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追蹤璽克,搭火車

 

 

 

 

奈莫、瑟連和舒伊洛奴買票上了火車。他們買的三張票,兩張在走道同一側並肩,另一個人在走道另一邊,旁邊靠窗的位子是別人的,還沒有人坐。舒伊洛奴抓住瑟連的袖子,把他按往靠走道的位子,自己再鑽進去坐靠窗的位子。這樣一來奈莫就只能坐走道另一邊,跟舒伊洛奴中間隔了個很大的瑟連。

奈莫就座後,隔著瑟連對舒伊洛奴說:「我知道妳不想和不認識的人坐,但是表現得這麼明顯我會很介意!」

「不,我是不想和你坐。」舒伊洛奴眨眨眼,故意這麼說。

「我要跟妳爸告狀,說妳拖走瑟連逼他和妳一起坐。」

「等我和他解釋完現場狀況,會遭殃的人是你。」舒伊洛奴輕笑說。

奈莫噘嘴裝出不高興的樣子,逗得舒伊洛奴笑個不停。

其他乘客紛紛就座,火車啟動,慢慢加速。

火車小姐推著推車在走道上賣零食和便當。奈莫和舒伊洛奴各買了一個便當,瑟連買了兩個。

吃飽以後舒伊洛奴問奈莫:「你知道璽克可能在哪下車嗎?」

奈莫手上拿著旅遊情報:「我正在看沿線哪裡有好吃的。」

「是你自己想吃還是他可能會想吃?」舒伊洛奴問。

「我自己想吃。」奈莫故意這麼回答。

這下換舒伊洛奴裝出生氣的樣子,扁嘴瞪奈莫。奈莫無聲的笑。

「出發前的占卜說我可以輕易找到他,所以一定會有顯眼的線索。」奈莫聳聳肩,繼續看美食情報。

瑟連拿起上車前買的報紙,上面寫著因為戰事開打的關係,國際股價暴跌,但是軍需相關的股票大漲。藹彌彌麥國總理公開表示:為了民主與人權的普世價值,垛洲諸國確實有必要派兵到涅庫卡密納,協助弗哈克皇帝對抗國內的反民主主義者。弗哈克政權是涅國與國際接軌的惟一希望,不能讓他毀在反民主主義者手裡。

瑟連還記得班納圖把那個總理形容成一隻木山獼猴。那是本國木山地區的保育類動物。因為是保育類,人類政府規定殺牠是犯法的,所以他們肆無忌憚的闖入人類生活範圍搶劫食物,甚至跳到人類身上導致多人受傷。其實人類認真起來的話,不出幾年就能讓木山獼猴絕種,但他們卻認為人類怕他們。

班納圖是這麼說的:「我看連藹國人自己都想宰了他!」這回,是國盟會在保育「木山獼猴」。

瑟連翻到下一版,把這件事拋出腦外,國際角力太難懂,戰爭有太多似是而非的藉口,他向來不怎麼思考這一塊。他只要知道現在在涅國,有很多跟政治根本沾不上邊的人遭弗哈克和垛洲的聯軍殺害,就足夠他對這件事下判斷了。

奈莫問舒伊洛奴:「妳想吃雞腳凍嗎?」

由於艾太羅語的「你、妳」讀音完全一樣。聽的人除非觀察他們之間的互動,否則無法光靠這個音判斷,奈莫是在和瑟連還是舒伊洛奴說話。

舒伊洛奴沒有回答奈莫,她正朝著窗外張望。瑟連回答了:「可以考慮寄一箱回團裡去。」飢餓的騎士會迅速將所有食物吞噬殆盡。

火車停了一陣子,很多人下車,又上來不少乘客。火車再次開動。

「雞腳凍這種纖細的食物才不適合男人吃。」奈莫說。他完全忽略了自己就是個男人。

「那是平民食物,不可以性別歧視。」瑟連說。他完全忽略了自己算不上平民。

奈莫用一根食指指著瑟連說:「你真的知道吞下肚的食物是什麼味道嗎?我看你吞東西的樣子都覺得你在糟蹋滷排骨阿姨的用心!」火車便當的主菜是廣受歡迎的滷排骨。

「不可以性別歧視,世界上一定有滷排骨叔叔的!」瑟連完全搞錯奈莫的重點,可能是故意的,不過看不出來。

「雞腳凍這種食物是要仔細品嘗的,只求吃飽的傢伙沒有資格吃!」

「有沒有資格是由雞腳凍老闆決定的!」

剛剛才上車,坐在奈莫旁邊的婆婆拍了拍奈莫的肩膀:「年輕人,你們雞腳凍不夠吃嗎?婆婆這裡有滷雞爪,給你們解解饞。下次買多一點吧,就不用這樣吵了。」

無法違抗長輩的好意,奈莫跟瑟連的嘴各被一隻滷雞爪堵住了。瑟連這次很仔細的慢慢吃。

奈莫吃完以後還和隔壁的婆婆聊天:「我們是出來找朋友的。」

「喔——」

「我們跟他是在他打工的咖啡店裡認識的。他雖然學歷不高可是很上進,在大學裡的咖啡店打工,順便用學校的圖書館自修。他爸媽跟他長得一點也不像,個性也不像。他會謹慎用錢,注意理財,他爸媽卻每天賭博喝酒。小時候還會虐打他,是他長大以後,能還手了才停止。之前他找到了高等法術公司的一般技術員工作,正要去赴任,結果妳知道發生什麼事嗎?」奈莫露出哀戚的表情。

「怎、怎麼了?」婆婆睜大眼問。

「警察找上他父母,他這才知道他不是他爸媽親生的。他爸媽以前在大公司工作的時候,老闆因為他們老是偷懶,拒絕讓他們預支薪水,他們就綁架老闆的兒子勒贖。老闆付了贖金,他們卻沒把孩子還回去。那個孩子就是他!」

「這真是太過分了!」婆婆說。

「就是啊!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原來的爸爸已經過世了,媽媽帶著改嫁的弟妹們不希望他回來搶遺產,要求他放棄,甚至還派打手來找他。我們幾個幫他搞定了這件事,可是他也被那些人傷透了心,就收拾簡單的行李跑去旅行了。我們正在追蹤他的路線。」

「希望你們可以順利找到他。」婆婆誠懇的說。

「謝謝。」奈莫認真的點頭,他拿出璽克的照片給婆婆看:「如果妳有看過他的話——」

那一天,婆婆跟平常一樣,搭上這班火車準備去看孫子。她看著窗外的大型海報,上面的代言男星賣弄著像毒菇一樣的笑容,露出要女孩子為他瘋狂的笑臉。婆婆在心裡搖了搖頭。這個時代的男星實在入不了她的眼。這些男人看起來都太「奶油」了,不但如此,唱歌跳舞時還給她一種自戀的感覺,完全不像個好男兒。就在這時候,婆婆看到了坐在走道對面的璽克。婆婆眼睛一亮。看這個沉穩的氣質、從容的姿態,他不會依賴女性的奉獻,也不會仗著自己帥欺凌女性,總是默默的作事而不邀功,這才是她記憶中的真男人!她牢牢的記住了璽克。

奈莫話還沒說完,婆婆就趕緊說:「有,我記得他!之前我也是坐這班火車去看我孫子——我每兩週去看他們一次——他跟我一起下車的!原來他發生過那種事喔,難怪他看起來好悲傷的樣子,在吃雞蛋糕。我還在想他是不是失去了什麼東西。」

璽克悲傷的原因應該是雞蛋糕快吃完了,不過奈莫沒有說破。因為璽克真的很奇怪,他們再次找到璽克的去向。

 

 

 

 

接近關店時間,客人都離開以後,牛頭惡魔總算被從爐子裡放出來。颯米浩特本來打算就這樣把這個爐子(連同裡面的牛頭惡魔)當成鎮店之寶,但是璽克聽這持續好幾小時的尖叫聽到開始頭痛了,直接把颯米浩特踹出廚房,然後就釋放了牛頭惡魔。

剛出爐的牛頭惡魔發出高溫紅光,手裡拿著牛鈴,緞帶已經被燒光了。璽克拿一鍋水倒在他身上,一下子冒出大量蒸氣。

牛頭惡魔哭號著:「你竟敢燒死緞帶先生!我一定會報仇的!」

惡魔的報復宣言聽聽就好。他在黑暗學院裡早聽到爛了,從來也沒實現過。「報仇」對惡魔來說不過是個語助詞。

璽克拿大夾子把牛頭惡魔夾起來放進垃圾桶,然後走到一樓對著垃圾拱門一倒,再回去找颯米浩特。

颯米浩特還趴在店內,披風上有璽克的鞋印。璽克發現這些惡魔被毆打推擠之後,不喊痛哭鬧一陣是不會起來的。於是他坐在旁邊,等颯米浩特抱怨完璽克那一腳有多重,他的腰椎又有多脆弱(據颯米浩特說已經斷成兩截了),才和颯米浩特說話。

「我可以下班了嗎?」

颯米浩特說:「你應該要說:雖然我真的還很想工作,而且這個工作讓我學到很多東西,我非常捨不得離開這個位子,感覺下班根本就是浪費生命,但是我沒有辦法必須下班了。」

璽克目光往上飄,努力回憶這一長串說詞:「雖然我真的——呃,再來忘了。」對他來說這些根本都是廢話。篇幅超過這些話十倍的咒語和魔藥配方他可以背得起來,廢話他無能為力。於是璽克說:「我要下班了。」

「好啦好啦,去吧。」颯米浩特揮揮手。

璽克伸出手:「薪水。」

颯米浩特瞪大了眼:「有那種東西嗎?」

「有。」璽克手伸得更長了,他笑著勒住颯米浩特。

 

 

 

 

拿到薪水後,璽克牽著巨狂號去散步。

對坎達皮爾鬼屋周遭的人類居民來說,這地方不過是個普通的觀光景點,沒什麼好怕的。他們住在這裡很多年了,從來也沒被鬼或惡魔嚇過。這裡的商店營業到很晚,而且沒有人擔心會收到非人類世界的貨幣。

璽克牽著巨狂號從居民門前走過。他洗過巨狂號,也為牠梳了毛,多少恢復了些彩虹光輝,居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