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_簡單的找到

 

 

 

 

奈莫、瑟連和舒伊洛奴根據吉祿瑪的話繼續追蹤璽克。在他們離開那一帶以前,舒伊洛奴出去逛街,痛毆了一個出言不遜的小混混,引來數波「壞蛋自動送上門」的報復,結果她跟瑟連差不多消滅了當地一半的中階混混,奈莫好不容易才把他們繼續拖上路。再不走,大尾的就要被他們引出來了。奈莫並不想在旅途中為聖騎士和邪惡戰鬥的歷史再添一則傳奇。

「改天你自己一個人再回來掃蕩!」奈莫邊說邊逼迫他們通過火車站查票口。

但是到了目標城市,卻非常不順利。不管是路邊攤、平價旅館、還是開放露營的地方都沒有璽克消息。他們甚至還抱著以防萬一的心情跑去警局看有沒有被拘留,結果沒有。

找了一整天,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在連鎖咖啡店裡坐下休息。

瑟連和舒伊洛奴先去找地方坐下了,奈莫和店員聊了一陣子,最後才端著飲料過來。

「還是沒消息。」奈莫給大家分派飲料。他嫌這裡的咖啡不好喝,而點了巧克力。

「我很好奇,你說的那些故事有參考真實事件嗎?」瑟連低聲說。他跑到咖啡店來喝牛奶、吃三明治。瑟連耳朵尖,店員和奈莫的交談內容他全聽見了。奈莫又說了一個故事,這次配合店員的身家背景,講了一個店員會感興趣的愛情故事。

那個故事是關於某個男孩在公車站看到一個大自己一屆的女孩子,就愛上對方了。為此只要對方考上某間學校,他隔年一定考進同一間,卻遲遲不敢跟對方接觸。因為那個女孩很受歡迎,追求者條件都很好,他不敢行動。

後來上了大學,他終於因為社團而和對方認識,但僅止於不熟的朋友。他直接從那女孩口中知道她有一個交往多年,溫柔體貼、富有又大方的男友,就決定放棄了。

後來他從大學畢業,那女孩的男朋友也升格為老公。他默默的祝福對方幸福。多年後,同學會時那女孩缺席了。他這才知道那女孩的老公被朋友欺騙吸毒,還出現妄想症懷疑她外遇,打到她流產。她想離婚,卻因為老公的家長不允許她走,威脅要找道上兄弟對她家人不利,只能一直隱忍。沒出席是因為又被打進醫院了。

於是男孩走上了不歸路,他自己進到了社會的黑暗面,把所有問題都根絕,放那女孩自由,但他也成為通緝犯,永遠也不可能和那女孩在一起。

至於奈莫這群奇怪的組合就是在社會黑暗面裡曾經跟他合作過的人,他們覺得主持正義卻要付出這種代價太不公平了,又設法去找白道幫忙,砸錢找到一個身患絕症的人幫他頂罪。所有問題都解決了,他可以回來了,女孩也在等他,於是他們就出來找他。

奈莫一路上說了好多故事,幾乎是見一個人就說一個新的故事,從不重複。瑟連覺得不管是多厲害的小說家,就算努力到吐血的程度,也說不出這些故事。

奈莫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聳聳肩,挑眉看著瑟連說:「我相信以你的位置,你能說出來的故事肯定不比我少。」黑市、騎士團,一個黑道一個白道,但都是一個會看見社會最底層人生百態,看盡世態炎涼的地方。

瑟連也沒有正面回答:「我說故事的功力沒有你好。」說故事的功力可以單單只是指把故事說得精采的能力,而不是創造故事的能力。

「我國古代思想的九流十家,在十家裡減去小說家就等於九流,小說家是不入流的。」奈莫把話題扯到別處:「不過啊,我最討厭那些不聽故事的人了。他們不關心別人,只關心自己;不追求真相,只追求幻想。所有大規模的欺騙行為都是從捏造故事開始,在否認故事中延續。」

「比方說?」舒伊洛奴問。她是惟一一個喝咖啡的人,點的是焦糖瑪奇朵。她邊看奈莫邊揉自己的指關節。扁了太多人,她的手也有點受傷。

「比方說,先捏造一個農產品大豐收,家家戶戶倉庫都放不下而溢出來的故事,然後否認街頭有人餓死的故事。或者是,先捏造一個高層脫下自己的外套給髒兮兮的乞丐穿的故事,再否認同一個高層強奪民女回去蹂躪的故事。

「那種人的特色就是不聽故事。他們只想要審判別人的故事,對真正的故事抱持著敵意。最後,他們都會走上禁止別人說故事的道路。」

「幸好這裡不會發生這種事。不會有故事傳不出去。」舒伊洛奴說。薩拉法邑朵的言論自由很開放,事實上是開放到有點煩的程度。

「真的不會嗎?」奈莫大笑起來。

「有什麼事情媒體都搶著報,會有一堆捏造的,但應該不會有消失的吧?至少重大的事情會有人報吧?」

奈莫說:「如果你認為別人有義務要告知你所有的事,那麼欺騙你也會同時成為他們的權力。」他又轉向瑟連笑說:「這道理你應該很懂吧?」

瑟連點點頭。

「能說個案例給我聽嗎?」舒伊洛奴也轉向瑟連。她是一個經常要聽故事的人。

瑟連淡淡的說:「我就不指名了。幾年前我國政府為了穩定民心,決定在入冬前發給全國人民能代替貨幣的國家禮卷,不分男女老少。這個政策正確與否先不談。我要談的是,那時候社福團體擔心受虐兒那份禮卷,會被根本沒資格為人父母的家長領走,於是政府要求社福團體呈交名冊,他們會把受虐兒的禮卷直接送去給孩子的保護單位,不給已經被剝奪扶養權的家長。結果本國的一家報紙只報導了社福團體的疑慮,後面政府的因應方式隻字未提。」

「是不小心遺漏了嗎?」

「不是,是因為那家報紙支持的是當時的在野黨。他們希望民眾以為執政黨又捅包了。類似的事情他們還作過很多次。像是他們那邊的人在跟別人辯論,中途一度說出看似很精彩的話,卻立刻被擊倒,潰不成軍。他們的報導就只到那句很精彩的話,之後全都不提,用暗示讓讀者誤以為對方被這句話逼得無力回嘴。由於當時和他們的人辯論的是一個頗有名望的人,不讓讀者知道那個人如何駁倒他們是非常重要的。」

「懂了嗎?這就是為什麼聽故事這麼重要。」奈莫說。

「我懂了。」舒伊洛奴說。她還順便知道了,自己去找到故事是必要的,不能坐等別人給。她接著說:「不過璽克到底在哪裡?」

奈莫聳聳肩:「沒辦法了,只能用正式占卜查查看。」

「在這裡嗎?」瑟連問。

「這裡當然不行。凡是禁止照相的地方也不能施法。」奈莫說。都一樣會閃光。他喝完自己的巧克力就離席了:「我去找個人少的地方施法。」

 

 

 

 

這一天是「最魔的角落」連續第三天大爆滿。天天都是中午過沒多久餐點就賣光了,只好趕緊追加。尼樂特對食材品質很挑,因此也不是叫就一定有。

今天早上開店前,璽克去浴室洗澡。這裡的浴室門鎖是壞的。反正璽克是男的,他也不太在意。真的不希望有意外時用魔法鎖門就好了。

平常璽克洗澡時颯米浩特或尼樂特常會走進來裝水什麼的,不管是璽克還是那兩隻惡魔都不覺得怎麼樣。雙方種族不同,感覺就像洗澡時被貓咪看到,或是看見牛泡在水坑裡那樣,不會有特別的感覺。

不過今天璽克身上滿是肥皂泡泡的時候,颯米浩特拿著花瓶(怪的是,除了璽克放在桌上的杯裝零食之外,這間店裡什麼時候插過花了?)進來裝水,他對著璽克上下打量了五秒左右,那個眼神有點像是肉販在看肥豬的感覺。

於是下午璽克在餐點又提早賣完的時候,直接走進廚房跟颯米浩特要今天的薪水。

「我會洗完碗以後再走,請結清我的薪水。」璽克說。

「你要辭職?」颯米浩特站在水槽前,耳朵不停抖動。因為太忙碌的關係,他拿張椅子墊腳,親自幫忙洗碗。

「對。」

「為什麼?」

「我怕你把我裝在盤子裡端出去。」

颯米浩特看著璽克,嘴角上揚。

璽克也嘴角上揚跟他對看。

颯米浩特不承認,也不否認。

璽克決定不管今天的薪水了,他轉身拔腿往外場衝,同時大叫:「小虹,來!」

房間裡的巨狂號聽到璽克叫喚,直接破門衝出來。璽克今天上班前把所有行李牢牢綁在巨狂號背上,為的就是這一刻。

璽克和巨狂號在外場會合,還沒離開的客人目瞪口獃的看著。颯米浩特衝出廚房大喊:「人類跑掉了,快抓住他!」

垂涎三尺的惡魔們撲了過來,璽克拔出祭刀,造出一座通電的圓形護壁,把撞上來的惡魔電到噴火花。璽克跳上巨狂號的背,抓緊牠的背毛,直接讓牠踩過惡魔群,衝上一樓,撞翻被推來阻擋的攤車,迅速在雕像台座間繞行。

總是像爆炸一樣的惡魔交談聲、充斥在空氣中的硫磺味、魔界藥草的氣味,像是不曾存在過一樣突然退去,長年靜置的塵土味和麻雀吵鬧聲升了上來。

這棟荒廢多年的建築一樓大廳空無一人,也沒有惡魔。只有試膽者留下的垃圾。

璽克下了巨狂號的背,把行李也卸下來自己提,牽著巨狂號走出去,回到陽光下。這陣子白天都在地下室工作,只有太陽下山以後才出來遛使魔,他好久沒看到陽光了,突然覺得有點刺眼。

走了幾步,他驚訝的看到奈莫正面對著他走來。

奈莫停下腳步,他看到璽克也很驚訝。他是黑市法師,這裡有個魔界市集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他本來打算去那裡買施法材料。

出發前的占卜說他會不費吹灰之力的找到璽克,這也太準了。

「你怎麼會從那裡出來?試膽嗎?」奈莫挑眉問。

「才不是。我之前在裡面工作。」璽克無奈的呼出一口氣。奈莫知道魔界市集的事情,這點璽克能夠想像。

「你不是正在旅行?怎麼又開始工作了?」

「因為要養這孩子。」璽克摸摸巨狂號柔順的毛髮。兩人都是法師,奈莫也知道璽克的財務狀況,不需要更多解釋。

「喔——所以再來你打算怎麼辦?」

不必解釋,璽克就知道奈莫問的是「你打算怎麼照顧這傢伙?」而不是「你接下來自己打算去哪裡?」

「大概要回家去吧。」璽克說:「希望能找到一個在魔藥材料店的工作,讓我用員工價買飼料。」

「說到這個啊——」奈莫摸了摸下巴:「你覺不覺得這傢伙很適合我?」

「好像是。」璽克看看巨狂號色彩斑斕的毛皮,對照自己心裡奈莫平常的穿著。

「剛好我缺一隻代步魔獸,這個大塊頭的話,要載我和莉絲娜也沒問題。你開個價讓給我怎麼樣?」奈莫說。

「你肯養最好了。不用錢!牠是被主人扔掉,我才養牠的。」璽克睜大眼睛說。以奈莫擁有的管道,要養巨狂號很容易。

「那就這樣吧,我想想,要給牠取什麼名字呢?」奈莫上前摸巨狂號的毛,跟巨狂號眼對眼互瞪。十秒後巨狂號屈服了,先別開眼睛。於是奈莫笑了開來。

奈莫抓住巨狂號的牽繩,把牠牽到自己這一側,對璽克說:「對了,這樣你就不用回去了,可以繼續旅行了嘛。」

「是啊。」璽克笑得非常燦爛。

「一路平安啊。」奈莫揮了揮手。

璽克也揮手說:「再見!」腳步輕快的沿著街道離去。

奈莫估算了一下,璽克走的方向和舒伊洛奴、瑟連等他的咖啡店是反方向。

之後奈莫直接回到咖啡店,奈莫在外面招手,要那兩個已經吃喝完畢的人出來。

瑟連一直盯著巨狂號看,舒伊洛奴則問:「占卜結果怎麼樣?」

巨狂號開始用頭摩蹭瑟連的頭。

「我要退出了。」奈莫阻止巨狂號啃瑟連的袖子。

「為什麼?」舒伊洛奴驚訝的問。這一路上都是奈莫在擔任實質領隊,沒有他,她不知道要怎麼追上璽克。

「我剛去黑市買東西,剛好看到這傢伙就買下來了。」奈莫誠懇的說:「我得照顧牠,沒有旅館會收這種大傢伙吧?」

瑟連的表情很微妙,但是巨狂號正對他的臉大舔特舔,擋到舒伊洛奴視線,所以舒伊洛奴沒看到。瑟連很清楚,旅館的不可攜帶寵物規定根本管不到法師。

「總之,你們兩個自己努力吧。」奈莫說完,手指對著巨狂號轉幾圈,巨狂號背上就多出一個華麗的金色鞍座。奈莫跳上獸背,揮揮手,舒伊洛奴根本來不及說再見,他就絕塵而去。

本來奈莫是最熱心要找到璽克的人,但他離開的樣子,就像是對這件事徹底失去了興趣。舒伊洛奴本來就覺得奈莫這個人很善變,從還在黑暗學院時就是一會兒熱心一會兒冷淡,但這次的變化還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有點驚慌的看向瑟連,看到瑟連正一面用袖子擦臉上的口水,一面拿出一個裡頭有木雕蜜蜂的小塑膠方塊,皺著眉頭看上面的閃光。

瑟連說:「不好意思,陪我一下。我要去魔話亭接收指令。」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