魔去擦地板。

牛頭惡魔繼續說個不停:「你難道不知道現在人類世界流行『以客為尊』?不管客人是不付錢還是摔盤子,就算是偷摸服務生大腿也不可以生氣,客人就是大爺?像你這麼時髦的人一定知道!」

璽克轉身面對牛頭惡魔,用艾太羅語說:「所謂的以客為尊不過是老闆壓榨員工的其中一種方式,還有客人耍賴用的藉口,偷摸服務生大腿除了某些特別的店以外,都是要直接扭送警局的!」

「咦?你很熟地球嗎?」牛頭惡魔驚訝的眨眼:「你的人類語好流利。」

「我是人。」璽克用惡魔語說,他趕緊更正:「我是人類。」「人」是所有種族對自己種族的稱呼。惡魔會覺得惡魔語的「人」就是惡魔的意思,精靈會覺得精靈語的「人」就是精靈的意思,人類會覺得人類語的「人」是人類的意思。對於心胸比較寬廣,比較不在乎種族的人來說,也可以延伸到任何能夠溝通的智慧生物身上。

牛頭惡魔掀起嘴皮,這個表情看起來有點像駱駝,他坐正對著廚房大喊:「颯米浩特,你怎麼找個這麼像人類的人來打工?」

羊頭惡魔颯米浩特在廚房門口露出半個腦袋,身體藏起來,一副牛頭惡魔在問他內褲尺寸的表情。

「颯米浩特,你為什麼不從那個地方出來?」牛頭惡魔問出璽克很想問的話。

「外出披風燒掉了,現在這件是睡衣,不能見客。」颯米浩特說。

璽克看不出來那兩件披風有什麼差別。他說:「睡衣如果跟外出服一樣就可以穿出來!」璽克自己就常穿外出服睡覺。

「地球是這樣的嗎?為什麼我們聽說穿著睡衣的時候只能給情人看?」

「那是性感睡衣,不是指一般睡衣。」璽克說。如果是裸女穿著披風或許算性感睡衣吧,但大肚子惡魔穿披風一點也不性感。

颯米浩特走了出來,站在廚房門口,似乎有意和牛頭惡魔保持距離。

颯米浩特說:「我規規矩矩的張貼徵人布告,他上門應徵,就這樣。」

「你難道忘了這裡和光明之杖的協議嗎?」牛頭惡魔坐正說。

「雇用太像人類的惡魔會怎樣嗎?」璽克站在牛頭惡魔旁邊,低頭問。牛頭惡魔把他當成一個偽裝得很好的惡魔。

「這裡是『異界勞工職前訓練站』。難以適應人類社會的人就到這裡來打工,慢慢教他人類社會的規矩。你雇用一個已經非常人類化的人,就失去設立特區的意義了!」牛頭惡魔說得慷慨激昂,還用拳頭敲桌面。

璽克注意到他的另一隻手放在桌子下面,就蹲下來看桌面下,結果看到牛頭惡魔正用牛蹄在桌面下刻畫驅逐客人的法陣。這個法陣還附有隱藏功能,一畫完就會消失,但是效力會持續。

颯米浩特是對的,這間店被詛咒了。

璽克蹲在地上,冷眼抬頭看牛頭惡魔,牛頭惡魔知道璽克看見了什麼,「嘿嘿嘿」的擠出一陣乾笑。

璽克拎起牛頭惡魔,帶進廚房,扔進還在燃燒的桶爐裡,關爐門,上鎖。

璽克毫不意外的聽見牛頭惡魔在裡面慘叫。

「老大,燒掉下咒的人詛咒是不是就會解除?」璽克手叉胸前,平靜的看著爐子說。

颯米浩特走過來,一樣手叉胸前看著爐子:「不知道,應該多少有點幫助吧。」

廚師尼樂特抱著一堆木炭進來,推進桶爐底下的火堆裡。

璽克又聽見客人進門的叮叮聲,他走出去說:「歡迎光臨——」隨即愣住。

燒烤牛頭惡魔不過兩分鐘時間,店裡竟然進來了五組合計十三位客人!

他急忙分送水杯和菜單。點菜的時候,一隻臉像食蟻獸,穿著鐵甲的惡魔問璽克:「店裡傳出好誘人的慘叫聲,那是什麼菜?」

璽克側耳傾聽。牛頭惡魔的尖叫聲音域相當高,卻十分渾厚,一會兒高一會低,像走在群山的稜線上,加上隔著桶子,聲音模糊產生距離感,竟然有種壯闊的感覺。璽克回答:「那個貨源不穩,所以不賣喔。」

隔壁桌一隻背後長著八隻昆蟲爪,臉像是挖了三個洞的玻璃珠的惡魔,聞聲大吼:「阿烏達特(我)就是想吃那個才進來的!」

颯米浩特冒出來在璽克旁邊說:「我們有更好的食物,比方說這個『蠍醬烈果佐焦電蜥蜴尾』、『海泥半腐熔岩豬拌人類油膏』都很好吃!」

璽克裝作沒發現食材裡疑似有人類成分。

要是人類的話,把別的菜當成燒烤牛頭惡魔端上來就能了事,颯米浩特卻沒這麼作。這似乎是惡魔的道德觀不能接受的事情。

「阿烏達特就是要吃那個!」玻璃臉惡魔阿烏達特怒吼。

颯米浩特用披風掩面哭了起來:「那是我哥哥!」

璽克驚訝到手裡的菜單都掉了。他是說真的還是假的?惡魔同族長相差這麼多?

客人們聽了,那些臉部肌肉能露出表情的,紛紛露出同情的樣子,彷彿在哀悼颯米浩特失去了(煮了)哥哥,但他們說出口的卻是:「那你還是自己吃吧,哥哥不多。」

颯米浩特用披風擤鼻涕:「感謝各位!」

璽克走到廚房裡去,當著尼樂特的面,在乾淨的水槽裡放滿水,彎腰把頭浸下去三秒鐘。他抬起頭的時候,尼樂特把一條乾淨的抹布扔到他頭上吸水,他就頂著抹布出去繼續工作。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