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_惡魔大餐

 

 

 

 

中午時間,璽克乖乖的坐在櫃台後面等待。那顆眼珠看了一早上的電影,好像有點酸澀,開始會轉向店外面休息一下。以璽克對惡魔的了解,就算把本日公休的牌子掛出來,客人應該還是會硬闖,但是每隻惡魔一看到那顆眼珠,就乖乖離開了。

看樣子那真的是顆不得了的眼珠。

店裡所有桌子都併在一起,放上尼樂特作的一桌好菜。

綠豆龍豆製成的豆腐淋上特調甜醬油。這道不起眼的開胃小菜其實非常罕見。綠豆龍是極度危險的生物,平常都放養在魔界最高的山頂上。想採收牠背上的綠豆,必須出動相當於魔界皇家騎士團一個師的戰力。因此這是每六十年才由餐飲業者集資聘請魔界傭兵團採收一次的珍品,還不保證採到的綠豆不會和傭兵一起全滅在山頂上。

苦澀檸檬血膽湯是深紅色的,稍微攪拌一下,湯面上會出現小小的彩虹色澤。要把三頭蛇砍下兩個頭,在牠再生之前接住頸動脈噴出的血,再和藥草拌在一起,才能維持這樣的色澤。苦澀檸檬本來是地球種作物,被魔界的農業大師移植到魔界,種在地底下會鑽出哀嚎骷髏蟲(一種頭部有骨質構造的蟲,習性類似地球的蚯蚓,繁殖方式不明)的土地,種出來的檸檬味道清香苦澀,食用後會從喉嚨深處飄出香氣,加在血膽湯裡可以增加層次感。膽取自蛇尾鵝,用蛇尾鵝的油醃漬過,湯快上桌時才稍微燙一下,保留本身風味。湯上再灑了一點死果皮。客人還可以按自己口味加上魔界產的蒼蠅眼。

野生新鮮多腳魚身切成厚厚的魚片,放在火上烤熟。十八隻像雞爪的腳切下來,稍微把骨頭敲裂,泡在香料酒裡醃上二十天去腥,再在石化蜥蜴的唾液裡泡一個月,使骨頭變得像餅乾一樣脆。放在烤熟的魚片上,甜美的唾液沾在魚片上,連著魚腳一起咬,魚肉的緊緻彈性和魚腳的爽脆帶來雙重享受。因為魚肉和魚腳的製作花費時間不同,同一盤菜的魚肉和魚腳並非來自同一條魚。魚片吃完以後的重頭戲是魚頰肉。多腳魚的頭就占了身體長度的一半,頰肉是和整個魚頭一起用大火烤,上桌後挖下來立刻吃掉,外側微燙而內側還有點冰冷,多汁鮮美的滋味完全不需要額外調味。

一大盤冒著熱氣的火難羊肉切片。這也是相當難以取得的食材。這種魔獸只有在閃電引發森林大火時才會出現,一旦火滅了,他們也消失了。牠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全身著火的羊,外形不一定,卻一定不是當地有的品種。必須是對該地物種很熟悉的人,才能從逃難的動物中辨認出哪隻是火難羊。火難羊對獵人也很敏感,要是不小心打錯獵物,所有火難羊會立刻消失。火難羊的肉永遠都是燙的,絕對不能讓它接觸到火焰,不然就會消失。桌上的火難羊肉旁邊放著一鍋冰塊水,吃之前先在冰水裡涮一下,用冰水「煮」到自己想要的熟度再吃。

有道菜的造型讓璽克很難理解,看起來像是一堆黑白雙色的三角塔堆在一起,構成一種只要抽掉其中一個,就會整個崩潰的微妙平衡。那些三角塔是用刺針果作成的果凍。種子加水搓一搓,就會出現像愛玉一樣的東西,用那個東西作內層。外層是把刺針果皮切得極碎再煮過,產生的凍狀物在常溫下是硬的,用以保護柔軟的內層並支撐三角塔的外型。刺針果本身沒有味道,卻有鎖住味道的效果。內層裡面包著各種餡料,有暖胃的熔岩豬肉、爽口的人臉蘆筍、肥美的鬼影蛤蠣……堆疊方式之所以如此危險,就是要人從最頂端開始拿,按照廚師安排的順序一個個嘗遍美味。

有一個大陶鍋裡面裝著黑色黏稠的餓鬼面草根泥。這種特殊的人面草品種非常細瘦,沒什麼肉,湊這樣一鍋大概就要上百株,卻又必須在極為肥沃的土壤裡才能生長。種過一次餓鬼面草的土地,接下來五年都只能種油菜花之類的綠肥。一個可能是魚頭替代物的魔界鱷魚頭從裡面伸了出來。那鍋泥散發出奇異的混合草香。剛聞到時澀澀的,過一陣子就開始感覺有股甜味,又過一陣子,出現一種讓人感覺整個呼吸道都變通暢了的涼意。

甜點是一個蛋黃色的半球體,外面還有透明外層,像是倒扣的玻璃器皿。外表非常單純,但是昨天尼樂特在備料時璽克有看到,外皮是用取代麵粉的大名氣粉和超甜的大富有果汁作,內餡則是用酸酸的難眠果醬作,還加了一點災殃酒和空虛子。這個甜點在魔界是吉祥菜,但其中奧妙璽克實在難以理解。

颯米浩特拿出了在海溝裡釀造的酒配這一餐,倒出來顏色像是粉紅鑽石,強烈的果香充斥屋內,引來大批惡魔在店外探頭探腦。

颯米浩特倒了一小杯給璽克說:「這個人類也可以喝,特別讓你嘗嘗鮮。魔界特種酒,不含酒精,含有從酒鬼腦袋萃取出來的四成醉意。」

璽克盯著杯子看了五秒,最後好奇心獲勝,他喝了。味道複雜,並不難喝,但也並不好喝。不像是能喝的東西,但又甜又香。如果能選擇的話,璽克應該會把它點火當香精用。他並沒有感覺到喝醉酒那種醺醺然的感覺,但是開始看到每個人頭上都有螢光綠色戴烏紗帽的小矮人,拿著跟他們身體差不多大的啤酒杯彼此乾杯。還好這個幻覺維持不久,在他們彼此敬到第四輪酒以後就消失了。

尼樂特特別給璽克作了一盤配料豐富的海鮮麵,麵上堆滿了大蝦子、蛤蠣(地球產的,周圍沒有飄著鬼影)、淡菜和碎魚肉。這盤麵剛放上桌時,璽克還不知道這是給他的,颯米浩特招了招手,璽克才走到桌邊坐下。

牛頭惡魔墨耳銘特、玻璃臉惡魔阿烏達特都來了。他們兩個、颯米浩特和大眼球各坐一個位子,又來了兩個璽克不認識的惡魔,除了大眼球以外的人都開始吃。

這些人邊吃邊聊。

墨耳銘特舉起酒杯說:「因為御廚被拐到這種地方的關係,本屆魔界對地球界對策研究大會只好在這種地方展開——」

墨耳銘特還沒說完,颯米浩特就插嘴:「阿才沒有拐廚師!他自己覺得你家廚房太無聊,想到地球來!」

墨耳銘特說:「不管怎樣都是你的錯,沒有美食叫阿要怎麼思考!沒有美食,大腦會睡覺!」

「大腦愛睡覺,設鬧鐘啊!」

從剛剛開始,這兩個人用的惡魔語發音就跟璽克之前聽的有些差異。有幾個音璽克從來沒有聽過,想過以後才發現是某兩個本來同音的不同詞彙,在他們嘴裡變成兩個不同的發音。

「阿的腦袋用鬧鐘是叫不起來的!」

「那鬧鐘就別用叫的了,讓阿把鬧鐘砸到你頭上吧!」

牛頭和羊頭惡魔一直阿來阿去,璽克搞不懂那個阿是什麼人,怎麼一直提到他,過了幾秒,對照前後交談內容才發現,那個發音接近地球「阿」的字眼,竟然是惡魔語的「我」!

璽克以為惡魔語是沒有「我」的!

璽克忍不住用艾太羅語和惡魔語混雜確認:「你們說的那個『阿』,是『我』的意思嗎?」

「是啊。」颯米浩特眨眨眼說。

「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用『我』這個字了。」墨耳銘特跟著眨眼說。

「惡魔語本來是有『我』的?」

「是啊。老一輩的惡魔都會用這個字。以前這很普遍。現在只有老人家聚會才會這麼說。」颯米浩特搔搔下巴:「那時是怎麼退流行的?對啦,跟地球往來以後,因為發現地球人不喜歡聽別人『我』來『我』去的,很多惡魔就戒掉了,就算只有一個人,或是在跟想殺自己的人說話,也都稱之為『我們』。據說這樣聽起來比較有親和力。最近還流行把『你』這個字也捨棄,用『朋友』取代。」

璽克抱著腦袋努力消化訊息。現在那些不講「我」的惡魔,是到艾太羅以後才開始用其他語言的「我」加進對話裡。但他們最初卻是因為地球人類不喜歡聽別人講「我」才捨棄這個字。

「沒那麼難理解吧。你們國家不是也有類似的事情?」颯米浩特站在椅子上,拍拍璽克的肩膀說。

「有嗎?」璽克大聲問。他不記得本國有這麼奇怪的事情。

颯米浩特用字正腔圓的艾太羅語說:「你們本來只有『你』和『他』這兩個字,因為跟講究女權的垛洲接觸,才學垛洲人類分陰性陽性,開始用『妳』、『她』,結果你們的女權主義者現在又說『妳』這個字不讓女性用人字邊,是貶低女性,說要廢掉這個字不是嗎?」

颯米浩特說的是真實的事,不過璽克沒有研究這一塊,所以還是搞不懂。而且艾太羅語的「你、他」和「妳、她」發音完全一樣,聽了颯米浩特的解說只讓璽克更加混亂。總之惡魔語其實是有「我」的,讀音璽克也知道了,除此之外璽克都不懂。

「還有個好處呢!」颯米浩特繼續說:「因為人類都知道惡魔語沒有『我』了,所以故意不說阿,然後再學習如何使用工作地點語言的『我』,可以營造『人家是第一次』出來工作的印象,博取主人歡心,就像人類的處女膜重建手術一樣好用。」

璽克的結論是:「別管我,你們繼續聊吧。」

「我們剛剛在講什麼?」墨耳銘特問惡魔們,眾魔搖頭。

阿烏達特說:「關於對地球對策。」

「對啦,要討論宗教和慈善事業的事情!」墨耳銘特睜大了眼。

「我認為應該要向光明之杖提案取消限制。」阿烏達特說。

「我反對。這樣可能會惹毛埃文薩爾的傳人。」墨耳銘特說。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這群惡魔一臉嚴肅,專注在問題上,看起來比薩拉法邑朵國會那些人更像議員。

阿烏達特說:「必須把宗教和慈善整合起來,才能作出最大收益。」

墨耳銘特說:「那樣搞地球人就逃不出我們手掌心了吧?埃文薩爾的傳人肯定會動手預防的。」

「不需要作到那種地步,只要像人類作的那種程度就好:成立一個以宗教為號召的慈善團體。不碰政治!」

「政治反而是開放我們搞的呢!」一隻頭上有三隻角的惡魔插嘴:「光明之杖允許我們操弄『務實』的定義,但是不准我們碰『虔誠』的定義。」

「光靠政治是沒辦法的!」阿烏達特說:「只有政治的話,一旦執政作不好,真面目就會被發現了,要結合宗教或是類似宗教的情結,比方說意識形態之類的,才能不管怎麼作都不會被推翻。」

「我承認宗教信仰是人類在阿塔塔莫普普中的偉大發明,我想這也是光明之杖不准我們接觸這一塊的原因。」颯米浩特說:「在來地球之前,我從沒想過,居然有個政權可以大量強姦男童,還站得高高的指導大家該如何過著良善的生活。」

「最了不起的是他們還不必害怕曝光!」只有一顆眼睛的惡魔說:「就算大家都知道了這些事,還是爭先恐後的要聽那個政權指導。只跑掉了總數零頭的一點點人民而已。」

三角惡魔說:「還有類似宗教的意識形態。這個更厲害了,強姦男童畢竟不會危害到整體社會生存,但是意識形態可以作到家家戶戶都有成員被殺,依舊全體擁戴偉大政權!」

要是現在說這些話的是人類,璽克可能會忍不住開殺。這些惡魔把人類歷史中最殘忍黑暗的部分當成偉大的功業在說。

「聽說垛洲的宗教曾經達到意識形態的境界。」墨耳銘特說。他指的是垛洲的宗教黑暗時期,那時被教廷殺害的人數都數不清。現在的教廷,能鬧出最大的醜聞也不過就是包庇神職人員性侵男童而已,還無法阻止俗世法庭把他們的人關起來。

「聽起來垛洲人比因洲人更懂阿塔塔莫普普的真諦啊。」三角惡魔說:「宗教加上意識形態,這根本無敵了啊!他們真是太聰明了!」

颯米浩特說:「他們最厲害的一點是,他們發明了一種虔誠的定義是『要在神證明他是神之前就先相信他是神,這樣神才會靈驗。』這樣一來,任何東西只要有媒體就可以成為神了,就算不靈驗也都是信徒不虔誠的錯!他們還發明了一種信任的定義是『要在對方證明他值得信任之前就給他一個人值得信任時享有的待遇,這樣他才會努力成為值得信任的人。』這樣一來任何垃圾都可以不必努力就立即享有最高待遇,就算背叛世人期待也都是社會不夠信任他的錯,跟他無關!把這兩種觀念推廣開來的話,就可以不用武力也把善良的人們壓榨到底。他們還用『純真』這個字眼鼓勵人們崇尚無知,這樣要操弄大眾就更容易了!我真的很想就近觀察他們怎麼辦到的。我想,這就是那邊的法師造謠說我們跟魔鬼一樣的原因,他們怕我們過去學走他們的招式!」

這群惡魔紛紛點頭。璽克默默的把麵往嘴裡塞。

「你們是不是離題很遠了?」墨耳銘特問。

「我們本來在說什麼?」颯米浩特問。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