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_當人類砸惡魔的店

 

 

 

 

女人類聽到颯米浩特這樣稱讚她,頓時發火:「你在亂說什麼!」

男人類終於吐到沒東西可吐了,他爬起來,一面反胃一面指著颯米浩特,全力為女人類辯護:「你都不知道我們多辛苦,周圍的人都只是想要錢,沒有人會認真為我們著想!」

颯米浩特大呼:「竟然可以付那麼點薪水,就要求別人把靈魂賣給你!你是說真的嗎?」

兩個人類的臉色變得鐵青,呼吸急促。颯米浩特的話表面上毫無根據,卻正中他們心中對自己的某種疑慮。而那是他們一旦承認了,就無法再跟自己一起活下去的部分,是他們內在絕對不能碰觸的陰暗角落。因此他們想要敵視颯米浩特,把這一切都怪罪在颯米浩特身上。

女人類把椅子掀翻,還故意把上面的椅墊推到嘔吐物裡。男人類把桌上的碗盤全掃下桌。

璽克縮了一下脖子,眼睛也閉了一下,卻沒聽到瓷器破碎的聲音。他睜開眼睛,看到颯米浩特站弓步,兩手張開,兩個空麵碗疊在一起放在左手上,桌面上的杯花在右手上,裡面的花一朵都沒掉。那個只少了一小塊的「海泥半腐熔岩豬拌人類油膏」穩穩的頂在他頭上。他站的位子和璽克閉眼之前是同一個地方,按理來說他的短手應該根本構不到桌子,他卻瞬間確保了所有餐具。

颯米浩特的下巴抬著,朝璽克的方向動了動,指示璽克把熔岩豬拿走,又把杯盤都拿走,然後颯米浩特開始喀拉喀拉的按響手指關節,對那對男女說:「好久沒拿出真本事了,既然是強者就乖乖接招吧。」

因為颯米浩特的外形,那兩個人類沒發現情況不對。男人類一腳踢向颯米浩特,颯米浩特離地跳起閃過,高度竟然超過對方的腦袋。他落下同時一記飛踢,正中男人類胸口。男人類整個人往後彈飛,飛出店門,撞到十公尺外的牆壁上。

「用妳全部的本事對付我。這樣才公平。」颯米浩特邊說邊走向女人類。

處於驚嚇中的女人類使出她的全部本事,就是對璽克哭喊:「救命啊!」

「妳用錯招了,他的薪水是我付的。」颯米浩特說,一記正拳打中女人類腹部,讓她飛到牆邊跟男人類作伴。

兩個人類躺在那裡呻吟。璽克聽到店外面有騷動的聲音,很多惡魔在大聲交談。他走出店門一看,每家店都把不營業的牌子收起來了。

大批惡魔從自家店面走出來,以惡魔語此起彼落的喊著:「有強者對颯米浩特挑釁!」「強者砸店!那我們可以對付他了!」「是罕見的強者,大家一起獵殺他!」

那兩個人類聽得懂惡魔語。他們本來還在地上痛苦扭動,聞聲立刻跳起來拔腿往店外逃。

樓梯口早就擠滿了從樓上下來的惡魔,空氣中全是硫磺味。因為他們很激動,氣溫也上升了。璽克用泡過冰水的毛巾冰涼自己的臉,冷靜的開始收拾用餐區那團混亂。

璽克先把可憐的椅墊拿起來,去浴室沖乾淨再掛起來。

這段時間,外面的惡魔追著兩個人類從店門口左邊衝到右邊,又反過來從右邊衝到左邊。第一次經過他們店門時,那兩個人類還穿著鞋子,第二次時已經不見,男人類的褲子也不見了。

然後璽克拿拖把和水桶努力清除嘔吐物。

這段時間,女人類逃到了隔壁店家的招牌後面,惡魔們毫不猶豫的把招牌拆下來,然後把杯子投向她。

璽克拖完地,把桌椅排好,拿抹布再仔細擦一次並弄乾。

男人類被一隻惡魔抓住腳,他踹了那個惡魔臉一腳,再爬到那個惡魔頭上,於是每個惡魔都往上爬。最後那個男人類踩在惡魔頭上,抓著天花板的吊燈不肯下來。一隻惡魔用手指射出小火花,把整個吊燈打下來。

璽克拿著掃把和畚箕對著櫃台哀嘆,乾粉滅火器的粉很難掃起來!他決定先搶救裡頭的算盤和筆之類小玩意,分成「還能用」和「毀了,扔掉吧」兩堆。

女人類披頭散髮的跳到桌面上,努力踢打伸手過來的惡魔。一隻巨大,有龜殼的惡魔直接壓垮桌子。

璽克努力把櫃台上的粉弄掉,並且記住構造,等下用法術修復看看。

女人類和男人類逃進了「最魔的角落」,直接撞翻璽克剛排好的桌子。

璽克手上還拿著抹布,眼睜睜看著一隻四腳著地戴鋼盔的惡魔跟著人類衝過來,把部分焦炭化但可能可以修好的櫃台,撞成再也沒有修復希望的碎塊。另一隻惡魔把桌腳拆了,當成槍用來射那兩個人類,結果把地上的磁磚都插裂了。一個惡魔撞翻了餐具櫃,整櫃的瓷器泡湯。一隻惡魔全身都是刺,被其他惡魔擠到牆邊,把牆壁刮出無數凹痕……

璽克只來得及救出那盤熔岩豬肉。他非常冷靜的緊閉嘴巴,縮著脖子,爬到拖把頭惡魔趴著的靠牆矮櫃上乖乖蹲著,看惡魔的浪潮淹沒這個地方,摧毀所有東西。

 

 

 

 

這場騷動歷時一個半小時才結束。到後來,璽克根本不知道那兩個人類在哪裡,不知道是被吃了還是逃掉了,總之不見了,只看到一大堆惡魔砸東西砸到欲罷不能。

尼樂特一直守在廚房門口,用大炒鍋來一隻打飛一隻,所以廚房安然無恙。璽克的房間傳來巨狂號的怒吼,衝進去的惡魔都滿頭是血的衝出來,應該也沒事。颯米浩特趁機加入砸場子的行列,拆了好幾家店的菜單燈箱。璽克用祭刀把熔岩豬肉切小塊,慢慢的餵拖把頭惡魔吃。現場亂成那樣,居然沒有任何一隻惡魔傷到這個小傢伙。他們總是在靠近這附近的時候就轉向了。

成群移動的惡魔,看起來就像是一大堆爪子和牙齒,中間夾雜各種顏色豔麗,龜殼或是蛇皮紋的裝甲。他們不像人類隊伍會有個默認的共同行進方向,經常有惡魔把擋到自己的惡魔打飛到空中,硬是走自己的路。火花提示眾多眼睛的位置,飄浮的軌跡像是螢火蟲。

頭上那些根本沒被碰到的電燈閃爍不停,等到現場安靜下來,電燈也不閃了。

像開始時一樣突然,一隻惡魔突然放棄拆扶手,轉身把倒地的椅子扶起來。接著另一隻惡魔停止砸桌子的行為,蹲在地上開始撿瓷器碎塊。一隻接著一隻,最後所有惡魔都加入了整理的行列。

有惡魔拿大垃圾桶出來,有惡魔在掃地,有惡魔拿出釘子和槌子修理桌子,樓上的惡魔搬了大塊木板下來,當場鋸開作家具。人類暴動完只會拍拍屁股走人,但這些惡魔不分彼此的協助清理。也有惡魔到「最魔的角落」來幫忙,用水泥補牆上的洞。

璽克跳下矮櫃,加入惡魔群中。

整理、修補和添置新品的工作一直進行到深夜,沒有任何一隻惡魔提早走人。在地都被掃乾淨之後,璽克發現他竟然搶不到事情作。這些惡魔作木工和水電工的本事比他強,力氣又比他大,每把工具都被他們拿走了。

璽克只好問惡魔要不要喝水,端水給他們。

有隻惡魔邊往牆壁上刷水泥漆一面喃喃念著:「肚子餓了……」

璽克回到自家店裡,問颯米浩特和尼樂特:「能不能作點簡單的東西給大家吃?」似乎店裡剩最多食材的就是他們。每家店都貢獻出了自己的備用桌椅、裝修材料、打掃用具等等,颯米浩特應該不會反對他們出食物。

尼樂特沒等颯米浩特回答,就打開食材櫃開始作東西。颯米浩特也沒阻止他,彷彿璽克剛問了一個多餘的問題一樣,完全不當那是一回事。

於是璽克在托盤上,放著一堆裝在杯子裡的切片醃肉和醬油醋、淋上蒜泥醬油的剝殼大蝦子、軟綿綿的杯子蛋糕等等(以上所用食材人類全都不能吃),到處分發。

他發現每隻惡魔吃了這些食物,眼睛立刻瞪大(如果有眼睛的話),或是縮脖子,打直腰桿,然後紛紛問璽克:「這是哪家店的?」

雖然不是他作的,但璽克與有榮焉,驕傲的回答:「最魔的角落。」

 

 

 

 

距離奈莫、瑟連和舒伊洛奴出來找璽克已經過了十天,這個奇怪的組合成員對彼此的生活習慣也比較清楚了。在旅館裡一律是一人睡一間,雖然兩個男人雙人房比較省錢,不過奈莫說隔天可能會只有一個人活著出來,所以就算了。

反正這三個人都不缺錢。要不是因為追蹤璽克的路線,很多地方他們本來根本不會靠近。

比方說他們今晚要住的,璽克曾經落腳的旅店,光看正面就讓人心驚膽跳。陳年水漬跟細微裂痕不算什麼,但是這些痕跡就在大門正上方形成一個很難不看到的骷顱像。水漬看起來就像是從大樓最頂端往下滴的血流。到了裂痕形成的骷顱上,水漬隨著水泥缺損的區域而橫移,產生這些血在骷顱上流淌,再從下巴滴落的立體效果。兩個眼窩處以前大概用釘子掛過招牌,有特別明顯的繡斑和坑洞,像是眼球被挖掉以後流出的血淚。

三人走近玻璃大門,門前地上全是從外牆掉下來的油漆碎塊。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