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惡魔的強弱對待

 

 

 

 

璽克把巨狂號的牽繩綁在電線杆上,走進人類開的茶館裡休息一下。茶館就開在道路旁邊,有竹子作的圍籬隔開座位和馬路。璽克坐在靠馬路的位子上,靠近巨狂號以便照顧。

巨狂號嗚嗚低鳴幾聲,在璽克買完飲料回座之後,牠坐下來,開始用後腳抓自己的肩膀。彩虹色的毛不斷飛到璽克的茶杯裡,他撿出來後照喝不誤。

在他坐了十分鐘後,店裡又來了一個客人。那個客人有一頭鮮血般的紅色長髮,柔軟的披在肩上,一對罕見的金色眼睛,雖是男人卻有一張尖尖的小臉。膚色白而透紅,穿著一件灰色無袖,蓋住大腿的極簡風格高領長版上衣,中間有條長長的拉鍊。下半身穿著同色的長褲和草編涼鞋。從露出的手臂來看,他雖然不是武將,但至少運動量也很足,肌肉線條相當優美。那雙涼鞋跟他其他的裝扮不搭,似乎是一身酷酷的時尚卻猛然回到了鄉村,還吆喝著趕牛。於是璽克仔細看,發現他的腳指甲是狗那種爪子,一根根從指尖長出來向下彎,而不是人類的片狀。

發現一個奇怪之處,讓璽克更加專注的觀察這個人,結果璽克發現這個人的眼睛變成貓瞳,他更仔細看,那個人頭上冒出了本來沒有的一對牛角。

老闆的表情沒變,一面整理杯盤一面偷瞄巨狂號。這個剛進來的客人在一般人類眼裡沒有任何問題。

璽克發現這個客人的頭髮裡卡著一根綠色,根部是紫色的小草。那是他們店裡灑在「奸笑果螳螂頭醬油滷尖牙羊爪」上的裝飾香菜。因為大部分都不會被吃掉,所以先進了垃圾桶,再跟牛頭惡魔一起進了垃圾拱門。

璽克非常仔細的看著那個人,那個人也衝著他看。突然,那個人的身影急速縮小,嘴凸了出來,外衣變成一條灰色緞帶,隙住脖子上憑空冒出的牛鈴。那個人變成了牛頭惡魔。

璽克揉揉眼睛,再看時他又變回了原先那個紅髮男人,沒有角,也沒有貓瞳,連腳指甲都是人類的。

那個人買了一盤炸花枝丸,在璽克對面斜斜的坐了下來,他的手掛在扶手上,瞇眼看璽克:「原來你真的是人類啊。」

璽克聳肩,沒說話。他確定了,這人就是牛頭惡魔。

要是以前剛開始工作的璽克,他應該什麼都不會問,默默的工作就好。不過歷經多次職場崩潰事件,他現在知道了,任何異常狀況(老闆遲發薪水、派律師跟你說話,或是開始強調工作的價值在於成長而非薪水等等)都要主動關注,那是將會發生嚴重危機的警訊。

「你為什麼要詛咒颯米浩特的店?」璽克問。

「因為我很想這麼作。」牛頭惡魔說。惡魔式標準答案。假如惡魔因為主人吃掉了他為自己預留的布丁,暴怒而把主人給宰了,他們也會說是「因為我想殺他。」而不是「因為他吃了我的布丁。」對人類來說,「因為他吃了我的布丁導致我很生氣,於是我想殺他。」這句話,最需要告知聽眾的部分是「他吃了我的布丁。」對惡魔來說,則是「我想殺他。」

不過璽克是人類,他需要知道颯米浩特是否吃了牛頭惡魔的布丁。

他們兩個都用艾太羅語交談,老闆雖然一直看這裡,不過有段距離,應該聽不清楚他們在說啥。

璽克改口問:「你為什麼要變成那種矮不隆咚,還很容易被塞進烤爐裡的尺寸?」

「以前有個人類把我看成那樣,我就愛上了。」這次的回答比較人類一點,沒有把情緒當成主要動機,而是把引發情緒的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你說那裡是惡魔訓練場,是真的嗎?」璽克問。他希望這隻惡魔夠人類化,能夠理解人類對真實的定義。

「是啊。 雖然不是全部啦。如果不先訓練一下就把他們放到人類的世界裡,他們會開始募款救濟災民,把孤兒送到繁榮國家的家庭裡,在貧窮地區開設醫院。」

璽克愣住了。

牛頭惡魔對璽克挑眉:「這可不是諷刺。阿塔塔莫普普。這些技倆他們一下子就能學起來,然後惹毛埃文薩爾的傳人,再來一次魔法革命。我們還不想失去這片土地,維持現狀對雙方來說都是好事。」

作善事為什麼會惹毛光明之杖?璽克想不通。應該說,惡魔會作善事這點就很可疑了。

璽克覺得這部分他永遠也搞不清楚,於是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有什麼原因讓你想害颯米浩特嗎?」

「除了他我還能對誰下手?那地方所有人都比我弱小!」

從牛頭惡魔會變形這點看來,他應該有一定程度的實力。不過他又說了一句跟人類邏輯相反的話,以至於璽克再次聽不懂。他只搞懂了一件事:牛頭惡魔應該比當時也在場的璽克強,至少牛頭惡魔是這麼判斷的。

而颯米浩特的實力跟牛頭惡魔差不多。

璽克把最後一點茶水吸進肚子裡,起身說:「算了,知道你們之間沒仇就好。」誰強誰弱應該不算是個深仇大恨。

「誰說我們之間沒仇?他睡過我的妹子還吃了我的布丁!搶了我的機器人和廚師,又戳破我的氣球!」牛頭惡魔睜大眼睛說。

璽克兩手撐在桌面上說:「不管怎樣都跟我無關。」他用低沉的聲音威脅牛頭惡魔:「你們要怎樣我不管,別波及我和我的使魔。」

牛頭惡魔回答:「我才不會對弱者動手。他也不會。我們跟那些專門搶劫老婆婆的孬種不一樣。」他鄭重的用惡魔語說:「墨耳銘特(我)不會踐踏你這隻螞蟻。」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眉毛微微揚起,呈現似有若無的緩坡角度,瞳孔放大,臉輕微的往前點了一下,帶動整個肩膀和上半身,彷彿散發出一種虔誠的光芒。

這瞬間,墨耳銘特有如接上了屬於另一個世界的永恆真理,看起來既具威脅性又讓人安心。就像陡峭危險的山壁,卻因此吸引人類膜拜,甚至是冒生命危險攀登。

璽克曾經在書上讀過惡魔的特殊吸引力,能夠輕而易舉的吸引一大群人類跟著他們作奸犯科,這次他真的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了。璽克搔搔臉頰,解開巨狂號的牽繩,回鬼屋去。

璽克不會以人類的方式看待牛頭惡魔的保證。對惡魔來說,不會對璽克動手,和決定拿璽克去獻祭,是並不衝突的兩件事。就像人類不會拿衝鋒鎗對付家畜,卻會把對方殺來吃。

這只保證了他們現在不想全力撲殺璽克而已。

 

 

 

 

隔天颯米浩特弄來了一台三十二吋映像管電視。璽克不知道他怎麼把那東西搬來的,看到的時候已經放在店裡了。颯米浩特倚靠在電視上說:「我看過了,這底下的店統統都沒有電視,我們要作出市場區隔!」

「惡魔看電視嗎?」璽克拿著抹布問。

「將市場從無到有的開拓出來,才是真正的商人精神!」颯米浩特舉起一隻手,左右踱步:「我要的不是爭食大餅掉落的殘屑,我要開創我的事業!」

不過就是台電視。璽克不管他,逕自打開放在旁邊的紙箱,配件都在裡面,颯米浩特作事還挺周到的,雖然有點過度周到了。錄影機和記憶碟片都有,卻忘了一個問題:「這裡有牽線嗎?」

颯米浩特停下腳步:「什麼線?」

「訊號線。有那個才能看節目。沒有那東西,你只能去租片店租影片來放。」璽克說。

魔話技術成熟了,但是完全魔法式影像傳輸顯然是還早得很。對於魔話技術能不能用在影像上,法師界對此存疑。

很久之前就有人試著製造魔視了,結果發現魔法對影像的干擾特別大。美女穿泳衣在蔚藍海邊曬太陽的畫面,拿到魔視上播放變成爬滿骷髏的煉獄海洋,美女還不知為何年紀大了也許有幾百歲。在場觀看效果的研究同仁們,有些沒發現那是同一個人,發現的人不久之後就遁入空門了。

垛洲那邊的法師下場也差不多,只是他們那裡主要的問題是人人都長翅膀和尾巴,背景裡還有莫名其妙的光屁股,從頭到尾正對鏡頭畫圓或愛心。更糟的是,每當某些偉大的宗教領袖上電視時,人物就會變形成一種公開播送會被開除教籍的狀態。

不管哪邊的法師都對開發魔視計畫充滿挫折感。最後他們決定,就讓影像播放產品成為科學家的獨占領域吧,他們不玩了!

颯米浩特聽完璽克說的話,耳朵動了動,就一溜煙的衝上樓了。璽克來不及告訴他,就算接了線,大部分的頻道還要付費才有得看,只有國家公營的那幾個頻道免費。

這件事對惡魔來說似乎不成問題,颯米浩特抱回來一隻足球大小,長得像圓球狀拖把頭的惡魔。璽克記得這個小傢伙好像有在樓上的攤位販售。颯米浩特把訊號線一頭插到電視插槽裡,一頭放進拖把惡魔嘴裡。拖把惡魔閉上嘴,拖把毛底下的雙眼閃爍著紅光,過一陣子變成了持續發亮的綠光。

接著颯米浩特拿起遙控器,站三七步對著電視帥氣的一按。電視開啟,需要付費才能看的綜藝節目出現在畫面上。

璽克最驚訝的一點是,自己居然沒有對這件事感到驚訝。他已經習慣惡魔到這種地步了?連那台電視根本沒有插電他都沒感覺?

「只要餵他吃客人吃剩的餐點就行了。」颯米浩特理所當然的對璽克說。

璽克跟著理所當然的點頭。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