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_脫離黑夜教團

 

 

 

 

奈莫說:「我跟他老朋友了,追著他跑純屬好玩,沒有想對他作什麼。」

「你現在在作什麼工作?」吉祿瑪問。

「黑市交易。順便告訴你,璽克作過法師助理、魔器分解員、保鑣、跑船的、魔獸飼育員。我沒說錯吧?」

「對。璽克跟我說的是這些。」吉祿瑪說:「但這還是不能證明你跟璽克是朋友——」

奈莫重拍一下桌面,讓東西都跳了起來:「少廢話了!你知道我和璽克都有本事直接拷問你!」

吉祿瑪呆了一下,又慢慢的縮起脖子。

「你們聊些什麼?」奈莫再問。

「一些只能跟他聊的事情。」吉祿瑪看向沒有神像的空架子。

「你還信黑夜王者?」

「曾經信。」吉祿瑪說:「畢竟祂是我認識的惟一一個神明。」東方學院收容的是誘拐來的年輕成員,北方學院則是信徒與信徒生下的孩子。吉祿瑪不像璽克和奈莫有在外面的記憶,他一出生就在黑夜教團裡了。

「璽克跟你說了什麼?」奈莫問。這次他的語氣比較和緩了。

「很多事情,我們邊吃邊聊。聊他離開學院以後在作什麼,我又在作什麼——」

「你現在在作什麼?」

「打零工、什麼都作、有什麼就作什麼——離開學院以後,我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奈莫大概感覺得到,吉祿瑪過得並不好。

吉祿瑪說:「他買了個魔話給我,叫我打給法師執業管理局,還有很多單位,他還給了我他師父的魔話號碼,叫我想清楚要不要打。」

龍窩現在是沒小孩,該找下一個給安派特發揮父愛沒錯,不過奈莫怎麼有種孩子在外面撿小狗,回家丟給大人照顧的感覺?璽克也到了這種年紀了嗎?應該說那個年紀早就過了,是精神年齡終於到了吧,開始會想照顧別的生命了。

「你們怎麼碰到的?」奈莫問。

 

 

 

 

那時候,吉祿瑪正蹲在路邊,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對他來說,這個世界一直都很可怕。

因為黑夜教團毀滅時他年紀還滿輕的,加上北方學院的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父母是誰,也很可能已經死了,所以他在國家設施裡待了五年,兩年前才開始自己過生活。對他來說,黑夜教團還在時,他的人生只有美好的事物,是在黑夜教團毀滅之後,他才知道什麼叫痛苦。他在那之後嘗到了害怕的感覺、飢餓的感覺,整個世界都對他帶有敵意的感覺。

他在外界的經驗只讓他覺得教團說的是對的,這世上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什麼使命,只是渾渾噩噩的活著,毫不在意的傷害他人。他覺得好人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這讓他覺得黑夜教團的毀滅是一場悲劇,進而死守著黑夜王者。

直到他看見璽克。黑暗學院裡的人很多,他是司儀,看過的人更多,但他卻一眼就認出了璽克。那是東方學院殺戮之首,跟他一樣的「好人」。

他卻感覺不對勁。璽克並沒有像他一樣,顯得既狼狽又可憐。璽克看起來很自在,不管誰看他他都不當一回事。他還是那個璽克,卻跟吉祿瑪不一樣。

吉祿瑪主動喊了璽克。

後來他們邊吃東西,璽克邊告訴他自己的經歷。璽克看到黑夜王者像什麼也沒說,只是單純的告訴吉祿瑪,他在外界發生過什麼事,怎麼走到現在這一步的。吉祿瑪聽璽克說他曾經當助理怎樣被上司欺凌,卻又怎樣跟一個本來敵視他的僕人建立友誼;聽璽克說他在廢墟般的職場裡交到一個最重要的好朋友,還有一個幫助過他的樹精爺爺;聽璽克說他碰到令他生氣的事情,以及他和討厭他的高位騎士怎麼變成同盟的;聽璽克說他逃離了這個世界,卻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有了家人。

後來璽克幫他撥魔話到法師執業管理局。璽克邊撥號邊說:「這個號碼我當初是看海報看到的,上面說只要是法師碰到任何工作上的麻煩都可以打過去。你沒有執照,不過這條專線現在全面免費了,反正你也算是法師,就打吧!」

魔話一接通,馬上傳來女人大罵的聲音:「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吉祿瑪聽到這種充滿敵意的聲音,還以為璽克要被拒絕了,但璽克卻冷靜的回答:「下午三點,毫無疑問是公家機關的上班時間。」

「我管你幾點,你一直打過來煩不煩啊?」

這次的敵意更加尖銳,吉祿瑪已經想放棄了,但璽克回答:「妳煩是妳家的事,我不煩。」

「我不想聽見你的聲音!」

「我也不想,那就交給局長大人吧。」

「局長很忙,沒有時間接你的魔話!你也別再打來了!」

璽克用平淡的語氣回答:「在聽到局長說話以前,我會以每四十五秒一通的頻率打來。假如妳換班了,我會休息一下,等妳上班繼續打。」

魔話裡的女人說:「局長,別吃蛋捲了,過來接魔話!」

吉祿瑪非常驚訝,原來這樣就可以了。

璽克告訴吉祿瑪,他剛進社會的時候連報警處理屍體都不會,現在他已經在學習出問題時該如何找律師了。

他也告訴吉祿瑪:「這世上沒有那麼多鳥事,不過要是處在社會最底層,全世界的鳥事都會掉到你頭上。」

璽克沒有跟他說什麼「只要努力情況一定會改善」之類毫無根據,說完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的勵志小語,只是告訴他現實世界是什麼樣子。

璽克離開以後,吉祿瑪自己把黑夜王者的雕像給劈了。他到這時候才真正明白是誰背叛了他。

 

 

 

 

聽完吉祿瑪說的事情經過以後,奈莫一手支著下巴,問:「所以,你要打給安派特嗎?」

「我想會吧。」吉祿瑪看了一眼躺著黑夜王者像的垃圾桶。

「你知道璽克接下來要去哪嗎?」奈莫問。

「他有說……」

得到想要的情報以後,奈莫站起身:「沒事了,你就慢慢掙扎吧。」

吉祿瑪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他手抬起來不知道該放哪好。

「五年前的璽克看起來就跟現在的你差不多。」奈莫說。他走出房門,關門同時不耐煩的搓了搓自己的臉,鼓勵別人真不像是他會作的事。

奈莫想了一下,反正變得像璽克也算不上什麼好事,這樣一想他就釋懷了。

奈莫回到自己房間,看到門口東倒西歪的躺著五個年輕男人,旁邊還有被沒收的角鋼和球棒。

瑟連站在一邊,舒伊洛奴一臉無辜的躲在他背後。看到奈莫回來,瑟連笑著對他說:「太好了,你可以去報警嗎?我在這邊看著這些人。」

奈莫目光掃過這些人,臉上瘀青、抱著肚子站不起來的應該是瑟連下的手。至於那個特別慘的,衣服都燒破了,皮膚大片發紅,鼻血流滿地,顯然下體遭到重擊而弓著背的傢伙——

「那是舒伊洛奴制服的。」瑟連一臉同情的說。

奈莫也一臉同情的點點頭。

 

 

 

 

在群魔暴動事件後過了大約半個月,「最魔的角落」生意猛然變好。那一天璽克讓眾人大量試吃的行動,讓「這間店的食物很好吃」這個消息散播開來了。

名氣這種東西一旦超過某條界線,就會以等比級數變化,一傳十十傳百,店裡突然塞滿了客人。

璽克開始學到一些難以想像的外場經驗,像是他上菜的時候,要是為了把菜放到某一桌上,而讓另一手端著的菜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回頭時那一盤就被清空了!

他開始學著把每一桌當成一鍋正在燉的魔藥,點菜就是必須扔進去的配方,這樣有極大的幫助,但是有時候還是會碰上困難。

比方說:「要點餐了嗎?」「嗯。」「這個『金屬蛛達達式方格蛋糕』,不要奶油,多一點巧克力。還有『棺材蟲拼盤』,不要骨盆蟲,多一點牙蟲,啊,還是給我牙蟲好了,不要趾骨蟲。啊,也不要肋骨蟲,呃,還是給我一點點骨盆蟲就好,不要太多。用鎖骨蟲取代牙蟲好了,還有脊椎骨蟲給我紅的不要藍的。啊,不要冰塊喔。還是給我正常份量的牙蟲好了,記得不要骨盆蟲喔,算了,給我一隻骨盆蟲藍的……」

幸好颯米浩特不在乎他搞砸,點錯就拿去餵巨狂號。颯米浩特也不在乎璽克痛扁客人,所以很多問題都順利解決。

這一天,璽克早早起床,洗臉準備上班,他聽到用餐區有電視的聲音,推測是那隻牛頭惡魔又跑來聽晨間新聞了,於是他邊綁圍裙,邊漫不經心的走出去。

結果他看到一顆直徑約一公尺的眼球,漂浮在一張對著電視的桌子上。電視裡正在播放一齣英雄故事的最高潮,身分卑賤的英雄救完公主,必須離開這個地方,面對他曾經犯下的罪。那顆眼珠看了,眼淚流個不停,滴到椅子上再流了一地。

璽克看第二眼才發現颯米浩特跟眼珠坐在一起。颯米浩特看到璽克驚訝的樣子,就抬起一手跟他解釋:「我知道眼淚是淚腺分泌的,淚腺不是長在眼球上,眼珠流眼淚太不科學了。但是這顆眼珠是魔神大人的,他什麼都辦得到!」

璽克說:「不,我驚訝的是眼珠竟然單獨飛在這種地方。」

颯米浩特偏了一下頭,好像不懂璽克為何會驚訝。

璽克走向櫃台準備把菜單之類的東西拿出來放,他走了兩步又停下來:「等等,魔神?」

「魔界至高無上偉大無比美麗強悍兇惡魔神大人的一顆眼珠。」颯米浩特說。

璽克很認真的身體前傾問:「他總共有幾顆眼珠?」

颯米浩特也很認真的脖子前伸回答:「不知道,要數你自己去數。」颯米浩特揮了揮手,制止璽克排調味料罐:「今天不營業,有重要的客人。」

「這個嗎?」璽克被颯米浩特慣壞了,居然用手指指著魔神的眼珠。那顆眼珠的虹膜是接近黑色的咖啡色,白色表面幾乎沒什麼血絲。

「那是其中一個。」颯米浩特聳聳肩:「你去吃早餐吧,中午時要待在店裡。」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