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_尋找璽克之旅,在恐怖旅館裡

 

 

 

 

他們剛走到櫃台前,就看到一個渾身髒兮兮的男子剛辦好入住手續,抓著酒瓶往樓上走。走了幾步,他的口袋裡掉出一小包白色粉末,他彎腰拾起繼續走。

奈莫看著這一幕,右眉挑起,回頭對瑟連和舒伊洛奴說:「三個選擇:一、把舒伊洛奴妹妹送去住治安良好區域的高價酒店,我們兩個男的住這裡,查到璽克下落再去接她。二、舒伊洛奴妹妹跟可靠的騎士大人一起去住治安良好的酒店,我住這裡。我推薦二。」這種地方只有奈莫跟璽克這種習慣犯罪世界的人,才適合住。

「三是?」舒伊洛奴問。

奈莫壓低嘴角嘆氣,彷彿早就知道舒伊洛奴會問:「妳可以住這裡,但我們住四人房,妳必須隨時待在我們的保護範圍內,一秒鐘都不能落單。」

舒伊洛奴抿嘴考慮。她在接近這一帶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有人會偷偷看她,不是她平常接收到的那種「看美女養眼睛」的眼神,而是非常不友善,把她視作工具或金礦的眼神。奈莫跟瑟連光憑氣質和肌肉就能避免淪為犯罪者的目標,但她看起來就像是理想的犯罪目標。她這趟出門已經故意不帶任何名牌貨了,但這一帶實在太亂,對普通人來說也非常危險。

三個人才在說而已,就有一台警車在外面的道路上停了下來,車上警察下車設立臨檢站,竟然通通背著衝鋒鎗。

從警察配備可以看出一個區域的危險程度。三人陷入沉默。

「我住這裡。」舒伊洛奴認真、用力的說。

「嗯。」如果舒伊洛奴的眼神裡有一絲絲打算自己偷偷開溜的成分在,奈莫就會強制把她送去治安良好的區域,再派瑟連盯著她,不准她過來。不過舒伊洛奴的眼神裡含有一絲微小的恐懼,表示她也知道自己的處境如何,會配合兩個男人的保護工作,所以奈莫允許了。

他們辦好住房手續,奈莫和櫃台的姊姊探聽璽克的事情:「妳有沒有看過長這樣子的人?」

櫃台姊姊開始打量奈莫。這種地方的住客身分經常有問題,會探聽住客身分的人也經常有問題。

奈莫故意跺了跺腳,裝出不耐煩的樣子:「那傢伙欠我一大筆錢!」

櫃台姊姊感興趣了,眼睛睜大。

奈莫繼續說:「他是個『土撥鼠』,他『翻』走了『肥雞』的『玉米罐頭』,還用『鳳梨』跟『小白鼠』換『隱形眼鏡』。他本來是『吃空飯盒』的,後來因為『被狗吠』所以去『打撈沉船』,最近拿了『一串蕉』,打算『急流泛舟』,我得在那之前抓住他『扔進洗衣機』。」

奈莫說的全是黑話,舒伊洛奴聽不懂。瑟連因為業務關係聽得懂大概,他從後面把舒伊洛奴的兩隻耳朵摀住。

這段話的意思是:他是個「盜墓人」,用「瑟連不希望舒伊洛奴聽懂的手法」盜了「富有人家」陪葬的「金飾」。還拿「瑟連非常不希望舒伊洛奴知道的陪葬物」跟「情報販子」買了某些人的「個資」。他最早是作「瑟連不希望舒伊洛奴知道的無本生意」,結果「被合作的不法份子圍毆」,還一度被「腳上綁繩子扔進河裡但沒死」。最近拿了「某些公司的本票」打算作「瑟連覺得舒伊洛奴不要知道比較好」的事情,奈莫要在那之前抓住他,作一些「瑟連認為任何人都不要聽懂比較好的事情。」

櫃台姊姊聽了,招招手要奈莫靠近,兩人低聲談了很久。

 

 

 

 

他們的房間在七樓,進房間以前,奈莫先敲了敲門才開門,進到房間裡,奈莫先去浴室沖馬桶,然後弄亂床鋪。到這裡為止是一般艾太羅人出外旅行的小小迷信,接下來是黑市法師的作風。奈莫在每個衣櫥和抽屜上畫一道法術,會炸死跳出來的任何東西,再一口氣打開,確定裡面沒有活的東西以後,說句「打擾了」,再關上用法術鎖好。他也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床底下的空間。

瑟連檢查門窗和家具接縫有沒有被動過手腳,他也檢查鏡子後面,還打開浴室天花板查看內部。

當那兩個人在忙的時候,舒伊洛奴打開她的包包,從裡面拿出一大張防護卷軸,開始按照順序撕開貼在房間各個角落。

瑟連和奈莫發現她在作什麼以後,開始盯著她看。她全部貼完以後,用非常標準的施法手勢指著放在床頭的啟動法陣唸咒:「看穿陰影裡的計畫,撿選灰塵間的徵兆,讓我知道有誰、有什麼、在此地蠢蠢欲動。」

警報法術開始作用,把整個房間都包覆在內。這個卷軸使用難度不高,大約是法師大學二年級的程度,使用起來不需要別的基礎(製造才需要),所以只訓練這一項的話,外行人也能作到。不過舒伊洛奴作得十分完美,沒有任何多餘動作和溢流的能量,這就不是外行人的水準了。

「妳跟朋友出去旅行也會這樣作嗎?」奈莫問。

「不。」舒伊洛奴搖搖頭,跟和平中人一起旅行還大費周章這樣作,會被當成怪胎。舒伊洛奴舉起手腕:「我平常都啟動這個。」她手腕上戴著一個像是小女生用塑膠珠子串成的便宜飾品,其實每一顆都是護身符。

「誰盯上妳誰倒楣啊。」奈莫驚呼。

防賊措施都弄好之後,奈莫說他要去探聽消息,就出門了,留瑟連照顧舒伊洛奴。這一路上要配合兩個習武男人的腳步,舒伊洛奴很容易累,於是她抓到機會就睡覺。瑟連拿他帶的書出來看。

過了大概兩個小時,警報法陣突然發光,嗶嗶嗶的大聲響了起來。瑟連和舒伊洛奴都站了起來,舒伊洛奴跳下床,很快的穿好鞋子。

「他們大概覺得只要人多,一個男人很好搞定吧。」瑟連說:「要是奈莫回來看到他們,可能會要他們的命,我先去收拾掉。」說完,瑟連走向門口,在他打開門的同時,舒伊洛奴從他背後投出一顆魔力爆彈,穿過他身側,直接命中在外面等著,手持球棒的暴徒。

 

 

 

 

奈莫找到二樓的一間單人房。櫃台姊姊告訴他,璽克住在這裡這三天,經常跟這個人一起出門。奈莫敲敲門,沒人回應。他的職業病讓他開始檢查門鎖構造和門板,他發現上面有防護法術。

他決定在門口等一會兒,大概十五分鐘後,他看到有人提著一袋速食走過來,看到奈莫站在門前,那個人愣了一下,接著轉身就跑。

奈莫沒有追上去,只是指了一下,對方就撞上無形的牆壁,按著鼻子停步。

「好久不見了。吉祿瑪同學。」奈莫慢條斯理的追上去。

那個人背靠著無形的牆拼命後退,奈莫用鞋尖踢了一下牆,牆就消失了,那個人往後倒了一下又趕緊站穩。

被奈莫稱為吉祿瑪的這個男人大約二十歲。他很瘦,穿著便宜的棉衣棉褲和棉外套,全都是咖啡色或米黃色。皮膚上,像是露出來的手,還有臉上,仔細看可以發現微小凹陷的割傷疤痕。如果不是這些不利的外在條件,他本身其實長得頗為俊美。一雙大眼天生給人誠懇的感覺,立體的五官和濃密柔順的頭髮,髮色像是加了牛奶的咖啡。他身材比例很也漂亮,一雙長腿就算躲在不合身的長褲底下,審美能力強的人還是會注意到。

他是黑夜教團黑暗學院北方學院的司儀。奈莫和璽克都是東方學院的。在四座黑暗學院裡,北方學院是權力中心所在,其他地位都像分校一樣。北方學院的司儀在當年是相當風光的位置,甚至可以抬著下巴看東方學院四首之一的璽克。

不過這個位子跟四首不同,純屬狐假虎威,和本人的作戰能力沒有關係。所以在黑夜教團毀滅之後,再也沒有任何人會怕他。

「你碰到璽克了吧?你們都聊些什麼啊?」奈莫毫不客氣的抓住吉祿瑪的手,直接扭到會痛的角度。

「最近是怎麼回事,連續碰到兩個怪物級的傢伙——」吉祿瑪還想把手抽回去,奈莫加重力道,讓他痛到叫出聲來。

奈莫拖著吉祿瑪,順便把他扔在地上的速食撿起來,又從他口袋挖出房間鑰匙,抓著他一起進去,鎖門。

狹窄的房間裡一團混亂。奈莫瞇起眼睛。桌上全是速食和便當空盒,皺巴巴的衣服堆滿椅子,鍋碗瓢盆隨處置放,還可以在桌上的廣告信件堆裡發現橘子皮。

「你要吃飯吧,吃啊。」奈莫放開吉祿瑪,設法在桌上的罐裝沖泡飲品群上,湊出一個可以放東西的平面,把速食放在上頭。又把一堆衣服扔到另一堆衣服上,給自己清出一個可以坐的地方。

吉祿瑪用同樣的方法,在奈莫對面也清出一塊空間,兩人隔著堆滿東西的桌子坐下。他緊張的弓著背看奈莫,過了二十秒才敢動手拿速食提袋。

奈莫輕鬆的蹺起二郎腿,在吉祿瑪啃炸雞的時候繼續打量房內。他看到角落擺著一個魔話籠。這間舊旅店並沒有提供住戶魔話,是他自己裝的。

這年頭魔話通話費用雖然降低了,魔話籠本身還是不便宜,一般住家通常都是跟艾太羅魔信租魔話籠。這個魔話籠上面並沒有艾太羅魔信的標誌,是私人的東西,看起來還很新。另外奈莫還發現電視上有個小小的架子,那裡擺著像是供品盤的小瓷盤和水碗,但沒看到神像。他又轉頭看垃圾桶,看到裡頭有個劈成兩半的馬頭人身木雕被垃圾半埋住——那是黑夜王者像。

吉祿瑪直到前陣子還繼續信奉黑夜王者。

等吉祿瑪啃完兩塊炸雞,奈莫開口問:「璽克呢?」

「半個月前就上路了。不在這裡。」

奈莫再問:「你們聊了些什麼?」

「你想作什麼?」吉祿瑪瞪著奈莫。

吉祿瑪看起來像是想保護璽克的樣子,讓奈莫有點驚訝。以前吉祿瑪和璽克感情應該很差才對。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